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依恋模式是如何发展起来的?——超详细依恋理论

本文转自杨瑞凤咨询师的音频讲座,点击收听
文章较长,句句经典,建议收藏阅读

大家好,我是简单心理认证咨询师杨瑞凤,很高兴今天有这个机会来和大家分享早年和重要照顾者的分离体验对人的影响这个话题。

 依恋理论简介 

人类婴儿天性中依恋的需求

我们今天谈到的这个话题会涉及到依恋理论,我也会跟大家来谈一谈人类儿童的,包括成年人的依恋需求,也会分享一下,关于依恋的类型,通过一个例子来讨论一下,分离的体验带给人的影响。最后,也会跟大家来谈一些总体的建议,来面对生活中和依恋相关的一些议题。


在我们来看婴儿的依恋需要之前,我们来谈一谈动物的表现。

奥地利的生物学家劳伦兹发现,如果一个小鸭子在出生后不久就会遇到某种会动的东西,不管这个会动的东西,是一只母鸡还是一个人,或者甚至是一个电动玩具,都会让小鸭子去追随这个会动的东西。于是劳伦兹就在小鸭子刚刚破壳出生之后,不让小鸭子看到母鸭,而是先看到自己,于是这些小鸭子就会跟着劳伦斯到处跑。
 


 

也就是说,我们最初去依恋的对象,会在我们内心当中产生深深的印刻,对人类来说也是这样。

我们都知道人类婴儿具有一些本能,例如新出生的婴儿会去寻觅母亲的乳房来吮吸获得喂养,并且他们会在身体上去靠近他们的照顾者时感觉到安全,他们还本能地想要在情感上得到回应,和自己的照顾者保持身体和情感上的连接。

我们会在生活中看到一个现象,比如说一个两三岁的小孩平常都是由他的妈妈来照顾,那么当妈妈出门比较久的时候,这个孩子会开始出现一些不安的状况,甚至会严重地哭闹。这个时候如果别人在场,无论本来在这个妈妈离开的时候,他跟这个人玩得多么开心,这种依恋的反应被激活起来的时候,别的任何人都没有办法安抚这个孩子。


依恋需要具有一定的生物和进化学的基础,是人类生存和繁衍慢慢进化出来的一种行为模式。也就是说我们每一个人都有依恋的需要,都会有自己的依恋行为的模式。在我们的生活当中,由于我们过去的养育慢慢发展出来的很个性的特点。
 


依恋理论的产生及发展

依恋理论的创始人
是英国的心理学家和精神分析师鲍尔比,鲍尔比对依恋行为做出了很多的研究,那个时候属于二战期间,有很多因为战争的原因或者各方面的原因不得不和母亲中断关系的儿童,鲍尔比就发现这些儿童早期和重要养育者的分离对他们产生了非常强烈的影响,鲍尔比也总结了这样的分离带来的规律性的反应。


首先,儿童会对这个分离作出一个强烈的抗议,会以各种各样的方式去抗议,但是当他发现无论如何抗议都无法带回照顾者,渐渐地儿童会陷入到一种绝望的状态,最后就会变得完全的抽离。这个时候儿童就显现出对周围世界的不关心,然后陷入在自己的内在幻想世界里面,而且我们会看到儿童会在脾气上、表情上等方方面面都会出现一些异样的变化,这时候儿童也会出现对生活缺乏热情和活力,情绪也会变得比较难以管理等状况。
 


 

另外一个非常重要的依恋理论的研究者叫恩斯沃斯,他注意到在6到9个月之间,小孩子就开始对母亲有着明显的偏好,和母亲发展出强有力的情感纽带。这个时候的婴儿,如果觉得困扰了或者受到惊吓了,他就会奔向自己的母亲。母亲就像是他们的一个安全基地,儿童会从这个基地出发去进行探索,不管是觉得累了困了饿了又或者是害怕了,他都会去回到安全基地获得安抚。而对于儿童,如果需要的时候他也会回到母亲身边,就像是来充充电,有的时候他会告诉母亲他有一些什么样的发现或感受。



