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是每段婚外情,都以离婚收场 ——为什么狂热的爱情敌不过“寡淡”的婚姻

人生长恨水长东,缺憾实在太多,其中一恨,是恨不相逢未嫁时。
 
当我们在婚姻里,欲求不满,常常用三种方式去处理,第一是争斗,试图改变对方,第二是圣人般忍耐,压抑自己的需求,换取岁月太平,第三就是婚外情,向外寻求新的亲密关系,补偿缺憾。
 
婚外恋情意味着相见恨晚,老房子失火,没得救的。只是,激烈的爱情,往往敌不过柴米油盐,再真诚的盟誓,终究纸上谈兵。
 
排除家庭、孩子的责任和牵绊,小三转正其实成功率不高,操作困难。难在何处?让我们从心理角度分析一下。

 
一、我们的心理需要和期待
 
从人类心理需要来看,每个呱呱坠地的婴儿,都会努力争取被爱,因为父母、照顾者的爱和呵护,是婴儿活下去的唯一能源。
 
微笑、卖萌、撒娇、哭闹、喝奶、吐奶、蹬腿、捏拳、甚至拉屎拉尿,都是婴儿勾引关注的手段,而这些是生命系统自带功能,也许源自出生之前的生命密码,是每个人基因里最基本最原始的程序。
 
小婴儿一直努力的成长,比成长更努力的,是获得父母或者照顾者的关注,人的身心发展,需要在心理层面建立两种确定感,一是归属感(我是你、你们家的一部分),二是自己的重要性(我是特别的,有价值的,对你有特别意义的),这样你就会认可我、赞美我,不离不弃,永远照顾我、爱我。那么,我会安全,是被爱的。
 
这两个需求,构成了人类终其一生的追求,也是成年后职业发展、婚恋的动力。
 
只是,父母也有各种原因,没有能够及时、有效的满足孩子的愿望和需求,这对婴儿是个打击,刚开始的时候,婴儿试图改变父母,会用尽全身解数,继续勾引父母的注意,证明我是个好孩子,值得你爱的,以此来呼唤父母的爱。
 
在一系列惯常的勾引手段失败之后,婴儿不得不接受现实:父母不一定能够像我想的那样爱我、关注我。这是个打击,也可能是个创伤,对婴儿来说,他需要不断的重新进行心理建构,来消化欲求不满的丧失体验。
 
处理丧失体验,意味着婴儿开始建立独立的心理世界,组建自己独特的人格。也就是说人的心理发展,始于如何处理被父母拒绝,而处理方式决定了孩子的情商水平(此乃后话,待下次另起篇幅详谈)。
 
虽然每个孩子都不得不处理丧失,可是,被无条件关爱的需求,是永不消逝的欲望,只是暂时被婴儿丢进内心的储藏室,随着时间的推移,这些被压抑的渴望也会滚雪球一般,不断累积、壮大。
因此,每个成年人的内心,都一直存在着未被满足的被爱的需要,并且,在孜孜不倦地渴望被满足。

 
二、幻想和幻灭
 
获得“归属和我是重要的”这两种确定感,是每个人一生的追求和动力之源,既然父母不够可靠、不够完美,那么,就幻想自己可以另谋出路,另寻高明,从而拥有一种完美的爱和依恋。
 
相信世间必定有个人,是父母的升级版,爱我如珍宝,能够满足我的一切关于被爱的欲望,这通常能够缓解我们求而不得的失落和沮丧,将我们从抑郁的绝望中拯救出来。
 
这个幻想,可能持续一生:寻求世间有个理解我、支持我、爱我的伴侣,是成年人关于爱情的幻想,也是两性亲密关系的缘起。
 
那么,如何获得心仪之人或者具有关爱自己潜质的某些特定之人的欢心呢?首先要做的事,是要让对方感觉我们很特别(重要、有用、有价值、值得赞美等等),不然,茫茫人海,对方凭什么对你青睐有加、一见倾心呢?那么,想要变得特别,就是浪漫爱情的主要缘由。
 
