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十而已》:每个婚姻车祸现场,都早有前兆

 

 

江湖边 ✑ 撰文
酒鬼 ✑ 编辑
 
在近期霸占热搜的国产剧《三十而已》中,被全网“众盼芹离”的钟晓芹和陈屿终于分干净了,两个人也正式通报了家长。
 
有关“为什么离婚”这个问题,钟晓芹说:
 
“就是性格不合,谁都不想再凑合了。
 
性格不合就像两辆逆向行驶的车。我想把日子过得浪漫一点,有情趣一点。可陈屿真是我见过的,最冷的人。
 
我想要个小孩,可陈屿打心眼里是真的不想要。这个我是知道的。”
 
 
陈屿没说理由,他只是道歉:没有“照顾你一辈子”,对不起。我做得不好,让你对婚姻,对我,失望了。
 
 
虽然预告暗示俩人又复合了……但我们追剧的人心里捉急啊,离婚理由真的是“性格不合”吗?你们可能根本不知道自己为什么分手!
 
有人说,陈屿“婚内冷暴力”、钟晓芹“情绪化妈宝”,但这些评价都有些标签式的偏激。
 
在有毒的关系里,“一个巴掌拍不响”。
 
仔细扒一扒这部剧的细节,你会看到,这两个人在面对压力和冲突时,拥有迥然不同的、自己的一套应对方式
 
——钟晓芹是“情绪中心”策略,凡事感受优先。而陈屿是“问题中心”策略,遇事只想着如何解决(简直教科书式的心理学策略差异)
 
这种死守阵地、互不相让的沟通模式,才是真正杀死婚姻的罪魁祸首。
 
 
01

“都想避风谁做港”:伴侣沟通反面教材剖析
 
先为没看剧的朋友简单描述人设信息:
 
钟晓芹,物业公司普通职员。在职场上没有野心,下班爱好刷剧杀时间。她从小受到爸妈无微不至的“宠爱”,母亲会一周三次上门做饭。
 
陈屿,电视台一线责编。工作忙,五年内不要孩子。他爱好养鱼,擅长解决问题,但不会表达情绪,觉得“做比说重要”。
 
 
他们如何运用各自的模式,把婚姻沟通成“大型车祸现场”的?
 
1)面对压力时,两人的“第一反应”完全不同
 
导致俩人矛盾爆发的直接导火索,是流产事件。
 
孩子意外流掉了,钟晓芹陷入了巨大悲伤。
 
但陈屿没有流露出任何的感同身受,还立刻去为她预约清宫手术——让钟晓芹误解为“孩子没了他很高兴”,因为他本来就不想要。
 
 
Lazarus和Folkman(1984)认为,在面对压力时,人们的应对有两种类型:“以情绪为中心”和“以问题为中心”。
 
在这里,钟晓芹是前者,陈屿是后者。
 
  • “以情绪为中心的应对”(Emotion-focused Coping),注重的是减少与压力相关的消极情绪反应。比如:情感宣泄(心理治疗的重要组成部分)、分散注意力、正念、抑制(阻止/抑制)消极的思想或情绪、吃东西(让人舒服的食物)、喝酒等等。

  • “以问题为中心的应对”(Problem-focused Coping),注重直面压力,并采取行动以实际方式解决造成压力的原因。比如说时间管理,获得工具性社会支持。

 
这两种压力应对方式,都有各自的好处和局限。但当压力源(流产事件)不在人为可控制范围内时,“情绪中心”策略可能就是唯一选择。
 

肚子里的宝宝没了,最好的应对就是像顾佳一样“看见并回应悲伤”,陪着一起哭。这个时候陈屿还只想着去解决“能被解决”的问题(预约清宫手术),是应对模式僵化的表现。
 
2)对于日常生活中的矛盾,一个“追”一个“躲”
 
“需求-回避(Demand-withdraw)”模式是婚姻关系破裂的毒药。具体表现为“一方寻求讨论或解决问题,而另一方退出互动”(Christensen和Heavey,1990)。
 
