用人格理论看职场关系 | 简单课堂·27期

每位进入职场服务于企业的朋友,都会有与自己的上级领导工作的经历,他们直接或间接地指导我们工作,成为我们工作生活中不可或缺的合作伙伴。与他们的关系管理直接影响着我们每天工作心情、工作效率、工作成果甚至未来职业发展,上级也是我们选择这份工作的重要因子。多少年过去,有时我们记不得具体做了什么工作,但当时的上级的画面依然清晰在脑海里。他们带给我们人格的影响起到潜移默化的作用。 一、重温人格理论,了解它对我们工作生活产生影响 二、从人格理论浅谈关系——发展健康的人格,有效管理与上级关系     超我——服从守信,创造信任     本我——快乐自由,难逢知己     自我——适者生存,稳固关系 三、重塑自我,在不断完善中提升职场人际关系能力

7275 参与

我要成长为一个什么样的人 | 关怀“自我”

心理学对“自我”这一概念的认识可谓纷繁复杂,不同流派有不同的认识。 总体而言,对“自我”这一概念的认识大致可以分为两类。 一类认为       自我在成人后是固定不变的,倾向于从个体的视角看自我,强调人应该忠实于自我; 另一类认为    自我即使在成人后也是不断发展变化的,自我是关系性的,不同的关系可以发展出不同的自我,同时自我还属于更大的社群。 有两个提问可以反映这两种观念的差异。 第一种认识的提问是“Who are you?” 好像有个固定不变的你,可以去探索和发现,并且我和你是截然分隔的; 第二种认识的提问是“How are we becoming other than who we already been?”(我们如何正成长为一个和当下不一样的人?) 这一提问不在你我之间划分界限,我们总是在不断发展变化,并且无论我们是否想要改变,我们都在改变。 作为叙事治疗师,我们秉持的是第二种认识。 既然我们总是在不断发展变化,那什么在影响我们的变化? 我们生活在特定的社会文化中,每一个社会文化都有一些主流的价值观、信念、习俗和标准,在规范我们的思想和行为,影响我们成长为一个什么样的人。 叙事治疗把这些在特定社会文化中被视为理所当然正确的主流价值观、信念、习俗和标准,称为 主流论述 。 人们按照主流论述规范和塑造自己,却很少思考和质疑这些论述。 叙事治疗认为人的心理问题的产生,有两种情况。 一种情况是人们无法达到主流论述的要求或标准。 例如如果主流论述认为男人就应该有成功的事业,如果一个男性在职业上发展平平,即使他很顾家,对人友善,有不错的人际圈,他还是会觉得自己是一个失败的人,觉得自卑。 另一种情况是人们能够达到主流论述的标准,但是达到标准的过程带来的影响造成了问题。 例如一个人兢兢业业,为了集体利益常年在外,牺牲了自己的家庭。从主流论述看,他是一个成功的人,是楷模。但在自己的家庭中,长期的缺失导致家庭关系出现各种问题。 如果我们对主流论述缺乏思考和质疑,我们常常会在努力达到主流标准的过程中,迷失了自我。 因此,我要成长为一个什么样的人? 这是每一个人的“人生伦理”。 当自我不再是固有不变的事物,而是一个时时刻刻的自我规划时,我们都要为自己成长为一个什么样的人负责。 叙事治疗称之为“自我关怀”(care of self)。 如果我想要成为一个“好人”,我就时时刻刻规划自己做“好事”,并且还要思考这些“好事”给自己和他人带来的影响。 我需要思考 当下的选择、采取的行动正在把我塑造为一个什么样的人? 这样的人是我真的想要成为的吗? 我需要思考 在本土文化中,哪些论述是我想要遵从? 哪些论述又是我想要修改或摒弃的? 我自己更偏好的价值观、信念是什么? 当我们不再盲目地听从主流论述的要求, 从思考和质疑中发展自己更偏好的价值观和信念时, 并且按照这些价值观积极主动地采取相应的行动, 我们就在塑造自我上就有了主动权, 我们的人生也因此有了更多的方向和可能性。  

