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生被彻底改变时,我还以为那只是寻常的一天

 

 

王星星 ✑ 编辑

“如果我多考一分就好了。”

“如果我没遇见ta就好了……”

 

我们经常看到这样的留言。很多人在后悔过去做错的某件小事,恨不得穿越回去改写人生

 

可是话说回来,我们又能把控命运多少呢?

 

很多时候都是一连串的蝴蝶效应在改写我们的人生。
 

 

我们好奇有多少人经历过蝴蝶效应?对大家的生活造成了什么影响?于是昨天和一些朋友聊了聊。先来看看大家的故事吧:

 

 


 

@K.01

从小就是为了打球训练,吃了挺多苦。初中的时候,记得是3月29日,当时想着中午食堂人多就去练会儿球,球场边一个石板,想着倒下来伤着人多不好,就踹了一脚想给踹倒,大石板一个趔趄砸在了我的脚上。然后我错过了两个月后的特招,因为四根脚趾粉碎性骨折,职业生涯还没开始就结束了。

 

后来一直想说如果好好排队,或者不要管那个石板,或者更加谨慎一点是不是人生就变得不一样了。现在是一个游戏设计师,也算是做了自己喜欢的另一件事,挺好。那以后我就信命了。

 

 
@匿名
高中为了寻找同好开始混迹于贴吧,那时贴吧常用图片作签名档,我也想做这种图,开始自学Photoshop。虽然课业很忙,但经常抽空看些教程,在周末做签子练手。
 
当时年级主任说学校正好有一个cd包装,找了设计公司做却并不满意,不如让我试试手。我便接下了这个任务,用一个周末做出了一个设计图。而校方后来很满意,校长还和我见了面,又送了我一本来自“Yang Design”的年度设计趋势报告(一般提供给各个大公司,卖的话要上千)。
 
后来预科期间,拿到了伦敦艺术大学-中央圣马丁学院的offer,而选择的专业,就是当年校长送我的那本书的指向:产品设计!
 
 
 
@晴天Cathy
八年前,我刚结束一段感情和一份工作,回到家里给自己一段时间休息。一天无聊正刷着豆瓣,看到一篇新西兰打工度假的帖子。跟着帖子一步步填表,居然申请成功了。我跟我妈说:我去不去啊?我妈说:去散散心吧。
 
八年后我现在在新西兰,拿了本地的硕士学历,安家生娃,开始了人在异乡的生活。
 
 
 
 
@匿名
当初因高考失利,报志愿也不够用心,只认真填了第一志愿(不是我很喜欢的),其他的都随便填了根本上不了的学校,以为这个分数怎么也能上第一志愿(我爸的意思),结果那年第一志愿的学校分数大涨,没能上,暴哭。
 
我爸觉得是他的错,半夜给我找补录的学校,然后我就一个人从广东去东北上了一个我根本就没听过的,所谓的211。
 
 
 
@匿名
高考前一直很想去复旦读自然科学,考数学的时候,一向谨慎的我突然不想在证明题最后加一句作为得分点的总结,就是觉得,不想写,事后想起来一定是白丢一分的地方。当时脑子里一闪而过,会不会因此就改变命运。
 
结果成绩出来,当年复旦排名突然提升,按往年进复旦自然实验班很稳的我,差了一分,几名,最终去了上海交大,读的是工科。
 
可是进了交大,发现自己被工科深深的吸引,真的找到了自己喜欢的事业,我,就因为那一年高考的那一分,在这里,找到了我的热爱!
 
 
@十四
大学时听好友提起《三体》非常好看,因为无聊就开始看,后来因为觉得太好看,接着看了些科幻小说。那时班里有个学霸男生,因为三体找到了共同话题,一起去看了《星际穿越》,后来成了好朋友。
 
毕业后偶然跟他谈起下班时间很难打发,他说你去逛豆瓣的帖子说不定能发现一些有趣的事情有趣的人呀。后来就在豆瓣上遇到现在的老公,结婚两年了。
 
 
@匿名
同学的无心之言,让我第一次接触了《三体》系列小说,年幼的我囫囵吞枣地一个周末读完了三部曲,内心被物理学和宇宙学深深的震撼。
 
在这样的影响下,我进入了一所超级中学,由于成绩较为优秀,选择参加物理竞赛学习,高三保送选择专业,我还是选择了自己已经熟悉了两年的物理专业。
 
没有最初同学的无心之言,我还会成为现在的我吗?
 
