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从古埃及活到现在


进食障碍在历史中是神秘的。它有着神龙见首不见尾的隐秘踪迹,也有着从被崇拜到被诋毁的奇妙转折。这其中有宗教神学的介入,医者与心理学家的窥视,科学理性与未知病症的斗争,以及普通人遗留在历史各个角落的点滴故事。他们交错相织,成就了一曲关于食物、呕吐、迷恋与恐惧的历史。

文章很长,可以当做看了一个长长的历史故事。希望你能阅读愉快~

—— 简单心理 J 室长

 

文 | 西京 简单心理内容实验室

编辑 | 简小单 简单心理官方编辑

 

1983年2月4日这一天,美国传奇歌手Karen Carpenter在加尼福利亚州的父母家中醒来,此时距离她的33岁生日不到一个月。起床后不久,Carpenter的母亲发现女儿倒在了卧室中。母亲紧急叫来了医护人员,发现Carpenter的心跳已经降到了每分钟10次。当天上午九点五十一,医院正式宣布了Carpenter的死亡,这位因《Yesterday once more》闻名遐迩的巨星就此陨落。

 

造成Carpenter死亡的一个原因是:“因神经性厌食症导致的心脏衰竭“。神经性厌食症是进食障碍的一种——在1980年代,这还是一个不被大众所熟知的病症。但Carpenter的死亡改变了这一状态——人们无法忽视一个流行巨星与她的死亡。媒体连篇累牍的报道这起事件,采访相关的研究人员,继而将进食障碍推到了聚光灯下。突然间,人们意识到:瘦弱,暴饮暴食,或者不进食,原来是一种很严重的,兼具生理与心理性的疾病障碍。

 

20多年后,Carpenter的好友Frenda Franklin在一本2012出版的Carpenter传记中说道:“如果Carpenter活在今天,也许就不会死了。对于厌食症,现在已经有了很多研究和治疗方式。但在那时,我们完全是在黑暗中跳舞。”

 


-因进食障碍而瘦削(左)的卡朋特-

 

在黑暗中跳舞的不仅仅是Carpenter那一代人。从古至今,进食障碍犹如幽灵鬼影一般,在历史上逡巡了几个世纪之久,出没于各类野史轶事与正统记载中。上世纪中叶开始,研究人员将这进食障碍纳入正式的研究轨道。到了七八十年代,随着进食障碍患者的大量出现,这个问题进入大众视野,并延伸出各类研究与治疗手法。

 

 

现在,医学界、心理学界已经对进食障碍有了较为完整的研究。一般而言,进食障碍在今天被分为:神经性厌食症;神经性贪食症;暴食与肥胖症;以及其他一些特殊案例。这其中,前三者是最为常见的病症。

 

而这每一类进食障碍的背后,都有着截然不同的历史进程和数不清的逸闻故事。伴随着它们的,是特定时代背景下的宗教、文化和科技的各色身影,亦是一部食物与呕吐、迷恋与恐惧交错相织的时代交响曲。

 

– 对不起,我不想吃!

历史上的神经性厌食症

 

1868年某一天,位于伦敦的英国医学会收到了一封特殊来信。信件的寄送人是Sir William Gull,一位著名的英国医师,亦是维多利亚女王的私人医生之一。在信中,William Gull提到:“我最近观察到一些不同寻常的疾病案例,这些病症尤其多发于16岁-23岁的年轻女性身上,患者的显著特征是:极度的消瘦、虚弱。但我无法确定病因。” 

 

-William Gull-

 

在一开始,William Gull将此归因为:因癔症造成的消化不良,而后,他又将其修改为:癔症性的厌食症。这个想法有着浓厚的时代背景——自18世纪晚期开始,西方世界被卷入工业革命的大潮:交通迅速进步,电报越过大洋,宗教观念革新,生活方式发生巨变……就如同几百年后因海量信息逐渐变的无所适从的你我一样,维多利亚时期的人们面对着迅速变化的新世界时,也感到了极大的焦虑。此前一直被模糊地称之为“歇斯底里症”(即癔症)的精神症状,也在迅速攀升。

 