7880 阅读

这个女孩做了一场7天的社交实验

你希不希望被别人喜欢? 你希望被别人喜欢吗?大多数人的答案应该是YES. 我们多数人都渴望一个稳固、持久的关系,希望被喜欢,被爱,无论友情爱情。 但是对某些人而言,这个愿望并不容易实现,比如英国女孩Emma Cooke。Emma有一点点的社交焦虑,不够自信,不喜欢跟陌生人相处。但她又很想解决这个问题,她想赢得更多的朋友。 于是,在请教了一位心理学家之后,她决定按照“老师”的指导,进行一周的社交实验,以改善自己的焦虑问题。 她会成功吗?     作者:Emma Cooke 翻译:左培颖 简单心理小伙伴 编辑:简小单 简单心理官方编辑   像大多数人一样,我想要被人喜欢。但不幸的是,大部分的社交生活都让我觉得,人们并没有很喜欢我。 这种状况可能来自一系列的原因:比如我不怎么磨练自己的社交技能,而是花更多的时间玩手机游戏。比如我可能有一点社交焦虑,让我像逃避瘟疫一样逃避跟人说话。 社交能力的不自信总让我觉得心力交瘁。于是我决定做点什么,说做点什么。我希望让别人教我怎么赢得朋友,并对他人有影响力。 我需要有人传授我“魅力”。 Richard Reid就是我要寻找的人。他是一个电视心理学家,在英国开办了魅力大师班。我和他进行了一次访谈,借此来学习魅力的秘诀。 “你知道是什么导致了社交焦虑”吗? Reid问。 Reid把社交焦虑归咎于大脑中最古老的部分,那部分最主要的职责是“让你活着”。它会持续扫描你所处环境中的危险所在,并倾向于消极的思考,于是你就更可能意识到潜在的威胁。但这也意味着,当我们进入社交场合时,我们会基于过去的经验来解读这些场景,在糟糕的事情发生之前就去寻找他们存在的证据。正是这种倾向,伤害了我们社交。 有一堆的技巧可以用来帮助我们对抗这种倾向,但Reid告诉我,我们每个人都应该从一些主要的技巧开始练习。 对抗社交焦虑的三个具体主要技巧 1.进入到一个正确的心态里 想想那些让你觉得放松的事情,比如假期中的某一天。闭上你的眼睛,想象自己正处在那个情景中。然后,把右手的拇指和食指放在一起形成一个圆圈。 这里的要点在于,通过改变心态来放松你的身体语言。当我们对一个社交情景开始有消极预期的时候,我们的小肌肉就会紧张起来。别人会注意到我们的紧张,进行影响他们对我们的反应。 “你练习的越多,你的大脑就会越多的将这个动作与放松的感受联系起来,到最后你都不需要有意识的回忆它就能达到放松的效果”。Reid说。 2.调整你的身体语言 当我们紧张的时候,我们会有一些防御性的动作出现。即使别人没有注意到这些动作,他们的大脑也会“探测”出这些动作,并将其作为一个警告的信号。然后他们就变得不那么放松了,也不可能跟我们“一见如故”。 因此,收回你的肩膀,保持你的手臂不交叉,或者前倾,让你的手肘放在膝盖上放松。当你说话的时候,不要让你的眼睛到处看,也不要抖脚。同时,打开身体,挥手,或者握手。这些都是让人放心的方式,因为这些身体语言标志着安全(就好像在对别人说:“看,我没有带武器”)。 Reid说,身体语言真的是魅力的一个重要组成部分,因为我们对他人的解读大概有87%来自间接的身体语言。