失眠与自信

钱理群一篇文章中的一段话,激起了我写这篇短文的冲动:
 

当今中国是一个颇为奇异的社会,有的人陷入盲目乐观;更多的人充满焦虑,不安,一些人中间,还弥漫着绝望、虚无的情绪,于是就提出了这个问题:中国的希望在哪里?鲁迅曾经写过一篇文章,题目就叫《中国人失去自信力了吗?》‘要论中国人,必须不被搽在表面的自欺欺人的脂粉所诓骗,却看看他的筋骨和脊梁。自信力的有无,状元状元宰相的文章是不足为据的,要自己看地底下。’”
 

我有自信力吗?我问自己。

如果一个民族的自信力要看地底下 ,作为个人的自信,也不要只看看坐在咨询室里、站在讲台的我,而要去看看睡不着觉的时候的自己

 

睡觉可比做蜕去自欺自人的脂粉,这时候我们将生活层层剥开,流出本质,白天不愿让人看到的内在底色,会在夜深人静时裸露出来。

01
从小开始失眠的我

 

我还在襁褓中的时候,失眠就开始了。

听妈妈说,我还不满月时,大腿长了脓疮,又红又肿十几天,脓流不出来,我成了一个夜哭郎。妈妈只好抱着我整夜在院子里转圈,连星星、月亮都嫌吵,悄悄躲进云里去了。

“我当时真担心会你会成为瘸子。”妈妈口气里带着几分庆幸。


身体发育无恙,童年和青春也如白马过隙匆匆而去

但中年后,不知道是因为我学心理惊扰到了失眠,还是因为我被失眠困扰才开始学了心理学,反正,我理解自己的内心世界,跟体验失眠是分不开的。

  
无数次的体验和经历告诉我, 失眠是无意识对死亡的恐惧,也许是婴儿期的病痛让我经历了死亡的威胁。
当困倦袭来, 昏昏欲睡, 意识渐渐抵达觉醒与睡眠的临界点上时会猛地一下醒过来。意识似乎要紧紧扯住自己,不要象断了线的风筝跌入无意识的虚空中。

失眠是一种心灵的失联,与内心缺少安全依恋有关。

孩子能在妈妈的臂弯里甜甜地睡去,到再大一点她可以自己一个人睡觉,因为她确信这个世界是安全的,她是被爱着的。如果一个睡眼朦胧的婴儿,身体一离开妈妈的怀抱,像要被抛弃一般惊醒,这可能是婴儿与母亲的分离焦虑所致。

 


02
我的一次失眠

 

 我记得几年前一次刻骨铭心的失眠的体验
 

失眠降临


无论白天我如何努力让自己显得成熟、健康、信心满满, 但到了失眠的夜晚,在焦虑、困惑、烦躁的情绪波涛里,自信的小船说翻就翻。夜就像一艘船,把人载到睡眠的梦乡,而我就在夜里成了所有人的异类,所有人都自然上了渡船, 丈夫的鼾声,让我越发感到自己单单被撇下,落伍失群,孤独的这样彻底!
 

我开始在床上折腾自己。什么姿势都不对劲,腿一会儿伸出来,一会儿又缩回去, 一阵阵的焦燥感,骨头缝里像有无数个蚂蚁在爬。滴滴答答的钟声像在嘲笑我孩子气的无助、无能和脆弱。
 

我开始生他的气。为什么你不能帮助我、安慰我一下?我的要求并不多,我只要一个拥抱,一句体贴温柔的话。

我开始生自己的气。你为什么不能让自己睡着?连睡觉这么简单的事情都做不到?担心这样下去明天怎么工作,我会不会死?

