那些让人哭过的事,最终还是笑不出来 | 不是所有痛苦的经历最终都能笑着说出来

岳云鹏曾经说过在成名之前的一段经历。


15岁那年,他在餐馆当服务员,因为错算了两瓶啤酒的价格,被客人辱骂了3个多小时,之后还被老板当众开除了。
 

 

“我到现在还是恨他。”

他在谈到这个痛苦回忆时,甚至难过得落泪:“很多人都说,你现在都这么出名了,你应该不恨他了。没有他,你就不可能有今天怎样怎样。但我还是恨他,特别恨他。”

记者问他:“你把这件事写进过相声里吗?”


我们以为像小岳岳可以用相声的方式化解这段过往;以为那些让人哭过的事情,终有一天会被笑着说出来

但他说:“我不敢想,我不想回忆这段。”

对于一个15岁的青年来说,也许这样的羞辱烙在心里就再也无法抹去。


不是所有痛苦的经历最终都能笑着说出来。
 


我也曾经被当众骂过很多次。

记得上小学时,有一次数学老师因为我上课不听讲,在下面自己玩,就把我叫到讲台上破口大骂。她越骂越顺口、越骂越激动,唾沫星子都喷到了我的脸上。
下面的同学有的偷偷地笑,有的冲我翻白眼做鬼脸。他们很高兴看这出戏,因为老师骂别人的时候,他们至少可以不听课了。

而当时我的脑子里一片空白,那些骂我的话好像是从很远的地方传来,我什么都听不清楚,但能感觉到浑身像着了火一样烧得疼。

那个当下,我想不到是因为自己犯了错才被批评,也反省不了自己的行为,只是觉得自己受到了极大的羞辱,想要立刻逃离现场。

 

 

可能每个人或多或少都有当众被批评的体验,不管是小时候犯了错,被父母当着一众亲戚打一顿,或是像我一样被老师训斥。再长大点,可能会在工作时被领导骂,闹得所有同事都知道你工作出了错。

总之,当众被骂是一种很不好的体验。这不是说完全不能批评别人,如果一个人做错了事,适度的批评和惩罚是必要的。


但羞辱是另一回事。

比如一个孩子没写作业,老师批评了他,他会觉得很窘迫(embarrassment),老师直接批给他一个不及格,他会觉得沮丧等等。但是如果老师让他举着作业本,对着墙角罚站,并且让同学们回头看他,这时老师就赋予了其他人嘲笑他的权利。

此时他感受到的就是羞辱。



羞辱的感受与窘迫不同在于,窘迫是我们自发感受到的,但是羞辱是别人施加给我们的。

同时,羞辱(humiliation)也是所有情感中最具伤害性的它是一种自我被贬低、被击垮的感受,尤其是被自己喜欢、尊敬的人羞辱,造成的后果则更加刺骨。


有人说羞辱是一种比死刑更甚的惩罚,因为死刑只是剥夺了你的生命,而羞辱是摧毁了你的生活、名誉、尊严之后,让你继续活着。

这也就是为什么,有些尴尬的事情,日子久了可以用玩笑的口气说出来。但被羞辱的经历,时间永远不能平复。

一个女生也许可以大方地说出,某天喝醉了手舞足蹈,当着喜欢的人出了大糗。但她当年鼓起勇气告白,写的情书被男生贴在走廊里引发的讽刺哄笑,却是不敢轻易想起的伤疤。



可是为什么就是有人会愿意羞辱别人呢?

有些羞辱别人的人认为这种方式能够达到教育、激励的目的,觉得给你个教训,让你知道害臊了,你以后就会更努力,更规矩了。
那些被羞辱的人,也在将这些经历合理化,认为这是生活给自己的磨砺,要“知耻而后勇”,加倍努力改正错误才是洗刷耻辱的唯一方式。

但事实上,羞耻感很少能够成为让人产生巨大改变的动力,它带来的更多是伤害。

同时,如果一个人真心为别人考虑,想要指出他人错误,是不会通过羞辱来达成的。
在公共场合羞辱别人,往往只是为了自己。当众批评别人,多数情况是为了显示自己的权威和地位,目的并不是针对被羞辱的这个人,而是在场的其他人。

我的小学班主任,曾把大摞作业本砸在一个男生的头上,当时全班同学都吓傻了。班主任这样做,绝对不是因为替这个男生的学业担心,而是想要杀鸡儆猴,给其他同学看,不听话会有怎样的 “后果”。羞辱别人的人,是在树立自己的威严形象,或者宣泄自己的情绪。



但当众被羞辱给人们带来的后果往往是羞辱者无法想象的。

它会影响我们看待自己的方式,在幼年遭受羞辱容易影响一个人的自尊和自我价值感。
还引发许多情绪问题,羞辱经常与欺凌行为(bullying)联系起来,因此也容易引发抑郁、焦虑情绪。

对于我来说,在童年时那些被师长当众被羞辱的瞬间,导致我之前对“老师”这个身份有很深的阴影。虽然之后也遇到了很多好老师,但是在与他们说话的时候,总是有一团浓浓的畏惧隔在中间,害怕自己会不会不小心惹怒他们,怕自己再被骂。