而我们认为个人魅力在于“魅力”本身,但其实魅力是跟某人在一起时感受到的安全感。 3.倾听 不要尝试去操纵别人的对话。给予他们充裕的时间和空间去说,并采用开放式的问题,比如具体的对象、内容、时间、地点等等。 你说话时的身体语言很重要,但大部分人更容易栽倒在另一个地方:倾听。 在和别人相处时,一旦我们觉得紧张、有压力时,大脑就会被“压力的荷尔蒙”所淹没,我们也就找不到可以说的东西。但当我们通过倾听将注意力放在另一个人身上的时候,我们就可以更放松,并更理解对方。 对话,不应仅仅是你自己讲故事的渠道,而是一个尽可能多的了解对方的机会。 一周社交实验纪录 于是,我从Reid那里学到了这3个技巧。接下来,我将会用7天的时间去学习并应用它们。我试图給自己的魅力值打分,满分10分。 会有奇迹发生吗?我会获得很多朋友和恭维吗?还是我只会变成一个不断用手指做圈圈的奇怪姑娘?   (/"≡ _ ≡)/~┴┴   第一天 这时我刚上完Reid的大师课,跃跃欲试。我决定在一个派对上测试自己的新技能:与很多的白领女性们一起喝酒。要知道,呆在一个我不熟悉的陌生团体里简直是我最大的噩梦。 像往常的聚会一样,我在人群中开始出汗,并且很快人就变得绯红。然后我试着用拇指和食指做一个圈圈。嗯!这有帮助,让我能把注意力集中在手上。 接着,我发现自己处在一个谈话中,并尝试问一些开放性的问题。这些问题的确有用!它们让跟我交谈的人觉得非常有趣。离开的时候,我觉得我没有完全的为难自己。我把这算作一次胜利。 魅力指数:6分   第二天 我有的时候会在周六工作,因为我喜欢房间里没什么人的感觉。当然,这也是我有时会跑去厕所隔间躲起来的原因。 ≖‿≖✧ 然后这天我去了我男友家,一个人坐在他的房间里看韩国版的《爸爸去哪儿》(小单忍不住想说:为什么不看中国版的~)。但实际上,我都不知道要怎么度过这个夜晚。 后来,男友的室友回来了。他非常友好(他曾经佯装没看见我跑到冰箱后面躲避他,真实一个贴心Boy),问我要不要跟他一起看看电视。我又把拇指和食指圈成圈圈,走出了卧室。一切都进展得很顺利,我觉得很舒服,进而开始聊一些美容的方法。他在这个时候说(我想应该是开玩笑的,为了回应我):你好像很注意护肤。 我说:我不管你说什么,你应该用清水洗脸! 都是我对洁面深沉的爱把一段对话给毁了!天哪,我为什么要跟他聊美容,无视他的为难,还对他的皮肤指手画脚。 魅力指数:3分  第三天 今天是让人又爱又恨的情人节(因为需要消费!)。我被邀请和男友去参加一个有海鲜午餐的运河之旅,这趟旅程既美味又可笑,因为有一个男人不断地的站起来大声念一些很矫情的诗歌。 实话说,今天我不需要任何技巧。我整天都跟一个人呆在一起,他是为数不多的让我觉得呆在一起很舒服的几个人之一。我们回家,吃外卖,玩纸牌游戏,我一次都没有想到要提醒自己让手臂不交叉。 魅力指数:9分 嗯,情人眼里出西施啊!永恒真理!~ 第四天 下班后,我去男友工作的酒吧,这样就可以一起回他住的地方了。我坐在吧台边上,耳朵里塞着耳机,一直盯着自己的手机屏幕看,这样就没有人来跟我说话了。 之后男友跑过来敲了下我,因为我显然看起来很“可笑”。 但我一点都不后悔。我就是我,是不一样的烟火! 魅力指数:5分 如果你完全不跟人接触,你就不会“没魅力”,多好! 