科学看相手册 | 大脑袋的人老了不容易变笨 | 简单心理Weekly·第十四期

以貌取人是一种本能,不过在看脸的时候,人们关注的并不是好不好看那么简单。

 

不同面部特征会给人留下不同的社会印象,这个判断过程在一百毫秒内就能完成,真·一眨眼的功夫。今天我们就来读一读这方面的研究,说说人类到底是怎样看脸的。

 

我为人民读论文,现在开始。按惯例,以下研究结论不代表本人观点,欢迎吐槽。

 

掌声送给社会——心理学家!

 

 网红锥子脸 

你看不惯?基因觉得挺习惯

 

网红脸女生看起来是个优秀的潜在伴侣,这是繁衍的本能决定的。从进化心理学来说,大眼睛、高鼻梁暗示了更强的视力和嗅觉能力,而且对女性来说,面部较长、下颌突出是成熟的特征。

 

然而凡事都得有个度……

 

网红脸常常被吐槽“分不清谁是谁”,但是这实际上提高了我们对网红脸的接受度。人们一开始觉得网红脸不自然,看多了就觉得其实也还好,这是一种习惯化的行为模式:当刺激反复以同样的方式、强度和频率呈现,人的反应就开始变弱。

 

然而网红脸似乎不太适合男性。对男性来说,结实的下颌会显得更有男人味、更可靠,而一个长下巴会削弱这些特征。连机器人都逃不过这种社会印象。卡内基梅隆大学的研究人员发现,当机器人的下巴更短的时候,被试全部采纳了它提出的建议;而如果机器人有一个长下巴,那么只有 91% 的被试会采纳它的建议。

 

 成功人士脸 

为何女强人大多有点 man?

 

人们心目中聪明能干的长相什么样?总的来说,成熟一些、嘴唇较薄、眼角有皱纹,就像美剧里的政客、高管那种样子。而支配性与男性特征强相关,所以人们心目中的女强人往往有点“女汉子”感觉。

 

成功人士脸一例 |《傲骨之战》

 

职场上长相很重要。CEO 们看起来越有竞争力、越强势,他们就有机会就职于更大的公司,获得更高的薪水。

 

女性化的面部特征会使一个人看起来更值得信赖,但缺乏领导力。有研究表明,女性要想竞争管理职位,最好不化妆或化淡妆,因为浓妆会更加突出女性特征,给人留下“更适合服务型职位”的印象。(所以是谁告诉你姨妈色口红有气场的?)

 

有趣的是,在不同的时期,人们对领导者外貌的偏好也会发生变化。在探索与变革时期,人们更倾向于追随年轻面孔的领导者;在稳定发展时期,人们更倾向于追随年老面孔的领导者。一般来说,年轻人在流体智力上具有优势,更善于处理新情况、采用创新策略;而年长的人晶体智力更加突出, 更善于有效整合和利用现有资源。

 

 成(hou)熟(tui)的发型 

大头大头,老年不愁

 

脱发虽然会降低一个人的生理吸引力,却也暗示着成熟、世故,更有社会地位,更具有智慧。秃顶和正在秃顶的男性看起来更强势,而且一个男人只要把头发剃掉,他给人的印象就能变得更强势。

 

 

既然说到了发型,那么我们再谈谈头围。“大脑袋更聪明”的流行观念很可能是对的

 

研究发现,头围较大的人进入老年后,认知功能和记忆能力的衰退速度更慢。在针对 66-75 岁老人的试验中,研究人员发现头围较大的人智力测验得分显著较高,并且在后续的时间段内下降表现不太明显。

 



大头,你们是羡慕不来的!

 

然而秃顶和大脑袋毕竟不是一回事。某修图软件已经推出了修饰发际线的功能,让长得太着急的人也能愉快发自拍。毕竟和秃头比起来,长相显小得到的好处要多得多。

 

 减龄娃娃脸 

可能是本场最大赢家

 

娃娃脸的主要特征就是较大的面部宽长比,即脸部的宽度与额头到下巴的长度的比值。简单粗暴地说,脸型偏圆会显小,脸型长了会显老。



听说有人说我显老?

 

从进化心理学的角度来讲,我们都是靠着可爱才活到今天的。娃娃脸能唤起人们的怜爱和保护欲,生物学家 Lorenz 认为这是因为婴儿需要特殊的照料和抚养,所以人类及大部分生物都会对婴儿产生本能的抚养冲动,以保证物种的延续。Brosch 教授和他的也团队发现,娃娃脸的面孔会在人群中率先获得注意。

 

而对于有着娃娃脸的成人,人们会认为 ta 身体较弱、神经质、顺从、诚实、善良、暖心、没有威胁。这些特征非常符合刻板印象对女性的期待,所以在娱乐圈里,人们常常用“少女感”、“逆生长”这样的词汇夸奖女明星的青春美貌,这些娃娃脸女明星也往往更容易接到讨喜的、富有亲和力的角色。

 

娃娃脸代表赵丽颖

 

男生有娃娃脸往往被认为是缺乏领导力、竞争力的表现,然而有趣的是,研究表明拥有娃娃脸的人一旦进入领导岗位,反而更有声望,比成熟脸的 CEO 收入更高。研究者认为这是由于人们对娃娃脸的成年人产生了积极的情绪反应。

 

 

参考文献:

[1]高璐,叶茂林,彭坚,陈宇帅. 面孔对领导者有多重要?——领导者的面孔特征研究述评[J]. 心理科学,2016,(04):992-997.

[2]王迪. 娃娃脸效应在广告和消费领域的积极效应[J]. 美术教育研究,2015,(15):84-85.

[3]胡金生. 日本化妆心理研究的动向[J]. 社会心理科学,2004,(06);77-80.

[4]Alexander Todorov, Christopher Y.Olivola, Ron Dosch, and Peter Mende-Siedlecki. (2014). Social Attributions from Faces: Determinants, Consequence, Accuracy, and Functional Significance. Annu.Rev.Psychol; 2015,66:15.1-15.27

[5]Brosch, T., Sander, D., & Scherer, K. R. (2007). That baby caught myeye... attention capture by infant faces. Emotion,7(3), 685–689.

[6]Livingston, R. W., & Pearce, N. A. (2009). The teddy-bear effect:Does having a baby face benefit black chief executive officers. Psychological Science, 20, 1229–1236.

[7]Gillian Rhodes.(2005). The Evolutionary psychology of facial beauty. Annu. Rev. Psychol. 2006.57:199-226

 

 

 

 

往期weekly

第9期:过一个有意义的人生究竟有什么意义啊?| 人生意义使用手册

第10期:我这一生最大的愿望就是睡一个好觉|专治睡不着觉的4条建议

第11期:确认过眼神,是不想理的人|“一见钟情”真的存在吗?

第12期:人类择偶指南|你每比老婆矮1cm,每年就得多挣3%的钱

第13期:那只叫Lucas的超萌小蜘蛛,又有更新啦!

 

2018年06月04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