谁能决定你的价值或你要做什么

还记得有一阵子互联网上频繁转载的文章之一,就是小提琴家陈美代表泰国参加冬季奥运的滑雪项目比赛。还没看过此文章的可以点这里->赢在起跑线又如何。这篇文章描述陈美从小如何接受母亲的严格训练及安排,不仅学习小提琴还有各种才艺,包括滑雪。但拉琴最怕手受伤,所以滑雪就被排除在陈美的生活外。最后陈美跟母亲的关系决裂后,才找回她当初也热爱的滑雪,最后就是我们今天看到的、她代表泰国参赛的新闻。

我并不清楚上面文章中的故事是否真实,但我知道很多人都可以在那篇文章中看到一些自己或旁人的影子:也许是自己小时候的梦想因大人不赞同而被压抑下来、也许是父母的爱对自己来说似乎是有条件的、也许是为什么子女没办法看到自己的苦心...。而我想到的是我们是如何让別人来定义我们的存在是否值得,让別人来决定什么对自己好,到最后却忘了自己真的是什么、要什么。我的个案应该蛮熟悉我常问(或类似问法)的一句话:你把自己的价值交给別人来决定了吗?別人说你很棒,你才会笑;別人喜欢你、你才觉得自己有用;有人爱你、你才觉得自己有价值。在这样的条件下,当別人表现出一丝丝的不赞同时,你的世界就天崩地裂、感觉自己是全世界最差劲最没用的人。

但你从头到尾都没改变过。你还是同一个人。在对方称赞你之前,你是独一无二的个体,在对方称赞你之后,你还是那个独一无二的个体。这有点像拿到学校毕业证书的前一天,你是你,第二天拿到毕业证书之后,你还是你。你不会在拿到毕业证书前一天什么都不懂,也不会在拿到证书之后什么都懂了。是谁给予对方这么大的权力来决定自己的喜怒哀乐呢?

被喜欢、被接纳的感觉很好,但当自己宁愿丟掉自我去追求別人的接纳与喜爱时,就算被对方喜欢了,自己也还是会活在害怕它消失的恐惧焦虑中,许多身心症状像焦虑、失眠、饮食失调等等也会跑出来。当你把界定自己价值的权力拿回来时,你就会发现很多以往在意的事情或人物都失去了他们让你沮丧的力量。而当你愿意体贴自己时,你会比较容易听到自己内在的声音,知道自己真的想做的是什么。陈美当年35岁,以运动员的生涯来说她年龄太大,但她没有放弃。没有什么事情是太晚不能做的,只是你真的知道自己要的是什么吗?想一想,也许你会发现出乎自己意料的答案。
2016年10月30日

本内容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

不代表简单心理平台观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