与南希.麦克威廉姆斯聊“恐怖的两岁”

南希马上就要动身去中国杭州做工作坊,可以看得出她在此次督导中绽露出的各种小兴奋。因此,中美两国的育婴文化,又一次成了此番督导的主题。有些人会问,南希不是尤其擅长于心理动力学诊断吗?她怎么对育婴育儿,婴幼儿发展心理学了解得这么清楚?

 

其实这里暗含着一个非常专业的问题,简单而言:心理动力学以及精神分析的诊断,很大程度上要奠基于儿童发展心理学。

也就是说,你要全面掌握正常的儿童心理发展,才能看出哪些不正常的童年因素会增加一个普通成年人得心理疾病的几率。

 

比如说,很多小孩子在生命的第二年的下半年,如果没有顺利度过一个叫做“修复期”(rapprochement)的心理发展阶段(在这个阶段小孩子会想要离开母亲探索世界,但是又会频繁退回到母亲身边寻求安抚,以此循环往复,经常让母亲和照顾者们感到不解甚至厌烦),那么就会极大地增加其成年后罹患“边缘性人格障碍”的几率......

 


 

所以我们说,心理动力学诊断做得好的,大都是儿童发展心理学抓到精髓的。南希无疑是此中翘楚。

 

和上次一样,在接下来的对话和独白中,打了引号的是南希的原话,没打引号的是我当时的思考和表达。我希望将两者穿插起来还原真实的对话情境。

 

 01 
“由搬家引发的边缘性人格障碍” 

 

因为我们正在考虑搬家,而可遇已经将近两岁。而我曾经在一篇文献上读到过这样一个议题,那就是如果我们在孩子两岁左右的时候频繁改变ta的居住环境,那么就会增加ta将来患边缘性人格障碍的可能性。关于这一点,南希做出了回应。


“我只能部分认同这篇文献的说法。我觉得对于两岁左右的孩子而言,ta主要依恋对象的改变或者失去,才是真正的灾难。物理环境对于这么大的孩子而言,远不及情感环境重要。”


“比如说,这个孩子在两岁前一直是妈妈带的,那么很自然的妈妈就是ta最主依恋对象,妈妈对孩子而言具有无可替代的情绪安抚力。但是如果在两岁左右,这个孩子被送到了爷爷奶奶家,而妈妈则几乎完全从ta的生活中退出...”

 

"在两岁左右,先前的主要依恋对象退场,这种退出是最重要的边缘性人格障碍的致病原因"

 

“边缘性人格障碍的核心人际特征是什么?那就是:和别人太近了觉得会被吞噬没有自我因此很恐慌;和别人太远了又觉得自己被全世界拒绝因此很抑郁。所以边缘性人格障碍的患者对于朋友关系和亲密关系感到尤其困难,他们既想无限贴近对方,紧接着又觉得被对方控制了因此想挣脱远离,以此循环往复,痛苦不已......”
 

 


“其实从17、18个月开始,小孩子一般都会进入一个叫“修复期”的阶段,修复期孩子的表现,其实就是我们后来所观察到的边缘性人格障碍的表现:既想推开母亲自己玩,但是一旦母亲离开了一会儿又会重新往母亲身上扑;既想自己独自玩,又怕母亲离开不见;在修复期的高潮,也就是20-22个月的时候,有些孩子甚至会一边把母亲推开,一边又把她拉回来,两种行为几乎同时发生,孩子看上去矛盾痛苦极了.......”

 

所以这个阶段的母亲,或者其他主依恋对象,内心也是会相当困惑的。因为她们不知道孩子到底要什么,有时候哭得那么伤心究竟又是为什么。

她们可能并不知道孩子正在经历他们早期人生当中一个重要的心理“两难”(ambivalence)——既想独自探索世界,又希望母亲在场。

 

 

 02 
妈妈在场,却不过度干预——孩子安全,且自主

 

我看到过很多照顾者在这个阶段,因为对孩子丧失了耐心而开始恫吓甚至威胁:你要再哭妈妈就不要你了哦;你要是再这样就会被大灰狼吃掉哦......不得不指出,这个阶段的孩子对这种分离威胁是完全没有抵抗力的,他们会当真。因为害怕被抛弃是两岁孩子最大的恐惧

 

我看到过更多的照顾者在这个阶段,因为害怕孩子的频繁哭闹和矛盾行为,从而完全接管了孩子的生活,限制其探索,比先前更加紧密地和孩子贴在一起母子共生,但是这样,却也“温柔地”扼杀了孩子的探索欲。

 

还有一部分照顾者,如南希所说,在这个阶段退场了,这是灾难。它会使得孩子的情感发展固着在“修复期”停止成长,为将来的边缘性人格障碍打下几乎牢不可破的“童年基础”。


“所以两岁孩子的母亲,要坚定地在场,要非常地有耐心,对孩子要做到极其的available;但是却不要接管孩子,不要打扰孩子自己的探索——也就是,在孩子自己探索的过程中在场,却不干预。更多地是响应孩子,而不是按照自己的意志和兴趣去引导他们。
 

 

其实这是非常困难的,在场却不过度干预?你真当我是生而不有,为而不恃,功成而弗居的古圣人?


    

 03 
自主 VS 羞怯

 

我将自己的困惑传递给了南希,她的回应让我看到了希望:

“这样的养育,可以造就既有安全感,又有自主性的孩子。你在场,也就给了ta安全,你不过度干预,就尊重了ta的自主性和创造性。根据埃里克森的观点,两岁左右是人类自主性习得的关键期。这个阶段要么形成自主的品质,要么形成羞怯的品质。你去想想,一个自主行为老被打断的孩子,会不会时常感到羞愧,好像哪哪都不对一样?要知道羞怯品质是会维持一生的。”

 

这让我想到了去年读到的一篇儿童发展心理学文献,其中三十多个研究者,分别罗列他们发现的学步期(1-3岁)儿童家长的积极品质,其中出镜率最高的品质就是:let the child take the lead——让孩子走第一步。

 


 

因此“宝宝,看这里,看这里......”看上去很有爱,但在某些时候,或许也是照顾者自己不知道如何与孩子相处时,所用的祛除尴尬和无聊的潜意识防御,you never know.

 

十一年前,我第一次听说做心理咨询要“跟随来访者”,而直到今天我好像才在根子上弄清楚它的临床意义,以及对于一个生命成长的意义。

 

 

2019年11月19日

本内容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

不代表简单心理平台观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