 
 
很重要的一点是,婴儿的许多的能力都是在依恋关系当中获得的
 
比方说,当一个小孩子感到非常地害怕,然后他对妈妈进行表达,这种表达可能是言语的,又或者是非言语的,一个敏感性比较好的妈妈就会去回应他,然后表示说:“噢,妈妈知道你现在是害怕了,是吗?”当这样不断地被回应,孩子就会在这样的依恋关系里边学习到情绪调节的能力。孩子还学到“我的感受是重要的,我的感受是会被理解的,是会被接纳的”,他还会慢慢发展出一种信念,就是我感觉不开心的时候,我感觉非常难过,痛苦的时候,我是会被安抚的,他渐渐就会学会去安抚别人。


这些技能就像是你学骑自行车一样,是一种技能性的学习,这样的学习就有一个条件,就是他需要发生在一个强有力的情感关系当中

这样的一种技能,当我们错过了这个发展关键的阶段,要在生活中去习得就会更加困难。所以有的时候我们会在生活中发现有一些人,虽然他们的年纪不小,但是他们的情绪管理能力有时候就像一个小孩子,很有可能是因为在他们早年的时候,没有一个好的依恋关系,让他们在这种关系里面习得一些情绪调节或者是其他方面的能力。
 


 

在这里我也来讨论一下心理咨询为什么可以带来比较深刻的帮助


实际上心理咨询(这里谈到的是动力学取向的长程心理咨询,是比较规律的,会工作比较长的时间,一般会超过一年甚至是会延续更久的时间的更有深度的一种咨询),它会创造一种条件,让这样的情感能力的学习可以发生

在心理咨询过程中,来访者会被允许表达任何他想要表达的感受。这个有时候会带来一个情况,就是来访者会有一定程度地退到孩童一样的感觉,我们称之为退行。而且来访者也会对咨询师产生一种依恋性质的情感,这部分依恋的发生,是为了服务于来访者,给来访者带来一定的帮助,我们最终是要对这样的依赖感受进行工作,让来访者能够感受到他可以独自的去面对他的生活。


咨询中一些设置上的安排,比方说为什么要规律性地见面,它就保证了一定的安全感。让来访者有一种感受,说我在某一个时间段我会稳定的,我可以预期,我就会去见到我的咨询师,包含费用的设置,来访者就会知道,在现实层面,咨询师和自己是一种工作关系。在这个咨询过程中,来访者可以以任何方式去呈现自己,哪怕是去呈现一些孩童般模样的一部分。


这样的一些安排是为了让来访者在咨询中的退行在一定的可以控制的范围内,保留在一定的框架当中。这样的话,咨询师能够去承受这个来访者在这个过程中发生的退行情况。来访者也知道我可以在咨询过程中表达任何想要表达的感受,但是我和咨询师是一种平等的工作关系,因为你会付出费用来得到帮忙。
 


前面谈到我们要在一个强有力的情感关系的纽带中学习一种情感的能力。我们可以再举一些例子,比方说我们去参加一个聚会,我们会以什么样的方式去参与到与朋友的沟通当中?


可能有的人走进这个地方,会环顾一下全场,然后立即去找别人进行互动。有的人走进来,他会静静地找一个地方坐下来很安静地呆着,甚至就像是要躲起来的感觉。你会怎么样去和别人进行眼神上的接触,这些看起来非常微小的表情,微小的行动,也都是与我们在童年时期如何和关系中的其他人相处是有紧密的关系的。我们曾经体验过的关系的特质和质量,以及怎样跟我们依恋的对象发生情感上的互动,表情上的互动,都会以一种很深刻的方式影响着我们在以后的生活当中怎么样和别人建立关系。
 



 依恋类型及表现 
安全型、回避型、矛盾型、混乱型;


恩斯沃斯通过实验的方法,来研究婴儿早期依恋行为的发展。这个实验的方法叫做陌生情境实验,这个实验会邀请妈妈和她12个月大的孩子到一个有很多玩具的场所里面。


这个实验中会安排一些环节。有些时候这个小孩子是独自呆在这个实验室,有些时候妈妈加入他的玩耍,有些时候这个孩子会和一个陌生的工作人员相处,到最后,妈妈回来跟孩子重聚。


