多了解一点抑郁

我是世界上最悲惨的人。如果将我的感受平均分给世界上所有人,那世上就再无笑脸                ——————亚伯拉罕·林肯 1841



本文所讲的抑郁,包括单相抑郁-抑郁,也包括双相中的抑郁。

虽然我们经常会说“最近感觉有点抑郁”,可是一般的沮丧或者低落很少会严重到显著地影响社会功能或者持续很长一段时间。

这样一段时间的低落或者沮丧,甚至对于个人来讲是有好处的。在沮丧状态下人会进入沉思状态,而沉思状态可以让我们探索我们的内心,我们的价值观以及我们的生活方式。当从这个状态中出来后,我们可以感受到内心力量的增强,对问题也想得透彻,对于选择和决定也更坚定。

但是抑郁症带来的就是长期和严重的心理痛苦,而且会随着时间恶化。那些经受抑郁的人们可能在不断地抑郁发作中逐渐减少社会活动,甚至失去活下去的意愿。

发病率(数据来自Bromet et al, 2011):
巴西   10.4%
美国   8.3%
法国   5.9%
日本   2.2%
中国   1.6%-4.1%(2015 卫计委)

作为从业者,对于中国的这一数字表示很怀疑的。
原因:
1.很多中国人不愿意因为心理问题就医,即便一线城市依然如此。
2.心理问题的公众知识普及度很差。一些人以为是身体出了问题,于是常年喝着各种补药治神经衰弱的中药;一些人压根不知道怎么了;一些人感觉到有些异样,但是又说不清楚到底怎么了。

类型就简单介绍一下抑郁类型(DSM-V)
1.严重抑郁障碍(Major Depression Disorder:
2.持续性抑郁障碍(Persistent Depressive Disorder)又叫做恶劣心境:
3.经前情绪障碍(Premenstrual Dysphoric Disorder:
4.易怒性情绪失调障碍(Disruptive Mood Dysregulation Disorder
  • 青少年,6-10岁间初发
  • 经常性脾气爆发
  • 一年以上,在两个以上环境(家,学校,同龄人),其中至少一个环境中很激烈
5.物质/药物诱发的抑郁障碍(Substance/Medication-Induced Depressive Disorder
6.其他特点的抑郁障碍:如围产期抑郁,季节性短期抑郁等。



抑郁的解释:
抑郁的进化心理学解释:
进化心理学家Denys de Catanzaro1991,1995)建立了关于自杀的进化学理论,他认为自杀更可能发生在当一个人广义适应性(Inclusive fitness)的能力显著下降时。这些显著下降的能力包括对未来健康不佳的预期,长期的虚弱,羞耻或失败,成功生育的可怜前景,成为他人遗传关系负担的认知。在这些情况下,似乎没有这个人的话,另外一个人的基因就更可能遗传下去。

为了检验这个理论,de Catanzaro在一些人群中,尤其是自杀高发人群中进行了调查研究。研究结果表明:
  • 社会中18岁到30岁的男性自杀观念相关性:成为家庭负担(+0.56),过去一个月有过性经历(-0.67),成功的伴侣关系(-0.49),曾有过性经历(-0.45),异性关系的稳定性(-0.45),过去一年有过性经历(-0.40),孩子数量(-0.36)。
  • 年轻女性和年轻男性的结果相似。成为家庭负担(+0.44),有过性经历(-0.37),对家庭有贡献(-0.36)。
  • 50岁以上男性群体中:健康(-0.48),未来经济问题(+0.46),成为家庭负担(+0.38),同性恋(+0.38),朋友数量(-0.36)。
  • 50岁以上年长女性群体中:孤独(+0.62),成为家庭负担(+0.47),未来经济问题(+0.45),健康(-0.42)。

Michael Brown和同事在对175名美国大学生使用de Catanzaro量表研究结果也支持了同样的进化学观点。而抑郁的在研究中也被报告出相似的结果。抑郁也可能由于社会身份失去,失败等因素诱发。

