隐喻亦是通往潜意识的康庄大道 --隐喻在心理咨询中的意涵与运用

隐喻亦是通往潜意识康庄大道
                                                                              --隐喻在心理咨询中的意涵运用

Dr. Kok and Dr. Ming

在传统的修辞学中,从亚里士多德开始就将隐喻(metaphor)归类为图像式的语言,即用来源域的图像语言描述意义相近的目标域的语言,这是意义的转换。目前,隐喻能够催化复杂的心理分析的功能已经得到了确认。 Searle (1985)根据隐喻的功能,认为不能单单从字义去解析隐喻,而应该从概念的转移去辨析其意义。例如,以“心海”作为隐喻,它的意义不是我的心是海洋,而是人可以根据海洋(来源域, Source domain), 的象征意义,去了解人的心(目标域,Targeted domain) 。故在理解“心海”的隐喻上,可尝试探讨人的心和大海在特点与功能上有何相似之处,亦即我们可以用大海来象征人的心能容纳万物,就像大海可容纳百川一样。

比如当个案说:“我不是Superman,我会累的”
Superman是隐喻,指向万能妈妈。如果咨询师想了解个案的具体状况,可以围绕Superman作讨论分析。

 “婚姻需要深入扎根,才能茁壮?”
这里用了会扎根茁壮的植物作隐喻,是说婚姻是一棵树,需要深入 扎根,才能茁壮成长。咨询师可以协助探寻在怎样的情形下,婚姻才能够得以茁壮成长呀?

“结婚那么多年了,我们的爱老早就凋零了”
爱是抽象的,怎么会凋谢呢?个案用了一个隐喻,把爱比喻为会开花结果,会成长凋零的植物。咨询师如果围绕凋零的隐喻,帮助个案表达更多凋零萧瑟的感受, 也探讨植物在秋冬凋零后有没有可能当天气稍微温暖时重新抽芽成长呢?

作为图像语言,隐喻结合了左脑的认知功能与右脑的丰富的想像,将某种深刻的人生体验用图像化的语言包裹起来。和明喻相比,隐喻更能直接表达人的内心感受。 Robert Kelly(2010)研究心理咨询中隐喻的运用,发现隐喻能够催化心理的探索工作,也可以协助个案进行概念化的理解体验。

隐喻的概念化运用
隐喻的概念化 ----隐喻的形成过程与个案的概念化很相似。 Lyddon等人(2001)提出:咨询师需要对个案的语言与叙事具有一定的敏感度。当个案叙说时,他们所使用的不只是语言,还有语言所承载的思想与经验。咨询师有效运用隐喻,可以概念化了解个案的思想与感觉。
例如:
1.我从小就是一只丑小鸭 - - 咨询师可直接探讨个案丑小鸭的故事,他的经历是如何与丑小鸭相似,他是怎样度过这段经历的?作为丑小鸭他的梦想期盼是什么?

2.我是父母之间的桥梁 - - 你说你是桥梁?桥梁都做些什么?你为他们传递了什么?个案接着讲述自己是如何在父母婚姻的沟通中,扮演传话者的角色。

3.我的父亲是秦始皇 - - 咨询师可直接询问父亲做了什么,让他有如此感受?咨询师帮助个案叙述与表达他与父亲的关系,看看他父亲哪些特点与作风给他这样的感觉。

通过隐喻,咨询师协助个案探索生活经验的内在意义,一方面可以远距离式探讨隐喻的概念特点,不会那么直接触碰到个案的情绪,另一方面也可以通过提问细节,更深入直指个案的心理状态。所以,当个案感觉不是很安全时,或想保持一段距离去探讨某一段经验时,隐喻是很好的选择。咨询师借着提问隐喻中的细节,可以收集到很多关于个案对某段人际关系人或生活经验的看法与感受。 Robert & Kelly (2010) 认为:隐喻的功能在于解析,帮助我们解析个案的世界观,理解个案是如何建构生活的意义。