“歇斯底里”源于古希腊词汇,这一症状多发生在女性身上。在最一开始,人们认为这是由女性子宫的系统紊乱所致的。但与此同时,它似乎又和心理因素及情绪压力息息相关。很快的,人们认为歇斯底里是因为时代与生活方式的剧变造成的一种社交疾病。到了19世纪初,现代化的生活方式逐渐确立,女性社会地位逐渐改变,歇斯底里-即癔症的症状逐渐较少。但时不时地,人们会将女性的一些难以名状的病症,归因于“歇斯底里”。显然,William Gull当时也是这么认为的。

 

 

然而,在19世纪点中叶,另一种不同的,也更严重的“焦虑感”在公众中爆发出来——那就是进食障碍。只是此时还没有人将此症状定性——直到1873年,William Gull经过对患者的观察、治疗与研究,最终出版了他的重要著作《Anorexia Nervosa》。在这篇论文中,William将这个病症正式命名为:Anorexia Nervosa,神经性厌食症——这个专业名词第一次被正式地确立在正规论文中,并沿用至今。它也成为William Gull职业生涯中的最卓越的贡献之一。

 

从时间的角度看,William Gull的病患极有可能就是19世界中叶那波“焦虑感”之中的一员。他们分别是A小姐,B小姐,以及某位不具名的患者——这三位人士都出现在William1873年那篇开创性论文中的病例,并患上了神经性厌食症。

 

1866年,A小姐刚刚17岁,她极度地消瘦:165的个头,体重却只有37公斤,且闭经了整整一年。William形容Miss A:“你看她17岁时候的照片,几乎就是30岁的感觉”。A小姐很少进食,且完全拒绝肉类食品。但除了瘦削之外,她的身体状态都比较正常,无论是心跳、脉冲还是排泄。唯一的异常是:她经常躁动不安,甚至显得过度活跃。“你很难想象这样一副身体能经受得住她这样的折腾。”William记录道。

 

-历史记录中的Miss A-

 

B小姐是William Gull观察治疗的第二个案例。1868年,18岁的B小姐在被送来治疗之前,被家人误以为是患上了肺结核。但William认为,B小姐的消瘦远比正常肺结核所造成的情况要严重的多。William还发现B小姐和此前的A小姐都有着很多的相似之处:除了消瘦外,生理状况都无太多的异常,但都躁动不安。两人的脉冲和呼吸情况都非常相似。

 

在William Gull的治疗下,A、B 两位小姐,后来的K小姐,以及那位不具名的病人都康复了。但他也承认,他至少观察到了一个因神经性厌食症而死亡的病例。尸检证明,死者的身体并没有重大病变,死亡主要是由饥饿引起的。

 

事实上,直到William Gull将神经性厌食症的研究转至精神病学领域之前,与厌食类似的绝食行为都被人们认为是宗教或传统风俗性的——在历史上,它们一直都充斥着神秘的意味。

 

 

1373年,一位修女写了这样一封信:“我禁食,是因为仁慈的上帝允许我通过这种方式来洗涤我的罪恶。”这便是历史上大名鼎鼎的St. Catherine of Siena。Siena是中世纪最为有名的“厌食者”之一。她拒绝所有的食物,只吃圣餐,喝冷水,以及苦菜花。在她眼里,进食等同于向食物屈服,即向罪恶屈服,这是欺骗上帝的行径。

 

-Catherine of Siena的肖像画-

 

Catherine不是一个人。在那个时代,许多中世纪女性都会因宗教虔诚与纯洁性的要求,进行“自我绝食”的练习。她们“高度自尊”,严格遵守教廷的“禁欲主义”理念,将“完全地控制身体”当作一种奉献的体现。

 

中世纪女性的这种 ’自我绝食’ 的行为,与20世纪末期那些被诊断有神经性进食障碍的女性有着相似的联系。前者是对宗教理念的皈依与臣服,后者则是多出于对形体焦虑的抗争。他们那“神圣的厌食症”存在了300年之久,到了16世纪,天主教会不再推行禁欲主义。剧情最大的反转在于:那些厌食的人,转而被当成了巫师,绑在柱子上处以火刑。

 

有意思的是,作为神经性厌食症的命名者,William Gull其实并不是第一个发现这个病症的人。早在1689年,也就是William Gull曾曾曾曾祖父的那个时代,英国医生Richard Morton就对神经性厌食症进行了医学记载。在著作《痨病学》中,Richard记载了两例绝对禁食、但毫无明确原因的案例。可惜的是,他并没有进行更多的研究——也许这与那个时代进食障碍的罕见性有关。总之,当后人再提及Richard时,只会提到:关于神经性厌食症最早的医学记载来自于他。

