何以为家——父母应该被控诉吗?


电影开场就是令人震撼的一幕,瘦弱矮小的赞恩作为少年犯,正在法庭上起诉父母。

“我要控告我的父母,因为他们生下了我。”



很多人来到心理咨询中都会谈及自己的父母,从儿时经历到如今的种种,各方各面都会受到父母的影响。很多人会有一个疑问,为何总在心理咨询中控诉自己的父母呢?难道自己的遭遇自己的困难都是父母造成的吗?父母含辛茹苦地将子女养育成人,被一次次的控诉合理吗?

的确,在心理咨询中谈论父母是非常重要的一部分,一方面是为了更好地了解我们生命的真相,了解我们的依恋关系模式以及亲密关系模式,另一方面也是为了理解我们的人格特点,包括思维特点,这些都与我们的成长环境和养育者息息相关。

在我们年幼之时其实很难理解许多父母的反应,一句话,一个眼神,一些举动。这些困惑都会反复出现在我们与他人的交流之中。在更为了解的父母的同时,我们也能更好的理解自己的很多反应,言语表达,以及待人接物的模式。知道原来那里有许多无奈,父母的局限性,更多的情绪才能被理清。

但是谈论父母的目的并不是仅仅是为了这些,也不是为了去责怪他们,把自己如今遭遇到的所有坎坷痛苦都归咎到父母的身上。而是去理解我们是如何深深被影响的,我们的今时今日是怎样一步步形成的。能够清晰的看到这个过程本身,就是一种治愈。

有些人来到心理咨询中除了带着改变自身的愿望之外,还带着改变父母的愿望。就像电影中赞恩之所以要控告父母就是希望他们再也不要生孩子了,他深信出生的孩子会再次成为他自己。
这个改变父母的愿望是非常强烈的,因为在赞恩的心中仍有太多的愤怒,委屈和痛苦没有被父母看到过。他渴望温情呵护,渴望被关注,渴望有被宠爱的童年,渴望自己上学的愿望能够被实现,渴望自己不被当做一个赚钱养家的工具来使用,而作为一个父母心爱的那个儿子重新生活。然而非常遗憾及令人悲伤的是,赞恩的父母由于自身的许多创伤和局限性,他们的的确确没有能力按照赞恩的愿望来养育他。
在赞恩父母的心中,赞恩作为一个人,一个个体的内在生命也的确从未被真正看到过,从未出生过。

那么这个改变父母的愿望该如何处理呢?
这就是一个真实的愿望,这里蕴藏着我们非常多的情绪和需要。当我们把这些愿望和需要都投掷在父母身上(或者伴侣及子女身上)时,正是一个允许自己去袒露这些未被满足过的情绪的过程。
在这个过程里,我们一遍遍去体会从未得到过的温情,期盼的回应,以及一次次的失望。我们去哀悼那些没有得到过的温暖,支持和理解,直到有一天我们终于有力量离开这个从未被满足过的位置。那时改变父母的愿望会悄悄发生一些改变。而我们也终于可以不再期盼着被他人照顾情绪,被满足,而是可以自己滋养自己的内心。

胡 炜
2019.05.14






 
2019年05月14日

本内容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

不代表简单心理平台观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