在这段关系中,陈屿是回避的一方。
 
在工作上被架空的陈屿最常说的话就是:“你别闹/说了你也不懂”,或者干脆躲进房间,不表达,对压力进行自我消化,让钟晓芹对他的职场遭遇一无所知。
 
 
不单是陈屿,这种行为在男性中实在是很普遍——看上去“大男子主义”,但也有一些社会规训因素在。
 
相对来说,男性普遍缺乏情绪意识,情绪开放程度较低。男性比女性更倾向于使用以问题为中心的策略(Billings&Moos,1981)。
 
另外,比起女性经历更多的“人际压力”,男性经历了更多的“成就压力”。这种压力源促使个人倾向于自己解决,而非征求他人的意见。
 
心理学家发现,这种“较少的情绪中心策略”具有进化上的适应性——因为我们的社会总是在告诉男性,不要表达情绪,讨论它不被接受。
 
 
3)他们各自使用自己的方式来记住和描述“同一件事“
 
我们每个人的经验世界都是有限的。哈佛一项针对人际冲突的研究指出,人与人之间的冲突,很少与事实本身有关,而大部分与对这个事实的解释、价值观、角度和看法有关。
 
从洗衣服、回信息到接人下班,他们之间特别典型的一类冲突是:在回忆某件事时,陈屿记住的是“前因后果”,而钟晓芹记住的是“感受”。
 
比如,夫妻俩的衣服一直是各自洗各自的。钟晓芹觉得他很冷漠,没有亲密、被爱,而是满满的委屈
 
但陈屿也很无语。他说,各自洗衣服是因为“有一次我把她的真丝衣服洗坏了,她让分开洗的”。
 
 
使用“问题中心策略”的人,在表述中会有很多的“因为所以虽然但是”等认知词(Cognition words)。它们是与认知加工相关的词汇,反映了人们对压力源更深入理解的一种尝试。
 
有时候它是有效的。但遇上钟晓芹的“情感需求”,只能落得“牛头不对马嘴”的结果。
 
举个例子,一个朋友屡次跟你抱怨老板有多讨厌,但就是不辞职——他可能就是一种“情绪中心策略”的人。他需要的是有人陪着一起吐槽,缓冲消极情绪,而不是被催着“赶紧换工作”。
 
 
02

“情绪中心”和“问题中心”的伴侣,应该如何相处?
 
认识自己很难,表达自己也很难。
 
遗憾的是,他们好像从来没有告诉对方,自己真正的需求是什么。所有的冲突中,也没有一刻站在对方的角度考虑问题。
 
追剧至今,最让我窒息的一段,是陈屿的“追妻火葬场”桥段。
 
他为挽回钟晓芹想出的办法,竟然是证明“我真的很会解决问题”、“没了我你不行”
 
他把果酱的盖子拧紧,把衣帽架挂高。让钟晓芹拧不开、够不着,不得不让陈屿来帮忙。
 
在陈屿眼中,这些法子可真好,“都奏效了”——直到离了婚,他似乎也没在考虑钟晓芹怎么想婚姻的裂痕没有被修复,甚至没有被讨论。
 
两个人各自沉浸在自己的游戏中,“觉察-理解-沟通”一样也没做到
 
还不如一句直白的“我后悔了,我们还有机会吗”
 
“情绪中心”和“问题中心”的应对模式,并没有什么好坏之分(一个人也会根据情境差异拥有多种应对模式)。所谓的“差异”(不管是不是性格/饮食/睡眠习惯差异),也并非离婚的预测因素。
 
——真正预测夫妻会不会离婚的,不是相似和差异性,不是吵架的次数,而是夫妻间懂不懂得处理彼此的差异和冲突。
 
Delongis(1990)等人曾提出了第三种“聚焦于关系的应对(relationship-focused coping)”模式。
 
它允许伴侣间差异的存在。并建议通过关注处在压力中的伴侣的情感需要、提供情感支持来帮助伴侣应对压力,维持压力中的亲密关系。
 
Coyne和Smith(1991)进一步提出了两种关系应对方式:积极的投入和保护性的缓解。
 
  • 积极的投入包括:努力参与解决关系中的问题,讨论伴侣的感受。

  • 保护性的缓解包括:避免意见不一致,隐藏个人的压力情绪反应。当一方处于较高的慢性压力中时,另一方通过减少对对方施加压力和自己的情绪反应,来避免可能的冲突,给予时间让伴侣从压力中恢复过来。

 
关系中的压力不一定是坏事。压力和差异,是一种普遍的经验。也是伴侣间实现相互依赖的契机。
 
虽然陈屿和钟晓芹仍然相爱,但如果他们没有意识到彼此在应对模式上的“牛头不对马嘴”,并有意识地做调整的话……还真是有点担心复婚了也不会好哎。
 
离婚一点也不可怕。
真正让人遗憾的,是没有学会如何去爱。
 
 
References
John P. Baker & Howard Berenbaum (2007) Emotional approach and problem- focused coping: A comparison of potentially adaptive strategies, COGNITION AND EMOTION, 21:1, 95-118, DOI: 10.1080/02699930600562276 
Kevin K. H. Lau et al. Examining the Effects of Couples’ Real-Time Stress and Coping Processes on Interaction Quality: Language Use as a Mediator. Front Psychol. 2018; 9: 2598.
唐海波,胡青竹,亲密关系中的二元压力与应对研究综述,《社会心理科学》,2015年第3-4期
黄维仁,《活在爱中的秘诀》,2010年1月,中国轻工业出版社
2020年07月31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