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干货】远程治疗中,咨询师该如何保护自己,保护来访者?

 

2020年春节以一种超乎想象的方式打开,新型冠状病毒费用迅速蔓延,使整个社会的人群都在经历着一场巨大的心理震荡。

这段特殊的疫情隔离期,相信已经给咨询师和来访者都带来了诸多不便。

为了帮助大家可以更高效的开展咨询工作,我们从《世界精神分析大师系列课-弗洛伊德篇》中,整理了Jill Savege Scharff博士讲授的《远程分析/远程治疗中的精神分析》文字稿(部分节选)。

希望通过分享一些关于远程治疗的专业知识,能够给大家带来一些支持和帮助~

 

 01 

远程治疗的适用范围——我们为什么要使用远程治疗?
 
1.部分地区的人们无法接触到高质量的心理分析或心理治疗
 
就以中国来讲,可能有上百万人可能需要心理治疗师的帮忙,却没有途径去获得这样的帮助,这时技术媒介的远程治疗就可以派上用场。而且如果需要设置频繁的治疗疗程,来访者可能没有时间或能力一直往返两地这么多趟。远程治疗能够帮助治疗保持应有的频率和持续性。
 
2.缺少时间和资源
 
许多人需要因工作原因时常出差,或者被外派到其他地方。从一个国家到另一个国家或者从一个州到另一个州,来访者可能不想中断治疗或者减少治疗频率,远程治疗可以让他们继续疗程。
3.来访者或分析师不能轻易走动或移动(受伤或恐惧症)
 
比如一些患有恐惧症的来访者,他们不能离开自己的家,或者他们在治疗师的办公室会有焦虑和被困住的感觉。他们只能通过远程,通过技术媒介来接触治疗师。最终等到来访者与治疗师建立起良好的关系与信任,来访者可以克服自己的恐惧症时,他们可以开始进行几次面对面的治疗疗程。
 
4.灵活适应当代心理咨询来访者的需求
 
年轻人习惯在网上交流。对于他们来说,网络交谈和跟治疗师面对面交谈相差不大。为了满足心理治疗来访者的需求。
 

 

 
 02 

什么时候远程治疗是不适用的呢?
 
  • 无法确保来访者所处地区有相关资源来支持和处理可能的出现的紧急情况或医疗状况

     

  • 法律禁止远程治疗的地方。

     

  • 远程治疗和咨询师都不能是政府利益相关人。

     

  • 病人的特殊性,如严重的精神疾病等,不适合做远程心理治疗的。
     

 

 03 
 
如何在符合伦理要求的条件下,进行远程治疗呢?
 
  • 首先你需要了解你的学派的规范,以及你所处的国家或地区,和你的来访者所处的国家或地区的规范

 
  • 此外,建议你在进行远程治疗前,先在咨询室中建立治疗关系。我从未一开始就对来访者进行远程治疗。我总是会先跟来访者面对面的工作,几个疗程之后,再转向远程治疗。在你们接触一段时间之后,你觉着来访者适合远程治疗,你一定要告知来访者,远程治疗还处于试验阶段,并完全完全经过权威认定。但,你会尽全力去营造一个安全保密的环境。

 
  • 另一种是跟同事一起定期复盘你的治疗经历,要回过头去想一想工作的进度,和困难以及怎么解决困难。在我们国际心理治疗研究院,我们会通过每个月聚在一起研究案例资料,来研究远程治疗的效益,尝试去研究和用这些案例进行反思。同样我们也会跟在国际心理分析协会的会议上遇到的同事合作研究。

 
 

 

 04 
 
如何建立远程治疗的框架?
 
  • 首先来说你要选择你要使用的软件和硬件。确保足够的宽带来支持视频会议的流畅。建议大家使用头戴耳机和摄像头,最好双方都使用头戴耳机和摄像头,来保证视频时声音的质量。

     

  • 财务方面也要妥善安排。如果来访者来自另一个国家,要协议好付款方式。

     

  • 向来访者展示你的行业资格执照,并签署知情同意书

     

  • 最后,考虑你的工作设置。在设置上,来访者可以决定他进行治疗的地方,但你需要对他们的选择做出指导,比如选择一个隐私安静的地方,可以不被家人或宠物打扰等等。在你的指导下,来访者会在他们脑海中构建一个适合做治疗或分析的地方的清单。这样来说,你们不是在什么物理空间里见面,而是在工作室建立的心智连接的过渡空间里进行交流与心理治疗的框架。

     

 

 05 

在远程咨询中来访者表达阻抗的方式有哪些?

