过一个有意义的人生究竟有什么意义啊? | 简单心理Weekly·第九期

我有一个非心理学专业的朋友,他有一个让我有一点烦恼的习惯,就是问我“人生的意义究竟是什么”

 

其实我可以用存在主义的论点来回答他,但使我苦恼的是,如果我不加解释地跟他说 “存在的本身就是意义啊”之类的,我怕他陷入人生的虚无空洞中不能自拔。

 

我不想要我的朋友陷入人生的虚无空洞中无法自拔,我也不想让大家在网页上搜索“人生的意义究竟是什么时”得到更困惑的答案,所以这次,就给大家带来一系列关于人生的意义的研究。

 

我为人民读论文,本周weekly正式开始播报。

 

 

 1.  有意义的人生其实蛮坏的啊 

 

我们先不去思考对我们本人来说人生中什么才是意义,Lambert等人的调查显示,对大学生来说,维持社会关系和获得更好的教育,是两件普遍接受的、有意义的事情。追求良好的社会关系和更高的学位,这样的人生就会有意义。

 

大部分人都会同意的是,过一个有意义的人生是快乐的。许多研究也证实了这一点:生活的“意义”和“快乐”是紧密联系在一起的。我想朋友们问我人生究竟有什么意义的时候,也是因为一时之间快乐缺席,所以就想用意义来补充。

 

大概快乐的人一般不会去思考现在过着的快乐生活有什么意义。

 

但Baumeister等人有不一样的意见。他们认为生活里的意义和生活里的快乐是有分歧的,有意义的生活不一定就快乐。

 

有意义使人快乐,这没有错;但假设有人以和身边的人维持良好的关系为意义,那么在追求这个意义的过程里,亲人有可能会离去,爱人有可能会变心,朋友之间有可能有嫌隙。追求某些事物为意义,那么在追求它的开端过程和结尾,痛苦总会相伴。

 

 

Lane等人的研究证实了这一点。在他们2018年发表的一项研究中,他们选择“追求学位”和“追求社会关系”为意义,通过问卷研究的方法调查了400名大学生对这些意义的追求程度,与他们心理状态之间的关系。

 

研究结果表明,至少在以追求学位和追求社会关系这两个人生意义上,想要过“有意义的人生”,既会给人们带来快乐,也会带来痛苦。

 

这并不是什么出人意料的结果,但这让我意识到一个问题。假设我们认为的确有一些事情会使我们的人生有意义,我们在质疑这些意义的时候,实质上是不是在质疑这些意义带来的痛苦?

 

是不是因为我们把“人生的意义”和“快乐”联系得太紧密,所以在追求意义的路上遇见痛苦,就会困惑?我们困惑“人生的意义”,这个困惑的本质,有没有可能是对痛苦的回避和否认?

 

 

 2.  人生意义的好处其实来源于... 

 

觉得自己的人生有意义,能有效地减少自杀念头。根据Kleiman等人2013年发表的研究,和他在研究中提供的前人调查显示,人生的意义能减少人们的自杀念头,它能作为一种支撑人们生活下去的动力存在。

 

这个逻辑简直太好理解了,有意义的人生就值得活,值得活那我就接着活。但在这项研究中,他们更进了一步,探讨了究竟是人生意义存在本身(its presence),还是对人生意义的追求(search for it)更能让人们愿意活下去。

 

他们借助人际心理自杀理论(interpersonal psychological theory of suicide)对数据进行进一步分析,发现并不是人生意义的存在本身,而是追求意义的这个过程,更能给人们活下去的动力。

 

 

不是每个人都对人生意义有一个明确的概念的。甚至可以说,大部分人其实并没有找到那个真的属于自己的“意义”。我们所知道的意义,无论是在上一个研究提到的学业和社会关系,还是你想要的猫,他想要的游艇,很多时候我们都很难斩钉截铁地把这些东西定义成我们人生的“意义”。

 

即使我们不知道我们这个渺小的人生有什么意义,也完全没有关系。哇,我们的人生同浩瀚星群比起来算什么呢?它只在我们手上、在爱我们的人心里有“意义”。

 

正因为如此,它的意义可以是万般样子。有时候给我们继续生活的动力的,就是挠破脑袋、磨破鞋跟思考和追寻它的这个过程。

 

我不知道你怎么想,但我一想到我的人生会有一万种可能性,我就精神百倍。

 

 

 3.  寻找人生意义的实用手册 

 

接下来给大家介绍一个非常简单的试验性研究(pilot study)。

 

主试先让被试填写生活的意义、生活满意度、心理压力等量表,并给每位被试一部相机,让他们在一周时间内拍下9-12张他们认为对他们“有意义”的物件的照片。一周后归还相机并对照片进行简要描述和报告,之后重新填写以上量表。

 

通过对前测和后测两组数据的分析,研究者发现,在这一周的拍摄以后,被试们对自己生活的意义更加明朗,生活满意度也显著增加。

 

受制于篇幅,研究者没有具体列出大家所拍摄的有意义物件到底都是什么,但让我拍摄的话,我会拍我床头最可爱的那只玩偶,房间进门的猫屁股地垫和书架上的鲸鱼台灯。

 

哇,关于它们每一个,我都能说出一个充满意义的故事来。我一边看着这个研究,一边想着我想要拍摄的小物件,竟然真的觉得幸福了起来。

 

其实我们在执着寻找的所谓“人生的意义”,我们是不是把它们想象得太宏大了呢?“意义”会不会实际上是很小很平凡的东西,是玩偶,是地垫,是鲸鱼台灯呢?

 

想要知道的话,下周你也拿着相机拍拍看吧。

 

好啦,本周weekly就放送到这里。感谢大家本周也顽强地活下来了❤️。

 

 

参考文献

 

Lane, D. J., Mathes. E.F. (2018). The pros and cons of having a meaningful life. Personality and Individual Differences, 120(1), 13-16.

 

Kleiman, E. F., Beaver, J. K. (2013). A meaningful life is worth living: Meaning in life as a suicide resiliency factor. Psychiatry Res, 210 (3), 934-9.

 

Steger, M. F., Shim, Y., Barenz, J., & Shin, J. Y. (2014). Through the windows of the soul: a pilot study using photography to enhance meaning in life. Journal of Contextual Behavioral Science, 3(1), 27-30.

 

往期weekly:

第5期:冬天已经过去一半,还没恋爱的请抓紧时间

第6期:他还留着前任的联系方式,就是因为惦记她呗

第7期:承认吧,我们并不会珍惜那些秒回信息的人

第8期:生男生女都不好,须眉巾帼一样糟

 

2018年03月19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