愿每个人都可以活出自己的生命力-我理解的心理咨询



心理咨询是什么?


讲清楚心理咨询之前,我想先谈点别的。

现在,有两个人,一个是拥有正常的眼球的张三,一个是全色盲的李四,同时去看一朵花。张三看出来是彩色的,李四看出来是黑白的。请问,他们两谁是对的谁是错的呢?

我不知道大家怎么看。我的看法是,因为张三和李四拥有了不同的眼球结构,所以,虽然两个人看的是同一朵花,但是却是不同的结果。如果从这个角度出发,两个人都是对的,因为这就是他们感知到的真实的那个客观存在的样子。

同理,我们每个人都有一个心理的结构,我们是透过这个心理结构去认识这个世界的。

那么这个心理结构是怎么形成的呢?生物-心理-社会共同作用形成的。首先是你的基因的表达情况,然后是你的眼耳口鼻身感受到的世界,然后还有就是你是如何被养大的,然后还有就是你自己是如何解读这个世界的,然后还有就是当前的时代背景,社会文化是如何塑造你的等等。在这些所有的因素的共同作用下,最终形成了每个人的心理结构。形成以后,我们又会通过这样的心理结果去与这个世界和他人相处,去影响他人和这个世界。在这个过程中也再被这个世界和他人影响着。

这个心理结构有几个特点:
  1. 没有两个人的心理结构是完全一样的,所以,每个人所感知到的世界都是不一样的。所谓,一人一世界。
  2. 这个心理结构在与他人和世界的互动中是不停的变化的。这是心理咨询能够起效的原因,心理咨询就是通过与咨询师的互动去影响来访者的心理结构。让它更具适应性。拿我自己举例,原来我觉得金钱是不好的,所以,一开始我接个案的时候,对于收费就有了心理障碍,但是如果我一直不收费,或者只收取很少的费用的话,我早晚会饿死自己。后来我通过心理咨询,去体会这个对于金钱的厌恶,才让我领悟到,原来是我小时候需要家人陪伴的时候,家人都去挣钱了,所以,我就认为是钱阻止了我与家人在一起,于是就开始讨厌钱。后来长大了,这种对于钱的感觉就一直伴随着我。而这个对于钱的感觉,其实就是心理结构的一部分。当我从事咨询工作的时候,这个结构就会出来影响我与来访者的工作。因为咨询师与来访者工作的时候,也会有一种陪伴。这种陪伴的感觉会勾起我小时候的回忆,所以,当心理咨询要收费的时候,我就会有些障碍了。后来,通过做咨询修通了这个部分,也就是在咨询师的影响下,我的心理结构已经发生了变化。此时,我再看金钱的时候,也就更加客观了,钱本身只是换取物质生活资料的一种手段,没有好坏。我想我之所以能够做到这样的变化,是因为钱的后面那个需要被陪伴的部分在咨询的时候被看见了,被接纳了,从而被化解了。
  3. 健康的心理结构在于它的功能而不是具体是什么样的。心理结构的功能就是要让生命力自由的流动起来,让这个生命体可以活出自己所有的部分。就好比我,内心那个孤独的小孩需要被人陪伴的需要渴望表达自己,如果无法正常的表达就会通过症状来表达,比如讨厌金钱。

一个人之所以会出现心理问题,是因为生命力的流动被阻止了。所谓的症状就是这些不能活出来的部分在表达它自己。当一个人的某些部分不能被表达,总是见不到阳光的时候,就会出现各种负面的情绪和体验,而当我们不知道如何处理这个情绪和体验或者为了某种现实因素,比如要生存,为了不让自己体验到这些负面的感受,就会形成各种防御方式,也就是形成各种心理症状。但是,防御只能让这些情绪越积越多,就是防御洪水的堤坝,总有hold不住的一天。要想治愈,就得让那些无法被表达的部分有看见阳光的日子,而在那之前,先得允许这些不被看见的部分发出自己的声音,哪怕这样的声音很难听。但是很真实。这就需要去体会和感受那些负面情绪,这就是那些不被看见的部分发出的声音。从而重新与那些失联的部分建立链接。

那么到底为什么人与自己,与他人的链接会切断呢?以至于现代社会的人都需要花钱去寻找与自己和他人的链接呢?是因为现实有很多的无可奈何,是因为我们需要生存,人口越来越多,需要的物质生活资料也就越来越多。所以,很多时候,我们不得不去经历创伤,经历生死离别。而当这个创伤带来的体验达到一定的强度,妨碍了我们去应对现实压力的时候,我们就会去想办法防御掉这些不好的体验。因为这些体验,会阻止我们更有效率的学习和工作。但是,如果一直防御下去的话,最后,即使我们已经生活稳定了,但是内心却依然生活在过去的那个感觉里。过去的那个感觉,比如时常会愤怒,悲伤,恐惧等等,会妨碍我们不断地去投入生产劳作,应对生存压力,只能临时的被压抑下去,切断与这些感受的链接。但是,随着我们国家现在越来越发达了,财富积累越来越丰富了,所以,我们都需要回归家庭,找回自己爱的人,好好休息,享受生活。但是客观的环境已经变好了,然而我们的心境却依然还停留在过去。因为,我们与自己和他人的链接依然还是没有修通。做咨询就是重新与自己的内在失联的部分发生链接。

愿每个人都可以活出自己的生命力。

 
2018年10月29日

本内容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

不代表简单心理平台观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