咨询小记(四)—— 医生说我抑郁了,可是我不想吃药

在工作中 ,有时候会收到一些医院的病人转介,有时候也会有一些被医院诊断为抑郁的来访者自己找到我,他们可能有一些相似的问题,比如说担心药物是否有效,担心药物的副作用,担心对药物形成依赖,这些问题我在《药不能停,你敢吃吗? ——心理咨询师如何看待精神科用药》一文中有专门讨论过,关于用药的一些科普常识。本文主要想讨论一些除了药物本身之外的心理因素,是什么让你不想吃药呢?

1. 我不太信任医生。医生只跟我讨论了几分钟,做了一些表格,就让我吃药,我觉得太敷衍了,很难相信。

很多时候,有经验的医生是基于观察到的病人整体状况,评估表,生理检测,而不仅仅是病人回答的言语内容,来做判断的。在医疗资源紧张的大医院里,常常有大量的等候病人,确实让医生处于高压工作强度下,无法长时间的细细问诊,但庞大的工作量也意味着医生已经累积了相当多的诊断经验,虽然无法保证完全准确,但大体上医生的专业度比病人高,一般来说还是值得信任的。

如果病人觉得不管怎样都无法相信医生,以及辗转多个医院,不同的医生都得出一致的诊断,依然无法相信。或者最后虽然配了药,但是自己在吃药的时候,缺斤少两,三天打鱼两天晒网,甚至自己找各种偏方自己研发“药物”……那么信任本身可能是症状的表现之一,需要被重视。

试想,一般人可以建立信任,就直接去执行医生的方案,但这类病人可能不仅仅在用药方案上不放心,对生活中所有的事情他们可能都不放心,比别人花了数倍的时间反复思量验证核实创新,能不累死么?所以,这样的情况需要药物治疗之外考虑和心理咨询师谈话咨询,理解自己为什么难以建立信任的原因。

2. 我想吃药的,但是我妈/我爸/他们……说不能吃。

这样的来访者,可能在生活中也非常小心谨慎,遇到事情很难自己做出判断,或者总是认为自己的判断不够好,需要询问他人的意见。在他们的成长过程中,可能有较为严厉的父母,常常批评他们的意见,让他们觉得自己的想法是不好的,没有价值的。这可能也是导致来访者感到抑郁的重要原因之一。

如果家人父母不支持自己用药,甚至否认自己的抑郁状态,那么来访可能的确缺乏力量自己坚持用药。这种情况可能需要先和心理咨询师工作一段时间,甚至可能是来访者的父母,也需要一起参与到家庭治疗中,或者接受单独的心理咨询,来探索养育者和来访者之间的互动模式。

在这种情况下,养育者自身的心理状态需要被考虑进去,比如他们是否和咨询师/医生站在对立面,担心孩子听别人的,而不听自己的。养育者是否担心,孩子不听自己的,就意味着孩子要离开自己了,自己很难承受与孩子分离的焦虑。当养育者的焦虑和恐惧被理解的时候,他们可能会放下紧张对立的姿态,慢慢可以和医生/咨询师站到一个角度,一起支持来访者。养育者本身的改变,对来访者的改善也是极大的支持。

3. 我不能吃药,我父母会担心死的。

这个情况与上一种相反,父母不是强势的姿态介入,而是时时刻刻处于需要被关注和同情的状态。这样的来访者,可能会发现自己不仅仅害怕吃药了父母会担心,他们也害怕做生活中的各种事情会引起父母担心,比如不能出国,不能辞职,不能换专业,不能离婚等等,一旦做了,父母就唉声叹气,眉头紧锁,夜不能寐,这样给自己造成的心理负担太大,自己无法忍受“伤害”父母的焦虑,而安慰父母和向父母解释也说不通,太麻烦,所以干脆还是不要做了吧。

如果是这样的话,也需要和心理咨询师讨论,来访者自己在家庭环境中承担的是什么角色呢?似乎来访者不是孩子,而是心理层面上父母,需要时时刻刻照顾生理上的父母。当孩子不能做孩子的角色,却需要做父母的角色时,孩子当然会感到负担过重,甚至被压垮到抑郁了。

4. 我觉得自己没有医生说的那么严重,我没有想自杀,也没有自伤自残,我也没有整天流泪,也能正常工作学习,怎么是抑郁?

上述的各种情况可能在抑郁症急性发作时候会常见,我们在新闻媒体或者影视作品里看到的抑郁症患者,大多是这种类型。

但事实上,生活中大量的“隐形”抑郁者,媒体不会报道,在你身边也看不出来。他们可能长期的处于弥散性的情绪低落状态中,做事缺乏兴趣,做什么都是完成任务,食之无味,只是维生而已,上班下班,上学放学,走流程但不走心,缺乏情绪体验,似乎看到喜剧也不怎么开心,看到悲剧也不怎么伤心,似乎麻木了一样。这样的抑郁,虽然看起来并不极端,似乎也没有那么严重,但可能就好像钝刀子,一点点消磨着患者的精神和意志力,让人感到非常疲惫,累积时间久了,也会影响到人生活中的各个层面,比如学习效率降低,工作任务难以完成,社交回避,人际关系不和等等,这是需要被重视的。

通常,否认和回避自己的抑郁情绪,背后的原因可能是各种焦虑和恐惧,可以和咨询师讨论自己在恐惧什么。

5. 我从抑郁中获益,不能让自己好起来,所以不能吃药。

很多人会有疑问,抑郁症还有什么好处?是的,隐形的好处或许有很多。比如:

在爱人忽视我的情况下,如果我生病了,他就会更加关心照顾我,如果我的病好了,他就去忙工作不理我了。

我生病了,那么就不用考试,升学,毕业,找工作,结婚等等,这些事情我做不了,感到害怕,担心做不好被指责,如果病好了,我要面对那么多事情,该怎么办呢,没有头绪,那么还是病着吧。

我父母天天吵架,直到我抑郁了,他们好像达成了统一,为了我好,他们不吵了,我终于得到清静了。如果我好起来,他们又要吵了。 ……

类似的隐形好处,在每个人的成长环境中都有,有些人可以找到其他替代的好处,有些人可以尝试承受失去好处的压力,但抑郁者可能很害怕如果没有了这些好处,会发生什么,自己该怎么办,这也需要和咨询师具体讨论。

总结:

通常,药物是帮助来访者在生理上进行调节,谈话咨询帮助来访者在认知、思维、情感上进行调节。在咨询中我发现,在安全用药的前提下,很多来访者在咨询中和生活中的认知能力,情绪的感受力,都会有提升,有助于推进来访者对自己的理解,从根本上接纳自己。
 
2020年04月11日

本内容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

不代表简单心理平台观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