与之共舞 – 从认知行为到辩证行为疗法

人生有些苦难是无法解释的,有些矛盾是无法解决的,与其苦苦挣扎,不如与之共舞。
传统认知行为疗法(Cognitive Behaviour Therapy 的治疗侧重认知的学习与积极的思维,咨询的目标往往是处理生活中最急切需要调整或改变的行为问题,运用行为改变技术去处理压力、焦虑网瘾等问题,如咨询师会帮助个案分析微观和宏观的因素,使个案理解问题的成因与问题持续的因素,帮助他们增加自我认识与控制,缓解焦虑情绪等。 CBT的基本理论假设是行为的不适应或异常是来源于负面的认知, 负面的认知源于负面的思维模式,负面的思维是通过学习获得的。因此,我们需要重新学习,或进行反学习。虽然CBT 注重运用行为改变技术来减缓表面的心理症状,但是CBT更强调认知与思维的作用,认为认知可以主导人的情绪与行为。如果人的认知发生了改变,情绪及行为也随之发生改变。

辩证行为疗法 (Dialectical Behaviour Therapy)  是从CBT发展而来的。CBT DBT最大的不同是 CBT 强调思维的改变, DBT 不主张改变思维,反而鼓励案主无条件的接纳。辩证行为疗法是Dr. Linehan 针对边缘性人格障碍症个案以及重复发生自杀自伤/自残行為的咨询者所提出的整合治模式,该治疗模式融合了CBT 的认知行为科学、辩证哲学、东方独有的禅学。由于DBT 能够降低个案的无助感,缓解愤怒,有助于改善个案的精 神症状,降低自杀与自伤行为,美国精神医学会 (APA) 正式将DBT 模式列治疗边缘行人格障碍的非药物治疗模式然而,辩证行为疗法尚未在东方的心理咨询领域进行普及。个案的内在与外在,理性与感性,接受与改变原本就存在冲突,因此咨询师可运用辩证的提问,加上东方对无法改变之事物的接纳,并帮助个案学习新的技巧,使个案能调和并接纳这些冲突,与之共生

DBT 的治疗会运用技巧训练对小组进行结构化 的教导,学习的主要内容包括正念减压技巧 (mindfulness)、情緒調节技巧 (emotional regulation)、痛苦忍受技巧 (distress tolerance)人際效能训练技巧 (interpersonal effectiveness)个体的心理治疗也是将这些技巧融合在个案的日常生活中

接下来,我将分享一下我带领的小组学习DBT技巧的故事。我的小组成员都是有多次自杀行为,被精神科医生诊断为轻中度抑郁的个体,其中一人有边缘性人格障碍。他们都是在康复的过程中,参加我带领的小组学习DBT的技巧。

个案1
她自幼被父母灌输要努力求学的思想,她成为家族第一个考上政府大学的孩子,背负着光宗耀祖的沉重心情,来到大学进行学习。可是求学不顺,加上失恋两次,她尝试过两次自杀。后来,她从医学院转读心理系,她非常熟悉心理咨询的相关理论,她想努力改变自己的负面想法,可是没有成功。
“以前我总是很沮丧,因为无法改变自己的负面想法,老是拼命地跟自己的内心意念进行对抗,非要战个你死我活.....现在,我学会了正念减压技巧,学会去感受现在的我,感受自己的呼吸与心跳。活在当下很重要,我不想活在过去的阴影中,也不想担忧还没来到的未来.....


个案 2
作为家中的老二,姐姐一直是她的榜样。姐姐从小是资优生,获得奖学金到新加坡升学。所以,她的求学过程充满着压力,她也不确定那天在领取成绩单后,为什么会突然感到很沮丧,用讯息交待姐姐帮忙处理后事 (帮她还图书馆的书,将心爱的衣物送人等),然后就服毒自杀。她被救醒后,感到非常后悔,因为毒药伤及内脏与神经系统,她需要重新学习走路。一年后,她恢复健康,回到学校。

“我学着了解自己的感受,虽然有时还会有悲哀的感觉,会想我为什么不能像别人那样无忧无虑。。。现在想这也没什么,悲哀从房间的这个门进来,又从另一个窗口走了。这种以旁观者的角度去观察自己,对我来说是新的学习体验,我变得不那么执着。。负面情绪没什么了不起,总是会离开的。当负面的想法向我涌来的时候,我会学着抽离旁观。我不再要求完美,完美是不可能的。


个案 3

家中有5个孩子,她是老大。父母从小要求她作弟妹的好榜样,她总觉得父母不爱她。在成长的过程中,她很怕被人看不起,更怕被人拒绝,总觉得自己不好。

“当我调节情绪时,我才发现情绪并不是那么可怕,越是不害怕,越能够更好的理解自己,也能够帮自己做调整,从而减轻负面情绪对我的影响。我最喜欢在心情不好时,闻薰衣草的香味,我为自己制作了一个薰衣草的香包,也做了好几个送给我探望的慈济小组个案”。

DBT 疗法不仅融合了西方的认知行为科学与辩证哲学, 更将东方独有的禅学思想融入其中,因此DBT疗法更适合东方人的特质,值得在东方的心理领域推广。我想起尼布尔 (Reinhold Neibuhr) 的宁静祷文:

神赐我平静的心去接受一切我所不能改变的事情,赐我勇气去改变我可以做到的事情,并赐予我智慧去辨别两者的不同。


参考文献:

舒姝, 刘将辩证行为疗法的回顾与前瞻. 医学与哲学(人文社会医学版), 2010(1), 58-59.

Lineham, M. M. DBT skills training manual, 2015. New York: The Guilford Press.

作者获得个案的知情同意将他们的故事写在本文。
2018年08月01日

本内容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

不代表简单心理平台观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