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发呆的人可比你们聪明多了 | 你信不信,走神的好处远比你想象的多

爱发呆,容易走神,听起来似乎总是负面的,我们总是听到“分心有害”的论调。

 

想想从小到大,家长老师们总是教育我们要专心,告诫我们走神是个坏习惯;上课的时候,明明发誓要专心听讲,结果一个神游,错过的全是重点。

 

专心致志怎么这么难?我这么爱发呆,这样还怎么走向人生的巅峰呐?

 

但,爱发呆真的是一无是处吗?

 

心理学家们关于发呆/走神儿的研究可以追溯到一百多年前,美国心理学之父William James就已经看到了走神的重要作用。

 

虽然不少的研究指向了走神的负面性如导致消极情绪、适应不良等,但是心理学家们也确实发现了与走神有关的益处。以下,让我们从另一个角度看发呆和走神。

 

1. 今天你有一半的时间都在走神

 

在心理学中,走神、分心一系列有关概念等被定义为心智游移(Mind Wandering),心智游移是一种自我生成的、与刺激无关的精神活动,也就是说这种精神活动与当前的任务无关。研究表明,在我们清醒的时间里,有将近一半的时间都在心智游移。不管你愿不愿意承认,我们的大脑确实无法总是专心致志。

 

研究者Jonathan Schooler曾让被试花45分钟的时间来进行阅读,并在过程中测试他们走神的次数。结果发现被试平均走神次数达到了6.6次。

 

在我们的头脑知道需要专心致志地参与研究的情况下,走神次数还如此之多,更别提当我们私下里复习考试或阅读一本书了。看到这,正在开小差的你是不是赶紧松了一口气。

2. 走神越多,创造力越好

 

心理学家发现,走神可能提高了我们的创造力。

 

加州大学圣巴巴拉分校的Baird等人做了有关心智游移与创造力的研究。在研究中,被试被分成了三个组,所有被试都要完成两次创造力测试。两次测试之间间隔12分钟,在这段时间里三个组执行不同任务来引发的不同程度的走神。

 

结果发现,在间隔时间之后,相对于第一次创造力测试来说,第二次测试创造力增长最高的被试来自走神程度最高的组。也就是说,大量产生的分神状况可能就是提高创造力的原因。

Baird解释说,在心智游移的过程中,大脑的执行和默认网络(Executive and Default Networks)出现了相互作用。而在其他的认知过程中,这种相互作用较少。所以当思维漫游的时候,很有可能是这两个系统的碰撞促进了创意的“孵化”。

 

其次,心智游移的过程增强了无意识联想加工(Unconscious Associative Processing)而这一过程促进了新奇的想法或者不常规的解决办法的生成。

 

总的来说,当我们在走神的时候,大脑的不同神经网络之间出现了碰撞。我们的思想也没有按照既定的路径行走,而是在浩瀚的未知领地随机游走探索,这种跌宕的随机性为创造力提供了火花,如果你够幸运,说不定在哪条林荫小道上就抓到了那个让人为之一振的“好主意”。

 

这也许就是为什么艺术家们总是会做一些令人匪夷所思但就是跟他们本身的职业无关的事以寻求灵感,可能在不专注的时候,精神飞扬思维漫游,灵感乍现的瞬间才会来的比较容易吧。

 

3. 爱走神的人想的更远

 

相关研究表明,走神的时间越长,人们看问题的角度可能越长远。

 

延迟折扣(Delay Discounting)这个概念被广泛用于经济学、心理学等领域,代表了奖赏的价值随时间大打折扣的程度。

 

如果让人们在一个更小但立即能得到的奖赏和一个更大但需要花时间等待的奖赏之间做出选择,延迟折扣更高的人会更偏向于前者。这意味着,人们愿意牺牲长远目标来获得短期利益。

 

心理学家Jonathan Smallwood研究了走神与延迟折扣的关系。在这篇2013年的研究中,Smallwood引发被试产生不同程度的“任务无关思维”(可以被理解为走神程度)。再测量他们的延迟折扣程度,如现在马上得到500块钱还是一周后得到800块钱。

 