隐喻沟通意识与潜意识,连接思想与感觉
Jaszczolt (2002) 等学者认为:隐喻的解析不是单纯依靠分析语句的字面意义,需要从个案所赋予隐喻的意义来理解,是从个案过去的生活经验,或从他的潜意识里流露出来的意义进行理解。隐喻连接了思想与感觉,隐喻可以带领咨询师迅速进入来访者的心理世界,更能够表达共情。 Mcmullen (2008)的研究显示:善用隐喻可以使咨询师加速进入来访者的情绪,情绪从潜意识中借助图像化的隐喻,不自觉地流露出来。如果可以将某种情绪快速移到另一个认知框架去理解感受 (沟通感受与认知),认知改变带来感受的改变,感受的改变就会带动行为的改变。例如 抑郁情绪被认知确认了,就感受到情绪被理解了。

此外,隐喻在咨询的运用不止是意涵的探讨,更能催化行动的改变。

“我已经三十多岁了,我觉得我的父母对我管束太严了,怎么能够把我当小孩看待,我感到自己很没有能力。他们就像苍蝇一样,老在我耳边嗡嗡的叫,我真的烦死了”。个案厌烦父母,感觉无法独立自由。
“那你可以怎么办?”咨询师问。
“我要是能用苍蝇拍赶走他们就好了”个案继续沿着自己所提出的隐喻开展。
“要不我用蚊帐将他们隔在外面,我看得到他们,他们却干扰不到我。这样看起来,苍蝇也就不那么可怕了”。个案透过隐喻的探讨,发现自己有制控的能力,能够做点什么减轻心理的负担,对父母的感觉也开始改变了。咨询师可以进一步与个案探寻什么是他可采用的“苍蝇拍”和“蚊帐”,他又将如何具体使用“蚊帐”,将他的烦恼“隔”在外面?

隐喻的丰富性
隐喻有助于获得个案相关的认知概念,但需要从个案的文化及生活去理解隐喻的内涵,不同的文化所用的隐喻会不一样的,如来自西方的个案会说:“我父亲是拿破仑” (而不会说秦始皇)。所以,隐喻的解析需要从文化的角度去诠析隐喻的内涵。例如断了线的风筝,其解析可能是飘泊无方向,也可能是操控或自由的象征,可见隐喻具有多义性或歧义性。

 结语:诗意的隐喻亦是通往潜意识的康庄大道
你是一只小船,在我心海里飘荡---隐喻呈现的是如诗如画的美感,需要用右脑去体会感受。运用隐喻不但能够沟通意识和潜意识,更能活跃右脑的想像活动,个案也许能更有弹性,会有一种豁然开通的感觉,不再那么偏执,不再按部就班地停留在左脑的分析。如果你与个案工作了一段时间发现不知什么原因,与个案的沟通停滞不前,不妨留心个案的隐喻语言, 用隐喻连接左右脑,沟通意识与潜意识,让个案更加灵活地面对他的处境。

参考书目:
Jaszczolt, K. M. (2002). Semantics and pragmatics: Meaning in language and discourse. London: Pearson Education.

Lyddon, W. J., Clay, A. L. & Sparks, C. L. (2001). Metaphor and change in counselling. Journal of Counselling & Development, (79), 269 – 274.

Mcmullen, L.M. (2008). Putting it in context: Metaphor and psychotherapy . In Raymond, W . (Ed) , The Cambridge handbook of Metaphor and Thought. Cambridge: Cambridge University Press.

Robert, T. & Kelly, V. A. (2010) Metaphor as an instrument for orchestrating change in counsellor training and counselling process. Journal of Counselling and Development (88): 182 – 188.

Searle, J. R. (1985). Expression and meaning: studies in the theory of speech. Cambridge: Cambridge University Press.
 
2018年08月11日

本内容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

不代表简单心理平台观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