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了解自己的孩子吗?(1)——学前期

问题的背后是关系

 

做家长太不容易了。养育孩子的过程中单是学习习惯的养成,就足够家长们头痛,更不要说还有各式各样的成长问题,看似普遍的问题背后隐含着亲子关系问题和个人跟家庭期待之间的冲突。

 

焦虑实实在在,家长的急切心情跟深深无力感也牵动着孩子的情绪跟行为。如果说家庭是个系统,那么这个系统中的每一个角色都深陷其中,可能发出自己的声音但很难被对方听见。

 

问题需要解决,解决需要知识。

 

家长的困扰大多是针对2-14岁的儿童青少年,但在这个年龄跨度里,其实还有0-2、3-5、6-9、7-9岁和10-14岁的年龄区分,看似相同的问题表现,背后的心理动力迥然相异。

 

父母的角色跟困难

 

父母之旅,以怀孕为起点,永远没有结束的一天。从起点延续下去的是一系列内化了的感受和想法,经历与感知融合,痛苦与快乐交织。为人父母改变了我们的潜意识,影响了我们的自我认知与对存在感的察觉,这种影响也将贯穿生命。其特殊性动力就是,一个人想去塑造另一个生命的愿望和幻想变成了活生生的现实。但这也给父母们提出了一个挑战,塑造孩子的过程中需要把他当作一个真实的、独立的个体来看待,把自己的感受、想法、焦虑以及在成长中没有完成的遗憾与孩子的人生区分开。

 

在孩子发展的整个过程中,父母身上与孩子特定阶段需求相适应的不同能力被不断唤起。教育过程也是父母亲子反思的过程。一是要求父母觉察孩子情绪,将他们看做真实独立的人;另一方面孩子在多大程度上可以按照他自身愿望被共情地看待和理解也非常重要。

 

父母是孩子最重要的人。尽管永远不存在100%完美无缺的共情,但我们希望与孩子一同成长。
 

学前期的孩子什么样?

 

学前期跨度非常大,一般指2-6岁(0-1岁的婴儿期我们排除),这个时期是孩子社会化的阶段。他们要离开妈妈开始探索外面的世界,学习用自己的眼睛看世界,用自己的手接触世界从而认识世界。这个时期孩子面临两个很突出的问题是自我意识的发展跟向外探索,也就是家长常说的“可怕的两岁”跟“分离焦虑”。

 

2岁:自我意识的萌发

 

很多家长发现,孩子在两岁左右开始比较爱哭,比如在喝奶的时候必须要坐在宝宝椅上一边喝奶一边吃早餐,要求被拒绝会开始委屈甚至愤怒,并且这些情绪很难被安抚,经常把大人搞得筋疲力尽。 

 

为什么会这样呢?之所以2-3岁的孩子经常会被说成“恐怖的两岁”,是因为这个阶段是儿童自我意识发展的第一个高峰(青春期是孩子自我意识发展的另一座高峰)。

 

孩子两岁左右会变的更独立、更果断、更自恋和更以自我为中心。会因为母亲拒绝自己的要求而产生矛盾的情绪和神奇的想法,比如说“我恨她,因此她要离开或被消灭”。这个阶段孩子非常享受说不的能力,他的自我意识慢慢成长,希望有自己决定做什么的权利,同时他也在跟母亲的互动中寻找成功的可能性,并不断试探母亲的界限。

 

他的矛盾表现还在他虽然尝试独立,但又依恋母亲,总是在独立跟依赖之间徘徊。这个阶段中,当他遭遇严厉打击或无情拒绝,就可能很难被安抚。因为在他的感受里是被怀疑跟被挑战的,这会使他的自恋受到强烈打击。在不断适应中,阶段内孩子整合对同一个人爱与恨的能力会慢慢变强,这也是今后孩子学龄期,青春期发展的一个重要心理基础。孩子爱与恨的整合水平,母亲对孩子情绪的涵容都对孩子今后心理发展有着重要的铺垫意义。

 

这就需要母亲能够理解孩子行为背后的需要,看到他成长的愿望,并能够给予清晰的界限并没有敌意的坚持;也需要家长在心理上做出相应的调整,不再把孩子看作是自己“怀里的小婴儿”,而是认识到他们已经长大,开始要离开家长向外探索了。

 

3岁:向外探索及分离焦虑

 

3岁左右的孩子最重要的一件事是上幼儿园。这是幼儿离开家到外面探索世界接受团体生活挑战的开始。孩子第一天去幼儿园的情景也不尽相同,有的孩子会哭闹,有的孩子则很酷地跑开,连再见都不说。

 

对孩子来说,从家到幼儿园的转换是一种既兴奋又充满挑战的体验。家是他们熟悉的环境,他们也是大家关注的焦点,有属于自己的玩具或物品。而在幼儿园里,他们处在一个全新的环境中,要和一大群小朋友一同分享玩具、设备和老师的关注;同时也会获得新的玩具、宽敞的户外游戏空间,会认识一群陌生的孩子并和他们一起游戏。但这也让孩子们感到害怕,因为不是每个小朋友都是友善的,当发生不顺利时,或在某个安静时刻(比如吃饭或者睡午觉的时候),他们还是会想念自己的父母。

