简里里:“拼尽全力和了无遗憾”



文|简里里 简单心理创始人 心理咨询师

我记得几年前偶然的场合碰到香港的一个活动主办方,其中一个姑娘急匆匆地问我说,我们想找一个“慢”的项目,来请创始人讲一讲“慢”这件事情,你有没有人选推荐呢。

我就帮她想。用力地帮她想。我想不出什么慢的人或项目来。身边的人和事物都太快了。大家忙着攒用户,忙着买房买车,忙着声势浩大,忙着结婚生子,忙着要跳脚跳起来。即便有人说,不急不急慢慢来,转身你看他嘴里都喷出火,衣角也要烧着起来。

然后我不合时宜地想起来一个朋友的妈妈常跟她说:

你急什么,急着去死吗?

我第一次听到这句话的时候笑得停不下来。因为它一剑射中我的膝盖,穿过我的左膝又射回右膝。

可是我仍然慢不下来。我一边觉得人生太长,无边无际;一边觉得好像身后有条狂吠的狗,追得我上窜下跳不得安宁。

我有无数本想读的书还没有读。我有无数想要表达的东西自己还没有捋清楚。我有很多恐惧还尚未面对,可奇异的是,在这漫长的时间里面,我仍然觉得无所事事。

我每天吃饱了就想睡觉,睡醒了期望工作一切安康。每天早上起床,像是头狮子要披上盔甲;我的微信里面早上的第一条到了傍晚就落在深不见底的河流之中,其上堆积着无数的客套寒暄卖萌欣喜愤怒难过犹疑,有时候我闭上眼睛想象自己一剑破碎之,睁开眼睛继续一件接着一件漫无边际地处理。

你假装还有空闲思考,不小心就睡着过去。

心里面还是焦虑。

焦虑手上的事情是否顺利,焦虑有没有能做的事情还没有尽力,焦虑未来的生活是否安康,焦虑看得见的看不见的,焦虑自己有没有漏掉什么事情忘了焦虑。

然后你必须得做些什么去平复这些焦虑。

所以你就去拼命工作,去买房买车,去结婚,去生孩子,去和谁谁比较,和谁谁八卦。你想要从这五光十色的生活里面找一个缝隙,冲出去。

给这一切赋予意义,然后呢?

生活仍然无边无际、缓慢低沉地转动。末了你还要回来面对无尽地时钟滴答,那些无趣的、无聊的、没有意义的存在。

一拳落空。

我前段时间参加朋友的生日聚会,那是个奇异的长方形桌子,一二十个人,你只能和坐在你对面的人讲话。大家的菜碟过一段时间就大声张罗着交换一次,否则你一晚上就只能吃到你面前的一个菜品。

坐在我对面的是个男孩子。他认真地问了问我关于心理的东西,关于心理创业的想法,以及他的一个朋友是否需要见心理咨询师。我颇有点不耐烦,我不想谈工作,又忍不住纠正他不要替他的朋友做主张。

我们后来谈论些别的,广告创意数学,临末我们交换联系方式,约定有空来公司坐坐。

一周之后,听说他意外去世了。

我很震惊。我掰着指头算了算,我第一次见他的那天晚上,正是他生命的倒数第七天。如果他知道那是他的最后七天,或者我知道那是他的最后七天,那天晚上会不会有任何不同?

于是我开始想,如果这是我生命的最后七天。

我开始害怕了。我想还是不要让我过这样心惊胆战的七天,我必定选择障碍发作,我觉得这个也重要那个也重要,我想要了无遗憾,可其实没办法了无遗憾。于是我大概一定会拖延,到底是这个更重要还是那个更重要,分分钟都过不好。我一定一脑门子汗,甚至祈祷这最后一刻干脆早些降临。

“拼尽全力”、“了无遗憾” 我几乎确定它们被发明出来,一定是上帝用来惩罚人的贪婪。

我难过了一阵子,不知道是为这个一面之缘的年轻朋友难过,还是为自己尚要在这“着急去死”和“害怕去死”之间浑浑噩噩而感到哀伤。

不过我写这篇文章,算作我对他的哀悼,也是对我自己“着急去死”的嘲笑。

愿新的一年,不必“拼尽全力”,也不必“了无遗憾”,也还能舒服自在。

--------------------

文章为简单心理原创,转载务经授权
投稿或版权合作:✉ media@jiandanxinli.com
欢迎关注公众号“简里里"(janelee1231)

2016年05月05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