万万没想到,你的喵主子可能比你更擅长心理咨询…… | 什么是动物辅助疗法?

不知道什么时候开始,养狗撸猫已经成为城市空巢青年的心灵港湾。

 

每当我打开朋友圈,总少不了几张萌宠照片。走在最前面的朋友已经领了“儿子”回家,还有不少经常路过宠物商店就要流连一下,像小编一样的宅男宅女则只好开启“云养猫”大招,看着别人发的可爱小视频一边“啊呀啊呀好可爱”一边虔诚地点着赞

 

一位新晋猫爸告诉我,在这动不动就38度的北京夏天,没什么比在家吹着空调撸着猫更「治愈」了。

 

那么问题来了,这些分分钟萌化你的小动物们,也能成为心理咨询师的得力助手吗?

 

 

萌宠的治愈力:

什么是动物辅助疗法?

 

在心理咨询与治疗领域,在动物的协助下进行有明确治疗目标的干预方法被称为动物辅助疗法 (Animal-assisted Therapy, 简称 AAT)。

 

1961年,在纽约执业和授课的精神分析师、临床心理学家 Boris Levinson 博士在美国心理学会 (APA) 的年会上发表了自己在临床工作中的一个意外发现。

 

在一次治疗中,Levinson 遇到了一个有严重表达和沟通问题的孩子。一次偶然的机会,这个孩子与 Levinson 的狗狗 Jingles 共享了几分钟的独处时间。当 Levinson 回到房间时,他惊喜地发现这个不愿开口的孩子正在与 Jingles “对话”。

 

而且,在后续的研究中,Levinson 发现这一次的情况并不是个例——狗狗的在场也帮助了其他在治疗中沉默不语、有表达困难的孩子 (Altschiller, 2011)。

 

Levinson 因此成为了第一个提出“宠物疗法(pet therapy)”的人,而他这个偶然的发现也促成了我们今天所了解的动物辅助治疗的发展。

 

 

然而小动物给人类带来的暖心和疗愈感,是否真的能有治愈心灵的功效?

 

在 Levinson 之后,动物辅助治疗吸引了不少爱宠人士、治疗师和研究者的注意。有人提出,在治疗中借助动物的帮助其实早在弗洛伊德时期就开始了。

 

弗洛伊德曾有一只名叫 Jofi 的松狮犬,据说常在弗洛伊德给别人治疗的时候陪伴左右。最初,弗洛伊德只是觉得 Jofi 在身旁的时候会让自己更放松,但后来发现很多来访者也因为 Jofi 的存在而感到更放松和自在。而且,这样的效果对儿童和青少年来访者尤为显著。

 

可质疑的声音也一直存在。尽管大部分人看到摇头摆尾跑过来的萌宠都会心头一暖,但这并不代表参与到心理治疗之中的动物真的能对心理障碍有显著疗效。

 

还有人提出,即使已经有不少研究结果证实了动物辅助疗法的作用,还没人能说清这背后的原因:

 

真的是动物本身对治疗有帮助吗?还是说其他的萌物、让人兴奋的刺激、特定的环境也可以达到相同的效果?

 

 

动物辅助疗法如何起效?

 

对于动物辅助治疗的起效机制,研究者其实众说纷纭。由于这个领域的研究有一半左右是样本比较小的质性研究,以下的一些理论也多为治疗师和研究者们根据自己的实践经历提出的假设

 

 

咨访之间的“社交润滑剂”  

 

如果你也喜欢小动物,一定有过这样的体验:

 

当你在小区里、大街上看到一只欢脱的狗狗跑来跑去,会忍不住上前摸两下,可能还傻兮兮地加一句“好可爱啊”,然后抬头看到狗主人露出慈母(父)一般的笑容。

 

更有甚者,还会像我的狗迷朋友一样跟狗主人攀谈了起来:“它叫什么名字呀?几岁啦?乖嘛?哎呀我家那个可闹腾了......”

