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你不曾心怀期待 | 不许愿的话,愿望就不会落空了呀

 

 

有时候我不知道该不该“期待”。

 

我不知道在考试结束以后该不该期待高分,不知道生日的时候该许什么样的愿望,不知道在一年快要结束的时候该不该期待来年的好运气。

 

因为我不大擅长处理“失望”这种情感。

 

人们经常会说,“你如果不曾心怀期待,当好事发生时,你的生活处处就充满惊喜。”或是,“期望越大,失望越大。”在我状态很糟糕的一段时间里,我对这些论调深信不疑。

 

于是我这么践行了。我觉得“无欲则刚”,我觉得我应该“不为所动”,我觉得当我把期待缩到最小,我也能跟着变小,苦难的石块从岩壁上落下来,我都能灵活地躲避。

 

但是,我并没有因此变快乐。我甚至变得更糟了。

 

缩小期待这件事可能有许多个好处——令人更现实、更理智,但这些好处里,可能并不包含使人快乐这一项。

 

 

 

无论结果如何,心存期待的感觉本身就令我们快乐。

 

如果总是避开期待的话,某种程度上来说,我们也总是在避开快乐。

 

Lowenstein等人进行过一个有趣的研究,在研究中他们让被试挑一位他的梦中情人,这个人可以是明星,可以是任何人,并想象自己同这位梦中情人接吻。接着他们要求被试说,在一定会得到这个亲吻的情况下,你现在要花钱指定这个亲吻送来的日期。

 

你最想要这位梦中情人什么时候来吻你?是现在,是三天后,是一个月后,还是十年后?

 

结果发现,人们最希望在三天之后获得这个吻。

 

因为如果这个吻现在立刻就送到唇边,还不及回味,它就结束了;如果要等十年才能吻到那个人,听起来怪浪漫的,但是谁还能确定十年后自己还想要这个吻呢。

 

但三天,三天的等待是最棒的。在这三天里人们可以尽情想象与这个人亲吻时的心情和场景,仿佛自己和这个人接吻了整整三天;再加上一些坐立不安和跃跃欲试,花钱买这样的三天,实在太值当了。

 

就像网络游戏里那些定时上线的奖赏任务,偶像团体回归时一个接着一个的预告,和每周定时上线的动画和连续剧,在获得这些结果之前,处在对它们的期待里的我们,实际上都是幸福的。

 

人们愿意花钱购买这样的期待,因为这些期待本身就让人们幸福。

 

 

 

 

无论成功或失败,拥有许多期待的人总是更加快乐。

 

Margaret Marshall和John Brown的研究发现,拥有不同的期待值的人,也拥有不同的归因方式(attribution style)。

 

当一个人总是充满期待,那么当他的期待成真时,他通常对眼下的局面采取内部归因。即,考了高分,他更倾向于认为是自己努力了;恋爱成功了,他更倾向于认为是自己讨人喜欢;升职加薪了,他更倾向于认为是自己能力够强。

 

但一个日常就不怎么怀抱期待人,面对这些他“没抱期待”的正面事件,他更倾向于采取外部归因。考高分是因为测验简单,恋爱成功是因为对方偶尔看走眼,升职加薪也全是运气。

 

在面对负性事件时就更明显了。总是充满期待的人倾向对负面事件进行外部归因:考砸了是偶然,下次能考好;但对不抱期待的人来说,考砸了就是自己笨,不由分说地就进行了内部归因。

 

总之对充满期待的人来说,发生好事都是他应得的,发生的坏事都是偶然、都可以避免;而对那些对什么事情都不抱期待的人来说,发生好事都是偶然,发生坏事才是他的日常状态。

 

因此,无论这个期待是要实现还是要落空,充满期待的人通常总是更快乐。虽然我们无法确定是期待使他们快乐,还是快乐使他们充满期待,但从研究结果看来,快乐和期待,总是同时出现。

 

 

没有期待,我们都会处在一种轻度抑郁的状态中。

 

一个有趣的事实:轻度抑郁的人,比健康的人更加理智现实。

 

健康的人是活在一定程度的乐观偏见里的。他们总是对未来抱有乐观的期待,这会使他们的判断出现一定的误差。而重度抑郁的人看待未来时,通常怀着悲观偏见,把未来看待得更糟糕,这同样也会导致判断误差。

 

但是轻度抑郁的人,他们在看待未来的时候通常是没有什么期待的,因此也不会有太多偏见。

 

如果我们刻意为自己缩小期待,实际上多多少少是在把自己往一种轻度抑郁的状态上引导。心怀一些期待,会使我们更加健康。

 

 

当然,也许心存期待的确会使人更快乐,但这个逻辑反过来并不会成立。不快乐的人并不总是因为缺少期待才不快乐。

 

如果让每一个人都说出一件不快乐的事,那地球上就有七十二亿种不快乐的方式。站在这七十二亿种不快乐中间,非得要求我们总是乐观,总是积极,总是充满期待,这是完全不合理的。

 

只是,我们在川流不息的不快乐里逆流而上的时候,偶尔给自己找一些事情来期待,并不是什么危险的事。

 

也许你的2017年过得的确不尽人意,这可能使你对新一年的生活完全没有把握,甚至你可能已经预料到了新一年会比已经过去的这一年更糟糕。

 

但新的一年真的会比已经过去的这一年更糟糕吗?实际上没有人知道。总觉得自己冷静客观也是一种自大,是不是?

 

所以,没关系的,我们可以对新的一年充满期待。就像邓布利多校长在伏地魔再次崛起之后,对全校师生说的那句话一样:

 

即使在最黑暗的时候我们也能获得幸福,只要有人记得把灯点亮。

 

 

 


 

2018年01月03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