心理咨询的不同流派有什么区别?

 

上面这段视频来自 YouTube 网站上的免费科普课程Crash Course。本期主讲人介绍了心理咨询主要几个流派的区别,有助于大家更全面地了解心理咨询,也能指导大家有针对性地选择心理咨询师,非常有帮助。点击可看~

 

心理咨询的不同流派就好比武林的各大派别,他们师出不同门派,用不同的招数、功法打败对手。但他们都有着共同的目标:消灭魔道,匡扶正义。而不同流派的心理咨询师采用了不同的咨询技巧和方法,相同的目标是让来访者自立自强。

 

要想达到最佳的咨询效果,一个重要的方面在于选择适合的心理咨询师。对不同流派的区别进行了解,有助于来访者分辨能否适应该咨询师的风格,以便选择最匹配的咨询师。

 

心理咨询的不同流派有什么区别?

 

演讲文字稿

(稿件字数3200+,阅读预计需要6min)

 

如果聊一聊心理治疗 ,我们得从弗洛伊德说起。说起心理治疗你会想起,它通常被分为四个主要流派或方向:心理动力学、存在人本主义、行为疗法和认知疗法。所以你们了解到了心理治疗的几个主要流派,包括心理动力学治疗、弗洛伊德著名的精神分析疗法、存在人本主义疗法、罗杰斯的“以来访为中心疗法”和认知行为疗法。我们也简单谈到了团体治疗和家庭治疗。
 

Psychodynamic

弗洛伊德著名的“躺椅谈话治疗”只是精神动力学诸多疗法中的一种,也基本算是这种疗法的开创者。本质上讲,弗洛伊德假设我们并不真的知道,或者说并不完全理解我们自己和我们的动机。所以精神分析就像历史的重建,利用自由联想和梦境分析来帮助来访者,接触到自己被抑制的感受、回忆和无意识的想法加上咨询师有所助益的解析,来访者最终会获得一些自我觉察。当你进行自由联想诉说你的过去并回答问题时,你的咨询师会挑出那些你表现出阻抗的敏感话题。阻抗,即心理上的阻隔,会使这些敏感的内容远离你的意识因为这些内容会使你焦虑。

 

咨询师会记录这些阻抗然后提供关于“可能发生了什么”的解释,来帮助增加你的自我觉察。所以如果Bernice去找精神分析师讨论她一天的经历,咨询师可能会说:“给我多讲讲你那个关于断了翅膀的小鸟的梦”。或者可能会指出你的阻抗,类似于 “我发现每次你说起害怕坐飞机时你都会提起自己的童年,但你却从来没有谈起过你的母亲这会是什么原因呢?”咨询师会将一些可能在潜意识中的问题引导出来,可能Bernice需要解决一个创伤性的童年记忆或是处理关于她的母亲实际上和一个飞行员私奔之类的事实。总之她需要理解她恐惧的根源。现如今,传统的精神分析已经变得不那么主流。有评论家指出精神分析性的解释很难被证实或证伪,所以当采用科学方法去研究它很困难。此外,精神分析一般需要很多次治疗。有些情况下可能会以每周4-5次的频率持续很长一段时间,现在医疗保险也不再覆盖这些费用。

 

从精神分析学派中分离出来的咨询师们形成了精神动力学流派。这个流派不但包括了弗洛伊德的理论,还涵盖了卡尔·荣格, 阿尔弗雷德·阿德勒和卡伦·霍妮等。精神分析和精神动力学两个词经常会令人混淆,你可以把精神分析学看作是弗洛伊德自己的亲生孩子而精神动力学则是这个孩子衍生出的大家庭。精神动力学和精神分析相似,会着重于帮助人们觉察到无意识的内在动力,早期关系关键童年经历的影响,但这个治疗并不去细究本我、自我、超我和有关性的话题。至少不是像传统的精神分析那般仔细探究。

Existential humanist theory

当然,不是所有咨询师都对挖掘你的潜意识的隐蔽角落感兴趣,就像翻你的内衣抽屉一般。一些疗法更聚焦于能意识到的内容,相信现在和未来比过去更值得关注,这就包含了存在人本主义疗法,其倡导者有卡尔·罗杰斯、维克多·弗兰克尔、弗里茨·皮尔斯等人。他们主要认为人们具有一些与生俱来的能力可以做出理智决定,实现自我接纳和达到自己最高潜能。与精神动力学流派类似,存在人本疗法依然是关注自我觉察。但是它更关注去促进成长而不是治愈病症。这个取向的咨询师很少称来访者为“病人”,他们更愿意称这些求助者为“来访者”,或者可能仅仅称为“人们”。
 

在20世纪中期 罗杰斯提出一种人本主义的疗法,称为“以来访为中心疗法”。他提倡咨询师们这样帮助来访者们,提供一个富有同理心、真诚和接纳的氛围。积极倾听来访者,复述和澄清来访者的表达和感受,罗杰斯认为这种方式可以给来访者提供一个安全、不带评判的空间,使得来访者能够接纳自己,感到被重视,从而向自我实现努力。