 
 
@浅浅笑
同学去黄山旅游,认识了一个男生,还留了微信拍了合照。回来后有一次跟我偶然聊天提到了这个男生,说要不要介绍我和他认识,我说好啊,然后他就成了我孩子他爸。
 
 
 
@匿名
小时候上一年级,在妈妈教学的学校,第一次考试成绩很好,我很开心,然后到了妈妈办公室,所有人都跟我说“别骄傲哈”。周围的态度让我以为自己的开心是错误的,因为表现好成绩好开心是不合适的。后来次取得成绩都死盯着自己做得不好的地方,一旦有了开心的情绪,就疯狂攻击自己的错处或者是不完美之处。
 
这样一句出自好意的劝告会像一只蝴蝶,在我五岁第一次尝到胜利的甜头时煽动了一下翅膀,催生后面持续了近二十年的风暴。 
 
 
@匿名
20年前,妈妈哭着走到桥上,我跟着她,怎么也追不上。我特别依赖的玩具不小心掉进江里,却仍然哭着喊妈妈,撕心裂肺的哭声终于让妈妈回头,阻止了妈妈自杀。现在一家人很幸福。
 
 
 
@
大学毕业交男朋友时,面临着两个选择,一个是读书时是小混混差生毕业后在社会上风生水起并且跟我在一个小城市的高中初恋,另一个是正在积极考GRE准备留学英国我们即将面临异地考验的大学男友,因为我从小缺爱极度缺乏安全感,选择了近在眼前的高中初恋。
 
毕业后我在银行上班有一份可观的收入和可以平步青云的未来,可是因为老公事业还可以,我选择离职在家准备生孩子。然后人生就在这里出现了风水岭。
 
老公事业受挫,借了高利贷,最后资不抵债,变卖所有家产,还夫妻双双被拉入黑名单。本以为只要两个人同心同力,总能赚到钱总能东山再起,但老公还是继续经营着高风险高回报的事业。在银行工作了7年工作经验和人脉已经在逃债的时候全部断了,接下去的几年一边带娃一边帮助老公打理一下公司内部一些杂事。后来两个人还是走到了婚姻的尽头。
 
今年我39岁,我和应届毕业生一起找工作,15年前211英语专业毕业,用我仅存的一点英语基础,找了一份薪水微薄的机构培训师的工作。回想自己一路走来,一手好牌被我生生打烂,可以说遇人不淑,当然也有自己立场不坚定,没有人生规划。
 
 
@动次打次
小学三年级的时候,班里一个“小眼镜儿”优等生有一天他突然跑到我面前显摆自己看书多,拍着我桌子问我:”你看过《高老头》吗?巴尔扎克的!”我说没看过,他就说“切这都没看过”。我当时特别想打他,但是又很好奇这本书讲的是什么。为了回怼他我就把这本书看完了,从此刹不住车把青少年文学名著书库里几乎一半的外国文学都看了……
 
我看完之后就跑到别的同学那里炫耀,结果我们为了攀比自己的知识面都开始看书了……一时间班里很流行看书。
 
二十年后,我果然从事的是文字相关行业,多谢“小眼镜儿”的一句显摆。
 
 
 
@Annie Z.
16年春节,我一个博士后姨父在我家吃饭,谈起我和当时不求上进的男朋友,说我们俩在一线城市,学历一般,工作一般,能想象到我们以后的生活就是挤在出租屋里算着柴米油盐,说我从小有灵气,这不应该是我未来的生活。
 
他的话让本来就对现状迷茫的我感觉像被当头一个重击,当时他建议我考研,我像抓住了救命稻草一样拼命考研,这过程中我和男友分了手,辞了工作,断了自己所有的退路。后来如愿以偿考上了省内最有名的学校,如今毕业出来了,工资翻了两倍。
 
 
 
 
@匿名
不出意外我应该能上省里不错的大学。谁曾料到高三上学期发生了一些奇怪的“神游”反应,查出脑肿瘤,只能休学赶往广州大医院做手术。庆幸的是命保住了,不幸的是刚做完手术时记忆力只剩下短时记忆,连同爸妈名字都不记得了。随着身体慢慢好转,记忆也慢慢恢复了,但记忆力还是不如从前,高三下学期回到学校,学业也回到了解放前,虽然复读了,成绩依然不如曾经。虽然知道过去无法改变,但有时候还是会感慨,这不就是“蝴蝶效应”吗?
 
