道理我都懂,为什么就是做不到?

 
 
大家好,我是简里里。

 

前两天,和我一个很多年没有联系的好朋友打电话,因为我职业上的一些原因,她就跟我讲了很多关于生活上的困扰。实际上这些都能抽象成一句话就是:“道理我都懂,但是我就是做不到。”

 

我觉得很多人对于心理咨询都会有一个误解。这误解就是:你应该来告诉我怎么办?你一定有一些别人不知道的办法来告诉我该怎么办。

 

但心理咨询其实真正处理的不是这个,因为道理都在那,在书里写的有,在各种文艺作品里面写的有。道理你妈妈,你的老师,你的同学,你的朋友们都能讲给你听,如果世界是这么运行就好了。我知道道理就能做得到,那这个世界就简单很多了。但不幸的是,世界不是这么编码的!

 

真正使我们懂了道理,但做不到的,是我们内在的创伤

 

这些创伤有大有小,有深有浅,有的好治愈有的不好治愈。这些创伤的来源有可能是大的灾难性的事件,有可能是小的连续的,在你成长过程中不断经历的东西。

 

我举一个例子。

 

如果你在成长过程中,总是感受到被忽略,它带给你很强烈的对于自我的羞耻感。那有可能成年之后,它发展成为不同的形态。比如说有的人会以非常自恋或非常自大的方式来处理内在的羞耻感和被忽视的感受。

 

有人会发展出我觉得我自己的感受,我自己的想法和要求都一文不值,使我在社交层面上隐形。或特别害怕别人的评价等等。

 

我们用这种方式来处理内在被忽略的那一部分的创伤。所以在这儿如果你告诉ta说你不要表现得这么自大,会让人不喜欢你,或者你告诉ta说你是可以表达你的观点的。但是ta内在紧紧抓住ta的,那些羞耻的感受,就是ta内在隐隐在的那个,在灵魂上的那个伤口

 

我们叫做“创伤”,那这个创伤是一直在隐隐作痛。

 

所以心理咨询真正研究的是人精神上的创伤,这些创伤是如何形成的?它在个体身上,在家庭层面,在团体层面,在文化层面,是如何工作的?它们是如何影响一个人的自我认知和他的行为模式的。是我们处理那个创伤之后,才能移除一个人成长的障碍,能够使ta懂得这个道理,也能够去做到。

 

正是因为理解创伤是如此的重要,所以呢,简单心理和十位国际上的老师们,一起来做了一个创伤干预的小课!

 

这个系列课程一共10节,里面有我自己之前上学所在的学院的创始夫妇——David Scharff和Jill Scharff;也有我特别特别喜爱的一个老师叫做Janine Wanlass;还有专门研究创伤的Jeff Taxman是美国APA的主席;也有德国弗洛伊德研究院的客座科学家Tomas Plaenkers这里面也有哈佛大学的教授,这些都是跟简单心理、跟我们合作了很久的、很好的老师。

 

我们这次专门请这10位老师,在疫情过后,从不同的角度,包括个体的角度,家庭的角度,伴侣的角度以及从社会文化层面的角度来讲创伤是怎样形成的?什么是创伤?


我非常期待这门课,也非常期待我们能从这个课程里面,从先前的所有的心理治疗师,哲学家,科学家......从他们的眼睛里,从他们的理解里面,我们去看到底什么是创伤?创伤是如何影响我们的,我们能从中更好地理解自己

 

如果你对心理咨询感兴趣

特别如果你是咨询师

医学或者社会工作者

我都非常非常推荐你来听

 

或者你对创伤感兴趣

你想更深地理解创伤这件

我非常推荐你来听这门课
👇 
6月30日开课,戳下方图片 免费试听请戳


 

2020年06月28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