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上舞台就“躁狂”的大波浪李剑说,想开个小卖部

 
 
图片来源:乐队的夏天
 
今天跟大家分享简里里和峰哥的播客栏目BYM最新一期!
 
这一期邀请到的嘉宾是:大波浪乐队主唱,李剑(微博 @李剑-老李子)!鼓掌!
 
大波浪乐队在《乐队的夏天2》中已经进入前7名啦,眼看着冲进 HOT5 的势头越来越猛。李剑来录制这一期的时候,正在准备下一个赛段的曲目。
 
我们见到的时候他刚昏睡了一天,他非常坦诚地描述自己的“双相”,对心理咨询的怀疑,对于音乐的热情,和对于“表达”这件事的忠诚感。
 
你今天将要听到的不是一个对于他的音乐专访,更像是我们之间的彼此了解。你将会听到:
 
-  英国的后朋克摇滚是怎么形成的,以及对大波浪的影响
-  《No Such Disease》是如何创作的?  Can you trust me 是向谁提问?
-  音乐风格的变化是如何发生的?
-  是如何发现自己的“双相”的?它给生活带来怎样的影响?
-  “双相情感障碍”的科普 | 躁狂和抑郁会有怎样的表达?
-   心理咨询是什么?有什么用?
-  “我错了吗?”
-   越软的歌,越有力量
 
下面摘出了部分文字稿,懒得看字的朋友可以直接下滑到文章底部,,立刻收听节目!
 
(本节目中分享皆为个人经历,不作为意见或建议。遇到相关情况请及时去正规医院就医,并遵医嘱。)
 

 
简=简里里;峰哥=峰哥;李=李剑
 
 
关于《No such disease》和“双相”
 
简:我其实特别好奇,你之前在《蓝色的脸》专辑里面,就包括乐夏里面唱的第一首歌,你说如果只有一次唱一首歌的机会的话,你也希望是《No such disease》。那首歌是哪一年创作的呢?
 
李:那是2015年末。
 
简:有什么特别的事情让你创作这首歌吗?
 
李:当时写歌的时候,我觉得特简单,因为那时候是小乐队并不成名,参加一些各种演出。因为你不成名嘛,好多人不尊重你。他会让你怎么怎么样,那我就实在没法接受各种不公平对待,后来我就把它写成歌了。其实这算是气愤的一种反讽。
 
 
简:有收到一个留言,他在你这首歌《No such disease》下面留言,他说他自己是双相情感障碍的患者。他听这首歌的时候,他觉得里面所有表达的意象和情绪和他都是一致的。哪时候是你受双相折磨的?
 
李:对,就包括现在也是,而且我觉得好像越来越严重了。别看最近特别忙也越来越严重,我能平稳的生活的时候一定是没有任何事情的时候,乐队也没有工作,但你那样就没法生活。就我那个时候一般会起来买买菜,做做饭,和门口大爷聊聊天。我觉得那个时候是特别平和。我觉得我自己能分出来好几个我。有的你们想象不到的,比如我在路上跟大爷能聊很长时间,好像大部分人都觉得不可思议,而且我闲下来的时候可以看电视,看乡村爱情,看刘老根,我能看一天,我能体会到他们那种百姓之间的喜怒哀乐,我也会看个特烧脑的电影,不太一样,我也不知道具体我这个状态,如果我不好的时候我是谁也不能看见的,最差的时候就会蒙在被里,浑身会发抖。
 
峰哥:我看你微博这首歌包括乐夏,包括双相你还发了非常长的微博,因为你微博上总共没几条,是其中最长的一条。但大家一般也不知道双相是什么东西。
 
李:对,我觉得好多人不知道。就在我没去医院之前,我都不知道是双相,环形,环形是双相的很各色的一种。
 
简:你是什么时候意识到你自己有不一样的。
 
李:其实我现在回头一想,很早以前我们没来塘沽之前就会有方面原因,不过没那么明显,跟朋友在一块的时候朋友能看出来。他说哎,你怎么又急了?因为我本身是不能两件事情同时做的,同时我只能做一件事情。如果同时出两件事,我肯定会急。
 
