从症状到人格,从幻想到现实 | 进入心理动力学咨询意味着什么

 一.问题/症状的困扰与自我探索

1. 进入咨询的初始动机:

很多来访者进入咨询室求助,基本都是因为正在经历着或长或短的心理痛苦,无论是情感上还是人际关系上。而且这种痛苦已经严重到自己无法独立缓解,生活中的人际支持也不能有效的帮到自己消除困境,所以需要专业人士的干预。

在这样的前提和背景下,进入咨询的来访者都会有一个强烈的愿望和目的,就是尽可能全面彻底的消除自己的症状和痛苦,缓解乃至解决自己的心理问题。这就像去医院看病,花费一定的金钱和时间请专业人员解除自己的病痛。而咨询师很大程度上也像医院里的大夫,以专业和权威的角色对病人进行治疗,力求药到病除,标本兼治;来访者在选择咨询师的时候也会因为各种信息和细节,相信咨询师有能力胜任,可以帮到自己。

2. 客观存在的外部困境与主观体验的内在感受:

在咨询的初始阶段,我们有这样的期待和想法很正常,这种迫切的动力和基本的信任也是咨询顺利展开的重要前提。当然,如果我们选择的是心理动力学流派的咨询,在初始访谈中,咨询师可能不仅会了解你的基本情况,遇到的困难与问题,还会进行一些基本的流派和工作方式的介绍。

在这个过程中需要了解和关注的焦点就不止停留在你的症状和产生痛苦的具体问题上,同时也会重点关注你自己的感受体验以及内在的想法上。这样我们就会把你描述的困难分成两个独立的部分:客观存在的症状困境和你自己的内在体验。这种最初的划分对于一个心理动力性的咨询十分重要,它意味着一个重大的转变和开始。

3. 解决问题还是面对自己,是个艰难的选择:

当一个人被一种强烈的持久的痛苦所折磨侵扰,无论在生活中还是在内心里,ta是没有足够的空间和资源去观察反思这种痛苦及过程的。那种痛苦和困境往往也是一种淹没性的体验,裹挟其中的人几乎没有选择的余地,只能被动的受着,忍着,用极其有限的方式作出不那么管用的应对,伴随其中的也有一些不断重复轮回的既定模式。最艰难的时刻我们需要一颗救命稻草,只要能快速的消除痛苦,略微的改善都可以努力尝试;而对这种痛苦本质进一步的观察与反思,了解其产生与触发的过程,则需要更多的耐心和时间。

动力性咨询的本质如同其名,“动力”指的是驱动一个人内在的情感思想以及外在言行的深层影响力,这种影响力既是意识的也是潜意识的,也有无意识的成分;它包含并影响着一个人最初的情感,思维,语言以及各种选择,在如何看待自己和他人,在每一个人际关系和具体情境中都持续的发挥作用;咨询不仅仅是要面对和处理来访者自身的症状与问题,也要回到其自身的深层动力,探索发现是什么样的原因和过程把一个人塑造成这样或那样,这种好奇和邀请也把咨询的焦点慢慢的从难以耐受的症状转向了来访者自身,它意味着你不仅仅要明白你的困难,也要尝试去明白你自己。

4. 来访者与咨询师的角色:

说到这,可能我们已经发现,在一个心理动力学取向的咨询中,来访者与咨询师的关系也就不像病人与医生那么简单了。虽然在初始阶段,咨询师会使用自身的专业知识和技术对来访者的状态进行评估,制定咨询目标,为咨询进行铺垫和准备,但这也并不意味着咨询师已经对来访者的问题有了权威性的判断和解释,可以通过具体的建议来消除来访者的症状——虽然很多时候这些具体的建议是来访者渴望的,咨询需要一个比较长期的过程让动力得以充分呈现。

这个过程也像一个用时间构筑的安全的心理空间,咨询师和来访者一起探索理解在空间里显现的各种内容,它们不仅包括最初谈到的各种痛苦,症状和困境,也包括来访者更多的生活状态和早年经历,以及各种梦。在来访者广阔深厚复杂的精神动力面前,咨询师不是一个权威和领路人,而是充满好奇的观察与跟随者,来访者才是这场心灵探索真正的主角,ta会以各种方式和动力告诉咨询师什么是重要的,以及ta自己内心到底发生了什么。
 

 二. 外在现实与心理现实

1. 困境与应对——别人怎么了和我怎么了:

在咨询中,我们需要尝试从“事”的视角转换为“人”的视角,陷入痛苦情绪中的人正在经历强烈的负面情感体验,这种状态会使我们的注意力和认知范围变得狭窄,往往会把正在经历的事件和状态与自身完全等同起来——面对那些令我难受的事情和人,我的痛苦是必然的,即时的,别无选择的。

