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意外的治愈”发生,总是直击我心底

大家好!我是画师小姐姐!

 

最近一段时间,每周都会收到几百个治愈的小故事,整个编辑部都要被你们暖化了~(画师小姐姐发现自己真的画不过来每周几百个故事)

 

今天我们有大事要宣布!不过请先看本周份的小治愈~

 

 

 

 

周末开车接送朋友,要穿过一条胡同,胡同的路很窄,还遇到一对小夫妻在拍婚纱照。看到他们脸上的笑,我和朋友在车里也不自觉对他们笑起来,车子经过他们的时候,我们放下车窗对新娘说:“你好美哦~恭喜你们~”

 

可爱的新娘一时不知该说些什么,回了一句:“你们也好美哦!”

 

那个瞬间夕阳照在我们身上,和陌生人一起笑得很开心。

 

 

 

 

我在上学的城市,地铁上除了始发站好像永远也挤不到一个座位,今年秋天,刚做完手术两个星期不到的我站了大概40分钟左右的车程后,实在腿酸,想吐,就蹲下去歇了一会。

 

我站起来后,一个推着小推车的白发奶奶站起来背向后面的人护住我,并让我坐在她的位子上,老人家一口浓重的当地乡音说,看我非常累……

 

第一次在陌生的城市感到友好,感动了一路。

 

 

 

 

那是几年前还在德国留学的时候,留了好多年长发,一次心血来潮想去把头发剪了,于是预约了一位日本理发师。

 

按照预约的时间、地点到那后,告诉理发师,我想剪短发,特短的那种。

 

理发师看着差不多及腰的长发,关切地问:“没发生什么特别的事吧?”我说:“没啊”。她又问:“真的?”我回答:“真的!”再三确认过后,她才慢慢开始剪……

 

虽然我今天都记不清当时为什么想要去剪了长发,但陌生的理发师那关切的眼神和话语至今想起来都暖暖的。

 

 

 

 

因为在初中被霸凌,所以刚上高中没法跟同学说话,上课发抖。

 

有一次得了急性肠胃炎,去晚自习的路上,从一楼一直吐到六楼,真的是每楼都吐了好多,是同班的一个比我大一岁的小姐姐路上看到我,照顾了我一路,又帮忙把我吐的东西都收拾干净,最后带我去看了校医。

 

现在还记得那个晚上,虽然身体很难受,心里却很温暖。

 

到了高三,那种霸凌的阴影已经完全被治愈,还多了不少朋友。谢谢这个世界上愿意对别人心怀善意的你们。

 

 

 

 

鼓起勇气写下来:

 

我从小生活在一个北方的小县城,高考结束后的有一天,独自乘坐公共汽车去十几公里外另一个县城的大舅家玩。

 

夏天的大中午,公共汽车站没有多少人,我买好票,自己坐在车中间的座位等待发车。

 

过了一会儿,上来两个男人(我现在已经记不清他们的嘴脸),一个男人在我同一排走道旁的座位坐下来,我心里有些警惕,这时候另一个男人慢慢走过来,瞬间直接坐在我的腿上。那一刻我吓坏了,但本能的使劲儿一把推开了那个男人,从座位上起身迅速冲出了车。

 

冲向马路,我就开始嚎啕大哭,脑子一片空白也不知道怎么办,随手就招了开过来的一辆出租车。坐上车后,我带着哭腔告诉司机目的地,然后这个男司机先了解情况,接着安慰了我一路,还肯定我刚才的做法是对的……

 

因为要安慰我,他就放慢车速,十几公里的路开了快半个小时,到地点时说:“我只能送你到这里喽,注意安全。”

 

十几年过去了,那个场景下只顾着哭,根本没看他长什么样子。但当时脆弱无力的我能遇到这样一个陌生人,简直太温暖了。

 

以后的日子里,在力所能及的情况下,有几次我也做了回温暖的陌生人,也祝福那个司机哥哥一切顺利。

 

 

 

 

年轻的时候在国外酒店前台工作,某天上班时,惊闻昨天还一起工作的同事车祸已经走了……

 

低着头,泪水止不住地默默流淌。这时一个高大的影子挡在我的面前,一只手隔着前台拍了拍我的肩膀,用英文说了一句:“上帝的眼睛是睁着的,别难过,一切都会好的。” 顿时泪如泉涌 !

 

 

 

 

 

上大学那会老是和男朋友因为一点小事就不开心,各种耍小脾气,他带着赌气的我出去散步,路上遇到一个新疆大叔的烧烤摊

 

吃了肉串依然不开心的我,正要离开的时候,大叔带着口音笑眯眯地说“别那么不开心姑娘,开心点儿!”路上下着小雨,心里暖洋洋的。

 

 

 

 

六年前,我在英国读书。阴雨的天气和寒冷的风,让我心情跌到谷底。

 

期末考试月,第二天考计量经济学。其实我复习的很好,几乎能拿满分。但负面的情绪根本不能控制,我觉得自己差到不行了。

 

于是我在图书馆过道打电话给我爸爸,说着说着我嚎啕大哭,我再也忍不住了,抑郁、焦虑、压抑、孤独、压力喷涌而出。没想到隔音不好,结果陆陆续续有人走过来,问我怎么了,给我拿了抽纸。

 

还有一个姑凉过来拥抱了我,跟我说everything will be ok~

 

空罐儿  插画

 

2018年10月24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