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ichael Diamond: 作为“第三者”的父亲

翻译的段落节选自Michael Diamond博士的专业文章,已获得作者本人的翻译授权。而每次翻译过后,我都会做点联想。没有理由做纯粹的翻译,却让自己不去思考。



 01 

重要的“第三者”

 

父亲在自己孩子生命中担当的最早的角色,就是作为“第三者”,帮助自己的儿女艰难地与母亲划定身心边界。

 

为了能够理解这个现象,我们需要如此看待快速成长的学步期(1-3岁)幼儿:他们看到的世界,实际上如同一张刚洗过的照片,是一个正在逐渐变得清晰的世界。到目前为止,唯一能够被清晰地分辨出来的客体就是:母亲。

 

但我们知道,对学步期孩子而言,母亲的身心此时总是和孩子融合在一起,外人几乎区分不了这个阶段母亲和孩子之间的身心界限。而父亲呢,此时在孩子的世界中,也只是一个站在母亲身旁的,似有似无的朦胧形象。

 


 

但是,从生命的第二年开始,父亲的形象会从模糊逐渐变得清晰起来,幼儿开始意识到在这张照片里,原来除了母亲以外,还有其他人存在。

当他们意识到这一点的时候,父亲就走出了重重迷雾,此时,他要做好准备,让自己承担起孩子生命中“第二个重要他人”(second other)的角色。

       

宝宝是欢迎这个“新”家长出现在自己的世界里的。

从18个月到3岁这个阶段,孩子的身体、情绪以及人际意识都会以令人目接不暇的速度成长。这种身心成长会对他们的生活产生十分明显的影响。


比如说,在这个阶段到来以前,宝宝本可以心满意足地坐在母亲身边,但现在,他们坐着坐着就会躁动起来,你可以感觉到那份躁动,其激烈程度就像即将破壳而出的小鸡,对着困住自己的蛋壳不断发起攻击。

 

先前和母亲构建起来的那个温暖的共生的壳,现在开始变得让人烦躁。而那种排他性的母子/母女关系,也开始变得有些让人窒息。

宝宝此时已经做好准备,来迎接更多的外部刺激了,而这些刺激,不久将改变他们的思维、情绪、知觉,以及行动。

 

有时,父亲需要通过哄骗、诱惑甚至直接“推一把”的方式来帮助孩子走出母亲的温柔乡。

 


 

男人们通常特别适合帮助孩子来完成这个发展任务,因为父子关系和母子关系不同,父亲和孩子之间并没有那么强烈的“身心混同”(psychobiologcal intermingling)关系。而这种身心联结在母子之间十分常见,它是母亲通过十月怀胎,以及产后的母乳亲喂和孩子建立起来的一种极亲密的身心联系。

       
无论身体发展得怎么成熟,又或者外界刺激怎么诱惑,在这个阶段,很多宝宝对于离开妈妈既安全又舒适的温柔乡依然是不情不愿的。

 

我们不得不指出,此时如若没有父亲及其替代者的持续鼓励,很多孩子可能一辈子都无法完全离开母亲的怀抱。

 

有些孩子是幸运的,因为他们拥有一个高参与性的父亲,他们会比其他孩子更早地发现:呆在母子共生关系中,有时候既单调,又无法让自己长久满意。

 

              

 02 
“男子气”需要和父亲的互动,来激活

 

到了某个节点,所有的宝宝都会开始注意自己的父亲,和父亲有连结的宝宝,得以用一种全新的方式来感知这个世界。


这一点对男孩子而言尤其重要,因为男孩不光要在情绪上与母亲分离,而且他们同时也会越来越注意到自己和母亲在身体构造上的不同。

 

小男孩的初始心理预设是:自己和父母亲的身体都是相同的。但他会逐渐地意识到男女之间生殖器的差异和性别差异,他会发现自己的身体其实和母亲不一样,但和父亲是相似的。

 

意识到自己在很多方面和妈妈不同,对这个阶段的男孩子而言可能是一件令人恐惧的事情:要知道尽管一直在成长和变化,女孩子们却依然可以通过身体的相似性来确认自己和妈妈是一国的。

 

 

但是男孩子却无法获得这种确信。当身体和性别差异性这个问题袭来的时候,很多男孩子可能都无法单独面对这种差异。

 

此时,一个能缓冲儿子所受冲击的,积极在场的父亲(或他的替代者)就真真是不可或缺了。

       

 父亲要积极且亲密地参与儿子的生活,要帮助儿子安全确认“男女性别有差异”这一事实。

通过这些参与,父亲实际上为儿子竖起了一面镜子,儿子可以通过这面镜子看到他自己。因为要认同父亲的男性角色,男孩子得以第一次开始探索其身上天生就蕴藏着的男子气。
 

 

 03 

3点随想

 

1.   这篇小译文,对于中国家庭特别适用。

很多人说,中国社会是男权的,而中国家庭则是母权的——有时候不光是因为母亲太过强势不放手,而实在是因为父亲太过缺失——母亲放手则孩子的管教无以为继,因此只能一直维持母子共生,母女共生。

但这种共生是要付出代价的——其中最典型的代价就是:孩子要长期做母亲的情感容器,帮助消化母亲的各种负面情绪(因为她老公不在);而母亲做孩子的生活保姆,帮助孩子应付其应付不了的日常生活,如做饭洗衣帮忙带孩子的孩子。

有时候,这种共生可以一直维系到母亲去世。但更多时候,共生的双方都感到不自主,也不幸福(当然也有例外)。

 


 

2. 在最早的岁月里,父亲其实就是一个破坏者,一个横插入母子共生的“第三者”。

这篇译文明确指出:孩子在18月以后,其身心其实都期待着父亲的“插足”。

所以有时候父亲不要被看似强大粘腻的母子共生关系所吓退,你的孩子需要你,而你的妻子可能也期待着那种可以暂时脱身的自由

父亲是重要的,作为父亲我们自己要有价值感和信心。

 

3.  每个男孩子都具有先天蕴藏的男子气,但是这个部分是需要通过和父亲持续互动,通过认同父亲的性别角色而被激活和维持。

因此很多担心自己“男人味少”,“太娘”的男生们,他们哪怕成年以后,在生命中很长一段时间内,都会寻找父亲的替代者——一位大哥;一个偶像;一位上师;一个领袖.......

其实很多女孩子也是如此,对父亲替代者的无数次理想化和贬低化的循环,让她们痛苦,也让我们再次警醒——从一开始,父亲就不应该离场。

你离场造就的情感空洞,经常要让孩子拿上半辈子去填补。着实可悲可叹。


 

2019年11月19日

本内容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

不代表简单心理平台观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