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一种爱,密不透风

最近一个长辈来我家做客,谈起她宝贝儿子和儿媳,感到自己特别委屈。明明她是好心办事,却总是得不到好报,这让她心里很憋屈,有怨恨。

就称她A吧。

她和小夫妻俩同住一屋檐下。平时,她像是两个年轻人的老妈子,做饭、洗碗,洗衣服,收拾屋子。整天她忙里忙外,小夫妻俩上完班回来拿起碗筷就能吃饭,吃完出去遛弯,把家务活都留给了这个老妈子。

日子长了,A终于忍不住对儿媳妇说:
      “最近我感觉人老了,做事容易累。我儿子上班辛苦,你的工作轻松一点,要不,你下班回来把你们俩的衣服洗洗吧?”
儿媳妇马上说:
      “妈,其实我上班也比较辛苦的。”
      “既然这样,算了,还是我来做吧。”
A无奈地说。

后来,儿媳妇时不时会自己洗衣服,当然她也经常叫丈夫去做。A说:
      “我这个儿子啊,让这个凶媳妇给管死了,媳妇让他做什么,他就做什么。她一发火,我儿子就不说话了,倒是跟我顶起嘴来他嗓门高的很。”

可是看到儿子下班回来有时还要洗衣服,当妈的心疼,于是她就主动继续承担起为他们洗衣服的家务。

~·~·~·~


说到这,A对我妈说:
       “我是真心为他们着想,他们以后总不能一直靠我帮他们做这些吧?做媳妇的,这么懒,以后的日子,我儿子要受苦咯。”

提起儿媳妇和儿子吵架,A心里很难受,
      “我这个儿媳妇,牙尖嘴利,我儿子嘴那么笨怎么吵得过她?我帮我儿子说两句公道话,儿媳妇跳起来跟我理论,有两次我俩差点打起来。我儿子竟然说让我别管闲事,难道我是瞎子、聋子?还不是怕儿子吃亏!”

~·~·~·~

我在一旁听她们谈话,每当这个长辈(A)说起“我儿子”时,我就有点晕,恍惚之间好像说的是儿子,也是她自己。儿子和妈妈仿佛一体,儿子疼,就是她疼,保护了儿子,就是保护她自己。至于那个儿媳妇,在A眼中似乎是一个好吃懒做不讲理的“第三者”。

我说,
      “年轻人的事情让年轻人自己去解决,你就不要掺和在里面,弄不好会帮倒忙,毕竟你们已经是两家人啦。”

她一脸疑惑,完全不能理解的样子,
      “儿子吃了亏,当妈的难道不管吗?”


~·~·~·~
 
这样的妈妈,在我们身边应该不是稀缺品吧?

如果试图让她把自己与孩子区分开一点,对她说:

      “儿子有他的想法,他自己的事,想怎么处理就怎么处理吧,你把自己照顾的好一点,他们就安心啦。”

是不是有点像是要把她的生命内核几乎全给抽走?


妈妈紧紧地抓住儿子不放,这是儿子真正需要吗?

这种爱,密不透风,让人窒息。
 
对于婴儿来讲,妈妈给予足够多的关注和爱护,会让孩子感到安全、舒适,感到自己的存在是有价值的,值得被爱的

可是孩子既已长大,如果妈妈的心里仍然无法放下为孩子操持那部分本该他自己负责的事务这个孩子大概永远无法成为一个有担当的个体。在妈妈“浓浓的、无法逃脱的爱意”里面,孩子逐渐失去力量,甚至消解了成长的欲望。


妈妈会很有成就感吗?

我看到A收获的是:孩子弱不禁风外表下,脆弱敏感的个性、对A的恨、以及变本加厉的索取。
妈妈亲手打造了一个扶不起的阿斗。



 
这让我想起一次在火车上遇见的一对母子。

儿子5、6岁样子,长得非常可爱。在卧铺车厢里,面对面坐着聊天的人们,看到这个孩子都很喜欢,和他说话,逗他玩。

可是呢,无论谁怎么逗他,男孩都不搭理甚至被误以为是哑巴,眼神总是朝向妈妈。被逼急了,害羞的他会躲到妈妈后面

~·~·~·~

妈妈解释:
      “孩子整天和她在一起,一般不和其他人说话,和同龄人玩的时候,被欺负了也不吭声,不回击。要耐心地和他慢慢亲近后,他才会搭理你。”

孩子时常和妈妈贴的很紧,妈妈显得特别开心,她说:
      “孩子生下来不久,就和丈夫离婚了,我一个人带孩子,特别辛苦,我告诉儿子,你爸爸不在了。”

我感觉她似乎在告诉儿子:你爸爸死了,以后,不要再提此事了。

~·~·~·~

我看她不到三十岁的样子,好奇地问有没有打算再找个对象呢。她笑笑说:
      “找过,儿子不喜欢他,同时也吃不准对方是否会爱这个儿子,担心以后儿子跟他受欺负,就分手了。”
 
她看着儿子,接着说:
      “儿子是我的命。儿子饿的时候,恨不得把手指咬破让他喝我的血。”

~·~·~·~
 

看着这位年轻妈妈,我一时不知该说什么。
 
为了孩子愉快地成长,她宁愿一个人担起养育责任,似乎无怨无悔。
她用并不坚实的身躯,为儿子遮风挡雨,她把最好的,都给儿子,我深深被这位母亲感动。


然而,我又感到深深的不安。

如果说人们持续一生都在寻求关系链接和个体自由之间的平衡
那么,儿子有一天长大了,
想离开妈妈开始自己独自生活了,
面对这份厚重的母爱
他要用多么大的力气来告慰妈妈和他自己的失落呢?

希望这只是我的想象而已。



 
我想说,在纠缠粘连的关系里,其乐融融的表象背后,透着心灵无声的、痛苦的呐喊
   

此时,龙应台的文章《不必追》里面的一段话映入我脑海,我想借此送给亲爱的父母们:

我慢慢地、慢慢地了解到,
所谓父女母子一场,
只不过意味着,
你和他的缘分就是今生今世不断地在目送他的背影渐行渐远。
你站立在小路的这一端,
看着他逐渐消失在小路转弯的地方,
而且,
他用背影默默告诉你:
不必追。

 
 
2016年11月23日

本内容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

不代表简单心理平台观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