 

像干涸的河床里一条鱼,无望地扑腾着身子。

负面念头卷着令人窒息的负面情绪,肆意地蹂躏着我的神经,我试图用观呼吸安顿自己,但屡屡失败。

 


 

与失眠相处
 

就在我几乎失去哄自己入睡的全部温存和耐心,即将崩溃的时候,我离开了床,走出卧室,摸索到书房, 在刺眼的灯光下,找出并翻开《恩宠与勇气》,找到肯.威尔伯在患癌症的妻子崔雅床前念给她的一段话:
 

我要以开放的心情面对痛苦和恐惧,勇敢地拥抱它,接纳它的存在。
这就是事实,这就是眼前所发生的现象。

以恐惧面对痛苦所产生的感觉就是自怜,它令你想要改变当下的真相。但是如果以觉察来面对痛苦,把心安住在其中,不以恐惧或嗔恨,而是以慈悲面对它,那便是真正的悲悯了。
 

这一刻,孤独的心穿越黑暗和时空找到了联结,人不怕痛苦,怕的是你觉得这个世界上只有你一个人痛苦

读着读着,我狂乱的心慢慢安定下来。我接着读到下面一段,我用笔画了红线:

 

我有一副身体,但我并非自己的躯体,我能看见,感觉到自己的躯体,然而这些可以被看见与感觉到的东西并不是真正的观者。
我的身体可以疲劳或兴奋,可能生病或健康,可能沉重或轻盈,也可能焦虑或平静,但这与内在的真我和全然的觉知无关。

我有欲望,但我并不是这些欲望。我能知晓自己的欲望。然而那可以被知晓的并不是真正的知者。

我有感情,但我并非自己的情感,我能感觉与知觉自己的情感,然而那可以被感觉与知觉的并不是真正的“感觉者”

我有思维,但我并非自己的思维,我能看见和知晓自己的思维。然而那可以被知晓的并不是真正的知者。思维的生灭,都不会影响内在的我。

我就是那纯然的觉知,是所有思维、情感、感觉与知觉的见证。
 

读完这段话之后,我再次回到床上去,体会着感受、情绪、念头来来去去
 

在失去自信的地方重新升起希望,纯然的觉察和自我慈悲的力量在孤独黑夜里点起温润的烛光。
 

我让自己平躺着尽量保持不动。

无论什么样的感受,都只是感受。

不要再认同和抗拒。

身体里那种像无数蚂蚁在爬的焦虑感是最难忍受的,我缓缓地呼吸,我警觉地审视这些感觉:
这是真的吗?心到底是在评判还是在觉察

焦虑更像是一种无意识的抗拒和评判:这很糟糕!我要死了!放下念头,保持开放,你并不知道下一刻会发生什么
------

看,还有微细、更微细的感觉。

就这样一动不动地平躺着观了一个多小时,我惊讶的发现:只要哪怕一点点地想要操控的欲望,都会强化我“就是痛苦”的幻觉。


心是掌控或是放下,决定了身体是紧缩或是放松

就这样,一次次提醒自己耐心,再耐心一点。

打开空间,单纯地觉知那些负面情绪、苦逼的感受和批评的思维,解开跟它们的捆绑和本能的抗拒
,随它去。

这些貌似永远的苦受在慢慢消散,身心慢慢放松下来。

当晶莹如新的晨曦透过窗帘照着床上,轻轻把我唤醒时,我心里笑了,身体格外轻松。

 


03
与失眠对抗不如向失眠臣服


在失眠的黑夜里除了臣服,没有别的选择,把自己就给未知,停下挣扎的念头,倾听智慧的呼声。

也许你并不情愿,但失眠不由人。

 

失眠的苦乐出之一念之间 孤寂的黑夜会放大内心的苦痛,也会生出喜悦、信心和满足感,这就看我们直面内心黑暗的勇气。

我又想到鲁迅说的中国人的筋骨和脊梁:“他们有确信,不自欺,他们在前仆后继的战斗,不过一面总是在被摧毁,被抹杀,消灭于黑暗中,不能被大家所知道罢了。

 

失眠的黑夜远不止是一段睡与不睡的经历。当我们过于沉溺与种种身外之忧的时候,黑夜的失眠会把我们推向一个陌生世界的边缘,在那里我们不再有熟悉可靠的感觉, 这是一个绝佳的机会,以坚定心去探索生命的真相,去追问我到底是谁?它能打开你的心胸,让你看到全新的、无限的可能性, 提升你的精神,提升到生命的活力和自信力。

                                    

 

                 
2017年01月03日

本内容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

不代表简单心理平台观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