我是需要思考的,我不能说是跟人天天24小时在外面哇哇哇,我不行。16年17年的时候,我就发现就有一规律:春节放假的时候那段时间没有演出,没有演出那段时间我就会跌到低谷,感觉每天这有什么意思,什么时候是个头,以后怎么办?稀里哗啦全来了,就在那能坐一天或者躺一天。再后来会越来越明显,到18年的时候特别明显了,就是不好的时候也太多了。
 
之前只是春节那段时间不好,其中的有不好的就会很小,一会儿就过去了。到18年的时候,时间就已经很长了。我的家人,就跟我说,你要不要去看看吧。
 
简:因为你在乐夏上有公开的讲你有双相,讲《蓝色的脸》那张专辑都是给抑郁的人来做的,对你来讲是主动的选择吗?或者是意识层面的?因为在公众面前来讲这件事情(自己有双相)其实还挺不容易的。
 
李:没有没有,《蓝色的脸》是最后起的名字,等于专辑的概括名了。我就分析那张专辑的十首歌,其实我能串起来,它就是蓝色的脸。就是在我最不好的状态下,15年底到16年写的。
 
#蓝色的脸#巡演沈阳站,摄影:@美帝奇音乐现场
 
我队员邢星,李赫啊都离我而去,就剩我自己。我突然想到抑郁症这个东西,那是蓝色代表忧郁。所以我选择蓝色。《蓝色的脸》我觉得名字首先是很棒的,然后我真的是想通过张专辑,让大家关注到这方面的事情。通过这节目好像也已经有不少人关注了,我也能看见他们的微博私信,我觉得我很欣慰,他们讲的内容几乎跟我想表达的很一致,对,我很欣慰。
 
简:你收到些私信对你有什么影响吗?他们会给你讲什么呢?
 
李:他们会说,哎,你看我也会怎么怎么样,起来怎么不高兴了,为什么我一定要努力呀。我就会告诉他们,当然像心理医生还是吃药,都得配合,而最重要的还是你自己。就你自己不行的时候,你一定告诉你自己可以的,或者你也告诉不了你自己可以的,那我们就去睡觉。这是我现在能看见的办法。药是必须的,这没办法,药我就得常年备着。
 
(对我来说)能治疗这个病况的唯一方法就是辞掉所有工作,去深山里、农家乐呆上一年。但是我们在现实当中就不可能这么做,那怎么办呢?那只能是你自己先知道你自己的问题,我现在是能知道的:今天又不高兴了,哎呦肯定就完了,哪天一高兴,也高兴到顶点,高兴的时候我是不会收手的,就让你高兴吧。低的时候,我现在是努力往上抬的,抬的唯一方法就是,睡个大觉。
 
 
 
 
关于“孤独”
 
简:你在讲《蓝色的脸》专辑的时候,我看以前的采访你有说,你觉得自己特别孤独。
 
李:对,孤独无力。
 
简:这个感受是从什么时候开始有的?
 
李:其实真正的是做乐队之后就会有,一开始的时候还没有那么强烈。那会年轻,老觉得身边有一帮哥们,跟你是一样的。后来我也看明白了,你人嘛,人得往高处走水往低处流,你越来越来越来越高,身边那些朋友他们还是那样,你越往上走的时候,你会越来越发现身边很少人懂你。
 
不仅仅是乐队方面,其他方面还有很多像发小啊,还有一些其他的朋友。即便能沟通的那些人基本上都是老板那种。但是老板跟你的生活完全不一样。他有他的个人观念,他会跟你讲,你不要想那么多,我们要挣钱就好。当然我也会认同他的观念,没错吧,挣钱是好,可是我这个行业不是挣钱就好,我是要真正的表达我的心灵的东西,让更多人喜欢才好。我后来我发现欲哭无泪,打碎了牙往肚子咽,基本上就是这种。
 
峰哥:我看过你那些采访,就有几个几个东西,让我印象特别深。是你当年做了一次全国的巡演,巡演叫做「无取胜希望之旅」。
 
还有在乐夏这次,应该是你们当时说:我们这一团是最不想晋级的。
 
李:对,不在乎,或者说无所谓。
 
峰哥:中间都是融着一种......怎么形容,丧或者是?
 
