为什么当别人爱我时,我就不爱他了

我的朋友是个待字闺中的漂亮女孩,今年29岁,有着令人羡慕的职业。
她的个性乖巧,善解人意,又很会示弱,周围的同事都很喜欢她。


当她发现身边有吸引她的男性时,她会主动表达自己的情感,各种温情脉脉;但是一旦那个男性也被她吸引,向她表达自己的相思情深时,她就会发现,自己已经不喜欢那个男的了,转而去寻找下一个目标。



当某个深夜又和朋友聊起这个话题的时候,这已经是她在半年内换的第二个目标,她叹了一口气,问我:

      “你说我是不是有病?是不是道德败坏?是不是我压根就没有爱过?难道我这一辈子注定要不断地流浪?”

那种焦急、内疚和自责扑面而来。

我不愿意用道德的标准去评判她,我相信任何一种困扰的背后都埋藏着痛苦和眼泪。




朋友聊起她的成长经历,
从小在外婆家长大,直到3岁才回到父母的身边。记忆中就没有被妈妈抱过的体验,爸爸对自己诸多挑剔。印象中最深的就是自己无论取得什么成绩,换来的都是爸爸的冷嘲热讽。

经过详谈,朋友发现在自己的成长过程中,一直都没有从父母那里得到自己期待的回应,她得到了更多的是指责、漫骂和冷漠

她没有办法知道什么是好的,哪怕她的工作做得再好,她都不会有成就感,她始终觉得自己就不配拥有成功和快乐,自己就不配真正的被爱。一定要一个她所信赖的外在的人去肯定她,她才会稍稍地觉得自己是好的,是有价值的。

这样一来,我们就可以看到,
朋友对于男性的渴望,满足的是 自己自恋的需要 —— 我要和你融合,仅仅是让你来证明我是被爱的,我是被需要的,我是有价值的




但这 并不是 成人之间互相滋养、稳定持久的成熟的爱

因为自己并没有从父母那里得到爱,自己的内心是空的,像一个无底洞,
所以必须要汲取很多很多的被肯定、被看到、被赞美、被需要去填补
但是一旦得到,又会觉得那不是自己想要的,
因为得到的那些肯定和赞美都是一个虚假的自己讨要来的,一个真实的自己还是没有被看到
于是瞬间对那个人又失去了兴趣。
就这样不断地从这个人这里流浪到另一个人那里,其实自己的内心并不快乐


也许这个黑洞的本来面目是:
在她的内心,
觉得自己是没有价值的,是没必要存在的,自己并没有存在的意义,
她必须要和一个外在的人融合,让外在的人去肯定她、认可她,
她才会觉得自己是有价值、有意义、自己是存在的


但是因为自己在成长过程中,并没有得到很好的回应,没有被好好的养育,也没有得到真正的亲密,因此自己也不知道怎样去付出,怎样去维护一段亲密关系

当感觉到别人被自己吸引,意味着自己要像一个成人一样去付出、去维护,也意味着这样一段真正的亲密关系,对方最终会发现自己的内在原来那么空、那么糟糕,或许最终迎来的还是如父亲般对自己的羞辱和伤害、剥削和抛弃,那是她心里最害怕的,于是她用逃向另一个男人的方式来逃避自己对亲密关系的恐惧




其实,闺蜜的内心深处,一方面是那么的渴望亲密关系,一方面又隐隐地觉得自己不配拥有亲密关系,同时心里又潜藏着对父亲未表达的,深深的恨,   
      你不是不喜欢我吗?你不是说我不配吗?
      那我就证明给你看,我是不是能吸引男性的关注。


这是一种 自我保护 ,太害怕那种被抛弃的感觉,于是在被抛弃之前,先抛弃了别人,以避免被抛弃的痛。

这是一种
试探 ,试探对方喜欢自己、容忍自己的程度,试探对方的容器的安全性。当对方能够容纳下她的恐惧,虽然她如此地对他,他仍不放弃对她的追求,那才是真心地爱她,这样她才会安心。

这是一种
展示 ,以诡异的行为希望被看到,看到她的痛,通过制造别人的痛来让人明白她曾经经历的痛

这是一种
报复 ,通过让自己不能在社会上立足,来回归到父母身边,用自己一生的“失败”来惩罚父母当初对自己的抛弃与残忍

这是一种
呼唤 ,用“病态的行为”来呼唤——妈妈再爱我一次,呼唤能够给她以抱持的人……



当我们聊到这里,朋友深深地叹了一口气,良久良久,她说:“你这么一说,我心里的内疚和指责要好多了,原来我这样做是有原因的,我现在觉得哀伤,特别的哀伤。”

是啊,
觉察到这些,或许我们要经过一段漫长的哀伤,去哀悼我们的丧失

要不然,又怎能获得新生呢?
2016年12月15日

本内容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

不代表简单心理平台观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