 

比如说忘记在约定时间打电话给治疗师,也许忘记或搞丢了的会议室号码。可能来访者说话太轻让治疗师听不清楚,或者说话太快导致所有声音都糊在一起,给治疗师对他们说的话的理解制造困难。如果你们协商好治疗过程会通过视频会议进行,这种行为就违反了协议,是阻抗的表现。
 
当这些情况发生的时候,你可以把这个现象提出来,尝试分析他们这些行为。比如这会不会跟来访者不想被看到有关?或者不想被听到?


 06 
远程治疗的一些异议与驳斥
 
  • 担心不够保密。虽然我们还是得承认安全的平台也有被黑客黑进来的风险。但是我发现来访者其实并没有像治疗师那样担心自己的治疗过程泄露,因为大多数来访者觉得他们聊的都是自己的愿望,恐惧,忧虑,和性幻想之类的内容。没什么黑客会在意这些内容,盗取这些并不能让他们获利赚钱。

 
  • 担心不够真实。远程治疗确实和传统的心理分析不同。来访者没有亲身在场。你闻不到气味,也没有氛围,所以你也错失掉部分来访者表达的信息。我想要给他们的回复是,远程治疗是真实的,因为它符合面对面的心理治疗与分析的定义特征。比如说坚定的框架,自由联想,讨论梦境,有无意识的沟通,以及移情与反移情反应一样,远程治疗里也有解释对来访者的阻抗,防御,移情做工作,以及对来访者问题的疏通。

 
  • 担心没有无意识之间的沟通。然而我认为治疗师和来访者之间是有无意识交流的。通过声音就可以传达这种交流,声音毕竟也是身体的一部分。如果你需要只通过电话跟来访者工作,你会增强对于声音变化,呼吸变化以及语调变化的敏感度,感受这些变化所透漏出来的信息。通过电话,你可以发现来访者说的话会在你的心中或眼前产生相应的图像。你仿佛看见来访者做这些事情,经历他们在描述的感觉。


 
我曾经有一个来访者,她成长过程很不容易。她在腿的下部会有灼烧感的疼痛,仿佛发麻或者灼烧的那种感觉。没有任何医学原因可以解释她的疼痛,说明这不是病理性的。当她再跟我描述这种疼痛所带来的烦躁,想不通到底为什么会疼时,我的脑海中出现一个擦伤的画面,就是擦破所带来的疼痛。奇怪的是,她的腿部并没有这种擦伤。我就决定问问这个来访者,我脑海里一直能看到你腿部有擦伤的意象,你有没有想到什么相关的经历?我刚跟她说完后她突然想起来,之前一个家庭成员想要侵犯她,把她的脚腕用绳子绑起来防止她逃走。当她试图挣脱绳子时,她皮肤因为被绳子摩擦,有被擦伤。所以通过这个案例证明,即便来访者不亲身在场,我也接收到了这个受伤躯体的意象。这说明远程治疗也有动态的,无意识的交流。
 

研究表明治疗师的同理心,比文化相似性,或者面对面或视频会议这些形式都更为重要。远程分析具有很多优势。它对家庭和健康的干扰都是最小的,以及对分析师的个人生活和来访者的生活都干扰最小。我们的结论是远程分析尽管是虚拟的,但在情感体验上是真实的。你可以在开始的时候明确告诉来访者录音是不被允许的。你作为治疗师也绝对不会在没有获得允许的情况下,去录制来访者的视频或音频。在治疗过程中也一样,你会跟来访者达成共识来维持治疗过程的私密和保密性。当然如果他们要秘密在手机上录制,你也阻止不了。对于来到你办公室的来访者也是一样的,他们也可以秘密的用随身的手机录音。但你也可以反过来想一想说为什么来访者要这么做?因为如果录音被公开对来访者的伤害会比对治疗师的伤害更大。

 
无论是远程治疗还是传统治疗,都没有捷径,治疗师还是需要时间来慢慢疏通来访者的问题

 
 
 
 
世界精神分析大师系列课【合集】
3️⃣ 期2月25日开课
国际大师联袂讲解。带你搞懂经典精神分析
 
戳下方图片
免费试听大师授课,参与限时团购👇


 
2020年02月14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