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理论进阶探讨——基于弗洛依德、比昂-奥格登与荣格片段的思考

【阅读提醒】:初稿创作于2015年11月。文章并不容易阅读。其困难不仅在于这是一篇基于前作的拓展,还在于对读者提出了较高的关于精神分析理论认识的要求。同时不能否认还有我个人写作时随性发散的因素。然而我相信,对于有意研习精神分析理论与实践的读者来说,我还是带来了一些不寻常的新见解。
 

-------------------正文---------------------


思前想后,觉得似乎用分段片语的方式更容易书写和表达内心的想法。那些期望看到归纳和结构式文章的读者们,不妨认真考虑下阅读相关的原作,在笔力和见地上,笔者自然无法和前人相比。
 

  • 关于精神分析的两个基本假设
 

这周在一个新开的读书会上谈起了这个话题。所谓精神分析的两个假设,是指心理决定论(或曰因果原则)与潜意识在心理活动中的普遍性

心理决定论则强调,所有人的心理现象都不存在偶然或者碰巧发生的情形。心理现象不能缺乏与先前事物的因果关系。举个例子:有人在街上偶遇儿时同学,却总也记不起同学的名字,只好遮脸不打招呼快步经过,却在刚走出街口不久想起到了其姓名;再比如学生考试时候看到复习过的题目,却记不住答题的内容,等到试卷一交,那记不起的答案便流水般自然涌现。这些在精神分析的角度来看,都不是偶然或者恰巧发生的事情。倘若细探其背后的动力,通常都能发现其深层的某些不自知愿望或感受,例如与同学相关的在那个时期不愉快的经历,又或者对成绩优异背后随之而来的压力感到恐慌,等等。

以荣格为首的分析心理学派对心理现象的因果法则有不同的看法。他们认为,因果法则并不总是通用的。比方说,因果法则不能够解释,为什么日本分析师河合隼雄做了关于乌鸦的梦而为之困惑,查阅众多关于乌鸦的文献后在受训的期中考试上遇到了要求解答乌鸦象征意义的考题,也不能解释为什么有的时候咨询师和来访者做了相同但是从未在工作中谈及的主题梦境。并非所有的心理现象都能在过去找到因果对应的事件——尤其是在考虑到心理现象背后可能的多重性影响,现象之间的联系便更像是身处在同一个混沌场下的几个独立事件,但发生了富有意义的“偶然”。荣格将其命名为共时性关系。而我愿意将其称为心理意义论——这意味着放弃对原因刨根问底式的探索而转向关注心理现象之间的意义。对偶然的两种不同态度,决定了两个理论假设的不同取向。


不管前面的分歧如何,在第二个假设也就是潜意识影响论上,所有动力学派的理论有了基本的共识。简单来说,是将意识看作是心理活动中一个特殊而非同寻常的部分,而潜意识下的心理过程在各个层面广泛地影响着人的生活。

之所以谈这个,是因为这和后面的讲到的梦分析视角有重大关联。要理解一个理论为何是这个样子的,不知道其背后的背景和推动发展的基础是不行的。希望我随后的行文能够很好地体现这一点。

 

  • 一二人心理学,主体间与荣格


对弗洛伊德主流理论有所熟悉的读者应该都能理解,不管是早期的地形理论(意识-前意识-潜意识),还是后来的构造理论(本我-自我-超我),在理解人的心理过程、病理的形成以及疗愈上,弗洛伊德,或曰经典驱力-冲突理论学派的着眼点都在个体身上:个体的欲望,个体发展出人格结构,个体平衡内在的冲突,失衡导致了症状的产生……包括发生在咨访关系中的现象,会被称作为移情与投射,皆被描述为个体的行动和心理过程,客体仅仅作为承载的对象,如同白纸一般可以替换和取代。故亦称为一人心理学。


后来的客体关系学派以及人际学派给予了精神分析完全不同的开始:倘若我们以二人关系和互动的角度去看待个体的心理构建与成熟,我们能看到什么。于是有了对早年母婴关系的关注,有了依恋理论的创立,有了对移情-反移情工作的全新视角和干预态度。咨访关系中的移情于反移情开始被放在了投射性认同的角度上进行理解和分析。而拓展投射性认同内涵与应用的正是比昂。至此,精神分析进入到二人心理学。

随后的主体间性、或曰关系中第三主体的出现更像是后现代主义思潮的结果。关于“此时、此地”的关注其实质上在提出这样的问题:为什么偏偏是此时、此地,出现或表达了这样的内容?推动思考的正是精神分析的两个重要假设:没有偶然以及潜意识对人类精神活动的巨大影响。当代分析师奥格登进一步分析,正是二人过去各自与共同经历的种种,使得分析工作中的材料——如梦境——以当下这样的形式呈现,并构成了既属于,又不完全属于二人经验之总和的第三主体。


倘若对分析心理学中的集体-超个人倾向有所耳闻,不难看出为何在根本上存在分歧的荣格会同样来到第三主体的理论中来。在荣格看来,导演着这一切的不是别个,正是超越性的第三主体。话题到这里,否认偶然和强调偶然的意义之间或许并未有人们想象中那么大的差异。而一旦关注到第三主体中的超越性,荣格那套晦涩夸张的理论便不那么难以理解。

从这个意义上,艺术、以及关于艺术的理论研究大概是最能反映其特性的吧。或许这也是荣格派的分析技术发展中总是充满着各种艺术的成分,弗洛伊德直言“艺术即症状”,而奥格登如今在大学里教授文学并出版小说的缘故吧。

 

