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世间,比我更孤独的人

 
一年一度的中秋团圆节,在中国传统佳节里是我体会最深的节日。离家千里,历数
24载,这种分隔两地的生活,似乎把一个人与其他人情感的牵连演变的模糊不清而更紧密。如果一个人说,他已经不记得小时候的事,并且不再说家乡话,那他一定有一个不为所知的渴望,回家。他将以各种形式回家,用一个拉康派精神分析的词汇,也许此处,“回家”是一个能指,回家可以是回到妈妈的怀抱,也可以是吃一口老家的菜肴,或者因为内在的阻隔越厚重,外在生活越忙碌,这回家形同一口每日不离手的烟酒,永不止熄的夜灯,不小心泄漏秘密的衣饰,无时无刻不祭奠着我们内心无数梦里的归途。


  因为回不了内心的家,我们给自己命名“孤独”,这一轮概念的重生,满足我们关于另一个回家的渴望,我有了归属,这个归属就是“孤独”的人群。看上去,毅然决然的抛弃家庭和社会关系,享受当下的自由,我们的选择豁然开朗。我与过去决裂,与回家分手,只因我不曾有家,至少,那个外在名义上的家,从未给过我家的感受,比如温暖和爱,包容和欣赏等等。以前,我渴望这种感觉,当我意识到我失去了去感受这些好的体验的能力时,我感到家离我越来越远,越来越冷漠。遗憾的是,时间也不能给出好的答案,我是谁,我将去哪里!有时候我们生活也星光熠熠,如果这世界上没有“一个人的时候”这件事,我不会迷失在内心的孤独体验中。

  
想起一个朋友,他在现实世界拥有家人,朋友和好的工作,一切看起来很顺利,他青少年时期开始涉足户外,能力超出一般,自然脚步也走得比普通人更远,有时候他不得不一个人去走一些地方,我们都没留意,他走得真的有点远,一年胜过一年。我仍然记得那一年,许多事变了,他去一个神秘的地方,从此没有再回来。他在的时候,我们喜欢以他为乐或者以他为耻,将他贬低或者抬高,将他视作榜样或者社会残渣,他如此痴迷于一件事,这些哪放在心上,他脸上写着,我不是你。

  他是一个,比我更孤独的人。他回应着我们内心的孤独,因为他在那里垫底,所以我们可以一边入世的悠然自在,另一边出世的心安理得。他的行为叛逆吗?未必,他只是对他的生活做了一个选择。他的确在这个选择上,非常骄傲,自留这一块地,没有缝隙塞下其他不同的声音。那些爱他的人们,劝慰的言语,在他看来,或许是不够理解他。那时候我害怕这理解,也渴望。今天,我看到这正是一个人身上共存的矛盾,他可以如此让人着迷,也可以如此让人远离,那些东西仿佛有毒,散发着彼岸花的香气,妖艳而独世绝立,凡人沾染一点,或可以生机勃发,如若缺乏则生如炼狱。披上“自由”的外衣,仿佛战神提尔(Týr)赋能,从此走上寻找自我精神的家园。

   他走了,以足以悲壮所有人的方式回家。从此,让孤独的人更孤独。

愿明月常照回家路


将进酒
君不见,黄河之水天上来,奔流到海不复回。
君不见,高堂明镜悲白发,朝如青丝暮成雪。
人生得意须尽欢,莫使金樽空对月。
天生我材必有用,千金散尽还复来。
烹羊宰牛且为乐,会须一饮三百杯。
岑夫子,丹丘生,将进酒,杯莫停。
与君歌一曲,请君为我倾耳听。
钟鼓馔玉不足贵,但愿长醉不复醒。
古来圣贤皆寂寞,惟有饮者留其名。
、、、
 
2019年09月13日

本内容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

不代表简单心理平台观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