 

回望漫漫历史,在几个世纪中,有关厌食症,或者与之类似的临床案例都曾被零散地记录在案,但一直未被重视起来。直到20世纪中叶,大众对于这一病症的认知才有所觉醒。1973年,美国精神分析学家Hilde Bruch’s出版了自己的著作:《Eating Disorders》——这是近代进食障碍研究大量爆发的起源(包括对进食障碍的另一大类:神经性贪食症的研究)。

 

 

故事最终走向了Carpenter死去的那个时代。在美国,神经性厌食症也被当做是“80年代病”,因为从70年代开始,厌食症患者迅速增加,并在80年代达到顶峰。这与当时的文化因素息息相关,如电视的崛起,模特文化的出现,对瘦的崇拜观念的传播等等。到了1980年代中期,美国的大学校园为了厌食症,甚至专门建立了咨询与支持系统。

 

-厌食症患者的意识扭曲-

 

现如今,说起厌食症,很多人已不再那么陌生了。谈及进食障碍时,一般人也会自动地将其等同于“厌食”。但厌食症仅仅是进食障碍的一种。患有神经性厌食障碍的常见症状是:非常害怕体重增加,着迷于低卡路里和低脂肪的食物,拒绝进食,或者进食极少,从而造成体重的大量下降;对自我身体的认知出现扭曲,比如自己明明很瘦,但总觉得镜子里的人十分肥胖等等。此外,神经性厌食症还会造成过量的运动,以及社交与情感上的退却行为。

 

在希腊语中,厌食症“Anorexia”代表着神经性的食欲缺失。这亦是200年前William Gull在创造这个词时的本意。但后来的研究认为,这个定义并不精准,因为患有神经性厌食障碍的人并不都是缺乏食欲,他们中的很多人是惧怕体重的增加。因此,有学者认为:“自我饥饿”、“体重恐惧症”的描述或许更为准确。

 

回到30多年前,Carpenter应该没有想到,在她去世后,针对禁食障碍,尤其是厌食症,美国社会掀起了一场浩大的运动。在演艺界,因为工作的原因,演员与歌手成为厌食症的高发群体。著名老牌影星简方达就曾在自传里披露了自己与厌食症长达30年的斗争。现在,诸如Lady Gaga, Kelly Clarkson, Lily Allen等演艺界人士都集结在一起,宣传厌食症,对抗厌食症。

 

 – 贪恋与呕吐 

你所不了解的神经性贪食症

 

与神经性厌食症相反,Bulimia——神经性贪食症的意思显而易见:即过多的进食。但是,与传统意义上的贪食不同的是,神经性暴食症的主要症状是:大量的进食,然后为了补救自己的贪食行为,会再通过呕吐、使用泻药、过量运动等手段“补偿”自己,防止自己增重。

 

从进食,到吐出来——这是神经性贪食症行为的两个组成部分/阶段,缺一不可。

 

-进食与呕吐,贪食症的两大特征-

 

神经性贪食症这一词汇正式出现在英语中是1970年代。有学者认为,在20世纪之前,神经性贪食症作为一种特殊的、独立的疾病出现的可能性是微乎其微的。和厌食症类似,贪食症也是在70年代广泛爆发,并吸引了大量的注意。

 

历史上有迹可循,且明显属于神经性贪食症的病患记载出现在20世纪早期。故事的主人公是艾伦韦斯特,心理与精神分析史上的最有名的案例主角之一。

 

1888年,艾伦韦斯特出生于一个犹太家庭。10岁时,全家搬去欧洲。年轻的艾伦固执,叛逆,聪明,但却满脑子强迫性的想法。青春期的时候,艾伦的体重反反复复,她对食物有无法遏制的渴望,但她又对肥胖有恐惧感。这些互相冲突的欲望让艾伦变得焦虑。为了保持消瘦,她甚至开始使用泻药。

 

- 路德维希与艾伦韦斯特-

 

为艾伦韦斯特做治疗的是路德维希·宾斯万格——著名的瑞士精神病学家,亦是大名鼎鼎的心理学家荣格的弟子。“她看上去从未平静过,似乎一生都是不快乐的。”针对艾伦,宾斯万格曾这样说过。

 

