男朋友的pornhub浏览记录里藏了什么秘密?

 

有人好奇,疫情会推动出生率上涨吗?

 

个中缘由也好理解。隔离在家,除了吃吃喝喝,还能干点啥?

 

比如,为了让人们好好隔离在家,某著名18+网站前些日子宣布,给疫情重灾区的意大利账户免费升级Premium:
 
流量统计显示,意大利人很买账

 

这不是段子。历史上灾难的消解,确实会伴随一波“婴儿潮”的来临。这两者之间的关联,并不是空穴来风。

 

有数据佐证。

 

比如,08年,全球金融危机爆发之后,英国次年多出生了14万婴儿;03年非典,北京市下一年新出生人口大涨17%——而此前十几年,都呈负增长状态。

 

性在亲密关系中的作用不言而喻。

 

要分析疫情对于亲密关系的影响,是复杂的,也是因人而异的,但我们可以通过一个常常难以启齿的角度——“性”,来讨论这个话题。

 

我想问,“到目前为止,你们的性生活还和谐吗?

 
 
01
“性生活”,也需要用力去生活
 
自人类开始直立行走并产生遮羞意识起,“性”这一生理需要,似乎在相当长的一段时间里,都被冠上了污名。
 
但性本身,是一件美好且十分重要的事情。
 
幸福的伴侣将他们15%~20%的幸福感归因于令人愉悦的性生活。尽管亲密关系中的“性”并非必须,但大量研究表明,和谐的性生活有助于增进伴侣之间的感情,减轻“亲密关系倦怠感”。
 
 
临床心理学家Sanam Hafeez解释称,这可以部分归因于人们在性高潮时释放的“催产素”。
 
它是一种能让人“感觉良好”的荷尔蒙(也称为“信赖荷尔蒙”),能够使人放松、促进心理上的黏合。
 
时至今日,在亲密关系中认为“主动谈性是一种耻辱”、“聊自己的性喜好是不矜持的表现”的群体,依旧不在少数。
 
举个例子,我们可能对于性行为持开放的态度,但依旧羞于谈论它——哪怕是和自己的伴侣。
 
也许直到一不小心在ta的电脑里看到“小电影”的浏览记录,我们才惊讶于伴侣不为人知的性需求,并意识到我们之间“好像出了一些问题”。
 
男女观看的色情片类型往往不同。“女同性恋”是最受女性欢迎的一类,而男性则倾向于观看“日本片”。来源/P站2019年度统计
 
那么,“性生活不和谐”对感情的影响大吗面是两组数据。
 
  • 在美国一位离婚律师接的案子里,“性生活不和谐”已经成为9成的离婚诱因;

  • 国内的研究数据也表示,“性生活不和谐”的占比,已经超过“第三者插足”,成为离婚的第一大原因。

 
 
 
02
“看了就等于会了”:多少人的第一堂性教育课都始于小电影
 
喜欢看片无可厚非。问题是,性教育也似乎总与“色情影片”相伴而行。为了提高性生活质量,成人网站成了不少人学习性技巧的第一选择。
 
根据P站2019年度报告,Lana Rhoades是全P站人心中最棒的女性Pornstar
 
 

虽然男性也很努力工作,唯一进入前十的男星只有Jordi El Nino Polla这一棵独苗:
 
 
不过我要提醒你,不要觉得P站是男性用户的天下。
 
2019年的报告显示他们的女性用户比例已经达到32%。“Femdom”(女性主导)一词也进入了P站的2019年度搜索榜。
 
 
 
根据性健康中心的Laurie Betito博士的说法,“这一统计数据清楚地表明,色情不仅仅是针对男性的!女性越来越多地观看色情作品,这意味着她们正在从事一些自我愉悦的活动。这是一个好消息。因为它表明女性正在掌控自己的性取向,发现自己的身体,识别自己喜欢什么。减少羞耻感,减少对女性性行为的禁忌,并拥有更多的探索”。
 
这是一件好事。但色情影片网站除了能给人勇气和信心去尝试新的性行为之外,终究不是一个适宜授受性教育的课堂。
 
观察性学习的作用是有限的。心理学教授Albert Bandura提出过一个“社会认知理论”,他认为,人类早已经进化出了一种先进的学习观察能力,能从当前环境中无意识地扩展他们的知识和技能。
 
也就是说,在实践中,我们往往需要经过反复试错、获取经验,才能改变个人的行为;而在观察性学习中,仅一个印象深刻的参照模型,就可以向人传递新的思维、行为方式。
 
“看了就等于会了”,是真的。但它会导致什么问题?
 