因此,我是特别的,是你重要的一部分;你是特别的,配得上我,并且将会满足我的心理需要。这些幻想,让我们开启了浪漫的爱恋之旅。
 
初坠爱河的兴奋和美好,其背后心理原因是我们展望未来时更乐观,内心需求即将被满足的强烈意识。
 
很遗憾,我们从小积攒的爱的缺憾,欲壑难填,没有人能够真正满足,因为我们渴望成为某人的唯一,他(她)爱我,最好比我爱他(她)更多一些,若是他(她)抛弃全世界,只为成全我,那简直不能再赞了。
 
糟糕的是,我们被对方同样期待着。
 
当一方或者双方意识到:原来,你不是我心目中的完美爱人。这个阶段就是幻灭,是一段激烈感情稳定之后的必然结果。
 
一般而言,热烈情爱的发展过程有个规律:幻想-失望-斗争-沮丧-妥协(或者放弃)。当斗争失败,也就是试图改变对方的企图破灭,我们会陷入抑郁,甚至怀疑当初的选择。
 
当然,我们不会轻易放弃改变对方,会重振旗鼓,卷土而来,只是,对方往往也在摩拳擦掌,意图让我们就范。
 
当我们在婚外情中,领略到相同的桥段又在上演,会陷入深深的幻灭和抑郁,原先的浪漫幻想渐渐归于理性。
 
婚外情创造的是一个虚假的我们。
 
情感归于理性的意义在于,不再固执自我的、婴儿式的幻想满足,而是考虑到伴侣的需求,因为伴侣的存在,往往意味着你失去了独自决定的自由,而是学习两个人的配合,以及两个家族文化的融合。
 
一对夫妻,是各自原生家庭派出的替罪羊,他们的任务是复制自家,在新家里黏贴。这个过程当然不会顺利,因此,我们会看到夫妻不仅因为三观不合,心怀不满貌合神离,也会为怎么收拾房间,谁洗碗,谁哄孩子争执不休,甚至为牙膏到底应该从中间还是尾端挤,都能争个你死我活。
 
伴侣的争执,顶多三分之一是就事论事,至少三分之一是指责对方原生家庭,剩下的三分之一是多年积攒的欲求不满的情绪宣泄。
 
健康家庭,其实是超然于双方原生家庭的,既有原生家庭的特点,又与之迥异。这个需要夫妻多年的经营,经历无数的争斗、妥协、退让,才能够慢慢建立新的、适合自己家庭的模式和文化。
 
当一方或双方厌倦这个过程,感觉婚姻了无生趣,生活麻木、孤独的时候,可能会出轨,以图寻求当年的体验过的激情和兴奋。
 
短期内就能获得欢愉,是诱人的、难以抗拒的诱惑。只是新鲜劲过后,又将面对两个原生家庭复制黏贴的相同命题。这样的境遇,常常让人沮丧,本以为躲开一个难题,没想到会制造出一个同样的难题。
 
有一个困难在于,对方有没有让你感觉可以共同进退。因为,建立新的伴侣关系,重点仍然是两个人三条腿,看你们怎么配合。
 
另一个困难在于人类的记忆,人很难收回对配偶曾经投注的情感,哪怕是矛盾的、拒绝的情感,那些过往的发生的事情是你的回忆,无法真正切断、放弃,曾经的夫妻,在某种程度上,永远是彼此的一部分。
 
所谓剪不断理还乱,砸断骨头连着筋,也许就是这个意思吧。婚外情的难处就在于它还没有时间和空间,用柴米油盐鸡毛蒜皮,把美满伴侣的幻象拉下神坛,而是另外创造了一个虚假的我们。
 
当你对这些心知肚明,就会犹豫,而你的迟疑可能被对方视作无能、缺乏诚意的表现,两个人刚刚建立的新的组合,由此面临更多考验。
2019年01月17日

本内容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

不代表简单心理平台观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