宾斯万格的评论毫不夸张。在后来的人生中,艾伦一直在对食物与体形的焦虑中反复折腾着。她婚嫁,怀孕,又因为饮食习惯的原因而流产,继而开始食素。她一天吃很多的橙子,以及好几磅土豆,但却会逃避主食。如此反复之后,艾伦患上了严重的进食障碍,焦虑症,并对死亡产生了痴迷。31岁时,艾伦的体重只有80斤左右。

 

“她的生活是空虚和阴暗的。进食会让她感觉更糟糕,填满食物实际上让她感觉更空虚。”作为存在主义学派的精神分析师,宾斯万格认为,对艾伦而言,生活就像一个监牢,只有死亡才是解脱。而最后,艾伦也在1921年以服毒自杀结束了自己的生命。

 

 

尽管神经性贪食症是一个现代词汇,在20世纪早期才开始被记载。但是,与其类似的行为却可以一直追溯到远古时期。有证据显示,进食与呕吐的行为,在某些特定的古代时期,甚至是非常流行的主动性行为。

 

是不是觉得自己的三观被颠覆了?

 

史料记载,早在公元前370年左右的古希腊时期,希腊士兵们会在 Asia Minor的山上对自己进行催吐。这也是人类历史上最早记载的与神经性贪食症非常类似的行为。后人们唯一不清楚的是,在催吐这一行为之前,士兵们不知是否进行了大量的进食行为。

 

-历史记录中,一名仆人正在帮助主人催吐-

 

而在古埃及,医生们建议人们每个月做三天的催吐练习,以保持身体的健康。因为古埃及人认为,“疾病从口入”。在古罗马,精英阶层甚至会主动催吐自己,好給自己的胃留出空间,以应对宴席。著名的克劳狄一世和维特里乌斯大帝都以贪吃和肥胖而著称,催吐也成为了他们的习惯性行为。

 

在天主教的教义中,暴饮暴食是七宗罪之一。那些遵从教义,患上厌食症行为的教徒,很多也展现出了贪食症中的催吐症状。比如之前我们的提到的St. Catherine of Siena,即使她只吃圣餐,喝冷水,她也会对自己吃下的食物进行催吐催泄,已洗清自己的罪恶。最终,Catherine在33岁时便死于饥饿。

 

尽管宗教教义认为暴食是一种罪恶,但因为食物得不到稳定的保障,对食物的渴望和饥饿的害怕导致历史上的很多时期都发生过暴食事件。在中世纪,一些富裕的家庭会在用餐的时候主动催吐自己,因为大量的食物被认为是财富的标志。

 

在20世纪之前,贪食症都没有被明确地当作一种障碍来看待。它对当作是一种临床症状,但很少被置于“控制体重”的语境中。贪食症中的“催吐”行为,也尝尝被当做是因胃部不适而形成的一种厌食反应。

 

直到20世纪30年代,著名的非营利性医学研究组织 Mayo Clinic发现,从1917年到1929年纪录在案的那些厌食症患者中,有55%到65%的病人都承认,他们会主动地催吐自己,以抵抗体重焦虑。

 

一个著名的案例来自病人D, 据医生Wulff在1932年记载,病人D会在为期几周的时间内对食物有着强烈的渴望,过度进食,然后进行频繁的催吐行为。D生长在一个暴虐的家庭里,父亲极为鲁莽粗暴。而D自己也极度厌恶自己的身体和体重,会常常连续几天不进食,以迅速地降低体重。

 

于是,人们开始慢慢意识到,这是一种特殊的、严重的症状。但在一开始,贪食症依旧被报道成一种情绪剥夺的症状,是一种社会不适应,人们认为这种现象更频繁地出现于移民群体中。到了70年代,贪食症的发病率迅速攀升流行病的等级,在美国、英国、法国、德国等地爆发开来。更广泛的研究与报道才开展起来。

 

 

1979年,精神分析学家Gerard Russell撰写了文章“神经性贪食症——神经性厌食症的一种不祥变体”。这是第一份正式的有关贪食症研究的临床论文。Russell认为,无论是厌食症还是贪食症,都是一种发展性的障碍,拥有一些共同的特质:对于肥胖以及体态的恐惧和焦虑。

 

然而,关于如何定义并诊断贪食症存在着很多争议。例如,在一开始,学者们争论暴食与催吐等补偿行为是否是最主要的衡量标准。1987年,这些争议都在美国精神障碍诊断统计手册 DSM-III-R中被明确了。