1)很少有色情影片涉及对于“性同意”(consent)的交流
 
心理学家对色情影片进行梳理研究和分析后发现:女性依然是被物化的重点对象,而不是被爱与尊重的同伴(Bockaj,2019)。
 
这些色情影片的主要剧本是“明确的口头同意是不自然的,性可以在没有持续交流的情况下发生”。更重要的是,我们很难在色情影片中发现“使用避孕套”这一环节(Wright,2018)。
 
2)小电影中传递的价值观,可能会影响“性偏好”
 
尽管心理学教授Martyniuk和同事证实,人们在色情网站上经常选择的浏览偏好,和他们是否在现实生活中愿意实践这一操作没有必然联系。
 
但另一项相关研究进一步表明,色情影片会影响人们原本的性偏好,一半以上的男性表示自己的性偏好已经受到色情网站中“性别歧视”特征的影响,如控制和羞辱。

3)“觉得自己、伴侣跟色情影片里的人不一样”
 
对于有伴侣的人来说,色情影片还可能在你脑子里栽种了一个“别人家的孩子”。
 
研究者Tversky和Zilmann曾先后对“观看色情影片对伴侣之间感情的影响”进行了研究。他们发现,男性在看到色情影片中漂亮的女性裸体之后,会不由自主地将自己的伴侣与其进行比较。
 
而这种影响也不仅限于男性,每周观看色情影片的男性和女性均表示,他们对于伴侣的外表、在性行为中的情感投入等,都不太满意。
 
最近我看一本英国NHS妇产科医生写的日记。他在书里记录了这样一件令人震惊的事:
 
一名19岁的女孩,自己用厨房剪刀把自己的阴唇剪掉了四分之三。她跟医生说,她这样做是因为“黄片里不是这样的,我只是想让自己看起来正常些”。

 
03
亲密关系之间需要怎样的性教育?
 
我们要相信,智慧的网友往往都有自我纠偏的能力
 
2019年,“业余”类视频是P站搜索中的头号增长类别业余演员、真实情侣们所PO的视频大受欢迎,比上一年疯狂增长108%:
 
 
这意味着,比起完美的小电影,人们开始寻求真实情侣之间发生的、更真实的性。“性”已经越来越不被人们所避讳(虽然以P站来下结论,难免需要注意一些文化差异)
 
根据劳里博士的说法,“情侣们正在色情世界中寻找一个空间,在那里他们可以向世界“暴露”自己的性取向。这些人很可能从这种类型的表露行为中获得刺激,并以炫耀他们的亲密关系为
 
《与神对话》的作者Neale D. Walsch曾说,“人类行为的核心都来自于两种能量:爱或是恐惧”。
 
Neale D. Walsch
 
观察知乎、豆瓣的情感专区,甚至想想我们自己,就会发现很多与“性”有关的事情,都是出于恐惧。
 
  • “如果我不同意跟他出去开房,他可能就要生气了。”

  • “他说他的前女友就跟他做过xx,如果我不愿意做我就输了。”

  • “我不敢同伴侣发生婚前性行为,我担心别人对我指指点点。”

……
 
在“性”这一问题上,出于恐惧而做的事情多半是畸形的。在不触犯法律的前提下,与伴侣进行的性行为应该是像吃饭和睡觉一样,“我愿意去做,才会发生,并且我能承受可能带来的结果”。
 
正如上文所述,性亲密度与亲密关系之间的满意度休戚相关。当伴侣之间性行为有恐惧、不适或者非自愿的情况时,问题很可能就会出现了。
 
因此,基于“性”,我们针对如何减少“亲密关系倦怠感”给出的建议是——
 
1)“谈论彼此的感受”
 
进入恋情后,伴侣双方往往需要共同面对生活中不断增加的琐事,来自外部的压力会影响到人们在亲密关系中的情绪。这种情况下,伴侣之间必然会在满足彼此性需求的程度上存在差异,这就是对于“性”沟通不足的结果。
 
性沟通,是亲密关系的沟通中很重要的一部分。如当生活环境出现问题时,我们对于性需求有何变化,是不愿意被打扰,还是比以往更需要对方的理解和陪伴?
 