李:悲观主义。
 
峰哥:这是从哪来?但另一方面,其实你看你在音乐创作上还挺新的,还特别专业。
 
李:实际上这就能看出双相来吧?在家的时候,不工作的时候我基本上都很简单,估计一年就两身衣服。冬天穿一身夏天穿一身,反正也不带换的,要去买菜做饭,每天生活,我觉得都挺好,我要做一饭能做很长时间,做完了,你觉得那饭都特好看,自己还拍照片,这是另一种的我。
 
但凡有演出,或者我创作的时候,那就是又一个我了。尤其创作,这歌我弄一宿,我会非常高兴。这一宿必须要喝酒喝到天亮,不用有人陪,我自己喝就好。这种状态其实就跟演出状态一样。演出之前我也告诉自己,我肯定最牛的,谁在下面都不行。同时演出的时候,我也觉得内心的抒发是完全的放松的,要不然我就憋死了。我在平时的生活中压抑的一些东西,会在演出台上完全的释放出去。
 
峰哥:人在做自己很喜欢的东西是不是就很自然的触到嗨点,我能想象的是,像你说你一晚上睡不着觉了,觉也不想睡了。我能想象我以前一晚上解数学题,数学题证明出来了也不想睡觉了,就特别激动来回踱步,激动的不行。
 
图片来源:乐队的夏天
 
 
关于“表达”
 
简:你是从大概什么年纪开始做音乐的?
 
李:那可早了。2000年开始学吉他,没学几年就写歌了,02还是03年就开始写歌,就开始组乐队。
 
简:因为我在想,音乐这件事情一定能带给你很多情绪的出口。
 
李:对,没错。做音乐我认为是这样,你心里和脑子里肯定有需要表达的东西,任何人都一样,所有人都会有。那么有些人呢,他不懂得表达,那么他只能放在脑子里,或者有的人用嘴来说,比如干传销的。他有他自己的理想,他就是说动你。然后还有呢,比如说像搞音乐的,音乐就只是抒发我们情感的一种表现形式。
 
当然,无论朋克后朋克,摇滚英式都无所谓,只是壳子,来表现我内心,画画也是一样,画家的都是用画纸来表现他自己心里的情绪。如果说你定义一个艺术家,定义人怎么是这么一个艺术家,那首先是他脑子里有足够的、比常人更多的生活,比常人更多的生活转为自己的艺术形式,这是第一,那么第二步呢,他的笔功好不好,他画的好不好,他的音乐好不好,我觉得就具备两点就够。
 
峰哥:学习(音乐)是自学吗?
 
李:对自学。
 
峰哥:没看书什么的?
 
李:看什么书啊,就小时候,弄一帮的人,跟他们茬琴,来吧!
 
峰哥:我说下歌词,咱们回到刚才那句歌词:can you trust me?我第一次听的时候还在想,是不是应该是do you trust me?但后来我品玩了一会儿,我觉得 can you trust me更好,因为这表示说:信任是不是一种能力,而不是一个选择。do you trust me意味着我可以选择我想信任你我就信任你,但can you trust me,意味着你有没有信任别人的能力。
 
李:这词儿更硬。
 
峰哥:有的人他没有能力信任。回到歌词,你们的第一张专辑的歌词全是英文的。有一个歌词还挺打动我的。歌词来自《Not just imagining》的其中一段,我觉得这是一首小诗了。
 