而只要我们一直把注意力放在外界的人和事情上,我们就没有一定的心理空间去观察体会我们自己,那些外界或者别人强加给自己的体验就无法以自身的视角得以审视。刚才提到的重大转变也在强调一种内省性的观察——一个独立于外在现实世界的心理现实世界:一千个人心中有一千个哈姆雷特,每个人都首先活在自己的心理现实中,通过内在的心理现实去观察,理解,感受和诠释外在的世界,只有发现并承认这个内在现实的存在,我们才有可能不断探索接近一个人独一无二的心灵动力。

所以每当你在咨询中不断的谈及自己遇到了什么可怕或讨厌的人和事,处在什么样的困境中,一个不应忽视的部分也包括你自己在当时是如何理解和应对的,在你心里面同时发生了什么。

2. 幻想与现实——我以为的,我体验的和实际发生的:

脱胎于精神分析的心理动力学咨询也会承认潜意识和无意识的存在,所以这个不断深入和探索的过程不仅仅会在时间上回溯到你的早年经历,也会在意识层面深入到你的潜意识领域。那些有点神秘的,难以言说的精神动力既包括你和咨询师不知道的不知道,也包括一些不知道的知道。在心灵世界中,凡是无法意识到是自己一部分的东西,往往会投射给外界和别人;凡是难以感受到和说出口的动力,往往会通过行为表达出来。在无尽的潜意识动力的影响下,一个人的情感,思想,言语和行为往往很难完全的重合,冲突与矛盾,两难和妥协时时刻刻都在发生。

了解自己的潜意识动力也是一个意识化的过程:不仅在头脑上,也在情感,记忆和丰富的体验上明白自己一直在追寻什么,一直在体验和重复着什么,那些最深刻的情感和记忆是如何产生并持续影响着我们的?在什么情境下会以症状的方式再现和表达?而我们自己又是如何理解和应对这些熟悉的情境的?那种应对的方式是否代价巨大,能否有更多更好的选择?这种意识化的过程既是从过去到现在,也是从幻想到现实,在时间和意识两个维度上拓展了一个人心理现实的边界。



 三. 支持性的咨询与分析性的咨询 

1. 咨询师作为容器和镜子的存在:

精神分析和动力性咨询听起来如此神秘,那来访者花钱来咨询究竟买到了什么呢?简而言之就是暂时租用了咨询师的一些心理功能——容器与镜映。容器的概念来自精神分析客体关系理论的建构,它说的是当咨询师可以持续的去容纳,理解,消化并澄清来访者难以忍受的情绪和体验,这个过程就像一个心理上的容器不断的将有毒有害的心理内容装下,并转换成无毒无害的内容释放出来,返还给来访者,把来访者自己心理不能处理消化的情感和思想转变成可以理解和接受的内容。

譬如当来访者陷入令自己奔溃绝望的情绪体验中,咨询师在陪伴ta的同时,可以稳定的接纳并确认ta这种非常痛苦的感受,理解ta的内在和外在正在发生着什么,那是一种什么性质和强度的体验,以及来访者在这种体验中的位置和意义是什么,这种深度共情和理解本身就能传达给来访者一种被理解的感受和经验,帮助ta耐受和熟悉这种痛苦发生的过程,进而可以安抚自己。一些长期被负面情绪所困扰,以致发展出比较严重症状的来访者非常需要这种支持性的帮助,ta们需要更好更大的心理空间和消化能力才能从淹没性的痛苦中解放出来。

而对于那些基本上可以照顾好自己情绪的来访者,ta们已经具备一定的心理空间和反思能力,可以在咨询师的引导下主动的探索发掘自己,针对一些困扰自己的议题进行自由联想,与过去和现实的经验相连接。

咨询师在这个过程中更多的起到镜子的功能,不断的提供观察的视角,就像一面360度尽可能全面深入的镜子,照见来访者一言一行表面和内在的动力,应对外界和内在的方式,以及在咨询中互动的特别之处。这种被镜映的体验可以帮助来访者理解自己,不仅仅是自己身陷的困境,还有自己是如何陷入到这种困境之中的,这种方式和过程是如何发生的,与自己早年的生活经验有着何种联系。很多内在的动力都发生在潜意识层面,我们通常难以察觉和识别,只能遵循固有的模式不自知的行事。

咨询师可以从专业的角度帮助我们进行内在经验的深度连接,那些早已遗忘或被压抑的记忆和感受至今也在影响着我们的一言一行,咨询的重要任务之一就是将其意识化。

2. 咨询师功能的内化——体验性自我与观察性自我:

