装在套子里的人

俗话说:没有规矩,不成方圆。有了规则,人们的生活才会井然有序。在规则之上,自由成了相对的自由,自由和规则的相辅相成,生活才变得丰富多彩、有滋有味。
 

说起规则,它像是义正辞严的保护神,充满正能量,提醒人们在一个框架范围里做事,不要轻易突破规则底线,否则可能会带来惩罚,得不偿失;同时,如果你又能灵活掌握规则,因地制宜,顺势而为,那即使很多看起来棘手甚至无解的问题都能迎刃而解。


然而,世界的纷繁多样在哪里都会展现。对于有些人来说,规则就是要拿来变化和突破的,否则要它干嘛?他们的乐趣正在此。


可是规则对于另一部分人,像一座大山一样坚不可摧,威力无比,这部分人在生活中极力维护规则,不允许有哪怕一点儿松动、改变,规则让他们欣欣然地感觉着掌控感似乎从来没有离开过他;然而他们也痛恨规则,因为太奉行规则而被它牢牢钳制,无法自由舞动生命,自己似乎是个有棱有角的存在,放在这个圆融的世界里时常会有冲突、不和谐。有人发展出强迫症状,就是一个最好的证明。 


今天,我想来和大家分享关于“规则至上”的故事。


曾有一个咨客对我说,她在生活中一直苦苦寻求某种规则,这种规则放之四海而皆准,不随条件变化而失效。比如:外出旅行,行李箱里的物品摆放次序,一定会有一个“使用效率最高外观最美”的方式,比如应该先放衣服,再放袜子,然后放洗漱用品……,以后出门旅行,她只要按照现成次序套用一下即可。


可是,在实际操作过程中,她始终没有找到完全令自己满意的次序,不但耗费了她大量的精力,而且很难被别人理解,内心很痛苦。因此,她只得妥协一下,“忍受”一种还算“凑合”的次序,在她发现下一个更满意的次序之前,严格照此规则执行,不能搞错哪怕一点位置或者顺序,否则她会非常不舒服,必须调整过来。


经过一段时间的访谈,她渐渐认识到自己这样做,是花99%的努力,在做1%的事务,给她自己造成的负面影响远远大于正面效应。因此她开始有意识地减少在1%上的执着,更多照顾到生活的其他方面,这使得她在生活中能应付的更自如些了。她心有不甘地告诉我:“只要有可能,她真的希望能找到那个最佳的次序”。

 

与她访谈初期,我心里出现一个画面,完美的、不可撼动的规则,像是一块坚硬、冰冷的铁板,烙在她的心里,似乎不允许她有半点反抗甚至商榷的余地,她只有资格依照规则执行。


这个强悍的想法哪里来的呢?这里面闪动着她强势妈妈的身影:
 

“考了98?为什么不是100分?!”

 “你照我说的去做就行了。脑子这么笨,系个鞋带,动作都这么慢,哭,哭什么哭!”


在孩子眼里,那个权威太有力太可怕---TA说的话就是“圣旨”,孩子彻底陷入无助的恐惧之中,自己的真实想法显得那么虚弱无力、幼稚可笑,完全无立锥之地,在TA面前,孩子内心连恐惧都不应该有,否则就是“怂包”。最令孩子痛苦的是,这个权威是自己成长经历中长期的守护者。


为了与TA建立链接,驱逐心里那个“糟糕”的自己,孩子从内心消灭自己的主张,生吞权威的评价与要求,把那套强制性规则塞进自己的身体里,成为它的执行者和捍卫者。


这一心理过程,一开始很难受,像是逼迫着把自己放进一个并不适合自己尺寸的套子里。时间久了,分不清这个套子是外来的呢还是自己原来就是这样,似乎成了做事时的自动反应。尽管不喜欢TA,可是孩子很可能发现自己的言行举止竟然越来越像TA

TA对我的来访者说:“我是有时对你比较严格,那是因为爱你呀,都是为你好。”

“妈妈没有错,是我不够好。”她曾如是说。

工作中,她乐于照章办事,老板布置下来的任务,一步一步该怎么做,标准是什么,交待得清清楚楚,她对此类工作驾轻就熟。然而对一些没有细节规定,需要她发挥主动性、创造性的任务,她完成的很吃力,且效果不理想。


她喜欢沿着墙角或者道路上水泥板之间间隙拼成的直线往前走。


每当指责别人的时候,她看上去振振有词,信心满满。可是,她后来慢慢觉察到,其实心里并没有一点自信。她说:“自信,应该是从内在涌出的,可是如果撤去头脑里那些“林立”的规则,里面就是空的了。”
 

她特别痛恨别人对她指手画脚,以至于他人一句善意的提醒,也能让她感受到里面似乎是带着“教训”的意味。这让她在别人眼里,像是个满身带刺的“刺猬”,她感到伤心、委屈,可是又不知怎么办。

 

重新审视自己,让改变有机会发生,其实是一件痛苦的事情。对于她来说,意识到如此执着规则,恰恰是一种想要摆脱规则控制的努力,这并非易事。

 

“把鞋带系的又快又好,妈妈就不会再批评我了。”

 

看到、体验到那个内在小孩的无助、恐惧和愤怒,深深地接纳和珍惜自己真实的模样,才能在此中孕育出柔软和自信。

2016年11月30日

本内容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

不代表简单心理平台观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