Andrews2002,2009)认为抑郁状态可以帮助个人去解决问题。抑郁可以使得一个人关注在眼前的问题上,促使个人去寻找到好的解决办法。Hagen2003)抑郁也可以看作是抑郁者给群体的一个信号——我需要帮助,从而增加了繁育的优势。StevensPrice2000)认为抑郁者发出的信号其实是告知他人自己并非一个威胁。Nesse2000)认为抑郁状态可以使得个人不去做一些冒险行为。

Donald Wittman2014)反对将抑郁看作是一种适应,他认为对不良健康结果的抑郁威胁,以及对好的结果的愉快期望是适应性的,因为他们激发个人努力去提升适应性。躯体疼痛会使得个人不再将手接近火,心理痛苦则让人们想办法去获得快乐。

比如说走路时不小心腿被跌伤了,在跌伤瞬间我们意识到需要避免一些动作或者怎样不那么疼,然后当这个人正在腿疼中,Ta并不会真的去思考该如何避免未来受伤,而是关注在痛苦体验上。但是当这个人伤好了,Ta就会去思考怎样去避免未来受同样的伤。如果一些动作获得更多的性快感,在感受到快感的时刻,这个人并不会用这个时间来思考如何在未来寻找到性伴侣,但是Ta会在未来思考这个问题。

相似的是,当一个人在抑郁状态中,Ta更主要地关注在这种心理感受上,而不是在沉思出解决办法。Andrews Thomson (2009)表示当人们在抑郁中时,他们感受更多的是在情感上不被需要,没有人爱,或者不值得爱,他们并不会在那个状态里思考怎样去认识或者吸引更多人。相反,这个抑郁经历让他们有了一次在那个情况中失败和无助的体验。总而言之,在抑郁状态里,人们最多只有一小部分精力花费在思考应对抑郁上。孩子们给我们带来非常多的快乐,所以我们会想办法来保护他们的安全,让他们顺利进入成年,我们不需要经历一次失去孩子的经历来有这样的一个意识。

而在抑郁状态下的沉思(Rumination)的确会提升,但是这种沉思并非积极的,而是一种破坏性的沉思,比如禁锢在自杀念头中,或者深陷在生命无意义中。很多科学研究表明:1.抑郁的人在解决人际关系问题上表现很差,2.烦躁不安个人的沉思会干扰问题解决。

精神分析解释:丧失,或象征性丧失,儿童期父母关爱不够
行为主义解释:积极回馈在生活中的显著减少
认知观点:自动化的消极思维模式:经历,自己,消极的未来;抑郁的父母更可能与孩子积
          极互动减少,于是孩子抑郁概率提升;习得性无助;消极的归因方式

社会文化观点:较差的社交能力,不幸福的婚姻,缺乏有效的社会支持,女性(一些研究者
             认为男性只是不愿意承认自己感到抑郁),欧美情绪为主而中国人群以躯体表
              现为主,

基于冥想的治疗观点:消极无效的痛苦应对方式将抑郁者困在抑郁恶性循环中,痛苦的情绪
              身心记忆不断加深和再唤醒

生理因素:基因,神经递质失调,REM睡眠失调

抑郁的消极反馈环路图Wittenborn, 2015




针对抑郁的技术:
Mindfulness-based技术,艾瑞克森式催眠,积极心理治疗,图式治疗,REBTCBT,内在家庭系统治疗,EFT


Reference:
DSM-V
Ronald, J. Comer (2015) Abnormal Psychology 9th
David M. Buss (2014) Evolutionary Psychology
Wittman, D. (2014) Darwinian depression. Journal of Affective Disorders
Wittenborn A.K., Rahmandad H. (2015) Depression as a systemic syndrome: mapping the feedback loops of major depression disorder. Psychological Medicine.
Williams M., Teasdale J. (2012) The mindful way through depression


 
2018年01月20日

本内容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

不代表简单心理平台观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