第五天 我的朋友Ellie在网上找弄到了力度超大的折扣券,于是我们一起去丽兹大酒店喝下午茶。我跟Ellie在一起觉得很舒服,所以我完全不需要用任何技巧——但我在中途真的有意识到我谈论自己的部分有多少。不论你多爱另外一个人,你还是容易忘记生活里不只有你的问题,然后你就忘了听别人说话。 不过显然有什么东西起作用了,因为到晚上结束的时候,服务员偷偷的给我们一人一盒免费的茶叶,以及一些精美的笔。唯一合理的解释就是我新散发出来的魅力,所以我将其算作一次胜利。 魅力指数:7分  第六天 午餐后,当我读到一条针对我博客文章的恶评时,事情就变得不好起来了。大部分的时候,你对消极评价是习以为常的,但时常还是有这样一个评价让你刻骨铭心。难过的是,你不能用应对社交焦虑的技巧来应对一个网络上的评论者。 我自我感觉一点都不好,要与人社交的想法让我恨不得剥了自己的皮。于是我取消了所有的安排,回家,然后一边看《爸爸去哪儿》,一边拿着一个勺子吃花生酱。 魅力指数:0分。 我已经不想吐槽自己什么了。 第七天 在昨天半夜的时候,我得出一个结论,那就是:我尝试变得更有魅力,但我懈怠了。而我唯一一次真的走出自己的舒适区是在周五。 我给自己不那么熟的人发短信,问他们今天是否要一起吃午饭。可怕的是,他们说好!!于是我突然就有了跟我觉得很可爱的人一起吃午饭的安排,但一想到要一个人我还是会有小小的恐慌。   我们吃午饭。我们聊天。我积极的尝试采用开放性的话题,并将话题的焦点放在她身上。我不时的感觉到焦虑的痛楚,但大部分的时候,我还好。 当我们离开的时候,她说,我们一起吃饭感觉真好,我们应该再约。我想……我这是交到一个新朋友了吧? 魅力指数:7分。 又一次新的突破! 最后的一些想法 在我开始尝试之前,Reid就警告我说,这些技巧需要很多的练习,你不能指望即刻就发生神奇的效果。 重要的是,要试着对自己的身体和行为方式多一些意识。 这是真的——改变你的身体语言以及倾听似乎都是小事,但当你在社交场合,他们的困难度就成百倍的增大。想出开放式的问题又不要让自己听起来像是Dr Phil(美国一个著名的心理学家,有自己的电视节目,为参加者分析他们的心理问题并提建议)的拙劣模仿者真是太难了,而一边坐着又不要让自己的手和腿交叉让我觉得很不情愿。 但在这个过程中,我最大的收获是倾听。它听起来简单的不像话,但恰当的倾听他人并不是大部分的人会做的事情。这包括我自己。但它的效果最显著,也能让我觉得没有那么大的压力。我不知道自己是否会继续把拇指和食指放在一起做圈圈,但我会继续尝试更多的倾听。 或许它不会让我的焦虑消失。但至少,我会因为倾听而成为一个更好那么一点点的人。 小单最后想说:在社交中,不论是单纯的社交不自信,还是真正的社交焦虑或社交焦虑障碍,寻求改变都是一件值得肯定的事,但这样的努力不可能是一蹴而就的。你需要缓慢而又耐心地去面对问题,一边从外界寻求帮助,一边激发自己内部的力量,实现自己的目标。但值得高兴的是,你正在努力地做出改变。 ▓文章为简单心理编译,转载务经授权。 投稿或版权合作:✉ media@jiandanxinli.com 欢迎关注公众号“简单心理"(janelee1231)