每一个环节大概就持续三分钟左右,时间不会很长,一共20分钟左右。通过这样的比较温和的分离体验来观察孩子独处的时候,和陌生人在一起的时候,和妈妈在一起的时候,以及妈妈离开之后又回来和妈妈重聚之后过程当中展现出来的依恋方面的行为,以及他探索环境的行为,来对孩子的依恋进行研究。


通过这样的实验以及对他们实验录像的非常细致的分析,恩斯沃斯将儿童依恋归为四个类型,安全型、矛盾型、混乱型和回避型。这样的几个类型在人的一生当中是相对稳定的,我们来看一下每一个类型的特点。

安全型的依恋的婴儿和母亲的特点

安全型的婴儿,当他感到安全的时候,就会随着自己的愿望去探索周围的环境。当他感到不安全的时候,也就是他的依恋的个体——母亲离开的时候,当母亲回来,他都能够迅速从连接当中、重聚当中去寻求安慰。安全型的婴儿不管在分离的时候多么难过,有母亲再次连接的瞬间就能让他们得到安慰,他很容易再继续去进行玩耍
 


 

安全型依恋的母亲,她们常常会有一些特点。例如这些母亲在婴儿哭泣的时候,能够很快地抱起他们,而且是有柔情和关怀的方式。似乎这些母亲能够很顺畅地将自己的节奏,和婴儿的节奏配合到一起,而不是总是要求婴儿来配合自己的节奏,而且似乎她们能够在婴儿需要的时候提供情绪上的安慰和回应。

回避型的依恋的婴儿和母亲的特点

回避型的婴儿被放在陌生环境中的时候,他们看上去对母亲漠不关心,好像母亲的离开或者是回来,他们都无一例外只是不停地去探索周围的环境。他们看起来是平静的,但是其实当他们和母亲分离的时候,他们的心率和那些看上去很痛苦的安全型的同龄人一样都是加快的。而且他们的皮质醇水平(一种主要的压力荷尔蒙),在实验前后都明显高于安全型的婴儿

实际上回避型婴儿好像认定了自己想要得到安慰和照顾的表达都是没有用的,某种程度上他们已经放弃了他们的需要。而回避型婴儿的母亲似乎会主动拒绝婴儿想要连接的请求,当孩子悲伤的时候,母亲会出现退缩的行为,母亲也会表达出对身体接触的厌恶,她们似乎对情绪表达也比较抑制。



 
矛盾型的依恋的婴儿和母亲的特点

我们再来看一下矛盾型依恋。研究发现有两种矛盾型依恋的婴儿,一种他们的表现是特别生气,另外一种则是比较被动,不过这两种矛盾型依恋的婴儿对母亲都是非常的迷恋,以至于他们就无法自由地去探索


我们前面提到回避型,他们就是不停地探索,而矛盾型的婴儿对母亲非常迷恋以至于无法自由探索。他们对母亲离开的反应都是表现出一种非常强烈的,一种淹没性的悲伤。有时候这种反应是如此强烈,常会使这个实验中常规的分离情境不得不中断。
 


 

当他们和母亲重聚以后,生气型的婴儿会很纠结的,会在主动要跟母亲连接还是拒绝母亲这两者之间来回摇摆,当母亲回来和他重聚之后。比方说他会想要挣脱母亲的怀抱,或者说大发脾气。


而被动型的矛盾型依恋婴儿,他们就很胆怯,也很含蓄地向母亲寻求安慰,就好像他们已经被这种无助痛苦的状态压倒了,没有办法直接去接近母亲了。而且和母亲的重聚好像也并不能缓解矛盾性婴儿的悲痛,好像他们时刻仍然担忧着妈妈,就好像哪怕妈妈在场,这个婴儿也一直在寻找一个缺失的母亲一样。