不过这个流派的其他咨询师则带来了更多悲观的话题。皮尔斯.弗兰克尔和其他人结合了存在主义的视角,即焦虑和个人成长的受限都是由于人性有拒绝面对一个事实的冲动,那就是我们都终将会死去。听起来有点阴暗,但就像存在主义的哲学家一样,这些理论家试图通过直面这些存在主义的恐惧,将人类潜能和人生的意义最大化,从而帮助人们接近真正的自我。如果Bernice去见了一位存在人本主义的咨询师,并聊到了她的抑郁症状以及它是如何阻碍她过充实的生活的。通过聚焦当下,这个咨询师可能会认为Bernice害怕,回避她真实的情绪,包括好的和不好的。这也是为什么她觉得情绪低迷,筋疲力尽。所以她的咨询师可能会说:“就在现在,当你谈论你的抑郁时,多讲讲你当下的感受吧。“咨询师会倾听但并不解释,至少在一开始会这样,咨询师会让Bernice理解自己是被倾听的、被接纳的,这可能会给她带来一些安慰和力量,使她可以开始处理那些她一直回避的困难情绪。
 

Behavioral

如果Berinice选择约一个行为主义咨询师,那么她会有一个截然不同的咨询体验。行为主义咨询师认为仅仅知道你害怕坐飞机的原因并不会缓解你一想到坐飞机就吓坏了的恐惧。这些咨询师认为那些问题行为就是实际的问题本身。摆脱不希望出现的自动化的行为的最好方法是用更具适应性的行为来取代它。这些行为可以通过新的学习和条件反射来习得。换句话说,行为疗法目标是先改变行为,从而改变情绪和心情。行为疗法是源于伊万·巴甫洛夫和他经典的狗一听见铃声就流口水的条件反射实验和爱德华·李·桑代克以及斯金纳的操作性条件反射实验,即用正面或负面的强化来改变行为。

如果Bernice约
了一位行为疗法咨询师,因为她极度害怕坐飞机,我们知道她的恐惧限制了她实现个人和职业的目标,比如出差开会或是去巴哈旅游。但有时这甚至影响了她仰望蓝天或是翻阅一本旅行杂志。她的咨询师可能会用对抗性条件作用来激发出新的应对模式以代替不希望出现的行为,或者她可能会用其他行为疗法,例如暴露疗法,系统脱敏疗法和厌恶条件反射来帮助Bernice修正她的行为反应。所以她不会让Bernice重温自己过去的记忆或是帮她去自我实现,她只是想去解决问题行为。
厌恶条件反射不那么常见,它经常把令人不快的刺激和目标行为捆绑在一起。一个经典的例子就是给酗酒的人服一种药,这种药会使得他们每次喝酒都会吐。暴露疗法是更常见也被更多研究的,它治疗焦虑的方法是让人直面自己的恐惧。他们会被暴露在真实或想象的情境中,而这些情境是他们通常会选择回避的。系统脱敏法是暴露疗法的一种,它将放松的心理状态与逐渐增强的会引发焦虑的刺激源进行联结。比如Bernice,让她从想象飞行到看空中的飞机的照片,到乘坐地面上的飞机,最终到乘坐飞机飞行。行为疗法对治疗特定的恐惧和问题颇有成效,例如恐惧症。它对患有广泛性焦虑症、重度抑郁症的人也能起效,但通常需要一些推动。

Cognitive Therapy

这种推动我们可以从认知疗法中获得,它教会人们用全新的更具适应性的方式思考。认知疗法更聚焦于人的想法而不是行为,它主张如果你可以改变自我挫败的想法,你就可以改变相关的行为。这个疗法的使用者是美国的认知疗法之父阿朗·贝克, 他的他的同事开创了苏格拉底提问法来帮助来访者转变对自己、世界和未来的毁灭性跟灾难性的想法。例如 “一切可能会出错的事情 都一定会出错”,假如 Bernice马上有一场大考,非常重要,成败在此一举的期末考。她非常紧张以至于她对考试的焦虑已经让她产生了抑郁情绪,她想象自己会考砸,如果她考砸了, 她怕自己考上研究生的愿望会完全破灭,自己的人生也会完蛋。这是典型的毁灭型想法。一个认知疗法咨询师会和她积极地讨论这一切,在过程中挑战她的想法,最终帮助她重新检视自己对于考试失利后的设想。世界不会因此毁灭,她的人生也不会因此就完全失败。认知治疗师帮助来访者明白 ,帮助她对自己和未来建立更乐观的想法,改变我们对自己所说的话,对于应对焦虑和改变行为是非常有效的。换句话说,人们的想法真的就是那么重要。毫不奇怪 ,认知疗法和行为疗法经常相互借鉴,于是认知行为疗法通常被看做是一个流派。很多咨询师都会用整合的疗法,
 

他们会尝试使用所有流派的思想中最好的元素,但是所有这些不同的心理疗法并不意味着一定是你和咨询师单独讨论你的想法。很多也可以进行团体咨询。团体咨询通过你与他人的互动来获得治疗的益处。它不仅帮助人们获得人际方面的心理健康 ,还时刻提醒着来访者们,他们并不是孤身一人。相似地,家庭治疗把家庭看作一个系统,把个体的问题行为认为是直接或间接地受到其他家庭成员的影响。家庭治疗师与多位家庭成员一起共同努力来改善家人关系,增进觉察和相互沟通并调动一些共有资源。

2020年10月16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