与非异性恋来访者一起工作时的一些考虑

越来越多的非异性恋者选择通过心理咨询来勇敢面对困惑,这是一个值得关注的变化。尽管仍有很多困难,但我们对于“不同”正在尝试表达更好的容纳能力。在总结近几年与非异性恋群体的工作时,我看到他们的变化,同时基于他们所面临的困难在不断更新,我也尽最大努力保持与他们一起成长。

咨询工作中,以下几个方面是我遇到比较普遍的现象,以及通常会采用的处理方法:

1.来访议题是否与性别取向或性别认同有关。在与非异性恋群体一起工作时我注意到,并非所有来访者的议题都与此有关,或者那至少不是他们此次来的目的。分辨什么是来访者现阶段需要的,和咨询师期待发生的,会对咨询的导向起举足轻重的作用。所以,我会比较关注来访者真正想谈论什么,他们是如何看待自己带来的困境与非异性恋之间的关系,他们希望给予怎样的理解,并帮助他们了解决定可能产生的后果。

2.禁忌。由于我本人没有宗教信仰,以及是确定的异性恋者,为了避免不经意的冒犯,我会先与来访者讨论是否有禁忌话题,并给予充分尊重。 

3.选择。由于非异性恋在文化偏见、歧视和边缘化方面所承受的压力(因所处文化背景的不同可能会有程度上的差别),他们都曾因自己的性取向而遭受过“暴力”对待,他们通常无法将自己的伴侣指定为工作相关福利或保险的受益人,同时他们也无法作为法定家属探视特护病人或是做医疗决定。在与这部分来访者一起工作时,咨询能做的是帮助来访者(及其伴侣)在充分认识现实的各种限制的前提下,做出“无害”甚至“有益”的选择。

4.见证。非异性恋关系不能像异性恋伴侣一样有许多社会和法律上认可的方式来清晰明确的表达对对方的承诺,他们的感情需要第三方看见、承认和见证。 而咨询空间会是个不错的选择。

5.角色任务。几乎所有的非异性恋个体都成长于异性恋为主导的家庭里,因此他们没有可以借鉴的模式去学习如何确认非异性恋关系中的角色和责任义务,而在咨询中可以做到充分讨论和探索在伴侣关系中各自的角色、边界、相互的义务等。

6.与家人的沟通。如果条件允许,帮助他们开启与亲人的对话。与来访者或其家庭讨论各自面临的压力,支持他们面对日常生活中的性别议题,和进行性取向的探索,促进完成自我认同,在个体与周围的需求之间达成平衡。
 
2018年11月09日

本内容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

不代表简单心理平台观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