而矛盾型婴儿的母亲似乎对婴儿发出来的信号不太敏感,而且似乎以一种微妙的方式,阻碍婴儿的这种独立自主的行为。

那么接下来的部分,需要简单提一下虽然依恋类型在一生当中都是相对稳定的,但是也不是说就一定不会变化。


其实也有一些研究发现好的婚姻关系是会让不安全依恋变成安全的依恋类型,作为一个咨询师,从我的实际经验当中也会体会到,来访者的不安全的依恋常常会通过咨询的关系,获得更多安全感,他依恋中的不安全感受也会慢慢发生着变化。



 
 分离创伤的实例 
案例分享


接下来就是跟大家分享一个,我在一本书籍上看到的个案。

个案名字叫德罗瑞斯,他是出生之后就立即就被领养了,然后他和他第一个养母一起生活了两年,两年之后,他的生母又把他从养母身边带走,从此之后他就没有再见到第一个养母。到了他四岁的时候,因为他的生母对他有虐待性的行为——身体上的虐待,甚至还有其他方面的虐待,导致他在四岁的时候就开始变得沉默不语,不讲话了。然后接受了一年的住院治疗之后,他被另外一个家庭收养。

也就是说他在两岁的时候从第一个养母里被生母带走了,然后又过了三年,然后他被第二个养领养家庭收养。所以我们可以说这个来访者遭遇了很多非常生硬的,甚至可以说是断裂性的这样一个依恋关系的变化,所以我想跟大家来一起看一下,这样的早年的这种分离对人产生的很深刻的影响。
 


 

我来读一下德罗瑞斯,第一次和他的治疗师之间的对话。

这个来访者在治疗里面,对他的治疗师说:“我记得有一次我和第二个养母玩,我看着她的脸,想起的是另外一张脸,我对她的记忆是如此生动,以至于我觉得实际上我就是看到了这张脸。当我看到这张脸的时候,我觉得自己活着,而且我的感觉很好,我觉得我是好的。那张脸,它告诉我,我是怎样的,从那张脸里面我知道我可能是什么,我知道我什么时候是好的,知道我什么时候是不好的。从那张脸里我知道所有的一切,它告诉我接下来会是什么,我也知道它什么时候喜欢我,什么时候不喜欢我。”


这个来访者在进行这一段治疗的时候已经40多岁了,但上面的表达让我们看到他仍然在怀念着在最初的两年的生命当中,带给他回忆的这张脸庞,就是他第一个养母的脸。


从这里我们就看到一个人和他最早期的养育者之间的互动,很多时候是通过脸部表情的互动来建立联接感。孩子通过在妈妈的眼睛中、在妈妈的表情当中关注到变化,而这种变化又是和这个孩子有关的。这就是一个非常有名的精神分析师温尼科特所说:“透过妈妈的眼睛,一个孩子会看到他自己。”


这个来访者,他接下来还有一些别的表达,就类似于说一定是因为我不好,所以那张好的脸,才会对我生气,然后它才会离开我。所以从这里我们就看到一个人,特别是还比较小的小孩,当他和他的养育者分离的时候,因为他们常常不太能够区分现实和自己的想象,因此对一些事情进行归因的时候,常常归到自己的身上。他常常会觉得为什么别人会离开我,一定是因为我不好。


在父母离婚,或者因为孩子是计划生育超生的,要被送到别的家庭去抚养,等一些分离体验发生的时候,这些人都会有一种普遍性的体验,就是一定是因为我不好,所以他们离我而去。这样的感觉对于曾经经受早年分离体验的人来说是非常普遍的。



 情感忽略和剥夺 

早年经历对未来的影响

这样的对自己感觉糟糕的部分又会带来一种很深刻的羞耻感。羞耻感,会让他们相信,我要把我的某些部分藏起来,这样别人不会看到,别人就不会知道我有多么糟糕。这样的情况,就阻碍了他们以一种坦率的、敞开的方式去和身边的尤其是对他来说重要有意义的人进行相处。有的时候还会带来一种非常脆弱的感觉,因为当他们在早年经受这个分离的时候,是非常困难地承受了很强烈的痛苦。

