抑郁症应该如何治疗?

文/@简里里
 

抑郁症并非患者自身不想振作

Ruby Wax说,身体其他部位出了问题,大家会来关心你;但是当大脑出问题的时候,大家就只会说,振作一下!好像是我们自己不想振作似的。真实的情形是,我们的大脑生病了,它需要系统的、专业的关心。

我们还是回去到上个世纪50、60年代。科学家们研究发现,抑郁症患者大脑里面的神经递质水平不均,血清素浓度降低。什么意思呢,我们大脑里面神经细胞产生化学物质,相互传递,以使大脑各个机能运转。这就需要大脑中有一些神经递质,比如能让我们感受到快乐的“多巴胺”便是这些神经递质中的一种。

但是在抑郁症患者大脑中,用多巴胺打个比方, 抑郁症的患者遇见令TA高兴的事情,脑袋里面分泌了多巴胺,但大脑却无法维持它们的水平,或者其水平被抑制。

由于这些生理上的功能受损,人就无法感受到“快乐”的感觉(最新的研究亦有谈及血清素浓度可能影响大脑中神经的增长,或是形成新的回路,修复海马体的功能。


这就是为什么说,抑郁症和感冒发烧一样,是有生理基础的,并非“意志力”“积极与否”的问题。


抑郁症需要打针吃药,需要生理治疗

所以科学家们就研制出药物来,或是刺激大脑中神经递质的产生,或是抑制大脑对于神经递质的吸收。

总之,增加大脑中神经递质的水平,以让抑郁症患者能够重新拥有感受快乐的能力(比如说:百忧解和帕罗西汀这些抗抑郁药物是被认为提高血清素水平的,以此来强化神经细胞之间的信号水平——就像在两者之间加了一个扩音器)。

你看,这跟你摔断了腿,你会去吃药、打石膏一样。抑郁症也需要生理上的治疗。

 

心理治疗对抑郁症治疗的积极推动作用

有趣的是,和现在大家普遍认为抑郁症单纯只是情绪问题恰好相反,上个世纪五六十年代,人们认为抑郁症完全是生理性的疾病,只能靠药物治疗。

而各种研究数据显示,抗抑郁药物大概对于60%左右的人群有作用。而关于抑郁症的治疗,也都专注于对大脑的研究和药物的开发
【1】

用药物治疗抑郁症,这样的传统一直延续到1990年左右。然后人们发现,这是一种慢性的、复发率极高的疾病
【2】 。就像小时候你打魂斗罗,打了小妖,还有小妖。

于是,人们开始回头看,这个影响人们心情的疾病,用心理治疗,是否会有帮助,尤其是它是否可以维持治疗效果,抵抗抑郁的复发?

这期间有两个关键的节点。一个是上个世纪六、七十年代,MartinSeligman 偶然发现“习得性无助”(Learnt Helpless),大意为
人们在面对自己无法控制的情形面前,会放弃努力,进而人们由此经验习得到:自己在相似情形下(即便实际可以控制的情形下)必会无能为力【3】

进而Seligman在此基础上,发展出了一套关于抑郁症的认知理论
【4】。但是仍然没有人知道如何对此进行心理治疗。人们当时认为心理治疗对焦虑、惊恐障碍等有效,而对于抑郁症无能为力。

接着到了二十世纪七十年代初,AaronT. Beck在做心理治疗的时候,开始会问抑郁症的来访者:“你在情绪非常低落的时候,你脑子里面会想什么?”结果他发现很多来访者开始能够抓到很多消极的、并不客观的想法:比如,如果我数学没有做到满分,那么我无疑是个失败的人等等。

Beck发现,抑郁的来访者思维中会频繁出现丧失、失败、无价值感及拒绝等主题,由此,Beck在心理治疗的框架体系下,建立了如今众所周知的认知行为治疗(Cognitive BehaviorTherapy)。认知行为治疗是一种结构化、耗时少的方法,
它关注于抑郁症患者的一些核心信念,以及修正一些使来访者社会功能受损的内在态度(DisfunctionalAttitudes)。后来Zindel Segal, Mark Williams等人在认知行为治疗基础上发展出内观认知疗法(Mindfulness Based Cognitive Therapy forDepression)。

对内观认知疗法感兴趣的同学可看:牛津大学内观认知中心:OxfordMindfulness Centre,在抑郁症的治疗以及预防方面,都有非常积极的推动。

关于什么是抑郁症、认知行为治疗以及内观认知疗法如何针对抑郁症进行治疗,有一系列牛津大学制作的对Mark Williams的访谈在其中提及的“内观”、“冥想”对于日常我们保持好的心情,预防抑郁亦有帮助。

 


抑郁症需生理治疗与心理治疗一起配合

我们还回来看抑郁症治疗的发展。这时候有大量的研究,开始探索究竟是药物治疗更有效,还是心理治疗更起作用?