 
 
Grace
来国外留学好多年了,总觉得一个人孤单得很,又难找到合适的人能有中西合璧的文化和我聊得来。去一对男女朋友家玩,说起羡慕的话,他们开玩笑劝我下载个交友软件。
 
我怀疑软件上的人们不靠谱,带着好奇的旁观心态注册了账号,没打算认真用。没想到在上面刷到的第一个异性,一个亚洲和美国的混血,现在已经成为了丈夫。
 
 
 
@匿名
小学的时候被班主任推荐给学校科技总辅导员参加了一个科技类的竞赛本来没想到能得奖,结果一路进入了决赛。从此不断参加各种科技竞赛,现在大学了和朋友一起创立了一个机器人工作室。
 
 
 
@刘畅Cynthia
高中的时候,家里女性亲戚得了子宫肌瘤,我爸妈聊这件事的时候,我爸说可能性生活太少吧。我当时就记住了,并且很理智地觉得年纪大到了,应该有性生活。所以20岁有了男朋友就义无反顾地主动想要有性生活。
 
我受益的是这种纯碎欲望的满足,和社会无关。我很庆幸,当年的一句话,让我“误入歧途”还“流连忘返”。
 
 
 
 
@匿名
当时帮学姐去她弄得夏令营里讲课,一下子被机构老师看中让我给老板的孩子一对一上课,然后因为被高额薪水诱惑,从没有过授课经验的我硬着头皮上了。
 
之后在找工作都是类似的,薪水也翻了几番。每次想到这些都感慨,即使我是一个抑郁症五年的患者。感谢自己当时勇敢的“试一试”的心态,让我抓住了机会发现了自己擅长什么。
 
 
@FY霸霸
8年前母胎solo20多年的我一时兴起发了一则征友贴,半尝试着和第一个回信的人约会,现在已经结婚6年了。
 
 
 
@昕言
2008年大学毕业,有一场招聘会我没有去参加,但是同学好心帮我投了简历。没想到我最终成为2000多人里被选择的那个,因为公司的原因被调动到了西安,没想到一呆就是十几年,在这里结婚生子又离婚再到安定。同学的一个偶然的帮忙,改变了我的整个人生轨迹。
 

 
蝴蝶扇动了翅膀,哪怕只有一瞬,事情也在发生微妙的变化。只是这种变化有正面的也有负面的。
 
有研究证明,如果带来的是好的变化,可以多多往自己脸上“贴金”,成功时,将这一切归为可控/内部/稳定的因素,将使得个体更加的自信。
 
而面对负面变化的时候,美国心理学家 Kahneman认为我们的大脑可能会很狡猾地开始“反事实思维”,在先定条件和结果之间建立 “如果—那么”的假设,比如“如果我当时能对他照顾更好一点,也许他就不会离开了”。并且持续时间越长,越会引发“反事实思维”,从而形成一种恶性循环。
 
 
那种明明没法改变过去,却很想重来的感觉,可能会让人陷入思维反刍(rumination,指经历负面生活事件以后的一种自发性的重复思考的倾向),被难过、低沉的情绪带着走。思考者就像掉进泥潭了,深陷在自责中不可自拔,也可能发展成抑郁症。
 
其实,谁都很难判断那些“蝴蝶效应”事件最终带来的结果是好是坏,那些偶然事件,是缘分也是选择,是错过也是机遇,在没有定论之前都是塞翁失马。
 

当我们活成了A剧本,就会想B剧本是不是更好,总觉得自己没有走过的那条路尤其有吸引力,但需要认清的是,那毕竟也只是想象而已。而眼下我们能做的,或许就是接纳已经发生的变化,继续勇敢地接受生命中的变数。

 

重要的不是被什么事情扭转了命运,是无论命运怎样变化,你都在认真生活。

 

2020年05月19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