所有的咨询都有开始和结束的一天,无论这个租用咨询师心理功能的过程或长或短,在理想状态下,当来访者成长到可以独立照顾好自己的情绪,关系和生活时,咨询的任务就已经完成了。

这个时候咨询的收获不仅仅是外在的症状和困境的缓解,更表现在来访者已经内化生成了属于自己的心智功能,就像把一个咨询师永久的放在自己的心里,在遇到困难的时候可以自由调用这种安抚理解自己的能力。这也是一种人格结构上的改变,发展出的心理能力可以表述为体验性的自我和观察性的自我,前者能够让自己自由开放的感受到各种情绪,无论是正面的还是负面的,这些情感不再是具有威胁和淹没性的;后者可以帮助自己观察理解这些体验,明白其中的涵义,用一个相对客观的视角看到自己和他人互动中的特点和固有的模式,从而在感性和知性两个维度上更自由灵活的应对掌控生活。

我们甚至可以说,通过精神分析式的动力性咨询,来访者的人格结构首先得以改善,而症状的消除是其副产品。
 

 四. 关系中的咨询——早年和当下人际关系在咨访互动中的活现 

1. 移情与防御,在此时此地的关系中获得领悟:

前面提到的对咨询师的“租用”虽然有些物化的感觉,但实际上咨询最关键的部分还是来访者与咨询师共同发展出的咨访关系,在这段紧密而有点特殊的人际关系中,咨访双方对彼此的感觉以及互动的过程,直接影响到咨询的进展和目标的达成。

动力性的咨询并不是很多不了解的来访者所想象的上课或学习的过程,以为可以从咨询师那里学到一些方法和经验,一劳永逸的解决心理问题,而是需要自身的参与和投入,把早年以及生活中的爱恨情仇逐渐转移表现在咨访关系中,投注到咨询师身上。当然这个过程并不是刻意为之,而是自然而然不知不觉的发生,那些把过往与重要他人(通常是父母或养育者)之间强烈的情感和互动特点转移到咨询师身上的现象就叫做移情。这里转移的不仅是一种复杂的情感体验,同时也是一种角色和情境,通过特定的刺激和条件触发。

譬如一个童年经常被父母忽视拒绝和指责的来访者,很可能不由自主的感受到咨询师也开始在咨询中忽视和批评ta,尽管实际上咨询师并没有这种主观意愿和行动,但来访者内心的感受却十分真实。

所以在动力性咨询中的很多时刻,咨询师都会邀请来访者谈出对ta真实的感受,无论正面还是负面,因为这些发生在此时此地的情感背后,有着更深的潜意识和移情动力的渊源,如果来访者对自己的体验好奇,而不是坚定的认为理所当然,这种松动和空间就会以自由联想的方式开启通向心灵动力的大门,将那些与这种情感相关的记忆和材料浮出水面。

当我们把关注的焦点转向自身的时候,往往会发现很多应对痛苦感受的方式,我们之所以求助咨询的重要原因之一,就是那些以往的方式不再奏效了,或者代价巨大。这些方式在精神分析理论体系中被称作防御机制,也就是我们不自觉的远离或屏蔽痛苦体验的心理机制。而对这些防御机制的观察与呈现,也需要在一个具有情绪张力的关系中得以完成。咨询师的镜映功能之一,就是指出来访者在用什么样的方式应对处理ta当下体验到的负面感觉,这个过程比讨论来访者在别的关系里如何操作要直接明确的多,因为只有当真实的感受和理解同时发生的时候,意识化的领悟才有可能。

所以,无论是对移情还是防御的理解诠释,此时此地的真实关系无可替代。动力性的咨询以人的视角在关系中工作,也是因为所有的心理创伤最初都发生在人际关系中,修复这种创伤也需要在人际关系中完成。从这个角度看,来访者花钱花时间,买到的也不只是一种心理功能的租用,更是一段特殊安全的人际关系。

2. 让过去的真正过去,迎接新的开始:

无论每一个咨询个案具体的目标是什么,精神分析动力性的咨询都会朝着让来访者获得自由的方向努力。这个自由不是外在环境和境遇的改变,而是自己内心活力和创造性的解放与拓展。

我们回溯过往,审视原生家庭和早年经历的影响,不是为了谴责和归罪,而是探索和发现有无理解和超越的可能,经由直面与哀悼,让过去的经验真正属于过去,当下的自己可以轻装上阵,重新出发。外在世界的拓展和自由肇始于内在世界的拓展和自由,摆脱了固着在潜意识的束缚才能够更好的活在当下。
 
2020年03月31日

本内容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

不代表简单心理平台观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