I saw the frogs fall oh  dead and dying
Climb into the coffin a miracle
I saw a pretty girl oh singing and dancing
Too close to me she disappeared
 
李:其实你知道吗,越软的歌越有力量。
 
写软就是说你要把歌写慢了,(观众)主要是听你的唱和你的歌词。你像以前我那些歌唱了也听不见,他完全是编曲的一个展现,对,我后来我是觉得编曲其实做的差不多了,就已经到这样了,你再在努力还能变成样呢?能变成真的是DJSet吗?跟电子乐比还是有一定差距。
 
所以我觉得应该更多的从歌词里展现,歌词里面就让它编曲越来越少,越来越清晰,所以你的人生才会越来越强。你人生展现的歌词才会越来越有力量。
 
简:我想问个抽象的问题,那你现在对爱有什么样的理解呢?
 
李:对爱的理解可复杂了现在。也就18年,发前两张专辑之前,我从来没写过一首关于爱的歌。因为好像之前我并感受不到爱,可能也没到那年纪。
 
再后来就发生了很多事。那些爱,我印象特别深,第三张第四张专辑,我就把那些爱都写了进去。当我发现写完那些爱的时候,我感觉我跟以前是一样的,写那些包括愤怒,讽刺啊,我觉得几乎是一样,而且我现在更喜欢我写的关于爱的那些歌,因为那些歌大家更能有共鸣。
 
峰哥:你是指什么一样?
 
李:内心是一样的。我内心都是要展现一些痛苦和悲哀的,我不可能写爱像小虎队似的,我们爱爱爱不完(其实是郭富城啦),那个是不会写的。
 
简:你提到痛苦,悲哀,哀伤,悲伤你觉得些东西是哪来的呢?
 
李:这是我身体里发出来的,我不知道为什么。
 
 
 
关于“未来”
 
峰哥:大波浪接下来想做哪些尝试?
 
李:对,大波浪计划年底要发个双专辑两张专辑。
 
峰哥:恭喜恭喜!
 
李:对对对,接下来就巡演呗。巡演然后就接着往后走呗。
 
但我最终的人生目标和理想是开一小卖部。楼下那种小卖部,自己能干的那种。
 
简:为什么呢?
 
李:我觉得很轻松,也很生活,你自己能干,千万别开成那种连锁,什么便利,不开便利就开小卖部,就在(楼)下面,有很多人能跟你聊天,你也可以做音乐。你拿电脑,你自动付款,叭一扫。这一直是我一梦想,那样的话生活比较踏实,可能到一定程度吧,十年以后差不多。
 
峰哥:可能都是比较接近你刚才说农家乐的那种状态。
 
李:对对对。
 
简:你描述的图画,包括农家乐的感觉在我脑袋里面都是那种特别特别有生命力的。本来我想说烟火气,但我觉得烟火气里面有很多生命的东西在。
 
简:新专辑什么时候发布呢?
 
李:2021年的一月份我们会发行大波浪的两张专辑,也是首次乐队两张专辑同时发布。第一张是《新逻辑》,第二张是《不止一面》,你在《新逻辑》里面的人会看到大波浪的提升版,高级版的大波浪。在《不止一面》里面的大波浪会颠覆你对大波浪的认知。基本上以中文歌为主,届时希望广大朋友能够多多收听购买我们的专辑,期待我们的巡演。
 
 
 
 
以上文字稿有删减(很多)
想听完整对谈音频的朋友
点击这段文字
收听简里里和brofeng的播客
《Blow Your Mind》
 
 
【本期节目提及资料】
新浪微博:@大波浪乐队
电影 Control (2007) 
大波浪新专辑(2021年1月发布):《新逻辑》、《不止一面》
 
【关于 BYM】
BYM  探讨社会、女性、科技的话题。主创 brofeng、简里里,每周更新
话题建议、合作邮件发送  bymclub@outlook.com
关注微博:简里里、bymbrofeng
加入  BYM  社区请关注微博话题  #ilovebymmers
 
2020年09月23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