自己的男朋友/女朋友觉得没有安全感,应该怎么做?


当一个人没有安全感时,ta往往无法做出正确的判断,ta会把内心的不安全感投射出去,周围环境的风吹草动,都会让ta觉得印证了自己的假设。这往往会让处于恋爱中的另一个人手足无措并且倍感压力。那么要怎么办呢?

别着急,我们先看看到底是怎么回事,理解了为什么,怎么做就会容易得多。


 小白的故事 

小白总是能从男友的细微举动中觉得他不爱自己,会抛弃自己,哪怕男友刚送给她一个贴心的生日礼物,但如果第二天男友工作时没回她微信,她也会胡思乱想:为什么连回个微信的时间都没有呢?他到底在干嘛呢?是不是自己对他不重要,所以他才忘记自己?

于是小白就会一直盯着手机,或者不停地发短信打电话,直到男友回应她。后来演变成男友每做一件事情都要和她汇报,否则她就会觉得不安心。她会一直给男友打电话直到对方接,或者等男友回家时质问他,和他吵架。

渐渐地,男友越来越疏远她,不回微信的次数也越来越多,小白依然穷追不舍,最终男友受不了提出分手。

这其实是一个可怕的“自证预言”的过程。

小白在关系中没有安全感,觉得男友会离开她,为了消除这种不安全感,她需要时刻知道对方在干嘛,但正是这种时刻紧逼,不给对方喘息机会的做法,让男友越来越无法忍受,反而真的离开她。


所以是小白的害怕,让她一次又一次采取措施去防御也许根本就不会发生的危机,把所有关注点都放在了“男友是否爱她,会不会离开她”这个事情上,反而丢掉了恋爱中的乐趣,并把男友越推越远。

但是,小白的害怕是无法控制的,她不知道自己为什么这么容易怀疑对方,为什么如此想要控制对方,为什么就是觉得不安全。


 不安全感的源头 

通过咨询发现,她在成长过程中,父亲是一个经常“消失”的角色。虽然工作不是很忙,但父亲总喜欢和同事一起喝酒聊天,平时和小白互动不多。但父亲也会偶尔表达出对小白的爱,比如带她去游乐园,给她买玩具。这些时刻过于美好,让小白在没有父亲陪伴的日子里依然期待着这份惊喜。

小孩子都习惯将问题归因于自己,父亲的忽视让小白觉得自己不被喜欢,在长大后也不知道为什么自己值得被异性喜欢。因而总觉得对方可能离开自己,在关系中没有安全感。

同时,她在关系中不断渴求着男友的关注和爱,因为那太过甜蜜和美好,就像小时候父亲偶尔的陪伴。而那些没有被男友关注到的时光,又唤起了她被父亲忽略的痛苦,以及期盼再次得到父亲陪伴的急迫心情。因而小白在感情中无法忍受男友不回复她,表现出过度关注自己的感受而没有注意到对方的需求。
 


 
 没有安全感的其他表现 

上面的例子是一个较为明显的没有安全感的表现,但在恋爱中,还藏着很多隐晦的表现。而这种不安全感,都会让例子中的主人公们想要控制自己的男/女友,希望他们按照自己所想的去做。因为越害怕,才越想要抓住什么。
 

小明是一位看起来成熟独立的男生,却总是在女朋友晚回家时表现出不开心。小明的这种表现是一种表达出来的控制,这种控制往往让对方知道为什么,更容易被理解,如果程度适中,反而能成为两个人彼此了解磨合的途径。

小兰总是表达出对男友工作忙的理解,却在男友忘记回她微信时,突然几天不理男友,之后再若无其事地出现。小兰的突然消失是一种隐形的愤怒的表达,希望对方能多重视她。


小黑总是对女友若即若离,无法发展一段长久的关系。而这是一种试探,害怕对方不喜欢他。当探测到一点点对方不喜欢的迹象,就马上提出分手,害怕成为那个被抛弃的人。

从小白到小黑,如果深入地探索,都能发现他们不安全感的背后,是一个个疼痛到无法被记起的过往。没有人想体会到不安全感,也没有人想去控制别人。但当那个在潜意识深处的伤疤隐隐作痛时,意识为了保护我们,会防御这种痛苦的、无法面对的情感被唤起,因此他们体会到的是焦虑,是控制不住自己,是不得不这么做,或者干脆直接逃开。


 

听起来很让人伤心不是吗?我想看完了上面的分析,很多人对于伴侣的没有安全感,可能有了些不一样的理解,那么在这个基础上,我们来说一说具体怎么做。


 不安全感的类型 

为了方便大家理解,这里我们粗略将不安全感的表现分为两类:

第一类是常人很难通过自己的努力解决的,需要求助专业人士,例如精神科医生。这一类的不安全感可能是“精神病性”的,“人格障碍”的,或其他必须求助专业人士才可以解决的问题。

例如在有些精神疾病发病时,会出现妄想的症状, ta一反常态地觉得你有了外遇,觉得你要抛弃ta,如果还伴有其他症状,例如幻觉,语言逻辑不清等等,再比如偏执型人格障碍的人沉湎于怀疑自己的伴侣不忠诚,哪怕没有证据(DSM-5. P639)。边缘性人格障碍的人总是能从伴侣细微的举动中感到不被喜欢,被抛弃,可能会通过自杀或自伤相威胁(DSM-5. P652)。这些情况都需要及时到医院精神科就诊。

能看出,这一类型的不安全感表现为强烈的,持久的,极端的经常没有现实依据,但当事人非常确信的,或现实检验能力有较明显偏差的情况,需要及时寻求专业人士的帮助。
 

第二类是可以通过两个人的共同努力得到改善的,我们称之为“神经症性”的不安全感。

简单来说就是这个人是有自知力的,常见的描述为“我知道这样做不好,但我就是控制不住”,“我知道其实他很忙,我也应该做自己的事情,可我就是忍不住盯着微信看他有没有回复”

从上面的句子能看出来,这个人知道ta的行为会给别人带来影响,ta的想法可能是无中生有的,但ta控制不了自己的感受。同时,ta的不安全感多表现在情绪层面,很少付诸行动,也很少做出过激的行为,ta的生活依然能正常运转下去。


 应该怎么做?

