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我离开,你们只在第一天晚上为我哭泣就好。”| 关于哀伤辅导

清明节刚刚过去,不知道你是否在这个时候,格外思念逝去的故人们呢?

 

今天,我们想与你分享一本曾经感动全日本的绘本书《象背》(象の背中),希望可以用这个关于离别的温暖故事,治愈你的悲伤。

 

绘本讲述了大象爸爸在知道自己死期将至时,与自己的亲人们共同度过了最后的宝贵时间,之后跟随死神去往了天堂的故事。
 

 

“一天早上,我醒来时,神灵在等我。”

 

 

“他悄悄地告诉我,我的生命已经到了终点。”

 

 

“为什么只有我一个人,要去旅行呢?”

 

 

“在命运的汪洋中,那些我最亲近的、最重要的人啊。”

 

 

“你们能否过得幸福,是我最担心的。”

 

 

“如果我不在人世了,你们只要在第一天晚上为我哭泣就好。”

 

 

“回忆着你我共同度过的岁月,送我踏上旅程。”

 

 

“其实每个人都知道,死亡的那一天会来临,可是却无法相信会轮到自己。”

 

 

“一路陪我走来的人啊,请原谅我丢下你们独自离去。”

 

 

“能与你相遇,我很幸福。”

 

 

“当你仰望清晨的天空,请保持你的微笑,我一定会化作阳光,守护着你们。”

 

 

绘本全篇都以爸爸的口吻娓娓道来,包含了他想对妻子和儿女说的话,也为大家展示了家人们对他的怀念。最后,他们用微笑隔着天空互相致意,也将温暖与勇气注入了读者的心中。

 

 

 

然而,在生活中,我们往往很难靠自己的力量振作起来。即使理性上明白故人已逝,但感情上却很难真正接受这个事实,更不用说走出悲伤、笑对人生了。为了帮助这样的来访者们,哈佛大学医学院心理学教授J. William Worden在他的著作《哀伤辅导与哀伤治疗》(Grief Counseling and Grief Therapy)一书中,详细阐述了哀伤对人的影响,并针对哀伤辅导与治疗提出了具体的建议。
 

 

什么是哀伤辅导?

 

Worden(2009)认为,哀伤辅导(grief counseling)与哀伤治疗(grief therapy)是存在区别的。哀伤辅导主要指帮助人们在合理时间范围内处理不复杂的、一般水平的哀伤;而哀伤治疗则更多地指对于一些特殊的、复杂的哀伤反应进行处理。在这里,我们将与大家分享哀伤辅导的基本定义与目标。

 

哀伤辅导的终极目标,是帮助生者适应失去逝者的事实,并有能力在这个基础上开始新的生活。在这里,又存在4个小目标:

 

  • 增强来访者对丧失事实的现实感;

  • 帮助来访者处理情感与行为上的痛苦;

  • 帮助来访者克服经历丧失后,在适应过程中遇到的各种障碍;

  • 帮助来访者寻找与逝者的联结(bond),并愿意接受生活中的新可能。

 

那么,究竟哀伤辅导该由谁来主导呢?Parkes(1980)曾指出,存在3种基本的哀伤辅导类型:

 

 1. 专业帮助 

第一种类型,主要由专业人士来提供,受过训练的医生、护士、心理咨询师、社会工作者等专业工作者,都可以为受丧失困扰的人群提供帮助,形式可以包括个体辅导和团体辅导。

 

 2. 志愿者群体 

第二种类型,是由一些经过专业机构挑选和培训的志愿者来主导的。这里一个很典型的案例,便是国内一些殡仪馆引入的社工服务制度:殡仪馆通过培训社工和志愿者,来让他们为生者提供哀伤辅导,帮助丧亲者走出悲痛。

 

 3. 自助小组 

第三种类型,主要以自助小组的形式出现,小组中的丧亲者们会聚集在一起,互相帮助,助人自助。在这种类型的小组中,可能会有专业人士进行整体辅导,也可能没有。这种互助同样可以以一对一或团体形式出现。

 

 

一般而言,哀伤辅导会在葬礼的一周后左右开始(Worden, 2009)。在最初的24小时,丧亲者往往仍沉浸在震惊中,并不适宜立刻开始哀伤辅导。在一些特殊情况下,咨询师可以在逝者死亡前与家属取得联系,提前开始对于哀伤辅导的准备。
 

 

如何进行哀伤辅导?

