面临高考,焦虑的只是考生吗?

这是一篇写给父母的短文。

每年的三到五月份,关于考前焦虑的案例就会增多。因为即将到来的高考、中考季。

有趣的是,其中一小部分是孩子主动提出需要心理辅导,更多的是父母觉得孩子紧张、压力大,需要辅导

一个家庭来到你的面前,常常听到的是,孩子说:
  “我妈(爸)觉得我需要辅导一下,我自己觉得还好”

更多父母的开场白是:
  “快考试了,我看到他(她)……,我很担心……”

 

考前,对一个面临考试的个体来说,有焦虑感是正常的,焦虑本身是一种兴奋的状态,一定程度的焦虑,具有积极的意义,促使个体调动状态,积极准备,投入应对考试的状态。

只是焦虑感超过一定的程度,没法正常干该干的事儿,比如学习学不进去了,作业没法去做了,连续睡不着觉了,那就需要寻求心理干预了。

主动提出需要考前心理辅导的孩子,是了不起的,因为通常他已经做了很多的努力。同时,对自己的焦虑状态有所觉察和反思,意识到需要寻求更多资源帮助自己,这种
主动寻求帮助本身就是一种能力,对于面临成长发展过程中的孩子来说,具有积极的意义。

相当一部分父母在孩子面临考试前夕,自身的焦虑会被激活甚至放大,特别是有自身心理情结但是没有反思过、处理过的父母,比如曾经有考试情结、名校情结、自卑情结等;或者是正处于自身发展的某种特殊阶段但是并未意识到的父母,比如中年危机、职业发展的转折期、人际关系危机等等,从而将这部分焦虑投射在孩子身上,总是感到孩子有问题,需要帮助。


这种焦虑情绪的投射反应本身对孩子是一种压力,而非支持

那么,父母要怎么做,才能成为孩子情绪的缓冲器,帮助孩子轻装前行,而非当了增压棒呢?

1.稳定自身情绪是王道

父母首先要觉察自己的情绪,区分出属于自己的焦虑,管理好它、保持情绪稳定性

情绪是会相互感染的,关系越紧密,感染力越强,在一个家庭系统内部,更是如此。反思是觉察的开始,觉察到这点,才能有意识地做出改变的尝试,做一些关注自身情绪调节的事情,比如转移自己对考试事件的注意力,多做自己喜欢的事情,充实自身;学习自我放松技巧,如正念练习;当然,在自身调节仍不能起效的情况下,心理咨询有效途径之一。


2.区分责任界限是核心

但凡焦虑的父母,不是不负责任,而是过度负责,负责过度了,界限就不清晰了。学习和考试本身是孩子自己要经历和面对的事情,总想替孩子发力,反而体会到无力。世间万物就是这样,每个人都有属于自己的责任要承担,代替发力短期看来在帮助,长远可能是一种责任剥夺。

把属于孩子的责任交还给他自己,是更有效的发力。


3.懂得做配角是一种智慧

在孩子面对考试这件事情上,父母只能当配角,那就是该做什么,不该做什么,先询问孩子的意见。也许你最好的支持就是问孩子:“你需要妈妈做什么吗?”然后去提供孩子需要的支持,而不是去做一些父母自我想象中认为需要的事情,做了无用功。

4.承认自己的局限是明智

越是缺乏自信,越想证明自己的能力和有用价值,害怕去体会到自己的无能感和无用感,孩子往往是父母最容易投射出这种感觉的对象,所以会无意识的要为孩子提供所有的答案和解决方案,尤其在孩子遇到诸如高考这样的重大挑战之时。

其实这种时候父母是提供不了实质的解决方案的,孩子才是真正寻找解决方案的人,父母要做的只是给予陪伴和鼓励,让孩子感到自己是被信任的,结果好不好都是被接纳的,这种心理支持就足够了

5.推远镜头看待人生是泰然

家庭治疗师常举一个例子,关于足球裁判。

如果你将足球裁判的行为聚焦在镜头里拉近单独拿出来看,他一个人手舞足蹈,跑来跑去你可能难以理解,甚至觉得他是个疯子,可是你将镜头渐渐推远,放在整场比赛的背景里,你就理解了他在做什么。

同样的,如果你总是将高考这件事单独拿出来盯着,它就变成了眼前的全部,无比沉重,而将它推远至一个人的一生来看,它只是其中一步,虽然重要,但不是决定生命的全部。人生的每一步走深走浅不是最重要的,而是踏过步伐后的反应态度,影响着你的下一步方向。反复提醒自己这点,是否感受会轻松些呢?

曾经,人们说,自由就是想做什么做什么;如今,人们说,自由就是不想做什么就可以不做什么。

或许,为人父母,当我们因为总想着“我能为孩子做什么”。而焦虑不堪时,也许我们可以想想“我可以为孩子不做什么了”,说不定,你绷紧的弦儿会放松些,你放松了,孩子就会轻松些了。

祝愿所有面临高考、中考孩子的家庭,都能尝试创造一个相对轻松的家庭氛围,让孩子轻装前行。

2017年04月18日

本内容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

不代表简单心理平台观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