而我那个在青春期时被喜欢的人羞辱、嘲笑的朋友,在之后的恋爱中变得很难信任对方,患得患失。

另外,研究发现羞辱事件往往更容易引发愤怒情绪(Thomaes et. al., 2011)。这种由羞耻感而产生的愤怒被称为 humiliated fury,也就是通常所说的 “恼羞成怒”。

这种愤怒有着巨大的破坏性,马加爵事件、辱母杀人案……很多悲剧背后的导火索都是被羞辱之后产生的愤怒。


如果不是这种极致的羞辱,事情的走向也许不会如此糟糕。



看起来,羞辱别人的一方掌握着绝对主动权。小岳岳恰巧就碰到了蛮不讲理的客人;告白的女生恰好喜欢上了一个不懂得尊重的男孩;我恰好遇到了一位爱骂人的老师。

在这些人面前,我们变得弱小、毫无力量,仿佛把自己交出去任人宰割,受到羞辱之后,只有不断地想:“他怎么能这样对我?”

有的人感到愤怒,一辈子迈不过去这道坎,或是通过暴力的复仇来回应受到的羞辱。

也有些人(无意识地)陷入自责和羞愧,不停地找借口为对方开脱:“如果不是他骂我,我也不会成功,我应该谢谢他。”

但这些都是无效回应,因为这对于修补已经造成的伤害都无济于事。

曾经受到创伤的人,需要找到另外的方式来重新认识自己的情绪,试着与情绪对话,慢慢地重建自我。

在心理咨询中,有大量临床议题是关于羞耻感的。这是个很艰难的话题,羞辱本身就是一件那么难以直面的事情,现在居然还需要和咨询师谈论羞辱。

心理咨询师有时候是个很“讨厌”的存在,他们能帮助我们看到一些之前看不到,或不想面对的事情。这个过程往往不会很舒服,但当你真正能够重新审视过去的经历时,或许就能够重建自己的生活。

我们筛选了几位咨询师,如果你或你的家人和朋友需要专业的帮助,他们也许可以帮到你。

 

点击咨询师头像,即可查看咨询师更多信息&预约方式:


TA说

被困住的人儿,你的内在有无限力量。 我想你经历过大部分人没有经历过的创伤,它可能是一次性侵,家庭暴力,自然灾害,车祸,亲人丧失,目睹死亡,校园霸凌,流产,被遗弃……

未经修复的创伤,就好比自然流动的河流,被落叶和树枝阻塞了,无法像曾经那样轻盈流淌,而我们要做的便是处理这些记忆,让意识的河流恢复流淌。


TA说


先为大海,再为彼岸。在过去的日子里,你真的不易。当面临心理危机时,请你相信,危险中更多是蕴藏着无限的机会。

来咨询室坐坐,看看你不知道的自己……咨询师是一群敏感的人,也是一群曾经受伤的小孩儿!我始终相信:希望是人间至善……让我们彼此陪伴在一条读书、读关系、读大自然的路上~



TA说

佩服你,也谢谢你,有勇气来到咨询里,让自己被看见。 在与咨询师的关系里,希望你能获得一场不同的体验。这个安全的关系,可能会是引领你获得内在自由的开始。



TA说

每个人最难以面对的是内心中的柔软、脆弱。而悖论的是,真实面对这些又让我们感到有力量和坚强。

我想创造一个安全的氛围,陪伴你去看你的内心。 通过这些年从事心理咨询的经验,我相信深入、细致地触碰一个人对其生活及关系的感受,一些些片刻的理解,逐步带来整合的体验,如一股股清泉,汇聚成溪流,带来勇气、信念和力量,也从最初看似没有出口的两难困境中,产生出可以选择的自由。



TA说

让我们一同去理解并敬畏那些挥之不去的苦难经历,以一种觉察而有力的目光面对未来的人生。

我会特别关注人的成长经历尤其是创伤性经历的影响,在这个过程中我会努力倾听并陪伴你的无意识,关注个体的幸福感、自尊感和亲密感。



TA说

或许造成你现在的困扰和痛苦的是你的家庭,伴侣,同学,同事,甚至陌生人,whaterver,但是,从此刻开始,只有你自己能改变你的困境。

我的咨询风格是细致亲和、思维敏捷、思路清晰,我擅长的方向是成长过程中的创伤,特别是早期经历中的创伤,带来对目前现实的影响和痛苦。



TA说

心理有短期的适应性不良,如同感冒;也有长期慢性病,如同糖尿病。无论是哪种情况,都需要呵护。 足够的知识和工具可以引导愈合、提升你的生活的质量,我会在你愈合的道路上提供陪伴与力量。


-点击浏览更多咨询师-

 

References:

Hartling, L. M., & Luchetta, T. (1999). Humiliation: Assessing the impact of derision, degradation, and debasement. The Journal of Primary Prevention, 19(4), 259-278.

Thomaes, S., Stegge, H., Olthof, T., Bushman, B. J., & Nezlek, J. B. (2011). Turning shame inside-out:“humiliated fury” in young adolescents. Emotion, 11(4), 786.

公众号原创文章归简单心理版权所有

任何组织,机构和个人不得擅自转载和二次修改

转载请联系:media@jiandanxinli.com

2017年09月04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