心理治疗系统是语言与新的意义生成的系统

在阅读《合作取向实务——造成改变的关系和对话》一书中,涉及到了外部对话和内部对话的内容。因此和一位长年讲授《发展心理学》的老师就人类语言发展过程进行了对话。由此对话生成了一些内容,整理如下:
婴儿出生后,通过成人与婴儿对发声,“邀请”了婴儿逐渐通过发声与成人的回应发生联结。(由此可见,回应他人是先天就会的一种能力)。到了幼儿园阶段,幼儿可以通过出声的自言自语,把自己内部的想法外化出来。这个过程皮亚杰成为“自我中心的对话”。这是在学龄期,将外部对话内化的过渡阶段,是语言发展的过程的阶段。孩子通过自言自语发声,把自己思维内容说出来,说给自己听。到了小学这个过程逐渐消失,成为真正的内部言语。因此我们在小学阶段看不到孩子自言自语的现象。除非有特别的要说出的内容,比如,大喊一声:“我做到了!”
内部的语言常常是稍纵即逝的。具有三个特征:
1、发声,隐蔽;
2、压缩简略,片段的,无逻辑性;
3、具有自我调节机能,分析能力。因为内部语言有这些特征,因此内部语言的“表达”很快,而且内容多而混沌。虽然内部语言没有发出,但是在肌电图中可以看出,发音器官的肌电是有电生理反应的。


外部语言具有逻辑性。只是内部语言的“冰山一角”。
在对话过程中,通过相互的呼应,可以让一个人的内部语言慢慢表达,慢慢流淌出来。在说的过程中,梳理自己的思维或者带来的问题,在不断梳理、丰富、重新建构的过程中,让问题生成新的意义,原来带了的问题就不再是问题。也是这正是在咨询过程中,为什么要把聆听作为心理咨询工作者基本功,做到好好聆听,好好说的原因吧。

让内部对话成为给自己说的过程是要和个案带着问题来,要求有个办法解决问题的工作状态是不同的。这个过程很不容易。一般来咨询的都是面对自己的问题,他的诉说是希望他说完了,你给个办法解决问题,而没有关注自己在说什么。说者的关注点是期待对方的回应和指导,或者等待着“灵丹妙药”。所以,心理咨询或治疗的工作方式和意义在于:

1、关注对话当下双方关系的建构,并在其中担当自己让关系成为对话性和生成性的关系负责。
2、双方不是关注对方说什么,而是怎么说。关注在语言之外的空间:感觉,感受和领悟上,这些内容可能是在语言之前就有所表达。“治疗系统是语言与意义生成的系统”贺林。安德森《合作取向治疗》p74
3、咨询师要给以恰当的回应,不断核查对方说的话,让他知道他自己在说什么。所以需要咨询师会听,不仅听到,更是听懂,并回应。“以语言为中心点,结合思考以语言系统来理解人类系统”贺林。安德森《合作取向治疗》p64
4、咨询师的定位:对方是解决自己问题的专家。在咨询中,双方是平等的对话合作伙伴。因此,在咨询过程中,咨询师的任务就是创设对话的空间和舞台。

 
2019年11月04日

本内容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

不代表简单心理平台观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