悲伤的人知道自己为何悲伤,但抑郁的人不知道

悲伤的人知道自己为何悲伤,但抑郁的人不知道。点击以上视频,带你了解更多悲伤与抑郁的区别,以及为什么劝抑郁症想开点是没用的。
 

据世界卫生组织(WHO)最新数据,全球共有约3.5亿抑郁症患者。中国的抑郁患病率达到了2.1%,高发人群覆盖到了从青春期到老年期的人生阶段。

 

作为发病率最高的单病种精神疾病,抑郁症已成为人类第二大“杀手”。

 

但抑郁症患者那些无法言说的痛苦,却经常被认为是“矫情”“做作”“装”。大众对抑郁症的误解,堆成了一座座成见的大山。没有人会去对一个哮喘病人说:“你努力呼吸不就好了么?”但却有人对抑郁症患者说:“想开点不就好了么?”

 

成见和误解的消除需要不倦地清涤,希望今天的视频,能对大家的理解起到帮助作用。


 文字稿 

(全文共2600+个字,阅读需要5min)


几乎一半的人都会在人生的某个阶段遭受抑郁的折磨,但是抑郁仍然遭受着严重的误解,也因此经常被糟糕地对待。

 

我们对抑郁的理解存在着共同的难点,核心困惑就是:抑郁到底是什么?以及,我们如何将其与一种我们非常熟知的状态区别开来——比如悲伤。
 

悲伤和抑郁有很多令人困扰的相似之处。因为我们不知不觉中倾向于将一些假设应用到对抑郁的理解上,而其实这些假设,只适合用于理解”悲伤“。这就会使我们遭受更多痛苦,遭受远超出我们实际应该承受的痛苦。

 

从表面上看,悲伤的人跟抑郁的人确实有一些明显的相似之处:他们都会哭泣,都会逃离外界,都会抱怨自己萎靡不振,觉得自己与正常生活格格不入。

 

但是,悲伤与抑郁之间,存在一个绝对的区别

 

悲伤的人知道自己为何悲伤,而抑郁的人并不知道。悲伤的人可以毫不费力地告诉我们,到底是什么在困扰他们:

  • 我很伤心,因为我的奶奶去世了;

  • 我失业了;

  • 我的朋友对我很刻薄。

但这是抑郁的人无法做到的。他们也许泪流满面,或者情绪非常低落,但他们却不能确定地指出,到底是什么让他们的生活失去了意义。他们只是说生活本身没有任何意义。

 

其他人也许会为X事件或Y事件感到伤心,但他们并不会因为X事件或Y事件而抑郁。他们首要的感觉就是抑郁,仅此而已。

 

抑郁的人无法为自己的情绪作出具体解释,这就可能会让他们受到伪装、装病、夸大病情等无根据的指控。即使心怀好意、想要帮他们解决问题的朋友,也可能最终会因为毫无进展而感到挫败。被逼无奈时,抑郁的人还可能会抓住一些相对奇怪或听上去很次要的问题,来解释他们的状态:

  • 他们可能会抱怨说,去工作是没有意义的,因为地球将在75亿年后被太阳所吸收;

  • 或者他们可能坚持说生活没有任何意义,因为他们刚刚把一个杯子摔在了地上,一切都变得毫无希望。

 

在这个阶段,我们可以听到这样的说法:如果抑郁症没有任何能感知到的心理上的原因,那么这个问题肯定是和大脑中化学物质的某种不平衡有关系,通过药物治疗会更好更有效。这不仅对药厂很有吸引力他们身边忧虑的家人和学校、以及希望快速解决问题的雇主药物治疗都很有吸引力。

 

但是还有另一种治疗抑郁的方法,更缓慢、更艰苦,但从长远来看,却可能会更有效。

 

这方法源于心理咨询。比起其他学科,心理咨询可以说对于抑郁有着更好的理解。心理咨询的基本假定是:抑郁的人并不是像他们认为的那样毫无理由地感到抑郁,他们这样一定是有原因的。

 

他们对某些事情感到非常痛苦,这些事情被证明是极其难以接受的,因此,这些事情被他们放到了“意识之外的区域”。在那个区域,这些糟糕的事对他们造成严重破坏,带来无限的虚无感。

 

对于抑郁的人来说,去意识到他们真正沮丧的是什么,实在是件更令他们绝望的。所以他们无意识地选择对一切都无动于衷,不再让自己为此心烦意乱。抑郁症是一种忘却了真正原因的悲伤。之所以忘却,是因为回想起这些事,可能会产生势不可挡、难以抵抗的痛苦和困惑、迷茫。

 

那么,真正的原因可能会是什么呢?