就像这个来访者德罗瑞斯,他曾经说:我寻找我的养母(这个地方指的是第二个养母)的脸,但是当我寻找到她的脸的时候,我感受不到任何宁静,这就是我失去的东西。虽然我知道我曾经拥有它。

然后他对他的治疗师说:帮我醒过来吧,我不想走向死亡。我知道对我的养母来说,我看起来不对劲,我不知道为什么,我知道我哪里不对劲,因为我不能够看着我的第二个养母,不能在那里找到我自己。

他说:我曾经拥有过她,虽然时间并不长,我知道我拥有过,这是我和你一起工作的目的。

也就是他对这个治疗师说:当我失去了我的第一个养母,然后在第二个养母里,我没有办法通过和她的互动感受到我,我没有办法和第二个养母进行互动。因为在这里发生了依恋的断裂,并不是说我到了另外一个人那里,我就能够找回曾经一个对我来说很重要的人,他带给我活力是另一种感受,我找不到了。我希望治疗师能够帮我去找到他。

因为这样的一种活力,对于一个早年的婴儿来说,这几乎就是他生命的全部。这几乎就是他能够感受到自己、感受到他和别人产生关系、感受到生命活力的特别重要的渠道。
 


当一个人经历这样的痛苦,这种痛苦几乎是就像要去哀悼你的丧失,就像是在你的生命当中去切断一些东西,这种痛苦非常难以忍受。很自然的,我们就不会想要再次去承受这样的痛苦,那么就会给建立亲密关系带来一个很大的困难和阻碍。当我不能够信任他会留在我的生命里面时,我该怎么去允许自己去依赖一个人。


所以在经历过早年分离创伤后,当他们要再去开始一段新的亲密关系,就带来非常大的困难。他们常常既有想去依赖一个人的强烈渴望——因为他们早年的那些想要去得到依赖的部分没有得到充分的满足,但同时又对自己会对别人产生依赖这件事情有非常强的警惕,甚至是感到危险的感觉,又会做出一些反依赖的行为举动。于是在亲密关系当中,他们就会表现的比较反常或者说矛盾。


 如何应对依恋问题 
应对依恋议题的一些建议


分享了这些早年经历对人的影响之后,我想从依恋的这个角度来分享一下当我们经历过依恋方面的问题时,应该怎么样去应对?
 

首先,了解到经历过早年的分离会对的生活产生深刻和长远的影响,我们就会想要去增加对自己的了解。这是心理咨询的一个非常重要的价值观,也就是如果我们能够非常深入的去理解自己的内心,理解内心深处脆弱的地方,就能够更好地来调节自己。
 


 

心理咨询是一个了解自己的一个方式,是和一个人建立一种深入和自由的关系,在这个关系中,它有一个目的就是增加对来访者对自己的了解,这是一种了解自己的方式。
 

但除此之外也会有一些别的方式来了解自己:比方说通过写作。过一些艺术的创作,我们可以去感受到自己这样的部分,这也常常是非常有效的方式;我们也可以问自己一些问题,比方说我曾经经历过一些什么样的依恋层面的困难,我是怎么样去应对的?我会害怕别人怎样来对待我,当别人怎么样对我的时候,就会让我产生很激烈的反应,或者我就会呈现出某种样子或者说某种行为模式,这个是我想提到的第一个方面的建议,就是了解我们自己


另一方面,在亲密关系当中,我们依恋的需求常常会被重新激活。某种意义上我们就变得更像一个小孩子,会需要伴侣来回应我们的焦虑感受,会需要伴侣能够安抚自己。从依恋理论的角度来看,也可以去了解对方的依恋类型和特点。然后试着去回应对方的依恋需要,也可以教对方来更好地回应自己的需要。


这对于每个人来说其实都是挺大的挑战,因为我们常常更容易采取一些防御性的做法来保护自己的脆弱。比方说我们会变的指责愤怒或者疏离对方,这样的一些行为往往又会导致对方依恋的不安全感被激发,从而带来一种恶性循环,所以这个是在亲密关系中提供的一个建议。