这当然不单单是“活儿好不好”的问题。
 
与伴侣交流自己的性观念,以及在性过程中的感受;探讨哪些性行为对方可以接受,哪些是完全不可以的,是共同探索彼此增加爱意的方式。
 
2)“增加情趣,制造新鲜感”
 
美剧Modern Family里有一对儿乐天派夫妻Phil和Claire,每一年的情人节,他们都会精心打扮一番,假扮成另一个身份在昏暗的酒吧佯装偶遇、搭讪,并共度春宵。
 
尽管厨房里堆积着隔夜的盘子没洗,卫生间的下水道里总是堵着女儿们掉的长发,小儿子永远在闯祸,他们总能找到一个机会逃离生活中的琐事,重温浪漫和激情作为生活的调剂,保持婚姻中的新鲜感。
 
 
人类都有喜新厌旧的特点。在一成不变的情况下,接触到的同类刺激越多,所起的反应自然会越来越弱。
 
为减少“倦怠感”发生,我们也可以同Phil和Claire一般,通过时不时地制造小惊喜来维持情调。
 
比如,通过健身保持自己在伴侣面前的性吸引力,为伴侣进行一场私人按摩,尝试满足双方曾有过的性幻想,一起学习新姿势或者进行角色扮演等等。
 
总之,性并不是一件羞耻的事情,而是一门可以与伴侣一同研究的学问。亲密关系中持续不断的爱意,是随着时间增长,彼此之间互相“赚得”的。
 
长期共处一室而“相看两生厌”,虽然极大可能会更加频繁地引发矛盾,然而对于亲密关系来说,“如何维持长时间的和谐相处”,正是我们和伴侣在未来生活中早晚会遇到的问题。
 
对于每个个体而言,“准备好才去经历”不是常态,“措手不及,但必须硬着头皮去解决棘手的问题”才是。
 
最后,祝愿所有熬过疫情还依旧在一起的神仙眷侣们白头偕老。
 

石宇宙 ✑  撰文

“管理学研究僧
沉迷敲代码的赛车手”

References: 

Bandura,A., Social Cognitive Theory of Mass Communication[J]. Media Psychology, 2001, 3(3): 265–299. 

Bockaj,A., Rosen, N. O., & Muise, A., Sexual Motivation in Couples Coping withFemale Sexual Interest/Arousal Disorder: A Comparison with Control Couples[J].Journal of Sex & Marital Therapy, 2019, 1–13.
Bridges et al., Aggression and sexual behaviorin best-selling pornography videos: A content analysis update[J]. ViolenceAgainst Women, 2010, 16, 1065-1085.
Donnerstein,E., Aggressive erotica and violence against women[J]. Journal of Personalityand Social Psychology, 1980, 39 (2): 269–277.
Jory,B. The Intimate Justice Scale: An Instrument to screen for Psychological Abuseand Physical Violence in Clinical Practice[J]. Journal of Marital and FamilyTherapy, 2004, 30(1): 29-44.
Martyniuk et al., Pornographic Content and Real-Life Sexual Experiences Findings froma Survey of German University Students[J]. Journal of Sex & MaritalTherapy, 2019, 1–8. 
Shellenbarger,S., Madison Avenue May Need to Alter Image of '90s Telecommuter[N]. The WallStreet Journal, 1997, Aug. 20, p. B1.
Stanley et al., Pornography, Sexual Coercion and Abuse and Sexting in Young People’sIntimate Relationships: A European Study[J]. Journal of Interpersonal Violence,2016, 33(19), 2919–2944. 
The2019 Year in Review[R]. Pornhub, 2019.
Tversky et al.,  Utility, Probability, and HumanDecision Making[J]. Science, 1974, 185(4157): 1124-1131.
nbcnews: Wendy,R.G., How often do the happiest couples have sex? (It's less than you think
Wright et al., Pornography Consumption, Perceptions ofPornography as Sexual Information, and Condom Use[J]. Journal of Sex &Marital Therapy, 2018, 1–6. 
钟友彬, 谭玉慈, 张坚学.性生活不和谐在离婚中的作用[J]. 中国心理卫生杂志, 1988(02): 30-31.
Zillmann,D., and Bryant, J., Pornography's Impact on Sexual Satisfaction[J]. Journal ofApplied Social Psychology, 1988, 18 (5): 438–453.

 
 
2020年04月27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