21134 阅读

如何跨界帮助身心障碍人群及其家庭 | 简单课堂·47期

一. 一个趋势:对身心障碍人群从隔离到融合的转变; 二. 以电影《我是山姆》为例子,探讨一个心理咨询师在跨系统合作中可能的角色和可以发挥的作用; 三. 如何在日常生活中促进社会接纳和融合的发生;

9553 参与

如何建立社交自信?

  文|唐苏勤   建立社交自信,可以从想法、情绪和行为三方面入手。   改写内心对话 在行动之前,通过改写自己对自己说的话,改变期望,增加弹性。 每个人的心理都有一把标尺,区别在于这把尺子的材质,是无法弯曲的直尺,还是能屈能伸的软尺呢?每次进入社交情境之前,我们都会对自己说:“我一定要表现得很好,控制所有面部表情和肢体动作,不能让任何人看出我的紧张。”这就好像拿着一把直尺,两书本长宽高的时候还可以,但想去量一个杯子的杯口周长时,根本难以做到。 如果我们把这句话改一下,对自己说:“我想要表现得很好,最好是可以控制住紧张、不被别人发现,但如果不小心被发现了,我想应该可以通过朋友的帮助缓解一下尴尬吧。”这样,我们手中握着的就是一把软尺,想量门框可以,要量腰围也可以。 通过上面这个例子可以看到,改写内心对话的原则是:表达期望,但不强求;考虑失误,但不逃走。   变“逃”为“留” 以前,还没等情绪到达峰值,一想到无比尴尬或严重后果,我们就临阵脱逃、丢盔弃甲了。从今天开始,不管在行为上还是大脑里,决定不再逃跑,也可以从两方面努力: (1)留在社交情境中。   如果你终于好不容易下定决心跟朋友一起去参加某个活动,可能走在路上时或活动开始后,社恐小恶魔会不断地催促你:多难受啊,撤了得了。你可能会给自己找各种各样的理由说服朋友和自己提前结束,但别忘了,那都是内心恐惧在作怪。所以,不管找的理由听起来多么合理,都不要执行。你要做的,就是跟其他人一样一直玩到活动结束,可能内心煎熬,但行动上要坚持。   (2)想象最坏的结果。   除了去参加以前不敢参加的活动、做以前不敢做的事外,平时也可以通过想象多锻炼自己变“逃”为“留”的能力。找一段比较长的空闲时间,不断反问自己,在社交场合中我最怕发生什么?是怎样的一种景象?如果这种情况发生了会怎么样?我有什么感受?接着我会怎么做?还有比这更糟的状况吗?那又是怎样的景象呢?一直想到自己最害怕的结果,坚持一两小时。   可能你会发现,平常自己根本没好好想过这个最坏的结果,总是想了一下、感觉很可怕、就跑掉了,为了弄清楚自己的恐惧,花点时间重复想象吧。注意在想象过程中不要用各种各样的理由(如,根本不可能、别想了)说服自己停止想象,一定要坚持到最担心、最糟糕、最坏的结果。你会发现即便最坏的结果发生了,你可能还是有能力应对的。   紧张情绪冲浪 其实,社恐的朋友不但受尽内心忧虑的折磨,身体也时不时地发出一些虚假且强烈的信号,让我们面对眼神、人群时总是如临大敌。 首先,在以下选择中勾选出或补充自己特有的身体信号,这样每当紧张情绪到来时就可以对自己的大脑喊停,用自己的心去体验:心砰砰跳、冒汗、颤抖、气短、胸闷、胸痛、窒息感、恶心、打冷战、头重脚轻、坐立不安、害怕自己要发疯、害怕自己做出无法控制的事情、抽搐或痉挛等。 接着,既然大脑和行为已经被喊停,我们就跟情绪待在一起了。不妨把一次次情绪的起伏看作冲浪,一个浪推起来,我们迎浪而上,浪渐渐散去,我们也脚踏冲浪板慢慢下降。冲浪的时候,没有人会在浪打过来的时候马上就用各种方式把浪往下压,而是随着浪的节奏,一起一伏。愿意去经历社交场合的紧张情绪也是一样的,当最强烈的情绪到来时,不要试图用逃跑、遮掩的方式去打压它,而是随着情绪一起,看着它颜色变深、形状变大、清晰,渐渐地再看着它颜色变浅、形状变小、淡去、散去。 第一次往往很难,但一定要迈出第一步,而且是自己迈出这一步,否则关心你的人只能眼巴巴地看着却爱莫能助。   *** 唐苏勤,简单心理平台咨询师。 在咨询中,关心来访者的个人成长,激发来访者改变的愿望和动机、发掘其自身的资源和优势;温和聆听来访者诉求,也启发其积极发现有足够能力、不断成长的自己,获得掌控感和成就感;并在咨询过程中不断鼓励、一路陪伴。   -------------------------- ▓文章为简单心理原创,转载务经授权。 投稿或版权合作:✉ media@jiandanxinli.com 欢迎关注公众号“简单心理"(janelee1231)

26051 阅读

如何优雅而高效地吵架 | 简单课堂·04期

你敢吵架吗?你会吵架吗?你如何定义吵架?其实,吵架是人际间发生冲突之后的一种处理办法,是冲突发生到比较高级别的时候的一种沟通,沟通的效果将会影响到双方的感受、事件的解决以及彼此的关系。 一、我们如何应对人际间的冲突? 二、我们都是如何吵架的? 三、男人和女人在吵架这件事情上有差异吗? 四、内向者和外向者有差异吗? 五、我既想照顾自己的情绪,又怕伤害到对方的感受,以及害怕影响我们之间的关系,该怎么办?  

12287 参与

自私的哲学 | 简单课堂·15期

“自私”是什么?是“坏”的么?当我和别人的需要,观点,感受,不一样的时候,该怎么选择?冲突还是忍让?作为一个儿童心理工作者,简单心理咨询师丁安睿将从心理发生的起源,来讲讲,自私和自尊,自我与他人的关系。 一、自私的起源—— 各美其美 二、自私的意义—— 美人之美 三、自私与自尊—— 美美与共 天下大同

