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能为力,也是一种置之死地



文 | 路梅 简单心理认证咨询师

无能为力”,这个词很容易懂,我们也会经常说起它。在心理咨询工作中,我也会体验到各种各样的无能为力:有对自己的,也有对来访者的。

但很多时候这种“无能为力”仅仅是一种感觉,没让我产生什么特别而深刻的感受。直到最近的一次咨询。

我的来访者对我说起一些事,我像是被击中了:那一刻我突然对这个词生发出很多想象和思考,也直到那一刻我才深刻体验到“无能为力”:

Ta讲到自己无法接受的部分,感到恶心的、肮脏的部分,但又只能忍受,对此做不了任何事情。一方面厌恶那些部分,另一方面又必须同那部分在一起,甚至觉得与这些厌恶的东西在一起,似乎才是对的,是维系关系所必须有的承担。Ta陷在这样的怪圈里,对自己完全没有办法,“我无法甩掉它们,我做不到,我对自己的那部分完全无能为力啊”。

在这一刻,从Ta嘴里说出的“无能为力”这四个字深深触动了我,我体会到那深深的沮丧和失望。当时真想软软的缩成一团,靠在某个角落里发呆,直到自己化成一股轻烟,然后消失掉(当然,这是我当时的幻想,可能与来访者无关)。

我想最为关键的是,那一刻我对“无能为力”产生了某种情怀,促进我体验到某种深邃的无助、无力感,而那时我也做不了什么,我甚至无法用语言描述它,所能做的仅仅是陪着Ta感受那穿透心腹的“无能为力”感,试着去理解和承载。

继而我就联想到很多这样的时刻,很多的“无能为力”……

我抓不到自己的感觉,我不知道自己是否是真的开心,还是为了要开心而开心。我想对生活有感觉,我希望知道自己真的喜欢什么,不喜欢什么。而不是看着别人在做什么,觉的自己也应该做,否则就会觉得在人群中突显出自己的空洞无趣。我对自己的这种状态无能为力,不知道该做什么,怎么做才能改变这个状态。我动不起来,即使是我在做着什么,也不能确定那就是我想要做的,并且可以感受到做的乐趣。

我想做个好妈妈,但发现那真的很困难,我不想跟孩子粗暴地发火,不希望看到孩子恐惧、困惑的眼神,可有时我就是忍不住。不知道为什么那么大的怒气,近乎歇斯底里的吼叫,好像Ta真犯了什么天大的错一样。之后我会很内疚,痛恨、责怪自己,对自己的情绪失控深感无能为力。我不想那样,不想那么情绪不稳定,我知道跟一个情绪不稳定的妈妈在一起,孩子的感觉是多么害怕和无助的。我不想被愤怒缠绕,但又好像非那样不可,我无法逃脱,面对这种情绪袭来的时刻,我沮丧又无力。

每个人都或多或少感受过那种"无能为力"的感觉,它会让我们恐惧不安痛苦,难以承载,所以我们会想尽一切办法推开它否认它试图控制它,以试图安抚自己。

但每一次的推开,都似乎成为无法回避的一点点坠落,然后是越来越深地陷入到无能为力中去。

我一向不喜欢各款狗血鸡汤,总觉得有站着说话不腰疼之嫌。相反,我更愿意接触那些带有阴暗色彩的,混乱的,哪怕是“肮脏”的东西,这些东西让我更为深刻的感受到自己

现在,在我如此强烈的体会到“无能为力”感带来的冲击后的此刻,我忽然好像明白了什么,也许是一种置之死地而后生的感觉看到世界的混浊,反倒会被激发出一种生动的渴望,那种“不想被无能为力吞噬、困住”的活力就会发芽,它指引着我做一些什么。也许做了的这些事并没有让状况有什么明显的改观,但是我可以行动,行动起来就有了活力

尽管我依然会感觉沮丧和无能为力,但是所不同的是,有一扇小窗已经打开了,那扇窗户的名字叫——“希望”。

小单乱入:

对于“无能为力”的绝望状态,小单暂时没有找到立竿见影的自助办法。除了寻找咨询师的专业帮助,你可以从把“无能为力”看做为“置之死地”开始,期待自己的“而后生”。

作者 路梅

简单心理认证咨询师

中科院心理所研究生

国家认证二级心理咨询师

中挪精神分析高级组成员

从事心理咨询工作十余年

 
 

文章为简单心理咨询师原创,转载务经授权
投稿或版权合作:✉ media@jiandanxinli.com
欢迎关注公众号“简里里"(janelee1231)
2016年05月05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