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何应对被雾霾吞噬下的“恐惧感”?

雾霾指数报表,北京城笼罩在充满杂质的空气中,我最近天天戴口罩,发现敞开了呼吸时所没闻到的呛味一下子钻到了鼻子里,那叫一个浓重。

在这样的日子里,我和你一样每天工作,看着关于雾霾的危险报道,无论家里还是中心都安上了空气净化器,但心中还会有害怕,一个关于未知的恐惧感。

细算一下,这个地球在每一个阶段都有着不同的天灾人祸,坚韧的人类基因在一次又一次灾难中活下来,繁衍生息。但在每一次灾难之后的数年,每个人都发展出各类型的适者生存的方式,原始社会,当人发现站起来更有活动优势时,我们祖先学会了站立行走,在农业社会“重男轻女”,在缺少劳动力的生活中,家里没有男人,就意味着难以为继,人们在无法获得基本安全感的情况下,会以生孩子来保障。在自然灾害困难时期,大家为了生存可以去吃树皮,吃一切可以生存的食物。这就是人类的生命力,为了活着,而去努力做点什么。

时过境迁,我们大部分人都可以吃饱饭了,不再为填饱肚子而发愁,但现代化的进展又不得不让我们面对新的困难,就像今天的雾霾。为了保护生命,我们戴口罩,装空气净化器,跑到环境更好的地方呼吸,好像这一切都是我们自己为了生存而做得努力。 我想,这就是现在这个阶段我们需要面对的问题,也就是面对死亡焦虑的恐惧感,是的,关于肺癌,雾霾所带来的一切有关死亡的可能性。但这好像又提醒我们关注自己生命活着的意义了,海德格尔曾说:"死在,我就不在;我在,死就不在。”

但那个“我”在哪里?也许是一个”存在”吧?想起柴静所做得纪录片,她在力所能及地为世界做些什么。可能在这个时期,我们每个人能做到得就是保护好自己,并尽自己所能为世界也为周边人做点什么吧。

一切,都将过去,我们仅仅是历史洪流中的一滴小水珠,在波涛汹涌的海浪中,努力令自己稍稍顺利地活着。无论如何,那都是一个可以可以在死亡的必然中,体察着“我”之存在,“我”之于生命的意义。

在雾霾吞没的黑暗中,将森田正马先生说得一句话送给大家:顺其自然,为所当为。
2016年12月20日

本内容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

不代表简单心理平台观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