结果发现,任务无关思维越多的被试选择一周后的800块钱的可能性越高。也就是说被试走神的时间越长,越愿意花更长的时间等待未来更大的奖赏。

 

 

这篇研究解释说,个体走神的时候,脑海中所思所想是与外部环境相隔离的,比如正在完成实验任务的你,可能分神思索着到底500块还是800块对你更有利。

 

这种自我产生的想法正代表了人们放开了对“此刻正发生的事件”的关注,避免了这些事件的干扰,从而将注意力放在与个人相关的问题上,更加耐心全面地思考这件事的好与坏以及如何选择才能得到长远的利益。

 

除此之外, 根据之前介绍的走神与创造力的研究,走神的过程中可能也会让人们发现选项之外的更新奇绝妙的好主意。因此,爱走神的人也许可以制定一份充满了新奇又克制理性的长远计划(听起来是不是很棒!

 

 

4. 你在走神的时候,正在解决问题

 

另外,走神的内容反映的是人们当前最关注的事件,可能是未解决的、令ta担心的或者希望达成的事。很多时候白日梦的发生是无意识的,我们的大脑似乎总是先于意识去坐立不安和跃跃欲试,比如你不知道什么时候自己的关注点就从数学公式游移到纠结了许久的要不要买健身卡的问题。

 

人的意识层面容量非常有限,同时处理几种信息就可能将认知资源占用,而无意识的容量却是很广阔的,所以走神的适应性功能之一就是连接意识与无意识,驱动那些令人牵挂的事主动涌现在个体的脑海中,让人们有意识地去解决他们,这就造成了人们的走神。

 

这么看来,走神本质上也可以是解决问题的一种方式。

 

 

除了上述几个走神带给我们的好处,关于它的研究还表明走神也许能够增强记忆力、保护自我等等。

 

下次如果你被逮到在开会的时候开小差,你就可以故作深沉的说,我正在思维漫游寻找灵感(还是算了吧。

 

好的,如果你没走神的话,恭喜你看到结尾了 :)

 

总的来说,走神是我们大脑生成的具有适应意义的自然产物,走神在一定程度上能帮助我们提高创造力,促使我们理智地做决定,提醒我们解决当前困扰着我们的事。

 

但是当然了,有些时候我们还是得集中精神去学习和工作,我们只是希望大家在回过神的时候,不要一味地责怪自己并且跟防止走神较劲,尽管可以减少走神的发生,但无论如何该走的神还是一定会走的。

 

我们更希望那些漫游的思维,能带你探索广袤无垠的宇宙,带你碰撞出创意的火花,带你感受思想遨游的快乐。

 

 

推荐阅读

科普你确定你是异性恋吗?有多确定?

观影大仙速成指南|为什么坏人更容易获得信徒?

好玩确认过眼神,是不想理的人|“一见钟情”真的存在吗?

 

 

参考文献

Baird, B., Smallwood, J., Mrazek, M. D., Kam, J. W., Franklin, M. S., & Schooler, J. W. (2012). Inspired by distraction: mind wandering facilitates creative incubation. Psychological Science, 23(10), 1117.

Corballis, M. C. (2015). The wandering mind. Univ of Chicago Pr.

Leszczynski, M., Chaieb, L., Reber, T. P., Derner, M., Axmacher, N., & Fell, J. (2017). Mind wandering simultaneously prolongs reactions and promotes creative incubation. Sci Rep, 7(1).

Ottaviani, C., & Couyoumdjian, A. (2013). Pros and cons of a wandering mind: a prospective study. Frontiers in Psychology, 4(7), 524.

Smallwood, J., Ruby, F. J., & Singer, T. (2013). Letting go of the present: mind-wandering is associated with reduced delay discounting. Consciousness & Cognition, 22(1), 1.

Zedelius, C. M., & Schooler, J. W. (2015). Mind wandering “ahas” versus mindful reasoning: alternative routes to creative solutions. Frontiers in Psychology, 6(834), 834.

宋晓兰, 王晓, 唐孝威, SONGXiao-Lan, WANGMao, & TANGXiao-Wei. (2011). 心智游移:现象、机制及意义. 心理科学进展, 19(4), 499-509.

 

2018年04月23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