  • 关于梦理论的二次整理


回到关于梦的讨论。我想我们可以回顾梦作为人的一种心理过程的几个事实、并且加以讨论拓展:

  1. 梦发生在睡眠时。
  2. 梦由潜意识心理活动(活跃精神活动)所主导
  3. 意识有时候会参与到梦境之中,但意识对梦境的作用通常较为微弱
  4. 梦的回忆、记录、诉说和表达本质上和梦一样,属于心理构建而非单纯提取记忆的过程。
  5. 对于梦境的记忆,个体具有天然的排除倾向。大部分的梦境无法在正常的情况下回忆起来。
  6. 当梦境被假设为具有目的的时候,梦境是可以被分析和理解的。
  7. 对梦的临床处理实际上是把梦从潜意识的主场带到意识的主场再进行工作


按照大多数理论对于梦境的定义,睡眠是梦发生的场地。但按照比昂的表述(注1),清醒-睡眠——意识状态的浮沉和区分由“梦”,或者说做梦的功能来决定。梦不再是弗洛依德所说的睡眠的保护使者,而成为了睡眠发生的基础。有趣的是,睡眠和清醒时成对出现相互依附的概念,正如道家的观察那样,脱离了其中一方,另一方亦将不复存在。意识和潜意识不也是这样的一对状态么?而在完整的意识(注2)浮现之前,意识的萌芽可能亦像是梦样的存在吧。


正是这样的相似性,让梦成为了连接意识与潜意识之间的桥梁:一方面梦发生在意识消去的时刻,另一方面又具备着意识萌芽的形态。故梦的研究或许可以通向两个通道:观察意识如何从潜意识的冲动和材料中形成,以及了解潜意识心理过程的窗口。前者可以让人更加清楚,自己的意识活动有可能是基于怎样的背景下形成的,亦即对自身的觉察,对应精神分析中的think the unthinkable;后者则提供了解潜意识的可能,接近于know the unknowable。


关于梦的构建过程,上回已经有过较为细致的探讨。不管是大多数被人们遗忘的,各种日常生活场景再现的梦境,还是那些充满创造和非现实元素,让人印象深刻乃至于醒来后仍然记得的特殊梦境,均存在个体利用已有信息进行构建的过程。然而就像运行良好的汽车不会被打开引擎盖一样,这些心理构建活动就像运作良好的器械一样不会被展示、或者不会被想要展示。于是我们或许能够对梦的回忆有一个更为形象化、更能理解的解释:只有被强行中断,或者特殊的、异常的时刻,人们才会记住梦境的内容,如同车子突然中途停下,又或者行驶的状态非常糟糕,司机才会下车检查。

以上的比喻同样给出了一个可能:倘若我们对汽车的运作有所了解,那么我们是有可能弄明白哪里出了问题的。反过来,在研究故障的过程中,我们或许能够获得更多有关其运作的知识。故奥格登在其论文中宣告:精神分析的任务在于“促成其能够继续未做出的和被打断了的梦境”。唯此,人方能区分意识与潜意识,外在现实与心灵现实。


在梦的具体工作上,无疑运用到了大量的意识功能。梦的讨论和分析本身就是在梦者清醒的状态下进行,而两个最为经典的梦工具:来自精神分析的自由联想(对梦进行发散思维的联想)和来自分析心理学的积极想象(对梦的意象进行细致的补充和互动),其对应的是两个对待潜意识的态度:心理决定论和心理意义论,因果法则与共时性法则。前者更倾向于将潜意识材料看作是被压抑和掩埋在意识之下的形态,会提出转移(常译移情)的实质是潜意识内容向前意识的入侵(或“浮现”),而分析的工作更接近于考古,是意识向潜意识的逆向拓展,即“潜意识意识化”;后者更倾向于意识对无意识材料的创造性表达,即“投射”,并且鼓励和无意识的意象进行对话与互动,梦成为了一个宽广包容的舞台,允许意识在其中与无意识共同构建出具有个人乃至超个人意义的体验与认识,分析工作具备艺术性,并通过艺术的方式完成了个人苦难乃至集体苦难的超越。(注3)
 

  • 小结


在经历了几周的筹备和现场的讨论之后,个人算是重新学习了一次精神分析的梦理论。这次尝试将不同理论流派背后的基础假设与哲学背景作为理解和解释各自梦理论的切入点,以期有新的收获,又或者发现理论间相互整合的瞬间。

至于精神分析在梦上的探索,我个人对其的探索,对于各位读者而言,算是某个终点还是起点,则交给各位自行考量吧。


-------------------------------

注1:“能够做梦才使人有可能入睡和醒来。做梦,在这个新的定义下,创造了意识和无意识,并维持着这两者的差别之处。”(精神分析艺术,P71)
注2:我们可以将意识分成两类:一类像是动物般的意识,能够对各种刺激做出反应;另一类的意识则是指对意识状态本身的觉察,例如我是能够留意到我是有主观意识的,我是清醒的,我正在写专栏,我能够控制我自己对内外刺激做出反应等等。对于处于生命早期的胎儿、婴儿,以及部分精神障碍患者来说,其后一类意识功能并不完整。
注3:或许最终,动力性工作也会和这篇专栏的推演一样,始于症状,终于艺术。

研讨涉及材料:
1 释梦 [奥]Sigmund Freud
2 精神分析入门 [美]Charles Brenner
3 荣格文集十六卷 [瑞]C•G•Jung
4 精神分析艺术 [美]Thomas Ogden
​​​​​​​

2017年05月18日

本内容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

不代表简单心理平台观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