 

在心理咨询与治疗之中使用动物来辅助治疗,其实也是一样的道理。

 

Levinson 认为,宠物在治疗中扮演了“过渡性客体” (transitional objects)的角色,帮助来访者首先与动物建立联系,然后过渡到治疗师,最后能够和其他人很好地联结和沟通。

 

动物辅助疗法的研究者 Samuel 和 Elizabeth Corson 则认为,参与到心理治疗之中的动物起到了“社交润滑剂”的作用。

 

由于小动物自带萌萌哒气质,因此更容易让来访者卸下防备、打开心扉。小动物的存在不仅能帮助治疗师营造一个温暖、安全的氛围,也能帮助治疗师更顺利地打开话匣子。在动物辅助疗法中,动物起到的最大的作用之一就是帮助化解治疗师和来访者这两个陌生人之间略显尴尬和紧绷的气氛,使咨访双方更快建立安全稳定的治疗联盟。

 

 

为来访者树立健康关系的榜样

 

 

动物辅助治疗中心的创立者、咨询心理学教授 Cynthia Chandler 认为,治疗师与助疗动物之间的互动能够为来访者展示一段健康的关系的样子。

 

Chandler 说,来访者能够从治疗师和助疗动物之间的互动学到如何建立和维持一段关系,如何在这段关系中给予和得到信任。

 

有研究者提出,这样的“榜样效应”在对于儿童的治疗中更为显著。认知和学习能力处于迅速发展阶段的儿童对环境有着更敏锐的观察,他们处理人际关系的方式也很大程度上来自于对他们所看到的大人之间关系的模仿。

 

在咨询室中,儿童会观察治疗师与动物之间的关系,并将其与自己与父母之间的关系作比较。还有孩子会观察并学习到治疗师对待动物时稳定一致的情感。治疗师可以借助这样的契机与儿童进行更深一步的交流(Fine, 2002)。

 

 

走出咨询室,面对不可控的“野外”

 

 

另一个较少被提到的推论与海豚辅助治疗(DAT)相关。位于美国夏威夷的 Hawaii Island Recovery 有世界上唯一一个在开放海面(open ocean)应用动物辅助疗法的项目。在这个专门治疗药物滥用的项目里,来访者在治疗师的帮助下与海豚一同在大海中进行治疗。

 

项目负责人 Eliza Wille 介绍道,来访者在这样一个野外的、充满不确定性的环境中能迅速了解到自己面对压力和不可控因素拥有哪些应对能力、以及缺少哪些应对能力。

 

Wille 说,在合适的时候,在大海中进行的一小时治疗可能要比在咨询室中一个月的治疗要进展得快得多,因为咨询室中的一切都太可控了。

 

动物辅助疗法有什么坑?

 

遗憾的是,像很多“非主流”的心理治疗方法一样,动物辅助治疗也还没有得到学界的广泛认可。

 

Nimer 和 Lundahl 的元分析发现,一半以上的验证动物辅助疗法有效性的论文都应用了非常小的样本,且较少有应用对照组的量性研究。因此,从科学角度来讲,虽然小动物的出现总能让人心头一暖、暂时忘记不开心的事情,动物辅助治疗是否能对任何心理障碍起到治疗效果还是一个谜。

 

尽管不少研究者和在治疗中应用过助疗动物的治疗师仍对动物辅助治疗有信心,但对于其起效机制也还多属于一家之言。

 

总的来说,相比其他动物,狗是动物辅助治疗的首选“助疗师”。在研究动物辅助治疗的实验中,用狗作为“助疗师”的最多,效应量也最大。此外,在对不同人群的研究中,研究者发现动物辅助疗法对儿童效果最好。

 

像很多其他的非传统心理疗法一样,动物辅助疗法也还在质疑声中发展着。

 

很多研究者都提到,之所以叫动物辅助疗法,是因为这种疗法起到的作用与治疗师及传统治疗方法起到的作用是相辅相成的。治疗师能否引导来访者与动物的良性互动,并把这样的互动为其所用,或许是动物辅助疗法能否对治疗结果有帮助的关键所在。

 

至少在今天,我们所了解到有效的心理咨询和心理治疗还是建立在人与人真实和真诚的联结之上的。那么也许,再萌的宠也只是辅助,设计再严谨的治疗方法也只是工具,正确运用它们的人才是治疗成功的关键吧。

 

 

参考资料:

Altschiller, D. (2011). Animal-assisted therapy. ABC-CLIO.

Coren, S. (2013). How Therapy Dogs Almost Never Came to Exist. Psychology Today. 

Fine, A. H. (2002). Animal-assisted therapy. Encyclopedia of psychotherapy, 49-55.

Herzog, H. (2014) Does Animal-Assisted Therapy Really Work? Psychology Today.

Nimer, J., & Lundahl, B. (2007). Animal-assisted therapy: A meta-analysis. Anthrozoös, 20(3), 225-238.

Swanson, J. (Jan. 19, 2015). “Can Horses and Dolphins Help You Kick the Habit?” The Fix.

Uyemura, B. (2016). The Truth About Animal-Assisted Therapy. Psych Central. 

 

2017年08月24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