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爱过我,我记得 | 如何面对世间的分离

每一场毕业,每一次分手,每一个意外,都有一些曾以为不可失去的人,永远地淡出了我们的生命。

 

人们用各种各样的方式对待这些分离

有的是“ta是个人渣,所以离开了我”
有的是“我不会再想起你,这样我就会忘记,我们已经分开了“
有的是“我永远都是你在时的样子,因为我要等你回来”

因为分离不只是那一次次难以忍受的阵痛,让我们在黑夜里独自哭泣,更有一个难以处理的问题——分离后,如何对待我们心中内摄的那个形象。

 

 

内摄,是防御机制的一种,即在内心中形成他人的表象。内摄使我们的内心和他人相连,就算ta不能陪在我身边,我也不会不安。但当分离之后,心中的那个形象,却时时刻刻提醒着我们,我们的连接断了,从此只剩我自己孤单一人。


 

(一)为什么分离后,人会去攻击内摄的形象

 

 痛苦带来的认知失调 

 

人总是试图相信自己是正确的。而分手的痛苦事实,和内化的那个美好爱人的形象产生了剧烈的冲突,越是怀念过去的美好,现在的痛苦越是显得无法忍受。

 

于是人会不停的思考,到底是什么原因,导致了现实和记忆的不同。在现实情况难以理清的情况下,很多人会选择贬低自己的心中内化的那个Ta。如果我曾经爱过的那个人是个人渣,那分手就是一个正确的决定了,当曾经的美好消失了,现在的痛苦也淡了。

 

 

又像毕业的班会上,有的人早早的到了,迟迟不肯离去,但言语中丝毫没有离别的伤感,而是对未来的憧憬与向往。

 

他们并不是不难过,而是太难过,以至于无法接受从此以后,大家要走向不同的生活了。他们宁愿和自己说,我不在乎,将来会更好的,也不要去承受分离的痛苦。甚至于在分开之后,他们选择不想念,因为只要不想念,就不需要面对失去。

 

 用否认隔离悲伤 

 

第73届奥斯卡获奖动画短片《父与女》,讲述了爸爸离开了年幼的女儿后,女儿每一年的这一天都会长途跋涉,回到离别的那个浅滩,从黎明等到黄昏,等待爸爸回来。直到她已经垂垂老矣,在岸边发现了爸爸离开时坐的船,她蜷缩着靠在船上,仿佛看到爸爸回来了,而她还是爸爸离开时的样子。

 

大海象征的是死亡,而女儿的一生,都停在了葬礼那一天。她否认了爸爸的离开,一次又一次的回到了那个场景里,希望爸爸能够回到自己身边。

 

 

如果我们不接受分离,用一生去否认分离,就没有更多的能量,去回忆那些曾经的爱与陪伴。去说:“爸爸,我知道你离开了,但我还记得,你在的时候,会这样的抱紧我。”

 

贬低和否认,都是我们在面对分离的痛苦时的防御。但它们未必是最好的告别方式,前者让我们自己摧毁了那些美好的回忆,我们宁愿从来都没有幸福过,也不要体会离别的伤痛;后者让我们不去触碰那些曾经的回忆,因为不愿意和那个阶段的自己和亲人,说再见。


 

(二)哀悼丧失和平复悲伤
 

“当重要亲人去世或重大的创伤事件之后,我们需要对自身或关系进行哀悼。这个哀悼意味着我们把关注在这个人身上的投注力转移出来,只有这部分力比多撤出后,我们才可以投注在新的对象上面”

——弗洛伊德《抑郁和哀悼》

 

哀悼的过程,是我们直面痛苦,和过去告别的过程。从今天起,当我们回到家里的时候,再也没有等待我们的那个人了,这是我们无法回避的事实。

 

这种哀伤是一种流动的情绪状态,会有一定的时间限制。它不会减损人的自尊,一段时间之后,人们逐渐回到正轨,继续生活下去。就像古人在父母去世之后,会守孝三年,在这段时间里,所穿孝服的颜色渐渐由重转轻,直到换红,象征着悲伤的逐渐平复。

 

 

而亲朋好友所能提供的支持,不是强行把他们拉出悲痛。因为他们需要时间,来慢慢走出这段哀伤,耐心的等待和陪伴,适当的共情和支持,是对待他们最好的方式。

 

但有时人们会陷入病理性的哀伤反应中,又被称为延长哀伤障碍(prolonged grief disorder,PGD)。患者会出现持续悲痛、过度怀念、情感失调、严重的自责和失去自我的现象,觉得“将来不会有任何好转,在Ta死后,我的生命就没有意义了。”如果他们愿意寻求帮助,心理治疗是很好的选择。认知行为疗法(CBT)被证明对于延长哀伤障碍的症状缓解有显著的效果。


 

(三)我们拥有的,不只是失去

 

当我们体会失去的时候,就知道自己曾经拥有过。我们在分离时承受的痛苦越深,说明那份爱越美好、越深刻。我们所拥有的,不只是离别的伤痛,更有我们之间爱的回忆,永远伴随着我,因为我们早已把那个人内摄在了我们心里

 

就像《寻梦环游记》说的那样:“当世界上最后一个记得你的人,把你忘记,于是,你就真正的死亡,整个宇宙都不再和你有关。

 

 

记得每月初一十五,姥姥都会在客厅的桌子上摆上香案,在冉冉升起的烟雾里,一面磕头,一面念叨:“我过得很好,孩子们都很孝顺,你们不用担心我。要保佑儿女们平平安安、健健康康,保佑孙辈们学业顺利、身体健康。”

 

姥姥从不让我们一起磕头,那是属于她自己的思念和祝愿。在每一次的祭拜里,那些亲人陪在奶奶身边,轻声说:“我们在天上思念着你,也保佑着孩子们。”

 

思念无法让死人复生,但它让我们之间的爱永不消失。虽然你不能在我身边,告诉我:“我很想你”。但你会在回忆里和我说:“你要健健康康、平平安安的活着,我永远爱你。”


 

(四)我过得很好,清明节有想你

 

清明节有两个传统:扫墓祭祖和踏青郊游

 

扫墓祭祖时我们怀念那些离开的人,敬畏那些无可避免的分离,和心里的那个人说:“我一直都记得你们陪在我身边的时候,你们真的很疼我,我好想你们呀。我有好好的去珍惜每一天的生活,珍惜身边的人,因为你们教会了我如何去爱,更让我知道爱是会消失的。”

 

 

踏青郊游时我们珍惜现在的美好,和自己说:“我知道你们最心疼我了,你们离开了之后,我把自己照顾的很好,你们不用一直担心我呀。而且,我遇到了别的人,朋友、伴侣、孩子,你们不能陪在我身边的时候,他们替你们爱着我。

 

以上。

 

References:

唐苏勤, 何丽, 刘博, & 王建平. (2014). 延长哀伤障碍的概念, 流行病学和病理机制. 心理科学进展, 22(6), 1-11.

2019年05月28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