 

绝大多数幼儿园会安排几周适应期,让孩子在父母离开之前可以习惯幼儿园的老师和环境,家长也会慢慢地减少留在幼儿园的陪伴时间,直到他们可以自己应付一整天的幼儿园生活。

 

这个时期,孩子通常喜欢从家里带一件特殊玩具或食物到幼儿园。这些物品可以提醒他们在家里的生活,让他们有安全感。这样一些玩具或物品,在心理学上叫做“过渡性客体”——帮助孩子分离过渡的物体。这个物品通常都是一些毛茸茸的东西,比如毛绒玩具、枕巾,也可能是妈妈的围巾、手绢(因为上面有妈妈的味道),孩子通过随身携带这些物品感觉自己是在家和妈妈在一起的。这些过渡性客体对于孩子非常重要,甚至于他们不允许其他人触碰或者清洗。有时候你能看到孩子拿着一个脏兮兮的洋娃娃不肯松手。

 

家长要允许孩子保有自己的过渡性客体,当孩子能够在心中完全与母亲分离,并在心中建立了一个安全的母亲形象后,过渡性客体就会慢慢退出历史舞台,然后消散到更大的想象空间去。我曾经听到有的人会因为不了解而给一个上幼儿园需要拿着枕巾的孩子下“诊断”为“恋物癖”。这是一个很无知的结论。我们可以因为不了解而沉默,但是我们不应该随便给一个幼儿贴上连自己都搞不清楚的标签。在我看来,这是一项非常严重的、让人气愤的错误指证。

 

转过头说幼儿园的分别。可以预期孩子跟家长说再见时会觉得难过,但经过协助,他们会逐渐可以参与幼儿园里的活动,然而,如果孩子哭个不停而且紧粘着妈妈不肯放手,分离的时候就相当痛苦了。这个时候,如果孩子曾经有足够好的体验,比如家长来接他们的时候都能够好好地处理孩子的分离焦虑;幼儿园里能有一个对孩子来说很“特别”的工作人员,就可以安慰他并帮他度过说再见的时刻。

 

负面案例是有时候爸妈会决定在孩子忙着玩的时候溜走,以避免他们难过。这会造成孩子突然发现父母离开了,然后开始焦虑父母什么时候来接自己,到底会不会来接自己,以至于孩子可能会不停地观望、无法专心玩儿游戏,担心妈妈无预警的消失或出现。

 

有些孩子到幼儿园第一天头也不回的就跑开了,甚至连说再见都没有。虽然他们看起来好像可以顺利地处理分离,但有可能孩子不说再见便离去是因为觉得分离太难以接受,唯一的处理方法就是转身离开以为自己可以掌控这个分离的过程,营造是他们撇下父母而不是父母离开了孩子的错觉。

 

处理分离痛苦和好好道别,对孩子而言非常重要,他们需要其他人的协助来处理任务。如果孩子发展出了逃避的行为模式,那么未来在处理情景转换时,他们也会遭遇困难。

 

如果能让孩子知道谁会送他们以及谁会接他们回来,即使接送孩子的不是同一个人,也会对情况有所帮助,孩子对这个大人越熟悉,整个过程就会越简单。

 

孩子在幼儿园里能有一熟悉的物品和支持包容自己的老师,他们就可以通过游戏的方式来分散分离感觉。

 

注:家长与老师保持持续且固定的联系非常重要,家长需随时了解孩子的适应状况,以防范可能会发生的困难或问题。

 

结论

 

除了以上提到的自我意识发展及向外探索,这个时期的孩子还会面临很多其他的问题,比如遵守规则,发展社交等等,这都是孩子在成长过程中必然要面对的发展任务,所以家长无需太焦虑,大多数孩子都会平稳度过。

 

大人应该容许孩子用自己的方式处理紧张。如果孩子能感受到理解和尊重他们“婴儿般依赖”的需求,就可以达到最好的发展。孩子也需要感受到父母相信他们的能力在成长或者学习过程中,如果父母继续像对待婴儿一般对待他们,孩子会觉得不被认可,相反如果太早强迫孩子独立完成事情,日后他们会难以依赖或者服从他人。

 

育儿的过程中,父母会需要很多帮助,能将自己的经验与他人在同样背景下的经验进行比较非常重要。当父母可以更客观看待自己的处境和孩子表现时,就能够更加稳定的、安全、持续地去看待自身问题并对亲子关系做出有益的反思与调整。

 

另一方面,父母需要更加专业的帮助以能更理性对待问题发生,更科学地理解孩子,正常化孩子的表现有助于更好理解孩子并减少过度焦虑。

 

对于一些更加复杂的、严重的、且必须解决的问题,则需要进一步的专业服务,比如心理咨询或家庭辅导工作。


 

想要了解学龄期与青春期孩子的特点,欢迎点击文章:

https://www.jiandanxinli.com/posts/4369

https://www.jiandanxinli.com/posts/4370

 

2020年06月30日

本内容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

不代表简单心理平台观点