 

在进行哀伤辅导时,Worden(2009)提出了以下10个原则:

 

 1. 帮助生者感受并现实化丧失 

当人失去重要的人时,总会产生一种不真实感,因此,哀伤辅导的第一个任务就是要帮助来访者认识到丧失的事实,并理解逝去的人已经不会再回来。最有效的方法是帮助生者开口谈论丧失:ta是在哪里去世的?如何去世的?谁告诉你的?葬礼是怎样的?诸如此类的问题可以更好地帮助来访者认识到丧失的现实感。

 

在很多家庭中,人们倾向于回避关于丧失的讨论,但实际上,生者需要更多地谈论这件事,从而帮助自己更好地理解丧失,感受哀伤,走向治愈的第一步。

 

 2. 帮助生者识别和体验各种情绪 

处于痛苦中的来访者,往往很难识别自己正在经历哪些情绪,为了更好地处理这些情绪和感受,需要首先帮助来访者识别这些情绪。其中,对于生者而言最难理解和处理的情绪是:愤怒、罪恶感、焦虑、无助和孤独。


 


 

 

 3. 帮助来访者学会继续生活 

哀伤辅导需要协助来访者更好地适应失去逝者的结果,并强化自身的能力来继续没有逝者后的人生。在这里,可以使用“问题解决”技巧,即找出困扰来访者的具体问题,并一一解决它们。

 

 4. 帮助来访者找到丧失本身的意义 

哀伤辅导的一个任务,是帮助来访者从丧失中寻找到这件事对于自己的意义。寻找意义的过程不仅包括要弄清“为什么会发生这件事?”这个问题,同时还有“为什么这件事会发生在我身上?”“我因为这件事有了怎样的改变?”

 

当遭遇丧失时,来访者可能会同时丧失自我效能感(self-efficacy)和自尊(self-esteem),而解决这些问题最好的方式,就是帮助来访者通过在成功的自控练习中重新建立控制感。

 

 5. 重新定向来访者的情绪 

哀伤辅导可以帮助生者在自己的生命中为逝者找到一个新的位置,并使得来访者可以继续生活,并以开放的态度去接受一段新的关系。咨询师需要帮助来访者意识到,虽然逝者永远无法被替代,但是生者完全有自由和权利去投入一段新的关系,而不必因此有负罪感。

 

 6. 让时间治愈伤痛 

很多时候,人们不容易意识到时间的重要性。母亲往往会对失去父亲的孩子说:“行了,人生还是要继续,爸爸不会希望你哭个没完。”然而他们却忽视了,走出丧失的痛苦是需要时间的。在哀伤辅导中,咨询师可以帮助来访者了解到这一点。

 

在这里,Worden(2009)强调,他发现一些特定时间点是非常重要的,比如逝者死亡后的3个月,由于外界关于逝者的慰问与讨论渐渐停止,家属往往在这个时候产生一些复杂的情绪反应。其它重要的时间点还有逝者去世的周年祭和重要的节日等等。

 

 7. 识别“正常”的行为 

在经历重大丧失后,很多人会有一种自己“疯了”的感觉。在这时,哀伤辅导的任务之一就是帮助他们了解什么是正常的哀伤行为。根据Worden(2009)的总结,正常的哀伤行为通常包括:悲伤、愤怒、罪恶感、焦虑、孤独、疲劳、无助、震惊等情绪反应;胃中空荡荡、胸口憋闷、喉咙发紧、人格解体、对噪声敏感等躯体感觉;困惑、怀疑、感觉逝者仍在等认知;以及睡眠困难、食欲差、回避社交、叹气、亢奋和过度活动等行为。


 


 

 8. 允许个体差异 

在遭遇丧失时,个体的反应和恢复时间是存在差异的。在哀伤辅导中,咨询师应该在明白这个前提的基础上对来访者进行帮助,同时应尽量对其家人解释这种个体差异,帮助家人更好地理解来访者所面临的困境,从而给予更多更长时间的支持。

 

 9. 了解心理防御与应对风格 

在哀伤辅导中,咨询师应帮助来访者了解自身的心理防御和应对风格。这一步应在双方有良好的谘商关系的基础上进行。如果经过评估,来访者存在不健康的心理防御与应对方式,咨询师则应帮助来访者共同探索、学习更加合理及有效的防御与应对风格。

 

 10. 识别严重复杂情况 

在最后一步,咨询师应识别出来访者较为严重的症状和病理性表现,并及时采取相应策略。对一部分人来说,丧失会引发更为严重的心理与精神障碍,根据Worden(2009),10%-15%遭遇丧失的来访者会持续发展出慢性或延长性哀伤反应(prolonged grief reactions),咨询师应及时注意到这些情况,并考虑转介或转诊。


 


 

虽然故人已经离开,但我们依然要用灿烂的微笑去迎接明天的朝阳。因为你知道,你爱的人也在云端微笑地注视着你,每一缕温暖的阳光,都是ta给你的一个拥抱

 

 

References

Worden, J. William. Grief Counseling and Grief Therapy, 4th edition. New York: Springer, 2009

 

2019年05月28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