最后再说一点,如果在亲子养育有一些困难,我想非常重要的是,如果孩子已经有一些分离或者其他方面的原因,发展出一些在依恋层面不太安全的特点,就更加需要照顾者努力对孩子的不安全感进行回应,去帮助孩子重新建立起安全感。试着去理解,孩子许多愤怒和不合作的行为,都是来自于一些没有被处理好的、他们难以应对的感受。


有些时候对父母来说比较挑战的就是孩子拒绝自己的时候。在这些时候怎么样能够回应孩子的需要、然后仍然能够给他们陪伴是需要我们去学习的。如果我们能够回应孩子的感受,孩子也会更加愿意和父母接近,也去回应父母,这样就会让孩子能够和父母的关系走向更安全更敞开的状态。

 


 问答部分 

问:隔代抚养,对孩子的依恋关系影响是不是会很大?

答:隔代抚养之间的情况非常不同,比方说在隔代抚养的情况下,父母对抚养的参与程度是怎样的,假如父母参与的很少,这通常意味着说孩子的依恋关系主要就会和他的上一代建立起来,这就会影响到孩子和父母的依恋关系。当到了一定的阶段,父母会期待这个孩子和自己比较亲近的时候,这个时候常常就会带来很多的冲突和不匹配的感受。


另外一个层面就是隔代抚养来做心理咨询的情况还蛮常见的,我们常常会遇到的问题是,隔代抚养其实在很多层面上并没有非常照顾到孩子的需求。隔代抚养的养育者有没有跟孩子建立起很好的依恋关系,也是一个非常核心的因素。因为如果有很好的依恋关系建立,仍然会成为这个孩子内心当中的爱的能力,包括他建立关系能力的一个非常重要的资源。


在这个方面如果说从自己的父母里没有得到,从隔代的养育者里也没有得到,通常就会对这个孩子的成长带来相当多不利的影响,我们可以从临床当中清晰地看到这样的不利影响的。



问:有人说这个婴儿哭了,不要立即抱,有人说应该立即抱,究竟该怎么做?

:为什么我们会觉得孩子哭了不要抱,这可能就是来自于一种我们内心当中拒绝和孩子亲密,有可能这个观点来源于曾经在父母早年的时候被怎样对待。


当我们自己是一个安全感依恋的人,或者说在许多方面是能够自然而然地去和孩子建立起感受的链接,这种情况我们就会自然地根据孩子的需求以及当下的状况去决定怎样做,对于头一两年的早期养育,从依恋理论的角度来看,我们就是要尽可能快地去回应孩子的需求,不要让他在挫折的感受当中、负面的感受当中停留太久的时间。


但是父母也不是完美的,也没有人可以做到让孩子不去体验到这些负面感受,这也是不必要的。重要的是我们会去回应孩子的情感需要,在最早期的生命阶段里面,慢慢的父母就可以稍微地收着一点,因为孩子已经越来越有能力去照顾自己的需求了,我们也不想把孩子永远当做一个宝宝来对待。



问:没有建立过这个亲密关系的一个经历,然后认为自己是有一些逃避的特点,怎么办?

答:这样的情况作为一个咨询师,我会比较建议说去寻求一个长程的心理咨询的帮助,因为似乎在自己的生活里边暂时还没有找到比较好的方法来让自己去处理这样的情况。



问:自己是一个不安全的依恋类型,是否可以通过咨询重新建立安全感?

答:比方说一段良好的婚姻,一个不安全的依恋者和一个安全型依恋的人结为夫妻,可能会改变自己的依恋类型,就是你不断的从自己的伴侣里吸收了一些安全的回应,你渐渐就处理了不安全的感受。


但是反过来的例子也存在,如果你是一个安全型的人,你和一个不安全型的人结合的关系,有可能会给你的这个安全感上造成一定的负面影响,因为你没有从这个不安全型的伴侣那里获得安全感。

2019年07月30日

本内容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

不代表简单心理平台观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