9705 参与

“你说的都对,但是...” | 「理都懂」的背后,是套路满满的心理游戏

  生活中朋友们经常拿我当伪情感博主来使,比如,一个日常: 朋友:我最近总和男朋友吵架,到底该怎么办啊? 我:那你们试着沟通一下?看看原因是什么。 朋友:是……但是他生气的时候根本没法交流啊。 我:那你就给他发短信说? 朋友:我也试过,但是他不回。 我:那要不就先冷静一下,等过段时间再聊。 朋友:你说得对……但是,我就控制不住想找他啊! 我又接着提了几个建议,都被朋友否决之后,我们陷入了一阵尴尬的沉默。 最后她生气地说:“算了!你这种单身狗不会理解我的。”   你在生活中有没有过这样一种体验? 有时候别人遇到了难题,很沮丧,向你诉苦求助,你试图给予很多建议和帮助,但Ta会一直找理由回绝:“是,你说的很对,但是……” 类似这种人际互动还有很多,如果你与他人的交往总是在一种不愉快的感受下结束,且反复发生,那么你可能,被套路了。用心理学的话,你们两人都在玩一种「心理游戏」。   心理游戏是什么?   心理游戏(mind game)是Eric Berne 提出的一种人际间的沟通模式。它是指两个人在相处时进行一连串的交流沟通,但包含许多双重的、暧昧的信息,而且这些信息导向一些可以预期的结局。 以下是心理游戏的一些典型特点: 游戏是重复发生的; 游戏是无意识的,不在成人的自我觉察范围之内; 参与游戏的人之间会有隐藏的沟通; 游戏导向的是一种可预期的结果; Eric Berne在《人们玩的游戏:沟通分析的基础手册》一书中,介绍了多达36种心理游戏,其中有很多都是伴侣之间、夫妻之间、亲子之间常常出现的冲突情景。 也许在下次感叹「为什么我总遇到这一类事情」、「我以为这次/这个人会不一样,但为什么又……」的时候,可以问自己一个问题:“我是不是在玩心理游戏?” 怎么玩儿?   心理游戏分为很多类型,且往往是成对出现。文章开头的例子中,提出建议的我在玩“你为什么不?”(why don’t you),而陈述困惑的朋友在玩“是,但是”(yes,but)。 在朋友向我寻求建议的整个过程中,我俩就玩了「why don’t you-yes but」这个游戏。Eric Berne认为,心理游戏通常会经历6个主要阶段:   诱饵→猎物→反应→转换→混乱→代价   朋友说“我遇到了麻烦,请你帮助我”时,隐藏的诱饵就出现了:“虽然我让你帮我出主意,但我不会接受(你打我啊)”。 面对朋友的求助,我脑中的讯息是“当别人不幸的时候,你要帮助Ta”,于是我成为猎物上钩了。 朋友给我叙述了很多她和男票的情况,我的反应则是:积极地为她提了一些建议。 每次建议之后,她便以「你说得对,但是」来拒绝。几个回合之后,她认为我的建议无用,骂我是单身狗,我们的身份转换了。 接着是不欢而散的混乱状态。 而心理游戏的代价就是得到扭曲的感觉。朋友感觉很差:“说好的要帮忙呢?结果什么也帮不上!”,我也很挫败沮丧,感到自己的价值被贬低了。 跟谁玩儿?   身份转换是游戏中的重要部分,在此阶段中,两个人在互动中的角色发生改变。Stephen Karpman认为,在心理游戏中,通常都有以下三种角色: 迫害者persecutor:贬低别人,把别人看得低下; 受害者victim:认为自己低下、不好,有时会寻求迫害者来贬抑自己,或寻找拯救者提供帮助,认定“我无法靠自己来处理”的信念; 拯救者rescuer:同样把别人看得低下,但是以从较高位置提供帮助的方式,拯救者相信“我必须帮助别人,因为他们不够好,无法帮助自己”。 这三种角色的互动被称为“戏剧三角形”(drama triangle)。     在我与朋友的互动中,朋友一开始处于受害者的地位,向我寻求帮助,而我是拯救者。但当她生气地离去时,身份转变了:她成为迫害者,我感到受挫、无力,此时我转变成了受害者。 