 

现在,研究人员已经针对神经性贪食症发明出了种种治疗手段,包括认知行为疗法,家庭治疗,以及各种医学上的治疗等等。(详见:进食障碍的构成、病因和心理治疗方法|科普

 

 – 暴食与肥胖症 

 

当神经性贪食症被认为是一种较为现代化的病症时,暴食与肥胖症已经非常明显地存在了几个世纪之久。与贪食症不同的是,暴食症是指大量的进食行为,但不涉及呕吐、催泄行为,且暴食症大多发生了肥胖症病人群体中。

 

然而,直到1990年代早期,暴食症才同贪食症区别开来。原因是,人们在此前不愿意将肥胖与暴食联系起来,并将其称之为一种障碍。但从七八十年代开始,越来越多的证据显示,有一些肥胖人群其实进食非常正常,但有一部分亚群体肥胖者,有着明显模式的暴食行为,与那些神经性贪食者的症状非常相似。

 

由于这一个群体不像神经性贪食症患者一样,会通过催吐,促泄等行为补偿自己的过度进食行为,因为它显然是一种完全不同的症状。当暴食与肥胖症患者过度进食且体重过量时,他们并不像神经性贪食症患者一样过度在乎“纤细形体”的价值。但是,与神经性厌食症和贪食症患者相似,暴食与肥胖症患者对于进食、身体形象也有着非常错乱的态度,且常常陷于绝望中。

 

 

如同学者所言:尽管各种各样的厌食症、贪食症与暴食肥胖症的问题在历史中存在了几个世纪之久,但直到19世纪晚期,进食障碍才真正确定了其现代化的概念与内涵。

 

“ 如同19世纪人们对于“歇斯底里”的认知一样,进食障碍是一种与时代息息相关时代的文化词汇。” 同古代的奇闻异事相比,目前发生在现代社会中的进食障碍与现代化生活以及工业社会对人的“异化”密切相关,进食障碍患者们面对的不仅仅是生理上的困扰,从成因来讲,他们更多的时候需要面对更复杂、也更纠结的心理与精神困扰。

 

 

据当前的有关数据统计,世界上约有 3% 的青年及成年人患有严重的进食障碍症,其中年轻人占了 10%,且男女比例为 1:10。迅速改变的文化潮流,崛起的提倡纤细的模特文化,日渐流行的节食与健身风尚,以及迅速增加的抑郁症、焦虑症、强迫症等生物学诱因——当任何一种因素超越了它应有的轨迹与限度,就容易给进食障碍埋下萌芽的种子。

 

 

这不是全部。另一个问题是:随着社会物质与文化的变迁,进食障碍在未来会如何发展?是继续爆发增加,还是像曾经的歇斯底里症一样,逐渐消却?

 

没人知道答案。

 

唯一确定的是,作为一种广泛的存在,进食障碍依旧常常被忽视,被遮蔽。回望他们的历史,似乎充满了故事与乐趣,但就当下而言,普罗大众对进食障碍的认知并不乐观。

 

进食障碍的今天和未来都会成为另一种历史。但那,才是更重要的历史。

 

 

参考资料:

Jennifer Latson.How Karen Carpenter’s Death Changed the Way We Talk About Anorexia.May 23, 2016

Chris Willman. Karen Carpenter’s Death, 30 Years On: The Tipping Point For Eating Disorder Awareness.February 5, 2013

Karen Carpenter.From Wikipedia, the free encyclopedia.

Random histories.A Fear of Food:A History of Eating Disorders.August 8, 2008

Ellen West.From Wikipedia, the free encyclopedia

Russell, G. (1997). The history of bulimia nervosa. D. Garner & P. Garfinkel (Eds.), Handbook of Treatment for Eating Disorders (2nd ed., pp. 11–24). New York, NY: The Guilford Press.

Heywood, Leslie. 1996. Dedicated to Hunger: The Anorexic Aesthetic in Modern Culture. Berkeley, CA: University of California Press.

Jackson, C., Davidson, G., Russell, J., & Vandereycken, W. (1990). Ellen West Revisited: The Theme of Death in Eating Disorders. International Journal Of Eating Disorders, 9(5), 529-536.

 



公众号原创文章归简单心理版权所有
任何组织,机构和个人不得擅自转载和二次修改
转载请联系:media@jiandanxinli.com

 

2017年09月14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