情绪与欲望:走出创业者的偏执幻想

文稿整理自Feeling Matters简单心理情绪分享Pub之《走出创业者的偏执幻想 | 情绪与欲望》。分享嘉宾林国宇,北美留学生日报创始人。

每一个创业者的故事中都有很多的情绪可以分享。我讲的这个故事中,你能见到很多的负面情绪,抑郁,欺骗,偏执,妄想;但也有一些正面的情绪,比如执着、坚定和对自己梦想的一种信念。

什么叫做偏执?有这么一种说法,所有的创业者都是偏执的。他们相信自己的主意可以长成参天大树,自己的化妆品网站可以在纳斯达克上市,或者自己手中做的肉夹馍可以市值两亿多人民币。

为什么我们会这样深信不疑呢?因为有很多实例放在那里。但是大家要知道,有一种东西叫做幸存者偏差,成功的机遇,其实可能是非常非常小的。

 








今天我给大家讲的故事,可能就属于那个99.9%,日后也可能成为那0.1%。

给大家三个日期,2013年12月5号,2014年12月5号和2015年的12月5号。在过去两年的经历中,那些美好的不美好的,都跟这三个日期有关。

现在有很多人都去创业,很可能为了实现自己的财务自由,或者要实现一个目标,以证明自己的价值观,或者仅仅是为了传播一种情怀。当然也有人要吸引异性。

2013年12月5号,我在纽约时代广场下的地铁站拍了一张照片作纪念。那个地铁站非常阴冷,而且没有手机信号。当时我想为美国的中国留学生创造一个中央的信息集合渠道,能让他们找到新鲜的留学信息——当时还是一个很模糊的主意。

后来我就开了一个公众号叫北美留学生日报,做得非常不错,增粉的速度也非常快。一切都好像很顺利,很憧憬着未来的美好前景:海归青年才俊创业,获得天使融资,得到各种新闻媒体关注,随后名扬整个创业大街;然后可以到各地去开讲座,妹子们都过来加微信……

一切都非常非常好的那个时刻,我想起了一句话:有时候猜中了开头,却猜不中结尾.

 








一年之后,2014年12月5号,我不得不在一份文件上签字,要花60万去买走我之前合伙人手里的股份,我才能继续把这个公司进行下去。第一个天使投资人也在那时提出要撤资,我突然从什么都有到了一无所有身无分文的状态。

你想想一张一百块钱面值的纸币,放地上你会弯腰捡起吗?你会愿意捡起的,人踩了一脚你愿意捡起吗?你还是会愿意捡起的,因为它有价值。

如果跟你说把这张纸片然后塞到马桶里面沾了很多的大粪,你还会给它捡起吗?有可能就不会捡起了,但是我不得不去捡起。

在创业过程中,每个人都认为自己是对的。然后所有人加在一起就会犯下一些集体的不可原谅的错误。

当时我的团队是这样子的:一名从西北毕业的女生管运营,一名从康奈尔毕业的管产品和技术构建,我作为公司的创始人统领全局。这看似一个很完美的结构,但是它后面却危机四伏。

你懂故事你就会知道,乔布斯这个最著名的偏执狂,为自己的偏执曾付出了多大的代价。他被从自己的公司清除出去,因为他太偏执了,太不知道如何去和这个社会妥协;包括如何跟自己的合伙人妥协,跟自己的投资人和市场,甚至最重要的,跟自己做妥协。

很多的创业者没有乔布斯的才华,却学会了他的偏执。这可能是现在中国创业者最大的一个悲哀。

当时就是我没有意识到创业中很常见的合伙人分歧,这种合伙人分歧隐藏在每个人心中,它是对自己价值的衡量。我拿着15%的股份,我是不是就应该出15%的力。你是大BOSS,那你每天起早贪黑吧。但其实在创业团队中,每个人都要以100%的努力去往前进,公司才能有希望,不然最后他就是一个人的资源,而不是几个人的资源在一起。

随后公司内部的分歧到达一种不可调和的状态,每个人都认为对方已经疯了,已经不可理喻了。

所以当去年的10月23号,我的合伙人盗走了我整个公司的密码和整个公司所有文件的时候,我变得一无所有了。从法律上来说,虽然我创造了这家公司,但我跟它没有任何关系。我们进入了一个很漫长的谈判期。

我就说,你要怎样。他们说这样吧,我们把股份倒过来,你15%,我们85%,这样的话咱们可以继续干。我说那你杀了我吧,凭什么我创立的这家公司,最后你我之间的这个角色却倒过来了。他说,我完全可以把你的公司带走,把你的公众号带走,你创立的一切,你所为之付出的一切,你这一年以来的心血就全都没有了。

谈判进行了两个月。那时,我抑郁,我愤怒,我当时都不知道该怎么去愤怒了。就好像说你生了孩子,然后突然间从那边来一个女的说,这孩子不是你的,然后就拿走了。

那是我的亲儿子,亲儿子被人拿走那种感觉,你可以想象。当时认识我的人能看得到这个创业大街上有一个很佝髅的身影在那躲着,那就是我。当时我没有钱,什么都没有。

有一天晚上我去见了徐小平老师,他说了这么一句话:你想成大事,你就要放弃你的愤怒和你的偏执,学会接地气,看长远。

为什么?因为这些东西是你的束缚,它会把你绑在地上,让你只能匍匐前进,不能让自己站立起来,昂首挺胸去做人。

他后来建议我把合伙人中手里的股份全都买回来。因为公司日后若是增长到了一定程度,那么今天的价格可能只是未来公司价值的1%。随后我花了60万买回了股份。这60万在一年之后真的成为现在公司股值的1%了。

一切都应验了。回头看看这一年的变化,可以说如果当时我没有放下自己的偏执,放下这种愤怒,我会永远陷在那种境地当中,无法自拔,不能前进。

这期间也有父母很大的支持,及时掏出了这笔钱买掉他的所有股份。这对我来说是一种救赎,不仅救赎了我手里的股份,还救赎了我自己,把自己从创业的妄想中救回来。

今天是2015年12月5号,回顾一年前的今天,感觉特别不真实。自己都好奇当初是怎么熬过来的。我今天把那两个月的痛苦时光讲给大家听,是想让大家知道,前路漫漫,不管做什么样的事情,我们都要常怀一颗感恩之心,一颗平常心,和自己的情绪达成和解。

最后送给大家一句话:永远不要屈服于自己的妄想,和自己的偏执和解,脚踏实地看远方。

《Feeling Matters 我想告诉你》是简单心理举办的第一期线下情绪分享Pub,我们邀请了五位嘉宾分享他们自己的故事、身体里的情绪,愿你在他们的故事里,感受到力量,看到你自己。这是其中第5篇分享文字稿。

文章为简单心理活动嘉宾原创,转载务经授权
投稿或版权合作:✉ media@jiandanxinli.com
欢迎关注公众号“简单心理"(janelee1231)

2016年05月05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