这种角色互换的情况很频发,举几个例子: 受害者变为迫害者:他人犯了错,你愤怒地去兴师问罪,但几个回合争执下来,反倒成了自己的错,还要给人家道歉; 迫害者变为拯救者:你因为遵从了Ta的建议而变得更挫败,然后在你沮丧的时候,Ta又给你充足的鼓励和安慰; 真实生活中,每个人都扮演多重角色,你是否能想出其他情境呢? 玩儿心理游戏有哪些坏处?   我们可能会与生活中的每一个人玩儿心理游戏。根据关系的远近,游戏的严重程度也有所不同。对于较为亲密的人,如伴侣、父母、子女,心理游戏的频率和程度都较高。 程度较轻的心理游戏也许只会造成一点点别扭的感觉,但严重的心理游戏可能会导致生命中的重大改变:分手、离职、朋友之间断交,甚至生理伤害。 最重要的是,陷入心理游戏之后,每一个人在其中都是非真我的(inauthentic),而是处于“自动巡航模式”。 真我的意思是:活在此时此刻,参与当下的交流。也就是和另一个人进行真诚的互动,无论是开心、感动,或是愤怒、悲伤,都去直面这些情绪,并且坦诚地表达给对方。     而非真我的状态,就像是飞机起飞后,驾驶员设置自动巡航,飞机则可以根据以往的飞行模式记录、对当下情况的监测,来保持正常运行。这时候驾驶员可以游离开去做别的事情。 心理游戏就是生活中的自动巡航模式。游戏中的每个人都是在根据以往的行为、思维模式做出对应的反应。  例如,当朋友在诉说苦恼的时候,她可能并没有在听我的建议,只是机械地拒绝。而我在上钩之后,虽然自己放到了助人者的地位,但也没有真心地共情她的感受,只是迫使自己不停地提出建议。 最后,心理游戏的代价就是,所有人都以很不好的体验结束交流,大家都觉得莫名其妙,并且都想去责怪别人。 如何跳出心理游戏的怪圈?   生活中很多事情,其实并没有真正的“解决办法”,单是意识到这个问题存在,就已经是很困难的一步了。 也许在获知“心理游戏”这个概念之后,我们可以带着这种觉知去审视自己的行为,与他人的关系才能跳出心理游戏的套路。       比如,当他人说出“道理我都懂,但是……”的时候,你就要警惕,Ta是否在跟你玩心理游戏了,这时不妨试着感受自己和对方的真实需要(authentic needs)。 比如,先弄清楚Ta需要的到底是什么?也许Ta只是想要朋友的陪伴、找个人听自己说话、也可能是真的想要实际的建议。阐明需求是摆脱心理游戏的有力手段。 另外,心理游戏并非是输赢分明的对抗游戏。如果有人跟你玩儿心理游戏,那么Ta可能是不愿或不能去直接面对你,才采用迂回战术来套路你。 因此,处理心理游戏最好的方法就是跳出来超越整个游戏,而不是在游戏中打败对方。 所以不妨直接把这个事实公开地说出来,直接告诉对方:“我对于心理游戏没兴趣,如果你想进行一场成熟的、坦诚的对话,我将非常愿意和你交流。” 其实当他人在征求你的建议时,也许他们早就做好了决定,只是想从你口中听到自己满意的答案,为自己的选择增加一个驱动力。 就像用抛硬币来做决定一样,当硬币抛出时,心里的答案就自然出现了。 所以,不如我们放下心理游戏的套路,进行最真实的交流。 意识到这点之后,想和我的朋友说:抱怨和男票吵架,其实你已经知道要怎么办了,你的真实目的是想塞我狗粮吧。   References: Berne, E. (2016). Transactional analysis in psychotherapy: A systematic individual and social psychiatry. Pickle Partners Publishing. Berne, E. (2011). Games people play: The basic handbook of transactional analysis. Tantor eBooks.  Stanley. C. Loewen. How to handle people who play mind games with you. Health Guidance.      小单看完这篇文章之后才惊讶的发现之前某些总是陷入无限循环的场景原来是自己被深深的套路了~!!! 不知道你是否有同感?