  • 也许我们和非常错误的人走进了婚姻;

  • 也许我们的性取向并不是我们曾经所认为的那样;

  • 也许我们因为童年缺乏父母的关爱而感到愤怒。

 

为了维持内心脆弱的平静,一个人就会做出“选择”——Ta 宁可“选择”抑郁,也不愿去承认现实。我们选择不断的麻木作为防护,来抵抗可怕的领悟。

更棘手的情况是,抑郁的人并不会意识到自己“缺乏意识”。他们意识不到自己的自我理解出现了缺口。

 

更何况,如今他们更容易被教导说“你仅仅只是抑郁”而已,就像一个人可能会身体不适一样。这一结论有很大的吸引力,不仅对制药业如此,对一些与患者关系亲密、并且与患者的失去洞察力利益相关的人,这结论也有很大的吸引力。

 

悲伤和抑郁之间还有一个关键的区别:悲伤的人对世界上发生的事感到悲伤,但不一定会为他们自己感到悲伤,他们的自尊不会收到悲伤情绪的影响,而抑郁的人将一如既往地对自己感到不幸,充满自责、内疚、羞愧、和自我厌恶的偏执想法。以至于,在悲剧的极端情况下,他们可能以自杀告终。

 

对心理咨询来说,这些自我憎恨的暴力情绪的根源,在于一些对他人的愤怒,但这些愤怒无法指向外在、指向他人,转而指向了受害者自己。

 

这些本应发泄出来的愤怒情绪,本应该指向持续地防御且拒绝性行为的伴侣,或指向在童年时期羞辱过自己的父母,但最终反而都指向了受害者自己,并让他们开始攻击自己。那些“我对别人非常失望”的想法,变成了另一种令自己难过、但某种程度上更能忍受的想法:“我是一个毫无价值、令人无法忍受的可恨之人。”

 

他们用自我憎恨,来防御憎恨他人所带来的风险。同样值得注意的是,在很多情况下,抑郁会与一种明显相反的情绪联系在一起,一种被称为“躁狂”的、情绪高涨的状态。

 

躁狂从远处看,和快乐有几分相似,如同抑郁看起来像悲伤一般,但是在一个特定的点上,躁狂和快乐之间的关系,与抑郁和悲伤之间的关系是相同的。二者之间共同的特点是,否认自我认知在躁狂中,他的确是情绪高涨的,但是他无法深入内心,去发现真相的苦涩。

 

这解释了躁狂人群的主要特征之一:他们有逃避自我的习惯、对一切谈论得太快、过度锻炼、没日没夜地工作、和过度消费——这些都是为了逃避那些吞噬性的悲伤、愤怒、和迷茫。

抑郁的人最需要的,是一个获得洞察的机会。因此,他们非常需要非常有支持性,且耐心的倾听者。他们可能从恰当的暂时的药物治疗中,获得一定的情绪改善,从而支持他们能够坚持做一次谈话。但是这个假定是说大脑化学物质并不是抑郁问题的起因或终结点;这种绝望是由未消化的、未知的、未解决的创伤造成的。

 

抑郁症患者并不需要去通过各种理由相信生活是美好的,他们需要被允许去感受并记得具体的伤害——并被赋予他们一种基本的感知能力,能相信他们情绪是合理的

 

他们需要被允许愤怒,并且让愤怒停留在正确的、令自己不舒服的对象上。

 

治疗抑郁的目标是,将患者从无限的绝望中解脱出来,转而去哀悼具体的某种丧失:过去的二十年、一段婚姻、一个渴望得到父爱的愿望、一份事业…

无论这些洞察和哀悼会有多么痛苦,这总比让丧失损坏了一个人所有的思考能力要好得多。每个人的生活中都有许多可怕的事情,这就是为什么经常感到悲伤是完全正常的。

 

但我们生活中,也总会有足够多的、值得令我们保持美好和希望的事情。当一个人被允许了解和理解自己的痛苦和愤怒,并充分地哀悼自己的丧失,他就会看到这些美好的事情。


 

 

2020年09月28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