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曲《牡丹亭》,让我找回想一辈子修炼的东西

一曲《牡丹亭》,让我找回想一辈子修炼的东西

胡蝶 「简单心理Uni心理咨询基础课程」三期学员
应用心理学硕士
小学教师


登天的感觉 让我一头扎进心理学中

最初对心理咨询感兴趣是在十年前我刚上大学的时候,之前三年压抑的高中生活几乎耗尽了我的心理能量,
终于可以喘口气的时候,我很想重新去疗愈自己和发掘自我的力量

我读了毕淑敏的《女心理师》和岳晓东老师的《登天的感觉》,并第一次走进了大学的心理咨询室,
虽然和学校咨询师只有一次短暂的探讨,却也让我稍稍体验到了“登天的感觉”。

逐渐地,我开始阅读一些心理学的专业书籍,大二开始在另外一所大学辅修心理学,
大四时通过跨校跨专业考研考取了心理学专业的硕士研究生,并跟随导师做认知神经科学方面的实验研究。

期间,我通过了国家二级心理咨询师资格考试。这一系列的心理学知识的学习让我逐渐熟稔了许多心理咨询相关的概念,
比如感觉、情绪、潜意识、原生家庭、俄狄浦斯情结、投射、防御机制,在自我反思和与朋友的交流中,
也时常会用这些概念做“暴力分析”,以显得我很“专业”。

那个时候我以为,我已经很接近心理咨询了。


认清事实 不是每个学过心理学的人都是咨询师

硕士毕业后,本着教育心理一家亲的(不合理)信念,我进入了教育行业工作,信心满满。
但当不断有家长或者同事听说我是学心理学的,还是国家二级心理咨询师,带着满满的期待向我讲述他们的孩子或者学生面临的问题时,
我发现经过一番“暴力分析”后,我给不了他们更多的帮助时,我傻眼了。

很快地,我认清了一个事实:不是每一个学过心理学的人都是心理咨询师;不是每一个持证的心理咨询师都有做咨询的能力

因为那个时候我还面临一个尴尬的处境,我持证两年多,还没接过一个正式的个案。 心理咨询师资格证提供了一种行业许可,但并不意味着你有从业的能力
尽管我了解到不少咨询师最初都是“裸奔”(仅仅拿了证书,未经过专业的培训学习就开始接个案),但我认为“裸奔”对人对己都极其不负责任


神奇转机 人生如戏,一辈子那么长不必急不可耐

如何才有能力接个案做咨询呢?我想到了参加培训。国内的心理咨询师培训行业公认很混乱,我一个毛丫头也差点一头栽进去了。
在参加过一次心理学大会,参加过一次三天的箱庭疗法培训,读过几本亚隆、萨提亚的书籍后,我发现对于怎么做咨询,我依然是一头雾水。

这个时候,我在网上搜寻到一些心理咨询机构提供的实习心理咨询师项目,有的是保证一年的学习后可以做咨询,有的保证期是六个月。
还有没有更快的呢?急躁不安,就是我当时的心态

转机出现的很特别。我因缘际会去听了一场白先勇先生推广昆曲的讲座。80岁高龄的白先生站在讲台上,讲述青春版《牡丹亭》的缘起和全球演出的盛况,
近两个小时滔滔不绝,纯粹的心念,像赤子一般。 白先生说他只有几岁的时候就被昆曲惊艳到,直到现在80岁站在讲台上,才敢说昆曲在他们手里复兴了。

我当时深受触动,觉得一辈子也挺长的,有时候不必那么急不可耐


放平心态 选择从头学起

放平心态后,刚好看到简单心理咨询师基础训练课程正在招募学员,
仔细看了课程设置,初阶是基础理论,中阶是各流派理论与技术,高阶是专题研讨,持续一年半的学习,第一印象很踏实

最吸引我的是每一阶段理论学习配备的实习项目,初阶是热线实习,中阶是预咨询实习,高阶是正式的个案咨询实习
并且每阶段的实习都有团体督导或个体督导,有很扎实的感觉。

尽管初阶的理论课程有一些都曾在大学的专业课和心理咨询师资格培训课程中学习过,但正式上初阶课后发现还是有很不一样的收获

其中高隽老师讲授的咨询伦理课以及单雨佳老师讲授的咨询设置课,让我看到伦理设置对咨询师和来访者双方的无比重要性
仇玺萍老师讲授的发展心理学课程,启发我第一次从心理咨询的角度去理解一个人的成长与发展
还有李明晋老师在讲授常用基础技术课程时的自我袒露,让我看到一位职业咨询师的理智与情感……


不断修炼 自我成长方能抱持他人

初阶理论学习告一段落后,经过严格的培训和考核,终于迎来了期待已久的热线实习
接完前几通热线电话,我不出意外地感觉到“搞砸了”,幸好此时团体督导开始了,督导老师不论在咨询技术还是职业态度上,都给了我莫大的启发。

每周一次、每次三小时、持续七周的团体督导,给了我很多的滋养,成为我每周最为期待的时光
在老师如此温暖和专业的陪伴下,我感觉到渐入佳境,与此同时也收到越来越多来电者“有一些帮助”、“非常有帮助”、“有一些理解我”、“非常理解我”的反馈,更加持了我的信心

许多个晚上,通过倾述热线去聆听另一个想要自我探索的人,成为我日常生活之外很特别的一个时空。转眼间,两个多月的热线实习结束了,我选择了申请留在倾述热线,继续磨练

中阶课程在春节前后开始,首先接触的是动力学取向理论与技术,温润的艾陵老师带领着我们一本一本研读曾经在我看来无比艰涩的精神分析专业著作
让我看到一代一代的精神分析大师,如何以自身为研究对象,从成长经历中淬炼出理论的真金。

接下来是认知行为流派家庭治疗流派的学习,与动力取向的理论很不相同,却都有互通之处,也都让我看到作为不同的方法学,如何去观察、思考和解释有关人的现象

当然,后续还有一大波要学习的理论正在靠近…… 都说心理咨询师的职业病是“学习型人格障碍”,因为需要不断学习和成长,不断去修炼自己这个“容器”,以更好地抱持来访者
跟随简单心理基础课的老师们学习的过程中,我也在不断幻想我未来的样子,我的脑中常常会浮现出白先生站在讲台上讲述昆曲的画面。我想我遇到了需要花一辈子去慢慢修炼的事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