13823 阅读

回归女性身份下的自我成长 | 简单课堂·25期

作为女性我们为什么会对妈妈既爱又恨?为什么萝莉总爱找大叔?为什么我们会在亲密关系里受伤,渴望对方不需要说就能懂我们?为什么有的女性无法享受性,缺乏成熟女性的魅力?女性的成长不仅要面对身体的成熟,还要回到女性身份自身,实现精神,心理的成熟,努力寻找到自我和主体并拥有它们,才能成为女人,更加自由。 一、女性成长需要经历的几个阶段 二、成长阶段固着的原因和表现     1. 原生家庭对女性成长的影响(不同类型父亲对女性成长的影响、母女关系对女性成长的影响)     2. 婚姻与女性成长(女性成长中的男女关系模式:拯救与被拯救,爱与被爱,伤害与被伤害)     3. 同性关系与女性成长(友谊与同性战争) 三、回归女性身份自身,女性如何自我成长

9922 参与

熟悉的旧情感一遍一遍地侵袭

文| 简里里  简单心理创始人 去年圣诞节的前一天,我自己有个火烧屁股的急事要找美国的朋友帮忙。我在万年没有更新的脸书上吼叫了一嗓子问有谁在城里,两年没有联系过的Adam给我打了电话过来。他说没问题,我明天开车替你去跑一趟。 大过年举家团圆的时候,他却自己开车跑去一个没什么人烟的小城镇。这让我为此觉得愧疚了相当长一段时间。直到我一个朋友跟我讲:“天啊,如果是我,‘ 过年’压力这么大的事情,我巴不得有人把我从火坑中解救出去!” 终于有了一个借口,从亲戚朋友和不得不参加的聚会中脱身出去,你长长、长长、地呼出一口气。 我妈经常形容我回家之后变成一根“软面条”。我以各种姿态摊在卧室的床上,客厅的沙发上,餐厅的椅子里。这经常使她气恼,说她搞不明白我自己这么多年在外,究竟能不能生活自理。 我也不明白……或者,其实我是知道的。我每次回到我爸妈的家,回到我的姥姥家,回到我的奶奶家,回到我的三大姑八大姨家,我都在看不见的力量之下,变成一个不同的、特定的形态。 我再次被放置在已经存在多年的眼光和情感之下,我忙着对每一个熟悉的情境做出我最原始的反应。 比如在我爸妈家,我是个懒蛋,于是我在家越来越懒。我在姥姥家,是令人发愁的工作狂、大龄女,我没有什么耐心,不爱说话;我在奶奶家,是还不错的我自己,管别人怎么看我呢反正有人爱我;在张阿姨那里我是别人家的孩子,我装模作样缄口不语;在刘叔叔那里,我是个上进的好青年,问东问西;在朋友之中,我有时候是妹妹,有时候是敌人,有时候是亲密朋友。 简直就像你每天醒来,穿上一身新的盔甲,走上不同战场。熟悉的旧情感一遍一遍地侵袭和重新刷新。 直到过年结束,在回北京的火车上,你一层、一层地剥掉身上颜色,将它们压在你的皮肤下面。穿上你自在的衣服,回到你的疆土。 “欢欢喜喜过大年”。 你坐的火车、去的超市、面馆、步行的街道、夜市摊,那些廉价的广播从四面八方洋溢出来。它们像张大网,把你黏在“过年”的这张大红色的蜘蛛网上。旧的时光过去,新的一年开始,大家终于团聚,你应当欢欢喜喜。 嗯?谁欢欢喜喜?你才欢欢喜喜。你们全家都欢欢喜喜。 事实上,家庭像一个陈旧的、固着的戏剧,每个人在家庭之中都扮演着固定的角色。有人是拯救者,有人是稳定剂,有人心甘情愿去牺牲,有人是家庭创伤的症状出口。你回到那个老套的情境之中,不自觉地扮演相似的角色,直到你准备开始变化。 变化从来不是一件容易的事情。哪怕你清醒地知道什么样的变化能够使生活变得更好,可那终究抵不过旧的伤痛让人身体上感觉安全——那个伤痛的位置和姿势,我是如此熟悉,也如此擅长,就让我再多呆一会儿。 身体的感受最忠实。它从不去相信它从未体验过的事情。 所以你不高兴,拖延回家的时间,焦虑烦躁是正常的。有无数个人和你一样。好消息是,每一次的重聚都是一次试探, 你每一次都能看见你自己似乎有一些变化。有时候真的发出了以前从未发出的声音,有时候做得更像自己一些,有时候更偏离一些。 都没关系。它们本来就是我们自己的一部分,而当你鼓足勇气开始哪怕一丁点的变化:你会发现,那些陈旧的、你以为再也不能够更改的庞然大物——你的家庭,有的时候也会脱下他们的厚重外罩,呼一口气,换一个姿势。 有时候青蛙变王子,有时候沧海变桑田。 ▓文章为简单心理咨询师原创,转载务经授权。 投稿或版权合作:✉ media@jiandanxinli.com 欢迎关注公众号“简单心理"(janelee1231)

5633 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