如果Ta愿意和你探讨这个事情,也愿意做出改变。在这个基础上,可以试试下面的方法。

1. 尝试感受ta的不安全感给自己带来的负面情绪,并命名这种负面情绪。  

还是以小白的故事举例,当小白不断给男友发微信和打电话时,男友感受到了烦躁。


2. 和这个负面情绪待一会儿,不要急着把它推开,试着理解为什么自己会感到这种情绪。(如果做不到,可以试着感受这个情绪在身体的哪个部位,如果这个部位会说话,它会告诉你什么。)  

小白男友认真感受了一下,理解了自己为什么如此烦躁,当小白一个劲地发短信时,他也想回复女友的信息,希望自己能满足她的情感需求,但自己又实在太忙,分身乏术。


3. 尝试把自己真实的感受以及当时的处境告诉ta,不要用指责的语气,而是客观地描述事实。  

小白男友:小白,我想和你聊一聊,你白天一直给我发信息,这让我感到有些烦躁,因为我很想回复你,告诉你我也在想着你,可是我当时太忙,领导催着我完成任务,所以我没办法马上回复你。


4. 尝试去理解对方,询问对方的想法、感受。  

小白男友:我想你白天很着急地要我回复一定有些原因,你能告诉我吗?


5. 这时ta可能会告诉你,ta也不知道为什么,就是想让你陪着ta,回应ta,否则ta心理就会很难过,好像你不爱ta了。或者也许ta会告诉你一些你从没听过的故事。  

小白:只要你不回我微信,我就会胡思乱想,觉得你一定在和其他同事聊天,而我不如他们重要。


6. 这时你要共情,并表现出对ta情绪的接纳和理解,同时告诉ta,ta在你心里实际上是怎样的。  

小白男友:听起来没有收到我的信息确实让你很不舒服,其实无论你有没有收到,我在心里都是时刻想着你的,我中午在食堂看到红烧肉还想着你爱吃。或者:听起来没有收到我的信息确实让你很不舒服,我能理解你的感受,虽然我们刚刚开始谈恋爱,但我很喜欢你,我也愿意和你一起探索我们的关系。


前面的对话可能很短,也可能很长,无论怎样,达到彼此的理解是前6步的目的。保持开放,共情,理解,耐心,不要用自己的价值观评判对方,是沟通的关键。

7. 在彼此理解的基础上,共同找到解决方法。对于不同的人来说,方法也是不同的,需要发挥想象力。这里的解决方法不能让其中一方牺牲太多,需要在双方都较为舒服的前提下进行,否则这种解决方法也不会长久。  例如不能时时回微信,但约定一个两个人都可以的时间进行几分钟的视频。如果白天都很忙,那么约定每天晚上回去一起散步,一起做饭,聊聊这一天发生的事情。或者,让ta每天写一个小纸条,上面是对你说的话,把这个纸条带在身上,等等。

  小白最后和男友约定,每天中午午休时,抽出10分钟的时间来视频,而其他时间,小白要减少给男友发微信的次数,除去必要紧急的事情,男友可以选择不回复。除非加班等特殊情况,两个人要尽量保证每周有3个工作日的晚上一起吃饭,周末有一天一起安排要做的事情。

8. 视具体情况,再做调整。一般情况下,很难一次彻底解决问题,这种不安全感会反复出现,每次出现都可以重复上面的步骤,要有耐心地,陪伴,理解,沟通,相信ta的不安全感会逐渐减小,而两个人的关系也会因此而走近。(如果ta的不安全感较为顽固,这一步进行起来并不容易,有时需要另一半是一个成熟稳定对情绪接纳程度很高的个体,如果感觉很辛苦,也不要勉强自己,建议寻求专业的帮助。)

在和男友想出解决方法后,他们又改过几次,在小白有不安全感的时候,他们就会重复上面的步骤。渐渐地小白感到没有必要在工作时间一定要得到男友的回应,而当小白不紧逼后,男友也放松了下来,开始在工作间隙主动给小白发微信,而小白有时很忙居然会忘了回。这时男友会发来一个求关注的表情,而小白则会调侃他不好好工作。两个人都感觉关系近了,也更放松了。


当然,每个人不安全感的程度是不同的,如果感觉上面的步骤进行起来太过艰难,或希望明白自己为什么会有不安全感而获得个人成长,还是建议寻求专业人士的帮助,因为伴侣关系中有太多互相的投射,期盼,要求,很难以一个客观的角度去镜映ta,分析ta,或给ta提供一段类似于足够好的父母和子女的关系,让ta在这段关系中得到滋养,从而根本上解决问题。

但无论如何,上面的步骤都能帮助你们了解彼此,也帮助ta在你们的关系中获得更多的安全感。希望你们能够享受关系中的快乐,也能够度过关系中的难关。

参考文献:
《非暴力沟通》-卢森堡博士
《DSM-5》
2019年07月29日

本内容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

不代表简单心理平台观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