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基本信任”与“完美世界”,挫折、成长与现实丨疫情中的糟糕时刻

假使有神,我怎能忍受我不是那神,所以没有神!

——尼采

 

一、基本信任

 

当婴儿刚出生的时候,只有依赖养育者(通常是父母)才能生存下去的ta会面临一个问题:“我能相信这个世界吗和我周围的人吗?”

 

这个问题会在婴儿“哭”的时候养育者会对婴儿作何反应的互动中得到“解答”。

 

一个婴儿,还不会说话,还没有办法通过语言和养育者交流。当自己渴了、饿了、脏了、觉得自己不安全了的时候,便会哭:

 

“我的养育者能听见我的哭声吗?若他们听见了,会来帮助我吗?我的哭是有效的吗?我是一个重要的人吗?我值得被关注、被爱吗?”

 

如果养育者们能够在大部分地时间里满足婴儿的需要,并且这种满足是前后一致的、持续的,那么婴儿会渐渐在这种互动中感受到安全,并发展出基本信任(trust)

 

“大体上,这个世界是安全的,我是能够相信我周围的人的。”

 

同时,婴儿也能在这个过程中发展出“希望”。

 

而如果养育者对婴儿哭声的关注是不一致的(比如,我今天心情好,多看看你,我明天心情不好,我都懒得理你),是接不住婴儿的情绪的,甚至是忽视的,那么婴儿就会发展出不信任(mistrust)

 

“大体上,这个世界是危险的,是令我时刻处在焦虑和恐惧中的。并且,这个世界也是不一致的(比如,今天还很安全,但明天可能就危险了)、不可预测的。”

 

无论婴儿发展出的是信任还是不信任,它们的影响都会伴随这个人的一生。
 

二、全能控制

 

随着婴儿与现实世界的逐渐接触,婴儿首先发展出的不是现实感,而是全能感(omnipotence)

 

婴儿会觉得这个世界是自己的一部分:自己所躺的婴儿床是,自己的母亲也是。

 

而自己的母亲对婴儿来说就像是自己身体的一部分一样:当需要时,通过哭的方式,母亲出现了,哺育了自己,就好像自己的大脑能够控制母亲,如有魔法一般“挥之即来”。

 

“我即是这个世界,这个世界的一切都在听我指挥。我饿了,那么全世界肯定也饿了。我开心了,这个世界又怎么可能不开心?”

 

婴儿,感到自己能够控制这个世界,也有着希望掌控这个世界的愿望。

 

三、完美世界

 

然而,一个生活在现实世界的人,全能感势必会受到挫折,因为这个世界上并不存在能随时随地满足婴儿所有需要的养育者:妈妈可能会不在,也有可能发生了更重要的事吸引了妈妈的注意力,让妈妈无法顾及婴儿。

 

于是,婴儿的全能感会受挫,渐渐意识到自己并不是这个世界的主人,而这个世界也不是在围绕着自己转的。

 

就好像婴儿的基本信任也会受挫一样:在挫折中发展出必要的不信任,能令婴儿与这个充满危险的世界做出更加现实的连接:这个世界并不是永远安全的,它是会存在危险的。
 

于是,挫折让婴儿与这个世界,有了更现实的连接。婴儿逐渐开始发展出了现实感

 

渐渐地,婴儿开始能够把自己和这个世界分开了:一方面是自己的躯体,自己的灵魂,而另一方面是外面的世界,这里有衣服,有床,有其他人,有养育者:

 

“啊,原来妈妈不是我的一部分,她是另一个人!她不受我的控制,她有她的想法和做法!”

 

而同时,婴儿也会出现这样的想法:“我有一个好妈妈,她会在我需要时出现。我还有一个坏妈妈,她会在我需要她的时候不出现。”

 

而会出现这样的情况,是因为这时的婴儿还没有办法理解和接受这个世界的复杂性,ta还没有办法把妈妈身上自己喜欢的和讨厌的部分都整合到一个“完整的妈妈”身上。

 

这个世界对现在的婴儿来说,是全好或者全坏的、非黑即白的:

 

“如果在这个世界上发生的都是我喜欢的事,那这就是一个‘完美世界’!但是,如果这个世界上出现了我不能接受的事,那么它就是全坏的!垃圾的!一文不值的!”

 

“如果一个人是好人,那么ta就得是完美的!如果ta有瑕疵,或做错了什么事,那么ta就是个坏人!”

 

这时候,婴儿还无法将“好”和“坏”,甚至是“不好不坏”、“灰色地带”整合成一个整体,ta得把这些都分开。

 

在婴儿的心中,还有一个完美世界的愿望。

 

四、大地母亲

 

2020年以来,在我们所站立的这个大地母亲上发生了很多令我们有着强烈情绪的事:疫情的爆发、信息的不全与延迟、疫区人的呼救、李文亮医生的去世……

 

大地母亲似乎在不断地冲击着我们的“基本信任”,让我们失望,让我们愤怒。

 

而当我们表达我们的失望和愤怒的时候,我们的大地母亲能听见吗?

 

我们好像被拒绝了,被忽视了。而我们曾经好不容易建立起来的基本信任,似乎受到了创伤般的伤害,回不去了。这样的互动,似乎无法让我们发展出“希望”。

 

我们遇到了挫折,这似乎令我们难以接受:

 

“我的声音会被听到吗?我的声音有意义吗?我是一个重要的人吗?我的存在有意义吗?”以前好像是,现在,好像不是了……

 

“原来这个世界和我脑子里想象的不一样、原来这个世界不是完美的、原来这个世界也不是非黑即白的……”
 

我们的愿望受到了挫折,但挫折也让我们开始成长:

 

“原来这不是一个完美的世界。”

 

成长,意味着和现实世界做更多的连接:我们渐渐开始反思,渐渐开始从我们自己的脑子里走出来,渐渐开始踏入这个现实世界。

 

“我们原来以为世界是这样的,但现在,不再是了……”

 

成长,同时也意味着失去:那个我期待的完美世界只存在于我的脑子里,它在现实中并不存在,也不会再出现了……
 

在受挫和连接的过程中,我们会感到焦虑,会感到愤怒,会感到恐惧,会感到不安全感……

 

记住这些情绪。因为,当我们因为成长而出现新的体验时,这样的体验往往能在我们未来的生活中帮助我们。它们会在未来告诉我们,什么是安全的,什么是不安全的。

 

现在,我们会体验到很多不安全感。而当我们下次又重新体验到这种不安全感时,我们会知道:相似的事情又发生了。

 

所以,成长带来的愤怒不是问题,不是错误,而是现实在我们耳边的低语。

 

而当我们因成长在某些时刻体验到了些许的安全感时,也可以在下次体验到相似的安全感时,在做好准备,鼓足勇气的情况下,去尝试进入这个“不完美世界”中“美好的部分”。

 

但不是现在。

 

当我们和现在这个现实世界接触时,我们会感到失望、难过、愤怒。我们被逼着成长,这意味着放弃我们曾经的全能幻想,放弃我们的非黑即白,放弃我们的完美期待,去愤怒,去铭记,去成长,去改变,去踏足这个现实世界,去像婴儿般成长。

 

可是说了这么多,我们与大地的关系,是母亲与孩子的关系吗?

 

我们的愿望好像又再一次被重挫了……

2020年02月12日

本内容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

不代表简单心理平台观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