不同的研究都发现,有些人群对药物的反应更好,而有些人对心理治疗的反应更好。药物和心理治疗在治疗中也起着不同的作用

而抑郁症本身是个复发率高的疾病,当药物治疗配合心理咨询一起来做的时候,能够有效地延长抑郁症复发的间隔时间
【5】。这也和一切精神类疾病的治疗大方向一致:你要寻求精神科医生的诊断和药物治疗,亦要配合心理咨询师的心理咨询

那你接下来该怎么做呢?

首先我们来了解一下
精神科大夫和心理咨询师的区别

精神科大夫:有系统的医学训练背景。拥有精神科诊断权和药物处方权。所以当你怀疑自己或身边的朋友患有抑郁症,你要去当地的精神科(抑郁门诊)去做诊断、拿医嘱。

心理咨询师:心理学背景,接受过系统的心理咨询训练。无诊断权和药物处方权。提供心理咨询服务。当需要配合心理咨询时,你要寻找心理咨询师进行(中长期)咨询。

所以,当你或者朋友出现“抑郁症”的风险时,请尽可能帮助自己或朋友接受专业的诊断和治疗(先去精神科接受诊断和药物建议,再视情况寻找心理咨询师的帮助),求助或给予陪伴,并做危机识别。

 


附赠小贴士:

(一)关于药物:


【1】要坚持服药一个月以上。

抑郁症的药物往往需要四周以上的时间才能起效。整整四周的时间,药物不能改变你的情绪,它能使你身体更有力量,更有精神,却不能使你灰色的世界变的明亮。所以很多来访者会说,医生开了药,我也吃了,吃了两周呢,没用,我就不吃了。

这期间一定要注意,由于情绪没有改变,但身体有力量,会增加自杀风险,因此要遵医嘱,住院或24小时监护。


【2】要定期复诊。

前面说了,药物是为了补充大脑中的神经递质水平。但是因为我们大脑中的神经递质不止一种,现在的科学研究并不能识别不同的抑郁症来访者,究竟缺少的是哪一种递质。所以一般精神科大夫都会跟来访者说,你先回去试试这个药,过一个月要来复诊。

我们总觉得是大夫在敷衍我们,尤其是吃了俩星期,觉得药没用,就自行停了药,再也不回去。但实际上,大夫往往先给患者开常用的药物(SSRI,它包含大多数人们常见的缺失的递质)。如果1个月后无效,大夫才知道你缺的不是这个,我们换一种试一试。

而关于抗抑郁药物的研究综述,请看 《Post-Prozac Nation 后百忧解之国》中英对照版。


(二)关于心理治疗:

关于抑郁症心理治疗的研究无穷尽。各个心理治疗流派对于抑郁症的理解也不尽相同。

我特别想说明的是,尽管心理治疗有各个流派之分,但心理治疗的本质相通。 加之当“抑郁症”被还原成为一个人的时候,其生命的厚度和丰富亦不可一概而论。所以尽管在文章中强调认知行为治疗对于抑郁症治疗的有效性,但是好的心理咨询师往往会根据来访者实际的状况,在心理咨询的框架下,选择合适来访者的方式,和来访者一起工作。

更重要的是,选择适合你的心理咨询师,他们会帮助你走过这段艰难的路程。请参考 《心理求助指南》by 简里里。

点击下方图片查看咨询师详情👇

 

参考文献

【1】辛德尔.西格尔,马克.威廉姆斯,约翰.蒂斯代尔;刘兴华等译. 《抑郁症的内观认知疗法》.世界图书出版公司.2008.

【2】Judd LL. The clinical course of unipolar major depressive disorders. Archives of General Psychiatry 1997,54:989-991

【3】Seligman, M.E.P. "Effects of inescapable shock upon subsequent escape and avoidance responding". Journal of Comparative and Physiological Psychology 1967, 63 (1): 28–33.

【4】Seligman, M.E.P. Helplessness: On Depression, Development, and Death. San Francisco: W.H. Freeman. 1975.

【5】Frank E, Kupfer DJ, Perel JM, et al. Three year outcomes for maintenance therapies in recurrent depression. Archives of General Psychiatry 1990,47:1093-1099.
 

2017年05月18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