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情与真爱的迷思--银翼杀手随想

大部分片子都是要讲爱情的,银翼杀手也不例外,无论是1982版还是2049版,都在一片末世的氛围里,淡淡地描述了一个爱情故事。

银翼杀手这个片子之所以能成为科幻经典,除了它所构建的未来世界景像太具有开创性,以至于纷纷被人所模仿,更重要的是它试图探索的东西,包括人的定义,真实的定义。而2049版的这段情感也是继承了这种探索,试图讨论,什么是爱情,什么是真爱。

只是2049版相比1982版,显得更加的无望和绝望。1982版的爱情起码还是在两个实体间发生,无论你对于人的定义是什么,但他们可以接触、听到、看到彼此。但2049版里,K的恋人乔伊是电脑程序所投射出来的虚拟影像。

 

我买过一本书,买了之后就再也没看过,只是因为喜欢它的书名,《无希望的爱恋是温柔的》。也许正是如此,K与乔伊间的互动和情感充满了温情和体恤,一举一动都小心翼翼地表达着对对方的珍惜与顾念,仿佛应照着我们当世的爱情,如此的轻易和随便,一如我们对待所有生命和地球一样,只是因为得来全不费工夫。
 

乔伊是华莱世公司的一款热销软件,可以进行人际互动,为客户提供情感支持与陪伴,在K没有购买移动投影设置之前,乔伊的行动甚至不能离开房顶上的投影设备。
 

乔伊的存在,为K提供了完美的末日情感需求解决方案。作为复制人的K,被“正常”人类所歧视和恐惧,不可能与人类发展正常的人际交往;同时还要不断受到警局心理测试的监测,以确保他没有发展出正常的人类情感,包括对于家庭、爱情、亲情的向往。
 

话说,这是不是有点老大哥的感觉?区别仅仅是这种监视是针对复制人而不是全人类。但生命是需要连接的,哪怕K是复制人,但以我看来,他也是生命。正如《侏罗纪公园》里面说的,“Life will find its way.”生命总会找到出路的,one way or another。
 

一如银翼杀手所建构的世界里面,复制人在努力为自己的生存找出路一样,于是K用他的酬金去购买了乔伊来满足基本的情感需求。虽然片子里面没有交待,但我猜想乔伊并不便宜,但K一定是尽其所能地满足乔伊的需要,包括各种衣服,和移动投影设置。
 

或者说,这些需要是K自己的需要呢?片子里面乔伊的呈现是通过投影设置,我觉得这个细节设计的极妙。它似乎是以一种实际又是隐喻的方式,在探讨,什么是爱情。
 

投射这个词,我们中文里应用的并不多,但在西方语境里,随着一百多年来弗洛依德和精神分析的深入民心,投射这种典型的精神分析词汇,已经成了日常对话中时常被提及的普通用语。但在中文的语境中,则不免还是要解释一下,投射就是将自己内在的特征、性格、情感、动机等转移到他人身上的现象。比方说惠子说庄子“子非鱼,安知鱼之乐”,就像是在对庄子说,你不是鱼,不要把你快乐的心情投射到鱼身上,认为鱼是快乐的。
 

在此,我们可以把投射和移情两个概念放在一起思考,移情是指一个人将其过往经历中对某些人的情感转移到当下的对象身上,其实就其本质而言,也可以理解为了一种投射,因为也是将内心的东西投射到他人身上。
 

投射无处不在,正如片子里,K给乔伊买了那么多衣服一样,他很可能会认为乔伊希望穿的漂亮一些,就是在把自己希望乔伊穿的漂亮一些的愿望投射到乔伊身上。
 

我们在关系里,在任何地方都会投射,特别是在爱情关系中。我们会把自己对爱、陪伴、关怀、照顾的需要投射给对方,通过向对方付出爱、陪伴、关怀、照顾的方式,认为自己在满足对方,但这些真的是对方的需求吗?很多时候,因为投射,我们根本看不到真实的对方,而只看得到我们以为的真实。
 

一定程度上来说,我们更愿意沉浸在自己的幻想中,因为幻想中的那个对象才是最完美的,但当真实袭来时,我们往往无法接受。当我们看到对方真实的样子时,我们会借以他/她变了,爱情不在了等等理由,实质上或内涵上分手,再换一个新的对象去投射,所以会有“婚姻是爱情的坟墓”这一说。
 

爱情是什么?是不是只是我们一向情愿的投射,以幻想来满足我们内心渴求的一种游戏?而一旦面对真实时,它就会幻灭?一如片子里所说,当乔伊舍弃了她的储存设置,与K开始逃亡,变得越来越真实时;正如她所说,她要像一个真的女孩、会死去时,她就真的死去了。
 

随着她的移动储存投影设备被踩烂,她也真的不在了。这是不是一种关于真实与爱情相对性的稳喻呢?我们的爱情只能存在于自己的想象中,一旦面对真实,必然会幻灭。听起来很悲观呢,只是,谁又能确定自己的爱情不是一种占有欲、对空虚的补偿感、对融合的渴望等等的变形?

 

我们姑且把对于作为复制人的K的情感是否真实这一端争议放下,再来看看作为电脑程序的乔伊。
 

乔伊对K呢,她的情感是真正的情感、爱情甚至是真爱吗?


作为电脑程序的乔伊,一开始在K的日常生活中,提供各种情感支持,陪K吃饭、看书,哪怕这种陪伴看起来甚有苦中做乐的悲伤感觉,比方说把快餐投影成牛排大餐。


后面随着K为她购买了移动投影设置和K开始怀疑自己的真实身份,两人的关系似乎比这种简单陪伴深入了很多。


用移动设置走上天台的乔伊,可以看到雨滴滴在身上所形成的景象,虽然她并没有触觉,但看到自己的身体和头发变湿,似乎已经让她非常新奇和开心。随后两人尝试拥抱和接吻,哪怕只是想象中的,两人的感情的凄美和苦涩也溢于言表。更不用说后面乔伊与女复制人合体,与K发生关系那段了。


看到过一句话,大脑是最强大的性器官。情感与爱欲其实是可以完全不受物质与身体的局限的,所以无论是K还是乔伊,他们的情感本身都可以是真实的,但考虑到乔伊是电脑程序,我们还可以再看的深一点。


维基百科上说,真爱是“利他之爱,完全无私的爱,可不惜伤害自己或舍弃任何东西。重视神交。”遗憾的是,现代人常常滥用这个词,而实际上的行为与利他和无私相距甚远。


但乔伊在K面临逃亡的选择时,毅然坚持要与K同行,甚至主动提出要摧毁自己的固定储存设置,哪怕这意味着如果移动储存设置发生意外,作为拥有与K的共同回忆、构成主体性的她就会消失。


这是一种“完全无私”的爱吗?也许吧,也许这只是设计这个电脑程序的工作人员比照完美的爱情所设计的必然结果?我们无从得知,一如,哪怕这种行为是一个人做出的,我们也无法确定,他/她内心的动机是因为“真正的爱情”,或是因为潜意识里的自我毁灭动机或是拯救者情结。


人性如此之复杂,似乎想借一部电影讨论清楚爱情或真爱是什么,莫不是有点太自恋了?仅仅能让大家有所思索,便已经很棒了。于是我也在此打住吧。
 

2017年11月22日

本内容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

不代表简单心理平台观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